番外篇之 愛情不能不信邪

 

  自從天界多了紅玥和沃恩這對情侶後,藍風發現,他們的影響力可真是可怕呀!不時聽到哪個宮的神仙,和哪邊的仙子在一起了,平常無慾無求的天庭,開始掀起追求幸福熱,看來姻緣宮的工作量,應該增加了不少。

  「藍風啊。」

  「是,怎麼了師父?」她邊觀察著煉丹爐裡的變化,邊回答道。

  「聽說牛郎織女獲得諒解,可以在一起了。」

  「喔?那很好呀,不然一年只能見一次,也太糾結了。」

  「嗯嗯。」太上老君點點頭,盯了藍風的側臉一會兒,輕笑道:「怎麼妳就是不會像天庭其他的仙子一樣,開始憧憬起愛情呢?現在風氣不是開放多了嗎?」

  「……」她扯扯唇角,望向自家師父。「師父,您很八卦耶,我完全無法想像自己變成像紅玥他們那樣,肉麻當飯吃的白癡夫妻。而且,自由自在不也挺好的嗎?」

  「呵呵,也是。」

  這時,太上老君的辦公室響起敲門聲,跟著走進了一名狂野霸氣的男人。「哎呀,這不是月老嗎?稀客稀客。」

  「……老君,你是故意的嗎?」

  「呵呵,竟然叫我老君?」天庭沒有歲月的呀,所以世人印象中的太上老君是老人的形象,實際上他可是書生型的氣質大帥哥唷!「算了算了,你有什麼事呢,燠痕?」

  「我想跟你借藍風,反正你這期的煉丹業務,應該已經差不多了吧?」

  「喔?為什麼意借藍風?」他笑彎著眼,一臉曖昧的看向燠痕。

  「……小心我揍你的老臉喔。」他橫了他一眼,「我忙不過來,需要人手。」

  「唷,紅玥不是挺能幹的嗎?」

  「別忘了她一切重新來過,道行不夠,做起事來自然也比之前吃力許多,我又懶的找新人進去,所以來借藍風,理由夠充份了嗎?藍風雖然白目,但工作能力挺好的。」

  「啊?怎麼說我白目嘛,月老大人。」一旁的藍風忍不住開口道。

  他黑著張臉,伸出手拉長她的臉。「這還不白目嗎?嗯?」

  「……痛耶,月老大人。」竟然來真的,真是心胸狹窄,看來他最近工作壓力頗大。

  「哼。」他鬆手,望向太上老君,「如何?可以吧?」

  「呵呵……」太上老君若有所思的故作捻鬚的動作,即便他並沒有鬍鬚。「可以呀,藍風,妳就去幫幫燠痕吧,這裡的事我來就可以了。」

  「您確定嗎?師父。可別顧到睡著了。」

  「呵呵,真是嚴厲呀,妳放心吧,相信妳師父我。」

  「謝了。」他對太上老君道謝完後,直接拎起藍風走人。

 

 

  一踏進姻緣宮,現場宛如戰場一般,紅玥在一個小角落,挺著個大肚子忙碌著,一看到藍風,開心的站起身來。「藍風!」

  她一站起來,不小心碰到桌上的文件,整個撒落一地。

  燠痕額上的青筋跳動著,「妳看到了吧?她自從懷孕後,腦子更呆了。」他真該把這責任,算在沃恩身上!

  「呃,哈哈,辛苦你了。」她尷尬的笑了笑,拍拍燠痕的肩。

  她立刻加入戰局,花了點時間,將紅玥處理不來,以及亂成一團的姻緣簿等業務,分門別列的歸納好,做上標示。

  「藍風妳好厲害唷~~」紅玥讚嘆道,早就知道她工作能力強,親眼看到更佩服。

  「有時間在那邊稱讚別人,還不把妳手邊的工作做好。」燠痕瞥了紅玥一眼,頓了頓,嘆了口氣。「紅玥。」

  「嗯?」

  「妳先回去休息。」

  「啊,可是……」她不能把自己的工作全部推給別人呀!

  「妳是孕婦,而且,現在的妳會越幫越忙。」他不客氣的直說道,他已經忍耐到一個極限了。

  「喔……」紅玥低下頭,不好意思的傻笑道。「嗯,我知道了,那我先回去休息一下,工作就麻煩你們了。」見埋首在工作中的燠痕和藍風,非常有默契的同時對她揮揮手後,紅玥眨了眨大眼,莞爾一笑後離去。

  紅玥一走,姻緣宮頓時安靜了起來,只留下翻閱資料,和敲鍵盤的聲響。

  「嗯?月老大人,這人的姻緣好像怪怪的……」話還沒說完,磁性低沉的嗓音便從她的頭頂傳來。

  「我看看。」

  「……喔。」她嚇了一跳,他何時站到自己身後的?

  燠痕手倚在她旁邊的桌上,「嗯,這是桃花劫……」他手指著資料,為她講解著。

  藍風邊聽邊點頭回應,突然發現有個環節她不是很明瞭,便轉頭望向燠痕,而他這時也剛好側過頭望向她,要問她有沒有問題,兩人就這樣毫無預警的四目相接。

  怦怦……

  「……」神經病啊,她幹嘛心突然漏了一拍?燠痕大人長得很好看,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可惡,都是紅玥愛用她的粉紅泡泡攻擊她的緣故。

  「懂了嗎?」

  「這裡有點不懂……」

  「嗯,哪裡?」他湊近。

  即便他的視線是落在資料上,也沒任何要曖昧的意思,可是她不知為何,卻在此時此刻意識到他是個男人,而且……是個存在感很強烈的男人,怪了,她和師父在一起獨處修行時,心思就不會像現在不安定。

  「藍風。」

  「啊,什麼?」

  「妳怎麼了?」這丫頭怎麼突然恍神了起來,是他讓她太累了嗎?

  他擔心的眼神,瞬也不瞬地直視著藍風的雙眼,她突然覺得自己的心開始不受控制的亂跳,雙頰浮上紅暈,往後稍為拉開了點距離。

  「呃,我沒事。」

  「喔?會太累要說……」他頓了頓,揚起一抹壞壞的笑意,輕撩起藍風垂至胸前的一縷髮絲。「還是,妳是因為和我獨處在緊張,嗯?」

  「為什麼要緊張啊?我才沒有緊張,這還真不像你會開的玩笑耶,月老大人。」她訕笑道,故作鎮定。

  「說的也是。」他鬆開撩她髮絲的手,直接走回自己的辦公桌。「先休息一下吧,待會再繼續,妳已經幫很多忙了。」

  「嗯。」

 

 

  今天的事情總算告一段落,為了犒賞藍風的辛勞,燠痕大發慈悲的親手做料理,而且還是藍風最喜歡的甜點。

  「哇,平常要吃到燠痕大人的料理,可不容易呢!」她開心的坐在餐桌前,望著燠痕的背影。

  「是是,所以妳給我心存感激。」

  「哈哈,知道了!」嗯,沒錯,現在感覺恢復正常了,剛才一定是因為很少跟他那麼靠近,所以才有奇怪的錯覺。

  她雙手托著下頷,望著眼前男人。明明一臉兇惡又霸氣,此時卻穿著圍裙,還真是有點反差萌的可愛,這讓她不自覺揚起了一抹微笑。

  雖然燠痕可以用仙法一瞬間做好甜點,但是他還是堅持手工來,享受製造過程。看他那專注的神情,還是為了弄東西給自己吃,讓藍風心裡不禁感受到一絲甜意……

  甜?!甜個鬼啦!

  她驚嚇的站起身,她今天是怎樣?以前和燠痕大人相處時,心思也不會像今天一樣失控呀!

  「因為妳至今為止,都沒有跟燠痕大人,長時間相處過吧?呵呵……」

  紅玥的聲音突然冷不妨的浮現在她的腦海裡,她是知道紅玥用了傳心術,但重點是,她怎麼會突然跟自己講這個?

  「因為妳剛才可能太慌亂,不小心用了傳心術到我這邊來了呀~~」她笑著回答道,看來藍風現在很混亂呢!她有個不錯的預感,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嘛!

  「……所以妳都聽見了?」她嘴角抽蓄了一下,直接用傳心術跟紅玥對話。

  「嗯,聽見了,嘿嘿……」

  「嘿個屁啦!臭紅玥,不准用妳的粉紅泡泡影響我!」對於自己這種陌生的心情,她可是很惶恐耶!

  「哈哈,我哪有啦!藍風妳好可愛。」

  「……好了啦,妳這個孕婦給我休息,不要再偷聽我的心聲了。」

  「呵呵,好呀,那妳也要小心不要再傳過來囉!」

  「紅玥,妳!」她又羞又憤,可惡,紅玥被沃恩那隻臭狐狸帶壞了啦!

  兩人結束傳心後,藍風才一回神,就對上了一張放大的臉。

  「啊!」

  「……這反應還真是沒禮貌。」

  「你、你幹嘛這麼靠近呀?」

  「誰叫妳叫不回應,我在看妳到底是怎樣啊……」

  她深呼吸,努力讓自己保持平靜,壓下紊亂的心。

  「喔,沒啦,我在用傳心術跟紅玥講話。」

  他將甜點移到她面前放好,自己則在她身旁的位置坐下。「叫那孕婦別長舌,省得動到胎氣。」

  一見到甜點的藍風,早就沒聽到燠痕在講什麼,雙眼發亮的看著眼前的甜點。「看起來好好吃喔,我開動了!」

  燠痕單手撐著臉,嘴邊浮現一絲微笑地看著眼前正大快朵頤的藍風,「好吃嗎?」

  「好吃好吃,你是好男人喔,燠痕大人。」對於事實,她向來是不吝於讚美的。

  「這樣就算好男人?妳還真好滿足。」他說著,用手抹去了她嘴邊的奶油。「又不是小孩子了,吃得嘴邊都是……」

  「……」他沒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嗎?還是,他平常也是這樣對紅玥的?所以,她對他來說,是跟紅玥一樣,像妹妹般的存在?

  想到這,一向大而化之的她,心情竟然變得有些鬱悶。

  「唉,」他戳了戳她軟嫩的臉頰,「妳今天好像特別多愁善感。」

  「啊,有嗎?哈哈……」這也讓他感覺到,她該不會心思都在臉上吧?

  「沒有嗎?」

  她沒回答,因為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是跟他互看著。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奇怪的氛圍,藍風放下叉子,緩緩起身。

  「多謝招待啊,月老大人,那,我就先回去了。」

  「叫我燠痕。」

  她心猛撞了一下,這句話明明他平常糾正過她很多次了,為什麼在今天聽起來特別不一樣?

  「呃……好啦,燠痕大人,那我先回去了。」

  「嗯,謝了,明天見。」

 

 

  翌日──

  姻緣宮內,三人認真的辦公中。

  紅玥左看看,右看看,是她的錯覺嗎,今天的氣氛好像特別不一樣呢!難道,昨天有發生什麼事嗎?

  待燠痕暫時離開,去找玉帝後,紅玥立刻好奇的問向藍風。

  「藍風藍風,昨天有發生什麼事嗎?」

  「沒啊,只是燠痕大人做甜點給我吃而已。」

  「燠痕大人做甜點給妳吃?!」

  她奇怪的看了紅玥一眼,「這很奇怪嗎?雖然我知道他很難得下廚啦,但他以前也做給妳吃過吧?」

  「沒有,」她興奮的猛搖頭,「我沒吃過燠痕大人做的甜點!」

  「……妳冷靜點,別動到胎氣。」這傻丫頭,讓她常常替她捏把冷汗。但……燠痕沒做過甜點給紅玥吃?她在他這邊工作很久了說。「不可能吧,燠痕大人不是挺疼妳的嗎?」

  「燠痕大人很疼我呀,」她不否認,「但就算這樣,每次我嘴饞想吃點東西時,他都叫我自己解決。」所以藍風對燠痕大人來說,是特別的囉?姻緣簿是不記神仙的姻緣的,神仙之間也很少會有愛情產生,大家都無欲無求的樣子,是最近風氣變得沒那麼嚴謹了,才冒出了那麼多的情侶。

  也就是說,姻緣宮掌管著天下眾生的姻緣,除了神仙的以外。

  藍風和燠痕大人,有可能嗎?

  藍風敲了紅玥的頭一下,「停止妳的妄想,給我做事。」

  她揉揉自己被敲的地方,「是。」嘴上是這麼說,但她的紅娘魂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了,如果是藍風和燠痕大人話,感覺非常不錯呢!好合適!

  「老婆。」

  熟悉的聲音響起,紅玥立刻開心的衝向門迎接,「老公~~你來啦!」

  她這舉動嚇出沃恩和藍風一身冷汗,他馬上上前抱住他這個不安份又少根筋的老婆。「親愛的,妳想嚇死我呀?」

  「你,把你老婆帶回去,我看這幾天都不要讓她出門了,光看就覺得危險。」她沒好氣的說道,這兩天發生的事,是在訓練她的心臟能力就是了。

  「啊?不行啦,我要出門!」不出門怎麼幫忙湊合她們呀?

  沃恩直接啾了紅玥的唇一下,「乖,聽話,這次我站在藍風仙子這邊唷。」

  「誒……」她鼓起臉頰嘟嚷道。

  「而且,」沃恩用傳心術對自家老婆說:「妳昨晚不是有在念給我聽,說想湊合他們。妳看看,妳一天不在而已,他們就有進展了,所以妳請假在家待產,對他們來說,不是剛好嗎?」

  紅玥恍然大悟,咧嘴一笑。「對耶,老公你好聰明。」

  他充滿愛意的眼神,瞅著紅玥,捏捏她的臉頰,「因為是妳老公呀。」

  「……雖然我不懂你們在眉目傳情什麼,但是,要恩愛就回家恩愛吧。」這對白癡情侶,真是過再久,都改不了旁若無人這一點。

  「好吧,那我們回去囉,燠痕大人那邊我會跟他知會一聲的。」

  「喔,好。」紅玥怎麼突然變得那麼爽快,該不會沃恩這隻狐狸又在亂教她什麼了吧?嘖,可惜不能叫她離他遠一點。

 

 

  「幫藍風定姻緣?」

  「是啊,燠痕,南天門的軍營裡,有個尉遲將軍,有一回到太上老軍那去洽公時,見到了藍風,便對她念念不忘了。雖然不至於影響他的工作,但仔細想想,若他能跟藍風在一起,並且組織成家庭,多了一份責任感,對他來說也不是壞事。且他的人品很好,相信一定會很疼惜藍風仙子的。」玉帝侃侃說道。

  「……感情這種事,不是直接用條紅線繫起來那麼簡單。就算尉遲將軍喜歡藍風仙子,我也不能隨隨便便就定了他們的姻緣。」

  玉帝笑道:「可你是掌管姻緣宮之神啊,這對你來說不難吧,最近天庭的氣氛變得活絡且開放了,就不要拘泥那些小節了。」

  「是不難,但我不想。」

  「喔?」玉帝挑眉,「為什麼?」

  燠痕一愣,眉頭皺個死緊,思考了半晌,也回答不出個所以然,反正,他就是不願意替玉帝和尉遲將軍行這個方便。

  「不知道,那麼,若玉帝沒其他事,在下先行告退。」他對玉帝揖了揖身,便邁開步子離開靈宵殿。

  在他回姻緣宮的路上,他收到了紅玥的請假申請,想也沒想的就直接答應。也就是說,現在姻緣宮裡,只剩下藍風一個人在努力,想到這,他的速度不自覺加快。

  雖然是他自己找藍風來幫忙的,而她的能力也確實夠好,但……他是不是該多找幾個人手來幫忙呢?

  回到姻緣宮,燠痕一推開門,便見到藍風專注的埋首於公事中,絲毫未覺他的來到。

  他也不作聲,倚在門邊抱胸看著她,腦中浮現的,是方才玉帝的問話──「為什麼?」

  是啊,為什麼他打從心底不願行這個方便?是因為覺得不合乎規矩嗎?不,按照他平常的做法,他會先去觀察尉遲將軍這個人之後,分析他和藍風在一起的可能性及契合度,再去思考該用什麼方式增進兩人的感情……

  這是他平常的做法,然而這下,卻想也不想的回絕,理由又是什麼?

  他可不會蠢到認為,這其中沒有什麼不對,因為任何事的發生,都是有意義的。

  「……」身為姻緣神之首的他,不可能遲頓到什麼都不懂,其實他隱約之間有感覺到什麼了吧?只是一直不去正視這份感覺。想法或許和藍風是一樣的──他很難想像自己會變得像沃恩他們那樣的白癡夫妻。

  也罷,就來實驗一下吧,後果如何,他會承擔。

  燠痕邁開步子走向藍風,在她身邊停下。

  「嗯?燠痕大人,你回來啦,這邊……唔!」她話說到一半,下頷突然被燠痕直接挑了起來,他柔軟的唇就這樣貼了上來,與她的唇相貼著,沒有任何縫隙。

  他,吻了她。

  她,呆住了。

  燠痕頓了一下,見她雖僵住了,卻沒有推開他,意思是,她接受自己的吻?想到這,他心情莫名大好。眼一深,加深了這個吻。

  「唔……什……」她一開口,就被他趁虛而入的舌給侵略,她腦中一片空白,卻又不自覺沉浸在他醉人的吻技中。

  在他的帶領下,藍風身子放鬆了,不再那麼緊繃。她發現,她喜歡他的吻,感覺輕飄飄的,開始學著他吻她的方式,回應起他的吻。

  到這裡,燠痕確定了。他的動作不再保留,而是直接將她抱起,原地轉了一圈後,出現在他的房裡。

  他邊吻著她邊讓她躺上床,大手覆上她的胸前,隔著微薄的絲質天衣揉捏了起來。

  「啊,你……」他的動作讓她清醒過來,忍不住驚呼道,「你、你在……」她漲紅了張小臉,「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我愛上妳了。」他直接表白道,也是,搞錯順序了。

  她的心大大震了一下,「什、什麼?!」

  「所以,我想要妳。」說著,他眼神放柔的瞅著她,「妳願意嗎?」

  藍風怔住了,感覺彷彿有道電流竄遍了她的全身,讓她的心酥酥麻麻的。她看了眼他罩在自己胸前的手,再看看此刻迷人狂野的他,她能說什麼呢?其實她也很清楚,自己早就不知在何時開始,對他動心了。

  那,她還猶豫什麼呢?

  藍風眼裡的迷惘頓時煙消雲散,主動摟上燠痕的脖子,有點不好意思的對他點點頭。「我有點緊張,你……要溫柔點喔。」

  聞言,燠痕笑了,笑得很開心。

  他溫柔的再次吻上她的唇,繼續做他想做的事。

  室內掀起了一陣旖旎火熱的氣息,工作什麼的,今天就先放著吧!

  兩人正式在一起後,燠痕和藍風都有發現,原來紅玥和沃恩的情況並不誇張。當真心愛上一個人時,確實會無時無刻都想要他,當恩愛的激情一來時,旁若無人的肉麻是家常便飯。

  愛情這回事,還真是不能不信邪哪!

尹上秋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