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遠的天邊突然閃了一下後,便恢復平靜。

  這裡是位於東部山區的一間知名日式溫泉旅館,此時位於獨立出來的別館走道上,坐著兩名悠閒泡茶的男人。

  「怎麼了嗎?伏淵。」說話的是溫泉旅館的主人,是名看起來很年輕、擁有藝術家氣質的男人。

  「沒什麼。」

  「沒什麼?可是你的瞳孔都變細了,」溫泉旅館主人失笑道,他這個多年好友伏淵,臉上雖然掛著平靜的微笑,但從他的眼神看的出來,似乎是發生了什麼令他不再那麼無所謂的事。「跟你今天改變主意,用不是正常人的方式過來的原因有關嗎?」

  伏淵藍色的眼眸瞥了溫泉老闆那張狐狸臉一眼,輕輕地笑了。

  「葛曄,你還是老樣子喜歡窺探別人的隱私。」

  「呵呵,所以我有窺探到嗎?」

  「你覺得呢?」伏淵起身,笑而不答。應該說葛曄這隻性格惡劣的臭狐狸,很多事他明明就知道,卻又愛故弄玄虛,呆子才繼續跟著他的步調走。

  他望向剛才一閃即逝的天空,剛才一瞬間流露出的氣息確實是……

  看來,人界要開始熱鬧了。

  「你會去爭奪嗎?那顆傳說中的龍珠。」旅館主人──葛曄開門見山地問,等著一向優雅神態自若的他要怎麼回答。

  「目前沒興趣。」伏淵回答。

  「呵呵,目前嗎?」

  伏淵笑了笑,「是啊,目前。」

 

 

  頭好暈,她睡多久了?現在又是什麼時候了?

  爾東瀰的睫毛顫了顫,皺著眉甦醒了過來。

  「好亮……」一睜開眼就是LED的白色燈光,刺眼到讓爾東瀰忍不住用手去遮……嗯?等等,這袖子是怎麼回事啊?

  東瀰坐起身低頭一看,發現自己不知道何時被換上了一套以白色為底,再用紅色的線於邊緣繡出特殊花樣點綴的古裝,看上去聖潔又美麗。而她的長髮也被放了下來,似乎還有特別整理過。

  「東瀰,你醒了?」

  「媽?」東瀰望向說話的母親,「妳看,我怎麼會穿成這樣啊?」

  「這是族長大人拿給我要我替妳換上的,」東瀰的媽媽表情有點複雜,「妳感覺怎麼樣,有哪裡不舒服嗎?」

  「就……頭感覺暈暈的,到底發生什麼事啦?族長大人為什麼要妳替我換上這套衣服?」東瀰注意到媽媽的表情不太對,越想越奇怪。

  「東瀰,」媽媽握上東瀰的手,眼神溫柔地看著她。「族長大人說,妳就是傳說中與龍神有緣的神子大人,這身衣服,就是要給神子大人穿的。」

  「我是神子?!」爾東瀰驚叫出聲,這未免太扯了!「這怎麼可能啊?說小茜姊是神子還有可能。」爾東茜是爾東化的姊姊,長的漂亮靈力又強,和她哥哥爾東藏兩人一起被譽為年輕世代的希望,還有望被推舉為下任族長……「等等,什麼是神子啊?」

  媽媽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心想東瀰這種氣質果然不太可能是神子那種偉大的存在,會不會是族長大人弄錯了呢?「神子大人的傳說只有歷屆的族長知道,所以族長大人說等妳醒了之後,就把妳帶去大殿。」

  東瀰頓了頓,心裡有點不安。「媽,我現在會怎麼樣啊?如果成為了族長大人所說的神子之後,我還……有辦法過像以前一樣的生活嗎?」

  媽媽微笑地摸摸東瀰的頭。「笨蛋,改變呢,是一定會的,但不管今後妳被定位在怎樣高高在上的身分,對媽而言,妳還是妳,明白嗎?」

  「嗯。」東瀰點點頭,心裡的不安因為媽媽的話而踏實了許多,她的媽媽實在是很酷啊!

  「好了,那走吧,到大殿去。」

 

 

  東瀰隨著母親穿越長長的走廊,來到大殿。

  門一拉開,所有的人都往她們的方向看過來。

  「啊……嗨……」東瀰一時不知道做什麼反應,就自然而然地伸出五指對大家SAY HI,沒想到一天內會遇到兩次同樣的場景啊!

  「神子大人貴安。」族長大人走上前,率領著眾人向東瀰打躬作揖。

  「等、等等,族長大人,您別這樣!」東瀰整個頭腦一片混亂,手忙腳亂了起來。這誰受得住呀,原本地位那麼崇高的族長,突然這樣對她,

  沒想到,她才這麼說而已,位於走道兩側的族人們也跟著族長大人一起向東瀰打躬作揖,齊聲道:「神子大人貴安。」

  如果這是卡通畫面的話,東瀰覺得現在自己眼睛一定會瞬間白眼,然後靈魂從嘴巴飛出來……眼前的場景實在是太詭異了!一向不被注意的她,現在成為全場矚目的焦點,然後大家還對她行這麼大的禮!

  「您會感到混亂也是正常的,畢竟這對我們來說,也是非常突然的一件事。」族長大人說著,一手攤向位於大殿最前方的主位。「神子大人,請就坐。」

  「……」天啊,那個位置平常是族長在坐的,她何德何能啊?……爾東瀰低著頭僵硬地穿過人群,走向主位,並在族長的堅持下乖乖坐好。

  什麼叫如坐針氈,她總算是懂了。

  「亢龍一族有一個傳說,只有歷任族長知道。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亙古時代,龍神一族的四大龍王,因為自栩力量強大,性格又非常好戰,所以常常隨機選場地戰鬥。但因為力量過於強大,常常波集到周遭環境,造成生靈塗炭……

  這時候,在大天神身邊修行的神子大人,不願坐視下去,便豁出性命的使用神器,封印了四大龍王的部分力量。大天神知道後,也出手干涉了四大龍王的戰鬥,並且打敗了他們。

  為了懲罰它們,於是大天神將四大龍王打入轉生池,等待轉生的時機。至於犧牲自己的神子大人,也跟著輪迴。

  後來,大天神將封有四大龍王部分力量的龍珠,交給侍奉龍神一族的亢龍一族守護,並告知有一天將會出現一名少女,與這顆龍珠產生共鳴,合為一體。她就是神子大人的轉世。」

  族長大人說著,以肅穆的表情望向東瀰。

  「我們所守護的龍珠之所以沒有受到外力侵擾,一方面是因為結界,而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原因是,龍珠這個神器,在遇到他的原使用人,也就是神子大人之前,它只會是普通的珠子,無法使用它的力量。

  可是一旦它與神子大人結合,龍珠的氣息就會顯現出來。想想看,擁有四大龍王部分力量的龍珠,不管是對什麼種族來說,都是非常可口的存在。

  這樣您明白您的處境了嗎?東瀰,您就是神子大人的轉世,而你的使命就是守護這顆龍珠,並且運用它來造福人間。除此之外,您還必須找出那四大龍王的轉世,由您去判斷要將龍珠的力量物歸原主,抑或是……消滅他們。」

  爾東瀰聽到這,嘴早已成O字型,雙眼更是瞪得老大。

  不久之前,她還只是個還算普通的女大學生,即使會使用法術,也沒有很強。怎麼一夕之間風雲變色,人憑珠貴的她,竟然成為了傳說中的人物!

  她回不去了嗎?那段不受矚目,卻是非常自在的日子。

  「龍王的轉世會是什麼形式還不知道,但若是他們覺醒了,一定還存有之前的力量。」族長皺著眉低下頭,「雖然我們是侍奉龍神的亢龍一族,但也不容許惡龍危害人間。當您跟龍王轉世相遇後,您就會知道該怎麼做了。」

  「我……」好不容易找回聲音的爾東瀰開口說道。「我辦不到的!」

  此話一出,現場一片嘩然。

  「您說什麼,神子大人?」族長問。

  「族長大人,您別這樣,我沒有那麼偉大!呃……應該說,對我而言,我還是大家所熟識的那個爾東瀰,不管是在狀態上還是心理上,我都沒有辦法那麼理所當然的去接受這個身分。喚醒龍王、由我判斷要歸還還是消滅、又或者是利用龍珠去造福人群……天哪,這些使命是那麼宏大,又來得那麼突然,我……我覺得恐怕辦不到!」

  「怎麼會這麼沒用,一點志氣也沒有!身為神子大人的轉世,是你的光榮!這種心態,還不如讓我們家小茜來當神子還差不多。」爾東化的媽媽忍不住從人群中站了出來,還把爾東茜也一起拉出來。「論才華論能力,小茜都比東瀰強多了,要不是龍珠選擇了東瀰,我實在不認為她有哪點能當神子的!」

  爾東化和爾東茜的媽媽性子一向烈如火,又心直口快。但東瀰知道,嬸嬸她所講的,其實是大部分人的想法,包括東瀰自己……一下子要成為不同層次的身分,她真的沒辦法轉換這麼快呀!

  被媽媽突然拉出來的爾東茜,表情有點尷尬,但是她心裡的想法,正是如媽媽所說的那樣。從小到大,她一直很努力修行,也被誇獎很有天分,結果被上天選中的人竟然不是她,而是一直以來沒什麼存在感的爾東瀰。

  這就算了,更讓她不能忍受的是,身為神子大人的東瀰,心態上卻是那麼沒用,讓爾東茜覺得一直以來忍耐的自己,就像傻瓜一樣。

  族長冷冷地看向東化的母親:「放肆,怎麼能對神子大人這樣說話?」

  「……是,對不起。」

  族長哼了哼,接著看向僵在一旁的東瀰。

  「神子大人,您聽到了,雖然您講的是您的想法,但是卻使場面變得更加尷尬。也許在今天以前,您都是個無憂無慮的學生,沒有那麼多的豪情壯志,但今天命運選擇了您,您就不能再任性的妄想回到從前。」族長說。

  東瀰低下頭。「……是。」剛才她確實是太直接了點,沒考慮大家的觀感就這麼說了,唉,爸媽一定覺得很尷尬吧?

  其實,東瀰自己也知道關於這個使命,她是躲不掉的,再加上現場的氣氛……雖然她對自己很沒自信,但,就認命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尹上秋末 的頭像
尹上秋末

尹上秋末&咪格爾

尹上秋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