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綠

 

  這個時節的天烸,從空中飄下了片片粉色雪花,如綿絮般附著在人身上後,漸漸消失不見。天空仍變化著不同的顏色,早上是淡藍色,中午便轉化為鵝黃,稍晚則變為紫色,夜晚來臨時,是與丼界無異的黑暗。

  回到天烸的三人,在回血族前,先找了個旅店住下。

  「冷嗎?」雖然這麼問,但爵還是拿了件外衣披上莫亞的身子,從後頭擁住了她,將站在窗前觀賞外頭雪景的她,橫抱起來回到溫暖的床上。

  她對他嫣然一笑,「不冷。」

  「呵,不冷歸不冷,但該睡覺了。」他將她輕輕放在床上,低頭親親她的唇,「明天就要帶妳回血族,緊張嗎?」

  莫亞轉了轉圓溜溜的大眼,灑脫一笑,「雖然是有點緊張,不過我想沒問題的。」 

  「嗯,因為有我陪在妳身邊。」他額頭靠著她的額頭,邪邪一笑。

  「嗯。」她也朝他甜甜一笑,跟爵在一起,覺得連自己都變得大膽起來了。

  「呵呵,要不要喝血?」

  莫亞點點頭,摟上他的脖子,「那你呢?」

  他對她溫柔一笑,拉開自己的領子,「妳先喝,我晚點。」

  「嗯。」莫亞倏地犬齒伸長,瞳孔微微泛起金光,輕輕地咬下。

  「喔……」爵低吼,摟緊了莫亞的身子,手也不禁輕撫起莫亞的腰際。

  莫亞每一次的進食,對他來說都是某種程度上的折磨,但即使如此,他還是不要莫亞去咬其他男人,算是他的私心吧!

  同理,他也不再咬莫亞以外的女人。

  莫亞舔舔爵的傷口,傷口迅速癒合,半點痕跡也沒有。

  「你還好嗎?」莫亞關心的望向他,最近在她進完食後,爵的表情一次比一次不舒服。

  「還……好。」他的聲音有些低啞,畢竟方才在他的意像中,與莫亞一陣翻雲覆雨,現在再面對莫亞關心無防備的神情,唉,他到底能忍到什麼時候。

  說來也好笑,他,爵‧沃克爾,居然有需要忍耐的時候,也許正是因為對象是她吧。

  「真的?不要跟我客氣耶!如果你真的很不舒服,下次進食我還是去咬別……」

  「不行!」爵直接打斷她的話,挑起她的下巴,一臉認真地注視著她的眼。「我說過,妳只能咬我而已,」說著,緩緩向前在她耳畔廝磨著,「我說……親愛的,妳是不是忘記被血族咬會有什麼樣的感覺了呢?嗯?」

  「啊!」

  「……這聲『啊』,是忘記的意思?」

  莫亞吐吐舌頭,總算恍然大悟。「呃,我真的忘了,所以,你之所以最近看起來這麼不舒服是因為,咳哼,呃,那四個字。」

  他輕笑,「哪四個字?」

  「……慾求不滿。」

  「沒錯,」他也大方承認,捏捏她的臉頰,「但是某方面而言是種享受,所以以後妳還是只能咬我,明白嗎?不用太在意。」與其讓她因為替自己著想而去咬別人,還不如他自己暫時忍耐來的好。

  「喔,」她點點頭,頓了會兒後看向他:「你這樣不會很傷身體嗎?」

  「……」居然用這種澄澈的眼神問他這個問題,害他一時不知該怎麼回答。

  這丫頭,可不可以有防備一點?雖然他是愛她的誠實坦率沒錯……

  「久了應該蠻傷的吧?」莫亞看著他,突然握著他的手,她實在不想看他忍的這麼辛苦。「其實,你可以不用忍。」

  「啊?」是他聽錯了嗎?

  莫亞送上一抹燦笑,「我是說,你可以不用忍的這麼辛苦,那太不像你了!」

  「……小姐,我這叫珍惜妳,才讓我自己手腳別這麼快的耶!」

  「我知道,所以啊,如果是這麼珍惜我的你,」說著,彷彿是勇氣用完似的,她突然發現自己講的是這麼大膽的話,有點害羞的低下頭,硬著頭皮講完要說的話,「我……我覺得,沒關係,也很願意。」

  「莫亞……」爵深深地望著她,雙眼溢滿熱切的渴望,他輕輕抬起她的下頷,讓她迎上自己的視線道:「妳確定?」天,他的理智快要斷裂了。

  爵此時的神情感覺很狂野,充滿著一種危險性的魅力,讓她的心不自覺跳的更快。然而,她還是定定地點點頭,再次說道:「確定。」

  下一刻,不再有一絲疑慮的,爵低頭吻上了莫亞,溫柔中帶著霸道狂野地吸吮著她的唇瓣,手也跟著撫上了使他心繫已久的身子,愛撫、輕揉,使身下的她發出一聲聲迷人的輕吟。

  為了她,他並不急於一時,細心溫柔的帶領著她,伴隨他一同進入那綺麗令人眷戀不已的情慾世界;一連串煽情而技巧純熟的前戲之後,他知道她準備好了,當他進入她的那一剎那,忍不住心中的澎湃,發自內心地吐露心中的話語:

  「我愛妳。」

  「嗯。」莫亞輕應,淚珠自眼角流下,雖然有些疼痛,但隨之而來的是不住的快感,在聽到他吐露情意的那個瞬間,她知道,一切都值得。

  外頭是下著粉色瑞雪的夜,室內,好熱。

 

 

  翌日清早,界看向明顯氣氛不同的兩人,溫和一笑:「你們睡的好嗎?」

  爵摟著有些睡眼惺忪的莫亞,昨晚真是累壞她了呢!他勾了勾唇角,「這個嘛,還可以囉!」

  「那我們可以出發了?」

  「哈,可以,看你急成這樣,不過也難怪啦,」爵將莫亞橫抱起來,跟著張開黑色羽翼,「走吧!」

  「欸,爵,你該不會要抱著我飛吧?」莫亞被他的舉動嚇到,整個人都清醒了。

  他偷親她的嘴一下,「當然,我可不放心讓這麼累的妳自己飛,何況是因為我才這麼累的。」他壞壞地對她眨了眨眼,「是吧?腰很酸齁?」

  「呃,是沒錯,可是你這樣會很累……」

  「他沒這麼虛的,莫亞,就讓他抱著妳飛吧。」界說完,直接張開翅膀飛上天空。

  「是啊,我要是體力這麼弱的話怎麼當妳男人啊?而且這樣也比較快到血族啊!」

  「喔,好吧~~」莫亞注意到界已經自行飛走了,明顯感覺出有什麼急事。「界是不是有急事啊?」

  爵也跟著飛上天空,往血族的方向去,對於莫亞的問題,只是微微一笑:

  「他有想見的人。」

  「喔?」

  「放心吧,到血族妳就知道了,也許妳還能跟綠成為好朋友,」他頓了頓,補上一句:「如果綠醒過來的話。」

  「醒過來?她……怎麼了嗎?」

  爵頓了頓,「綠在很久以前,遭到一個幾乎致死的意外,界抱著她去求血王,好不容易才保住她的命,可是……」他說著,微微嘆了口氣,「命是保住了,但她也陷入了沉睡,必須要靠血之玉加上王的力量才能維持住綠的生命。」

  「她對界而言,是很重要的人吧?」直覺是這麼告訴她的。

  「嗯,綠對界的重要性,就相對於妳對我的重要性,妳明白了嗎?」他對她笑的好溫柔,比起界,他真的覺得自己幸福很多,雖然還有一個問題還沒解決,但至少,他心愛的女人就在他的身邊,活蹦亂跳的,還會跟自己說話,對自己笑。

  莫亞點頭,「嗯,是界的戀人啊~~」說著,突然感到些許困惑,「那為什麼界不留在這裡陪著她呢?雖然她沒醒過來,但看界這麼急,他一定還是想待在她身邊吧?」

  「就像妳說的,界當然想一直陪在她的身邊,等待她醒來的那一天,但任何人,包括血王,都不知道她到底何時會醒過來,」他微皺眉,「雖然我很不願意這樣說,但綠也有可能就這樣沉睡下去,這樣,跟失去她一點分別也沒有。」綠也是他的朋友,他實在不願意往壞處想,但……從那次的事情發生後,綠就沉睡到現在了,年復一年,讓人越來越沒信心。

  但,就只有界,一直相信她終會有醒來的一天。

  「爵?」他怎麼說著說著就出神了?

  「啊?喔,抱歉,我繼續說下去。在綠出事後,界每一分每一秒都守在她的身邊,寸步不離,連血也不喝了,整個人消瘦了一大半,支撐他活著的動力,就是等待綠醒來的那一天。」

  「天啊……」沒想到界會有這樣的過去,可見,他真的非常深愛那位叫綠的女孩。哇,她好想見見綠是怎樣的人啊……

  「後來大家實在看不下去,正好那段時間王陸續派人出去尋找流落在外的血族,那場血族和血族獵人的戰役,還記得嗎?」

  「嗯,記得,那場戰役很慘烈,你們損失了許多負責生育的女性血族。」雖然她覺得有點奇怪,為什麼唯獨女性血族犧牲的特別多?

  「對,所以,王就逼……呃,是要一直守在綠身邊的界出去找流落在外的血族,想當然爾,界回絕了王的命令。」想到那時候,界想也沒想的違抗王的命令,再看到王冷下來的表情,他就覺得替界捏把冷汗。

  「他回絕了血王的命令,那血王不會生氣嗎?」

  「呵呵,當然生氣啊!王就直接對他說,要是他不出去,那王也不會繼續救綠,如果他想回來繼續守在綠的身邊,那就至少帶一名血族之女回來。」

  「哇,下猛藥!不過,感覺的出來,血王是在替界著想……等等等!」莫亞說著,突然大驚!

  「嗯?」

  「所以說,當界找到我的時候,其實就可以直接帶我回天烸,然後他就可以繼續陪在綠的身邊了?他怎麼都沒說啊?」

  「呵,界本來就是個不會把自己心事說出來的傢伙,再加上他人太好,認為不能為了自己,強迫意外覺醒的妳回血族,唉,那傢伙,在丼界當老師當久了,多少培養出一些『人性』了。」

  「……突然覺得好有罪惡感,害他見綠的時間又增長了。」莫亞沉默了一下後,猛抬頭抓著爵的衣襟道:「那我們快點吧!不能再拖了,而且,我好想看看你口中的綠啊!」

  「呵呵,好~~那我要加快速度囉!」他比任何人都知道界想見綠的心,而且,嚴格來說,是界替自己找到莫亞的……「小心別掉下去啦!」

  莫亞開懷大笑道:「哈!我會抓緊的啦!而且你才不會讓我掉下去呢!」

  「那當然!」

  「呵呵~~」

  「莫亞。」

  「嗯?」

  「回到血族後,也許會發生什麼事,但請妳相信我。」

  莫亞愣了一下,瞥見爵正經的神情,似乎不是件簡單的事。

  但,她相信他。

  哎呀,自己好像比自己想的還要喜歡爵呢~~

  莫亞揚起一抹溫暖的笑顏,定定地頷首道:「嗯,我會相信你。」

  「謝謝妳。」他深深地回望她,心因她的話而充斥著無比的暖意,在他的心池裡翻騰著,他真的很感謝界替他找到了莫亞。

  爵鼓動著翅膀,不停歇地往血族飛去,莫亞的話,給他打了一記強心劑,也讓他更加堅定,回去以後,一定要把瓊可公主的事解決掉,即使違抗父命而受罰也無所謂,反正他已經有見血的覺悟了。

  飛越一大片的妄語森林,即看到巍巍林立的各式建築,之間穿梭著乍看上與常人無異的人們,不時仰頭向上看著他們。

  有些,甚至在看到界與爵的那一剎那,躬身表示敬意。

  這裡開始就是血族的族群所在地,每棟房子與房子間,都隔有一段距離,原因是因為血族的耳力很好,必須考慮到各個住家的隱私之故。

  剛才於地面對界和爵鞠躬的那群,則是人形血族中階級一般的血族,隨著越往內飛,建築的形式越來越壯觀,爵向莫亞解釋,這邊起是屬於貴族血族的範圍。

  遠遠地,一棟彷彿是沉睡的巨獸般,靜靜矗立在那,周遭氣息深沉而令人肅然起敬,外觀比起一路看下來的建築,來的格外宏偉霸氣的巨大城池,呈現在眼前,讓人明瞭,裡頭住的人,絕對有著相當的地位,光是住所的氣勢,就分外懾人。

  果不其然,爵對莫亞說:「這是王居,我們要帶著妳去見王,算算,他也跟妳有親戚關係。」

  「咦?」

  「親愛的,妳是擁有皇室血統的人啊,忘了嗎?」爵抱著她降落在城池門口,寵溺地揉揉她的頭。

  「喔,對……」她差點忘了她有這個非常高調的身份了,所以等下要見的,等於是她的親戚囉?呃,突然有點緊張。

  「不用擔心,有我在。」看的出來她在緊張的爵,牽起她的手握緊,給她力量。

  「爵大人,界大人已經到了,他說,要您快把莫亞小姐帶進去。」守門的士兵對爵恭敬的說道。

  「嗯,」爵淡淡應了一聲,「呵,界很急,我們快進去吧!」

  「好。」

  穿過門之後是一個十分遼闊的廣場,城池內部,還分布了各個建築與房間,一些特有景觀則是不在話下,且眼前所見只是王居的冰山一角,看來以後要參觀的話,得花上好一段時間了。

  「來了?走吧。」界倚在一邊,見兩人到後,便往大殿的方向去。

  於同時間,王居某隅,被王及血之玉的力量保護起來,終年散發著暈暈紅光,名為「煥生閣」之處,一名留有一頭藍綠色波浪長髮,肌膚凝脂般白晰的少女,靜靜躺在紅光中央的床上。

  突然間,紅光顫動,血之玉上方開始出現裂痕,不出幾秒的時間,赫然爆裂!

  紅光整個散掉,裂掉的血之玉碎片落在少女身上,王的力量也在瞬間散掉。

  頃刻,少女的睫毛輕顫,幽幽地睜開了雙眼,遲疑一會兒後緩緩坐起身,任由身上的血之玉碎片滑落……

  王居大殿,三人站在血王跟前,莫亞見到一名留有一頭銀色長髮,金瞳中沒有一絲感情波動,氣質冷峻中帶有霸氣的俊美男子,坐在高高的王位上,瞇著眼俯視著三人。

  「王,我們帶回了血族之女──莫亞,」界率先開口,「不知是不是可以讓臣去看綠了?」

  血王──閻皇,飄了露出急切神情的界一眼,「她是你找到的嗎?」

  界點頭,「沒錯,爵可以作證。」

  當閻皇看向爵時,爵馬上開口道:「沒錯,是界找到的。而且,他找到的不是一般的血族之女,還是擁有皇室血統的血族之女。」

  「喔?」閻皇微微挑起眉,「證明呢?」

  「莫亞,」爵看向莫亞,「妳可以嗎?再一次現出當時的樣子。」

  「嗯,我試試。」莫亞說道,緩緩闔上眼,在心中試著呼喚及感覺體內屬於皇室的那份血液,恢復吧,呈現真正該有的姿態。

  倏地,沒有花費太多的時間,莫亞的黑色秀髮瞬間變長,臉上及額上也浮現了紋路及家族圖騰,當她再次睜開眼的同時,是美麗的金,閃耀著光輝,不僅僅只是方才近乎琥珀色的瞳。

  當閻皇看到她額上的家族印記時,眼神閃過驚訝之情,瞬間霧化來到莫亞面前。

  「妳是我們家的人?妳的父親是誰?」

  「我聽我媽媽說,是叫『饗夜』。」面對血王突然出現在面前,莫亞愣了一下,但還是回答了他的問題。

  「饗夜?」聽到這個名字,閻皇眼底的驚異更深了。

  正當他想問下去之時,一名血族士兵慌忙的跑了進來大嚷:「稟告血王,不得了了,煥生閣的紅光消失了!」

  「什麼?」在場除了莫亞之外,三人聞言皆大驚,而界則是在士兵話一說完,就直接霧化消失,血王也在下一刻霧化消失往煥生閣的方向去,因為莫亞不曉得煥生閣在哪,無法霧化過去,所以由爵將她一把抱起,迅速飛了出去,也往同個目的地去。

  「煥生閣是什麼地方?」

  「維持住綠生命的地方,天,紅光怎麼會突然消失,希望綠沒事才好!」爵一臉緊張,要是綠有個萬一,界一定會崩潰的。

  當爵帶著莫亞到達時,只看到界完全沒了笑意,血王也一臉鐵青,再看過去,他就知道原因了,因為原本綠該躺著的地方,除了血之玉的碎片外,已空無一物,綠不見了!

  閻皇冷冷的問向士兵:「有人進來過嗎?」

  「稟、稟告王,沒有任何人進來,屬下遠遠的發現這裡的紅光不見後,就去向王報告了。」

  一直未作聲的界突然往門外奔,被爵拉住:「喂,你要去哪?」

  「去找綠,她一定是醒了!」

  「等等,也許她還在這裡,先找找吧,冷靜點!」

  「你要我怎麼冷靜!」界甩開爵的手大吼。

  莫亞是第一次看到一向很冷靜的界,情緒如此失控,但眼下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幫上什麼忙,就在她思考時,被外頭一抹飄然即過的身影所吸引了注意,她直覺的往外走,朝那個方向去。

  到了戶外,她沒用多久的時間就找到了那抹纖細的身影,以及一開始吸引她目光的漂亮藍綠色長髮。

  突然,那位少女回過身來,用一臉疑惑的表情看向莫亞。「妳是誰?為什麼一直跟著我?」她頓了頓,轉了轉如寶石般美麗的藍綠色雙眸,忍不住為難的笑了,「我又是誰呀?」

  當莫亞正面對上她的同時,倒抽了一口氣,一時間不知該用什麼言語來形容此時心中的感覺。就連對美醜絲毫不在意的自己,見到了眼前少女的美貌,都驚豔的差點忘了呼吸。

  「我……我叫莫亞,妳是誰啊?」

  「莫亞?」少女重覆了一次莫亞的名字,微蹙起眉地歪著頭,「莫亞是誰?唔……妳問我是誰,其實我也不知道耶,看來,」她突然一臉失望,模樣令人不捨。「妳也不能告訴我我是誰了。」

  「莫亞!」爵的聲音從不遠處響起,聽來很焦急,「妳在哪裡?」

  「我在這!」莫亞出聲揮手道,對喔,她剛才沒有跟爵說就跑出來了,他一定很擔心。

  爵一聽見莫亞的聲音,馬上跑過來,緊緊的抱住她,「不說一聲就不見,妳想嚇死我嗎?」

  「呃,抱歉讓你擔心了,我是因為看到這位美少女,不自覺就跟出來了。」而且,不知為何,這名少女讓她有種莫名的親切感。

  「美少女?」剛才眼中只有莫亞的爵,這時總算注意到旁邊還有人,當他看到她的剎那間,驚訝的嚷出:「綠?!」

  爵的聲音引起了離這裡沒有多遠的血王及界的注意,兩人瞬間來到這裡。

  界一見到綠,直接激動地衝上前,一把將她擁進懷裡,眼底一溼,「綠!我就知道妳會醒過來,我就知道!」他對她又抱又親,「不要再嚇我了,妳這個搗蛋鬼!」

  就在界笑著對上了綠的眼的同時,他愣了一下,「綠?」綠為什麼用一臉困惑的眼神看著他?她……好像有點不對?

  「你是誰?」

  面對綠的陌生眼神,界心裡一抽,但隨即,一抹溫和的笑回到了他的臉上。「我叫界‧拉爾斯,妳叫我界就可以了。」

  說不難過是騙人的,但,縱然她不記得自己,至少她醒了,再度綻放了令他眷戀不已的笑顏,這對他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失去的記憶,再創造就有了。

  「界……綠是我的名字?」

  「是。」界微笑頷首。

  「喔喔,那你呢?叫什麼名字?為什麼一臉這麼嚴肅啊?」綠燦笑地望向冷著一張臉在一旁的閻皇。

  「呃,咳哼,綠,他是血王欸!」

  綠眨眨大眼,看向出聲的爵,「血王?那是什麼意思啊?你又是誰呢?」

  「我是爵,妳朋友。」爵聳聳肩道。

  莫亞愣愣地看向綠:「妳都不記得了啊?」

  綠聞言抿了抿嘴,吐吐舌頭道:「嗯,是啊,我好像失憶了!」

  「咦?就這個反應?」

  綠疑惑地看著莫亞,莞爾一笑,「不然要有什麼反應?」

  「不安……什麼的。」至少她知道一般人好像是這個樣子。

  只見綠聳聳肩,「就算不安,記憶也不會回來啊,算了!」

  「呵!」界忍不住笑了,果然,即使失憶了,她還是他的綠,一點也沒變。

  綠突然拉著莫亞的手,興奮道:「這樣好了,妳帶我參觀一下這裡吧!我剛才晃了晃,發現這裡好大,都不知道方向在哪。」

  「欸……基本上,我對這裡也不熟……」

  爵聞言,搭上界的肩,「不如讓界帶妳們逛吧!」

  莫亞頓了一下,不解地看向爵,「那你呢?」並不是她非得時時刻刻都跟爵黏在一起,而是爵把他自己撇在一旁的行為很反常。

  爵走向她,輕捏她的臉頰,「呵呵,我要處理一點事,就先讓界代替我帶妳參觀吧!」說著他望向血王,「王,我等等有話想跟您說。」

  「……嗯。」

  「王,我先帶她們去參觀,晚點,再來請教為什麼血之玉會突然自己裂掉。」界說。

  「……嗯。」這點,他自己也覺得很奇怪。

  「那我們走吧,要先去哪啊?」突然,綠暈眩了一下,被界眼明手快地扶住。

  他幽幽嘆了口氣,「妳呀,沉睡這麼久都沒進食,一醒來就到處跑,受不了了吧?」

  「進……進什麼食啊?」她微喘,忽然感覺很不舒服,怎麼回事?

  「呵,看來,有很多東西得教了,」說完,便直接將綠橫抱起,看向莫亞,「走吧,莫亞。」

  「好,」莫亞走之前望向爵,「待會見!」

  「嗯。」爵微笑的目送他們離開後,換上了認真的表情,開門見山道:「王,我不娶瓊可公主。」

  閻皇瞇起眼,定定地望向神情認真的爵。「為了叫莫亞的那女孩?」

  「是。」

  「基本上,你跟瓊可的事,是庵跟我二哥訂下的婚約,要我用我的權力幫你也是可以,但是,這是你要的嗎?」庵是爵的父親,亦是血王的好友。

  爵勾起一抹深不可測的笑意,「我會靠自己得到父親的認同,現在只是告訴您一聲,我當然也非常清楚,就算我求王幫我說情……呵,請恕爵無禮,大膽揣測王會說的話,您八成會說:『那是你的事,自己解決!』吧?」

  閻皇冷笑,「哼,你真的很無禮。」

  「呵,所以我先道歉囉!」

  「如果你快被庵打死,我可以考慮救你。」閻皇淡淡的說。

  爵聞言,皮皮地對閻皇打躬作揖。「那屬下先謝了。」

  「哼。」閻皇不以為然的背向他,淡淡開口,「還等什麼?」

  「呵,遵命。」語畢,爵一刻也不容緩的霧化消失,他明白,血王的那句「還等什麼」的另一層含義就是:加油。

  他的父親──庵,是個非常獨裁且固執的貴族血族,不容許任何人違抗他的話,雖然外表看不出來,年紀也是他的好幾倍。不過,反正王已經答應會在他有個萬一時考慮救他,他就放手一搏吧!

 

 

  自從那天分開後,莫亞就沒有再見過爵。此時她人在皇家圖書館內,稀奇的是,她看的懂這裡的文字。翻閱著講述天烸各族文化的書,但她的思緒已經飄離,為什麼爵不來找她?為什麼她問爵在哪時,界總不正面回答她?

  「莫亞!」綠突然兩手撐在莫亞眼前的桌上,對她嚷道,讓她嚇了一大跳。

  這些時日的相處,已讓兩人成為好朋友,「哇,綠,妳嚇了我一跳!」

  「妳在發什麼呆啊?這一頁妳看很久了耶~~」

  「呃……」莫亞心虛的翻到下一頁。

  綠眨眨大眼,拖著下巴不解地看著莫亞,「妳在想什麼?」

  莫亞搔搔臉頰,顯得有點不好意思,「爵。」

  「喔~~我就知道!他都沒跟妳聯絡嗎?」

  莫亞抿嘴搖搖頭,「沒有,真奇怪,我問界他也都不跟我說。」

  「是喔,那我去幫妳問。」說完,綠在莫亞來不及反應之下,直接起身走人。

  好有行動力啊……莫亞看著綠的背影讚嘆道,連忙帶著書跟上。

  當兩人正準備出圖書館的門時,迎面撞上了來人。

  「對不起!」莫亞馬上道歉,下一刻,一對冷漠、不帶一絲溫度的雙眼,直直地對上了她。

  對方的五官刻畫的精緻分明,皮膚白晰,身著連身的宮廷式洋裝,一頭如洋娃娃般的亞麻色波浪長髮傾謝而下,讓人不難猜到她的身份,肯定非富即貴,且能出現在皇家圖書館中,應該是個公主什麼的。

  她對兩人輕蔑一笑,擺出高傲的姿態,「呵,哪來的兩隻鼠輩?」

  「妳又是誰啊?」綠因她的態度而感到不悅,微微蹙起眉心。

  「大膽,不准對瓊可公主無禮!」一旁的侍女吆喝道。

  綠淡淡的看向她,「那妳又是誰?」

  侍女被綠的眼神瞧得有些瑟縮,明明是沒見過的女性血族,卻令人感覺有種莫名的壓力。

  瓊可公主雙眼微瞇,沒想到眼前的女人居然完全不賣她面子,一股怒意湧上,但她這趟來是有目的的,暫且忍下,先把事情處理好再說。

  「妳們哪個是勾引爵的女人?」

  莫亞一聽到爵的名字,直接對上瓊可的眼,「爵怎麼了?」聽她說「勾引」,她和爵又是什麼關係?

  瓊可睨向她,「是妳嗎?」可惡,這兩個來路不明的女人居然都長得比她還要美,這讓瓊可心中的不滿越堆越高,既然找人的目的達成,連同剛才綠對她的無禮,她要一次算總帳!

  瓊可公主泛著殺意的金瞳一懍,突然二話不說地攻向綠及莫亞,莫亞在意會到敵意的那一瞬間,直接拉著綠閃過攻擊,瓊可見似乎只有莫亞有攻擊能力,便對身旁的侍女使了眼色,自己則攻向莫亞。

  莫亞雖不解她為何突然攻擊,但沒那麼多時間讓她去思考,便進入了戰鬥狀態,不容一絲疑慮地與瓊可你來我往地對打起來。

  這時一旁的侍女接收到瓊可方才的眼色,趁著莫亞跟瓊可在對打之際,突然指甲變長攻向落單的綠……

  「呃!」

  事情發生的很突然,一隻手毫不留情地穿過了她的胸口,森冷無情的嗓音在她耳邊響起,彷彿是地獄來的使者一般。

  「活膩了?嗯?竟然敢動她?」說完,侍女在下一刻被撕裂,化為灰燼。

  「界!」綠見到界,很高興地跑了過去,不過這還是打從她醒來到現在,第一次見到這個一向掛著溫柔神情的男人,沒了笑容,露出了方才那般懾人富滿殺意的表情。

  界聽到了她的叫喚,在轉向她的同時,原本寒著一張臉的他,換上了如同以往的溫柔笑顏。

  「沒事吧?」他輕柔的將綠摟向自己。

  「沒事啊,」說著指向瓊可公主,「她們忽然攻擊我們。」

  因為界的出現,瓊可跟莫亞都停下了動作,瓊可詫異的看著界對綠的舉動,她都不知道界有這樣的對象。

  「瓊可公主,您這是在做什麼?」界淡淡的看向她,語氣平穩中夾帶一絲不悅。

  「界哥,她是誰?」瓊可是在綠沉睡後才誕生的血族之女,所以並沒有看過綠的長相。

  「我的女人。」界直接脫口而出,原本沒有一絲情緒起伏的雙眸,流露出警告意味,「就算是您,要是傷害她的話,我也不會饒過。」

  「你!好無禮!」瓊可整個人氣到快七竅生煙,但眼下惹一向沒什麼脾氣的界生氣也沒好處,「哼,算了!」

  「妳為什麼要攻擊我?」莫亞問。

  瓊可冷笑道:「知道我是爵的什麼人嗎?」

  「什麼人?」

  「我是他的正牌未婚妻!」

  莫亞的心震了一下,馬上想起爵來這裡之前對她說過的話:

  「回到血族後,也許會發生什麼事,但請妳相信我。」

  「……所以?」莫亞讓自己的心情平穩些,堅定不移地望向瓊可,對,既然她說她要相信爵,那她一定會做到。

  這時瓊可總算注意到莫亞的雙眼亦是與自己無異的金眸,這讓她驚訝的瞪大眼,她可不記得血姬除了她及幾個姊妹外,還有其他人!

  「妳為什麼也有金瞳?」

  「請妳先回答我的問題。」金瞳什麼的現在根本不是首要問題,她想知道爵到底怎麼了,身上自然而然散發的氣勢,讓瓊可確定她的確也是皇室的人。

  她嘲諷一笑,「妳還真是什麼也不知道,爵為了妳要跟我解除婚約,反抗了庵叔叔,每天都被打的很慘,受了重傷卻還是一直去挑戰,」充滿慍意及妒意的眸子狠狠的瞪著莫亞,「妳到底是怎麼迷惑他的?如果不想再讓他受傷的話,就離開他!妳的存在只會害他受苦,還有破壞我們之間!」

  「喂,妳別自以為是說這些了!該怎麼做莫亞會自己做決定,」綠無視瓊可鐵青的臉說完,跟著望向界,「爵真的像她說的那樣受重傷了?」

  雖然已經答應爵不說了,但面對綠的問話,界不會說謊,微微頷首,「嗯。」

  莫亞深呼吸,胸口隱隱作痛。

  但她心痛的不是因為瓊可的話,也不是因為瓊可跟爵之間的關係,而是爵居然瞞著自己,獨自面對這一切,甚至還受了重傷,他怎麼這麼傻?

  她握緊拳頭,強忍住心中的不捨與難受,堅定地望向瓊可。

  「我對爵而言是怎樣的存在,我想並不是由妳來品頭論足,我相信他,這一切,我會找他問清楚。」說完,莫亞轉身欲離開,頓了頓,又回過頭,「謝謝妳告訴我爵現在的狀況。」語畢,緩緩走向綠和界。

  瓊可聞言愣住了,她幹嘛跟自己道謝?該死,這種莫名的敗北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她要對這來路不明的女人有種輸了的感覺?她,瓊可‧伊連恩,不可以輸,不可能會輸!

  「站住!妳要去哪?」

  莫亞的腳步停住,倏然回眸一笑道:「那還用問嗎?」

  「咦?」

  「當然是去找爵囉!」既然她已經知道了,她就不會讓他一個人面對,因為這不僅僅只是他一個人的事,而是他與她兩個人的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尹上秋末 的頭像
尹上秋末

尹上秋末&咪格爾

尹上秋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