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東部的宜蘭縣與花蓮縣交界處中,有一塊隱密的土地,上面座立著一棟佔地遼闊、形式雄偉的中式建築,在這個地方已經有了幾千年的歷史,因為有特殊地緣關係,成為了如桃花源般的存在,除了住在裡面、世代侍奉龍神的「亢龍一族」之外,外人皆無法來到此地。

 

  「誒,老婆,東瀰怎麼還沒來?」大殿上,所有人換上正裝,等待族長主持儀式,唯獨缺了兩個人。

 

  一位是家族裡年輕一輩中,靈力和法術排名第一的爾東藏。

 

  另一名則是爾東藏的妹妹,靈力和法術都很普通的爾東瀰。

 

  爾東藏對亢龍一族的使命沒興趣,主張自己的命運自己掌控,所以目前人在國外的跨國企業擔任高階主管。

 

  爾東瀰則是普通的大四生,明年即將畢業,現在和同班的好朋友一起租了層小公寓住外面。

 

  東瀰的媽媽尷尬的扯扯唇角。「我有叫她一定要在儀式開始前趕到的……」可惡,早知道應該要勒令她提前一天回家,然後再一起出發來本家的。

 

  坐在主位的族長,嚴肅著一張臉,眼神掃視過底下的所有人。

 

  那臉上的歲月痕跡,更替他增加了幾分威嚴。

 

  「人都到齊了嗎?那麼,現在開始……」族長的話還沒說完,便被外頭由遠而近的砰砰砰奔跑聲所打斷,而坐在一隅的夫妻,默默地低下頭,忍不住在心裡暗罵:有人像妳遲到還遲到的這麼高調的嗎?

 

  嘩的一聲,大殿的拉門被拉開,一名漾著僵硬傻笑的少女出現在眾人眼前。

 

  接受到所有人投射過來的視線,包括族長那張鐵青的臉,爾東瀰徹底囧了。

 

  「呃,那個……大家,不好意思我遲到了。」似乎有趕在儀式開始前,但是嚴格說起來還是遲到了!

 

  嗚嗚,爾東瀰都不禁想問問從未親眼見過,卻是亢龍一族精神信仰的龍神大人,她的人生是不是被詛咒了?

 

  「族長,各位,真對不起,小女她……」

 

  「行了,東瀰先就座,儀式要開始了。」族長打斷東瀰的爸爸的話沉聲道。

 

  「是!」

 

  祈求儀式是全族人一起向龍神祈求風調雨順的儀式,祈求完之後,族長還會帶領大家一起靜坐調息體內靈力,通常會花個一個時辰左右的時間,儀式結束後,族長還會去關心每個人的修行狀況,針對心法與術法給予指導。

 

  東瀰聽說,她的祖先曾受過龍神一族的恩惠,於是才組成代代侍奉龍神的亢龍一族,一代接著一代,永不間斷的修行,一方面能夠在暗中保護社會,另一方面則是為了等待龍神再現人間的那一刻,能夠奉獻自己的力量。

 

  「妳怎麼這麼晚才來?」媽媽壓低聲音問向坐到身邊的東瀰。「而且電話都不接,在搞什麼?」

 

  「這個嘛……」回想稍早前的際遇,這該怎麼向媽媽解釋?也不是三言兩語就能交代的。「等儀式結束後再跟妳們說吧!這整件事有點弔詭……」

 

  其實東瀰也很在意,在那之後到底怎麼樣了?她到底是在哪個環節昏了過去?

 

  那場戰鬥,有沒有造成什麼影響?

 

  「真是有夠丟臉的,竟然在這麼重要的日子遲到,東藏就算了,東瀰明明這麼沒用,卻還敢這樣,真不知道她的父母怎麼想喔……」

 

  「就是啊,不過也許人家父母沒怎麼想,妳也知道,上梁不正下梁歪。」

 

  東瀰思考到一半,便聽到周遭響起的耳語。那些親戚雖然有刻意壓低音量,但卻還是傳進了東瀰和東瀰爸媽的耳裡……東瀰咬緊下唇,握緊拳頭,尷尬地側過頭看向自家爸媽。

 

  「把氣吞下去,畢竟是妳錯在先。」東瀰的媽媽平靜的直視前方。

 

  「記住現在的不甘心,用來提醒以後的自己。」東瀰的爸爸接著說道。

 

  東瀰低下頭,深吸一口氣,輕輕地點了點頭。「嗯,我知道了,抱歉。」是她害爸媽被議論,而且這次的事不管怎麼說都是她理虧,就算心裡再不舒服也是要吞下去,就像爸爸說的一樣引以為戒。

 

  「東瀰。」

 

  「是?」東瀰看向突然叫自己名字的族長,不知怎麼著有個不好的預感。

 

  「儀式結束後,妳去打掃倉庫,記住,只能妳一個人打掃。」族長面無表情地說著,雙眼橫了東瀰一眼。「這是處罰。」

 

  「是,東瀰知道。」天啊~~倉庫誒,那該有多大啊?打掃完也天黑了吧?……不過,誰叫她遲到,怪不了別人,東瀰無奈地嘆了口氣,只能認了。

 

 

 

 

 

  儀式結束後,東瀰拿著清掃用具走到倉庫去。

 

  她站在偌大的倉庫門口往內看,裏頭堆放著各種卷軸,以及用盒子收納起、看上去感覺就是年代久遠的道具,分成好幾個架子擺放著。這裡面搞不好還有古董咧,得小心不要弄壞才行。

 

  其實……雖然她身為亢龍一族一員,但是她長這麼大還沒真的見過龍,龍神……真的存在嗎?亢龍一族傳到今日,其實抱著這樣疑問的人不只東瀰一個。但除了大哥完全不打算搭理族裡的事之外,大部分的人都還是依循著傳統走。

 

  畢竟,科學所無法解釋的法術,確實是存在的啊!

 

  而且,如果龍神不存在的話,那御龍術就無法使用了吧?想到這裡,東瀰的腦海中浮現了早上的那名謎樣的男子……不知道,還能不能再見他一面,她有好多問題想要問他。

 

  「好咧,開始吧!」不多想了,東瀰挽起袖子,準備開始打掃。

 

  「妳真的很丟臉耶!」

 

  爾東瀰循聲回過頭去,看到一名少年倚在門口,從那個痞樣和每次見面都染不同顏色頭髮的特徵看得出來,他就是她的堂弟──爾東化。

 

  爾東化和她同年,只小她幾個月,而且好死不死又跟她是同一所大學,但感情沒有好到會特別約出來見面就是了。再怎麼說,東瀰也沒興趣跟總是以損她糗她為樂的人吃飯,以免胃下垂。

 

  「東化,你怎麼在這裡啊?不去參加儀式後的修行嗎?」

 

  「那麼多人,不差我一個,倒是妳,我第一次看到有人遲到還遲到得這麼高調的耶!」爾東化走到爾東瀰旁邊,搭上她的肩。「好歹妳也是我堂姊,雖然靈力和法術都不強,不過拜託妳至少別做出遲到的這種丟臉事呀……」

 

  忍耐忍耐忍耐……爾東瀰妳要忍耐。

 

  「也是啦,遲到這種事總是不好的,下次我會注意。」東瀰僵著笑把東化的手拿掉。

 

  「哼嗯,」爾東化突然抓住東瀰的馬尾往後拉,俊臉湊近她的耳畔。「不要再裝乖寶寶了。」

 

  「痛!」東瀰皺起眉,一把火打從心裏燒了上來,如果只是無聊找碴的話,這也已經太過分了!「爾東化……你不要太過分了!」

 

  「終於生氣了吧?就叫妳不要裝乖寶寶。」爾東化揚著痞笑,很滿意自己惹怒東瀰的成果。

 

  這讓東瀰更怒了。「沒人跟你裝乖寶寶,還有,你已經大學四年級了,不要像小學生一樣幼稚。」為了迴避爾東化,東瀰邊說邊往倉庫深處走。「你快回去參加修行,我要打掃倉庫。」

 

  爾東化沒有照東瀰所想的那樣識趣離開,反而跟了上去。

 

  爾東瀰臉都綠了,這堂弟真的很愛找她麻煩,不管她的態度是軟是硬,他好像都不痛不癢似的,真令人頭痛。

 

  「嗯?這間房間是什麼?以前有這間房間嗎?」爾東化瞥到在架子與架子之間,有一到很隱密且不起眼的門,它就鑲在牆壁裡頭,上面還寫著「禁」字。「哼嗯,爾東化瞇起眼,正要往裏頭走時,被東瀰拉住。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幹嘛,上面都寫著禁了,就表示不可以進去。」

 

  「妳不好奇嗎?就看一眼。」爾東化說完,就直接邁向前去,試著將門推開。「竟然沒鎖,如果真的禁止進入,那應該會好好的鎖起來吧?」他邊說邊將門完全推開,接著便走了進去。

 

  「誒!你不想被族長罵吧?快出來!」某人當然完全沒聽她的話的意思,東瀰只好無奈地跟著進去拉人。

 

  一踏進房間往內走,兩人發現裡面布置得非常典雅,中間放著一張桌子,神奇的是,桌上竟然懸浮著一顆棒球般大小的透明珠子。

 

  「這是什麼?」爾東化好奇的繞著珠子看,甚至想用手去摸。

 

  「喂,不要亂……!」東瀰突然覺得胸口震了一下,身體開始發熱,頭腦還像耳鳴般地嗡嗡作響!於同時,東化正在看的珠子突然發出刺眼的強光,整棟房子頓時天搖地動了起來。

 

  「你們在做什麼?!」族長帶著一群人衝進來怒吼道,方才進行訓練到一半,頓時傳來禁區有人闖入的訊息,奇怪的是,這供奉龍珠的禁區,平常人是進不去的啊!

 

  沒想到才過來而已,竟然看見龍珠出現這種反常的現象!

 

  「族、族長大人?!」爾東化驚叫道,慘了,待會一定會受罰的!

 

  族長瞇起眼,立即雙手結印試圖想平息龍珠的騷動,卻看到那顆泛著強光的龍珠,竟然自己移動了?!

 

  接著,原本漾著強光的龍珠漸漸平息了下來,這才使眾人的視線恢復正常,稍微可以正常看到東西。

 

  「東瀰?」也跟著過來的東瀰爸爸看到東瀰雙眼無神的站挺在那,而龍珠,竟然就這樣眾目睽睽之下的沒入她的體內?!

 

  接著她的身體邊緣泛起微微的光之後,便身子一軟,昏了過去。

 

  「東瀰!」站在她身邊的爾東化下意識伸出雙手去接著她,這才發現東瀰的體溫高的嚇人!

 

  族長瞪大著雙眼,難道說,剛才發生的一切,是……

 

  「東化,快點,將東瀰抱到房間去讓她好好休息!」

 

  「怎麼回事啊,族長大人?」從來沒人見過族長大人這麼緊張的,也跟著過來的爾東化的姊姊──爾東茜疑惑的問道。

 

  「先別問這麼多,所有人去梳洗乾淨,換下修行服,換回正裝,在大殿集合,快去!」

 

  老天,沒想到在他擔任族長的這一代中,見證了這個傳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尹上秋末 的頭像
尹上秋末

尹上秋末&咪格爾

尹上秋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