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 火車上的邂逅不見得都是浪漫的

 

  火車輪胎匡啷匡啷的轉動著,窗外飄著綿綿細雨,再加上寒流來襲,使氣溫驟降了好幾度。種種因素加在一起,使得車廂裡的旅客,不由得進入夢鄉。

  這包括坐在靠窗位置的爾東瀰,早已不知道睡到幾重天去。

  「小姐,妳的手機在震動。」

  「嗯?」東瀰睡眼惺忪地看向輕搖自己的男人,疑惑了一下,她旁邊的位置什麼時候有坐人了呀?仔細一看,還是個長得很好看的男人。「好,謝謝……」她揉揉眼睛的拿起手機按下通話鍵。「喂?媽?喔……我的聲音,嗯,剛才在睡覺。」她邊說邊看了一下手錶的時間,「放心,我會趕在儀式開始前回去。」

  話說到一半,突然間「咚」的一聲,火車漸漸停了下來。

  「怎麼回事啊?」東瀰納悶道。

  沒多久,便聽到廣播器傳來車掌的聲音,他告訴大家車子出了點問題,可能需要點時間處理……東瀰一聽,臉都綠了,怎麼會這麼倒楣?本來時間都綽綽有餘的說!

  「呃……媽,火車必須暫停一下下……是,我知道,我也沒辦法,只希望能早點通行。嗯,好,拜拜。」結束通話後,爾東瀰長吁口氣,一臉無奈。

  「妳在趕時間嗎?」坐在東瀰身旁的男人,以溫和磁性的嗓音,問向此時心事溢於言表的東瀰。

  東瀰苦笑。「本來是不趕的,因為我有提前出發,可是現在……希望能早點恢復通車。」眼前的這個男人,給人感覺似風又似水,講話聲音好聽,語調適中,讓人原本有些浮躁的心,不自覺的平靜了下來,真是不可思議啊。

  「原來如此,希望能早點恢復正常。」對方溫溫的笑了笑後,便低下頭假寐,東瀰也不太好意思再繼續搭話下去了。

  她望著窗外的綿綿細雨放空,思緒開始飄遠。

  誰能想到一個看上去沒什麼特別,跟大家坐在同一車廂的路人甲女生,竟然是隱藏在社會中,擁有靈力與法術、代代相傳侍奉龍神一族的「亢龍一族」。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龍神祈求」日,分散在世界各地的亢龍一族各支部,都必須在這個日子回來參與儀式,是個有如過年一般非常熱鬧的日子。

  爾東瀰因為跟教授有約的關係,所以沒有提前一天回老家去跟父母一起回本家,而選擇自己前往。

  誰知道先是碰上班車誤點,然後現在又發生車子故障的事件,彷彿是老天爺在阻止她回本家去似的。

  突然間,外頭的天空變得一片漆黑,比原本飄著細雨的天空更為陰暗。太陽,就像是被什麼給遮蔽住一般……

  爾東瀰眉頭微微蹙了起來,怎麼有種奇怪的感覺。

  遠方的天空,在烏雲之間,逐漸凝聚成了一個身影。由一變二,由二變四,越變越多,不一會兒的時間便成黑鴉鴉的一片。

  那是什麼?!不像幽靈也不像小妖怪,隨著牠們越來越近,東瀰發現那是一群有著尖嘴與大肚腩,身上沒穿衣服,頭上頂著亂髮的怪異生物。牠們的背長著類似蝙蝠的翅膀,正往車廂過來。

  東瀰認出來了,她在書上看過,那是魘,是魔鬼的一種,專門製造假意外、以奪取人類的靈魂作為餌食。

  難道說,這突然的停頓,並不是偶然?

  想到這裡,東瀰臉色變得蒼白。

  每節車廂都載了不少乘客,如果真出了什麼事,那將會有多少生靈命喪於此?「……」東瀰直接從座位起身,默默地往門口走去。

  能救這裏所有人的,就只有我了──這是浮現在東瀰腦海中的唯一訊息。她很清楚,現在也沒時間去猶豫自己能不能辦得到了!

  東瀰來到車廂與車廂間的連結處,用力地將對外的門往左拉開,接著走了出去。

  從天空落下的細雨伴隨著風撲打在東瀰的身上、臉上,雨勢雖不及大雨滂沱,卻也足以讓人身上漸漸變得濕漉。然而東瀰現在無心去思考自己的模樣將變得多狼狽,而是全神貫注在將到來的事物上……

  「來了!」眼見魘朝這裡撲來,東瀰立即站定位置,雙手結印,嘴邊念出一連串的咒語!

  像是看出有人想多管閒事一般,魘的口中開始發出嘎嘎的怪異聲響,雙手在同時凝聚了一顆光球,朝這邊轟了過來!

  「哇!」糟糕,能量太大了,她抵擋不了!東瀰第一次在心中懊惱為什麼自己的靈力不如其他人強!

  要死了嗎?別說保護身後的乘客了,連她自己都自身難保,這不是很可笑嗎?!「可惡!」東瀰大吼出聲,雙手施展防護罩的法術,但範圍根本不足以能夠保護所有人!

  就在這時候,周遭忽然安靜了下來,就連剛才兩邊交手產生的強風也瞬間停了下來,這樣的情況,就好像時間突然靜止了一樣。

  東瀰注意到,在自己所製造的防護罩外緣,又多了一層更巨大的防護罩,其範圍之廣,足足包覆住了整排的列車。

  是誰?怎麼會有這麼大的靈力?難道這輛火車之中也有其他的亢龍一族?

  喀,喀,喀──

  身後傳來了走下車廂階梯的腳步聲,東瀰納悶的回過頭去。「你……」她看到剛才坐在她旁邊的那名美男子,嘴邊揚著一抹淺笑,慢條斯理地走下階梯後朝她走了過來。

  「妳這樣不行,太弱了。」

  「什麼?」東瀰表情呆愣了一下,這男人怎麼會突然這樣對她說?等等,除了有靈力的人以外,別人是看不到魘也看不見她所施展的法術的,但是他卻說了這樣的話。

  男人站到了東瀰身邊,側過頭對她微微笑。「再拖下去也挺麻煩的,我來幫妳吧。」他說著,瞳孔顏色突然變成藍色。

  「幫我?」他在說什麼?而且他的眼睛顏色突然變了,難道……這個巨大的防護罩是他做的?

  「收起妳起不了效果的印,改用御龍術。」對方直接命令道,無視東瀰的困惑。「會用嗎?」

  御龍術是一種要跟龍神借用力量的高級法術,但是因為東瀰的靈力不高,可以說是從來沒有成功過。「有學過,但是……」她不確定能不能成功。

  男子水一般的眼眸平靜地望著她,「不用擔心,結印吧。」平常他是不會管這種閒事的,今天,就當是有緣吧!

  在對方的雙眼注視下,東瀰不安的心情漸漸平靜下來。

  對啊,現在沒有時間猶豫了!眼前的魔鬼數量,確實不是她原本打算用的那種小法術能對付的了。

  雖然不知道會不會成功……豁出去吧!爾東瀰閉上雙眼,雙手換結另一種印,嘴邊開始唸起召喚咒語。

  這時,東瀰的身體邊緣開始漾起了藍色光暈,連她的髮色和瞳色也跟著變藍!

  竟然成功了!──東瀰在心裡訝異道,施術者的外觀跟著改變,就是借到龍之力的證明!

  「別緊張,順著感覺走,放輕鬆。」那名男子突然繞到東瀰身後,低沉的嗓音在東瀰的耳畔柔聲道,害東瀰的身體震了一下。

  這是什麼感覺?在他魅惑般的嗓音的引導下,東瀰明顯感覺到有股力量在她的體內流竄,像電流一般迅速遍布她的全身,所到之處酥酥麻麻的,使她感覺輕飄飄的,甚至有點舒服?

  「看來我的力量跟妳的身體挺契合的,」男人從後方摟上東瀰的腰,發現東瀰的額頭上浮現了漾著光的藍色圖騰,他知道是時候了。「運用妳感受到的那股力量,然後,」他緩緩舉起手,指向眼前的魘。「消滅牠們。」

  東瀰的雙眼一凜,周遭開始狂風大作,神奇的是,那夾帶著水氣的風,化作藍色旋風,集中到她的手中。

  就是現在,東瀰將那不停旋轉的藍色光球,直接用意念轟向那群成千上萬的魘,激起巨大的震波,使整個列車也被影響到強烈晃動!

  接下來發生什麼事,爾東瀰也已經沒有印象了。

  等到她清醒過來時,人已經坐在一輛計程車裡面。

  「喔?小姐,妳醒了呀?」司機大叔爽朗的從後照鏡對東瀰說道。

  「我……這是?我怎麼在這裡?」而且連應該已經被雨水打濕的衣服和頭髮也都是乾燥的狀態,難道剛才發生的一切只是一場夢?

  「妳的帥哥朋友抱妳上車的,哈哈,年輕真好啊!」

  「我的帥哥朋友?」

  「對啊,她抱妳上車後,給了我妳要去的目的地的地址,然後就走了。」司機大哥說。「不過那個年輕人也真奇怪,怎麼不陪妳到目的地後再走咧?真是不貼心。」

  東瀰懵了。「司、司機大哥,他跟你說的目的地是?」當她聽到司機報出的住址後,再次傻眼了。他……怎麼會知道?而且如果沒記錯的話,那時候他確實在她身後說了:「看來我的力量和妳的身體挺契合的……」

  難道,他的真實身分是?!

  「喂,小姐,妳沒事吧?臉色不好喔!」

  「我沒事,司機大哥,那個男生,有留下聯絡方式嗎?」

  「沒有耶……」司機大哥說著,表情立馬變得嚴肅。「發生什麼事了嗎?小姐。還是說那個年輕人是壞人?要不要協助妳報警?」

  知道司機大哥可能誤會了,東瀰立刻笑笑說。「不用了啦,沒事,我只是對人家不好意思而已。」

  「這樣哦,那就好。」

  司機先生送東瀰到達目的地之後,當她正準備付錢時,司機直接揮揮手。「不用了啦,那個年輕人直接塞了兩千元給我,還說多的不用找給我當小費咧!」司機頓了頓。「確定沒怎樣嗎?總覺得怪怪的說。」

  「嗯嗯,沒事,司機大哥,謝謝你唷!」東瀰笑笑地送走司機之後,面向眼前一望無際的平原,其實司機會覺得怪怪的也是正常的,就像現在,在外人看來這裡什麼都沒有,是個隱密又荒涼的地方。但是……

  東瀰東張西望,確定沒人之後,雙手結印,嘴邊唸出一串咒語。

  下一刻,眼前的景物開始扭曲,周遭泛起了濃霧。沒多久,從濃霧中出現了一道大門,以及向左右延伸、無法馬上看見盡頭的白色圍牆。門的正上方有塊匾額,上面以毛筆字寫著「亢龍」二字。

  爾東瀰對看門者喚道,大門隨即而開。

  火車上的神祕男子身分究竟為何這件事稍後再說吧!

  現在最重要的是,趕快去參加祈求儀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尹上秋末 的頭像
尹上秋末

尹上秋末&咪格爾

尹上秋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