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來攘往的城市某隅,一家吃到飽的燒烤店,此時在某個座位上,一名不顧他人眼光,頂著顆耀眼銀色長髮,在大熱天穿著長袍的小正太,正低頭優雅但快速的大啖烤好的肉,旁邊的盤子,就這樣一盤又一盤的疊了上去。

  「太好吃了!」遊那愉快的露出犬齒,拿起旁邊的紙巾擦嘴。「但我還沒吃飽,小豬,交給妳了。」

  洛渚恩抽蓄了一下嘴角,目露寒光地瞪向眼前所謂的姻緣神。「我說……遊那小弟弟,發音是『主』,不是『豬』。」沒想到她這位「貴客」的第一項使命,就是帶姻緣神來烤肉,這還真是嗚呼怪哉。

  「咳咳……妳叫我什麼?小弟弟?」遊那被嘴中的肉嗆到,綠眸瞥了在一旁掩嘴偷笑的右弦一眼。「你有事嗎?右弦?」

  「咳哼,呵呵,沒事。」這位洛小姐,還真是語出驚人死不休呀,他才想阻止遊那大人亂取綽號而已,沒想到她直接叫他「小弟弟」?哈哈,有趣。

  「哼,」遊那視線移回洛渚恩身上,稚氣可愛的臉蛋,寫著傲慢兩個字。「小豬,妳怎麼可以這樣對神明不敬?」

  「噓,遊那弟弟,不要在公共場合,這麼大聲的說自己是神明啦!神明可不會坐在燒烤店,變成小孩子的樣子吃烤肉,而且還讓美女幫你服務唷!」

  遊那感覺自己額上青筋在跳動,「我會變成小孩子,一方面是習慣,另一方面還不是為妳著想!」

  「啊?為我著想?」洛渚恩愣了一下,看向旁邊的右弦。「什麼意思呀?請翻譯。」

  「嗯……我也不清楚遊那大人的意思呢,」右弦抱歉地對渚恩笑了笑,「遊那大人,請您自己解釋吧。」

  「……票。」遊那小聲嘟嚷道。

  「啊?」右弦和洛渚恩異口同聲道,「你說什麼?」

  怒,這種時候這兩個傢伙那麼有默契要幹嘛?遊那不悅的鼓起臉,稚嫩的嗓音對洛渚恩嚷道:

  「兒童票啦!這點常識我還是知道的,兒童收費會比較便宜不是嗎?」

  「……」

  「……」

  三人同時靜默,連鄰座的客人也往這邊投來異樣的視線。

  洛渚恩垂下頭,開始抖動著肩膀,連右弦也別過頭去,微微顫抖著身子。

  「喂喂,你們兩個,就算知道自己有多愚昧,也不用哭啊?」遊那伸長小孩子體態的短手,拍了拍洛渚恩的頭。「幹嘛啦,不要哭啦,我又沒……」

  「噗哈哈哈哈哈哈……」洛渚恩再也忍不住了,捧著腹部放聲大笑。「哎唷,我的肚子啦,哈哈哈哈……」

  「什、什麼?」遊那拉拉身旁的右弦,一臉受驚嚇的表情指向坐在對面狂笑的洛渚恩。「喂,右弦,她是不是吃壞東西了?」發現身旁的右弦沒回應他,依舊抖動個不停,是怎樣啊這傢伙?「幹嘛啊?你很冷嗎?」

  「噗嗤!」被遊那一激,右弦也忍不住了。「呵呵呵呵……」

  黑線從遊那的額上掉下來,「……搞半天,你也在笑!」

  「呵呵呵……抱、抱歉,遊那大人,呵呵呵……」

  遊那的青筋跳動著,抱著胸,冷淡的看著狂笑的兩人,默默希望右弦和小豬會笑到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總算,兩人終於止住笑了,遊那一臉不悅的開口:

  「笑夠了?」

  媽咪呀!洛渚恩發現,她徹底被遊那給萌到了,撇開那張嘴不說,還真是可愛的孩子呢!讓她忍不住……想逾矩了。

  「……妳幹嘛?」遊那警戒的看向突然坐到自己旁邊,揚著怪異的笑容看著他的洛渚恩。

  「你好可愛唷,借我抱一下!」渚恩直接將遊那抱到自己的胸前,緊緊的擁住!她忍不住了啦,有夠可愛的,她拿可愛的人事物最沒輒了……軟綿綿又傲驕的要命,好古錐哪!

  「妳妳妳妳妳……」遊那失措的大叫,從臉頰旁傳來洛渚恩胸部的柔軟觸感,及女人的芳香……這女人也太沒神經了吧?

  洛渚恩的舉動,也讓右弦呆住了,僵著笑說道:「呃……小渚小姐,妳這樣,太不敬了……」

  「嗯?」洛渚恩邊揉著遊那的頭髮,邊看向右弦,頓了一下後,再看看被擠在自己胸前的遊那。「啊……」她尷尬的扯了扯唇角,緩緩放開。「不好意思喔,妳太可愛了,哈哈……」

  「還哈哈咧……」一重獲自由,遊那立刻坐離洛渚恩一段距離。「妳有沒有神經呀?」稚嫩的嗓音,不悅的抱怨道。「我是男人耶!」

  「噗!」洛渚恩忍不住又笑出來了,而且她發現,遊那的臉漲的好紅,原來他這麼純情呀!「哎唷,抱歉啦,因為你現在的樣子是小孩子啊,忍不住就……」她壓低聲音,「咳哼,放心,下次不會了。」

  「哼。」

  洛渚恩帶著愉快的心情,與遊那和右弦愉快地吃著烤肉。

  「我要離婚!」一個高亢激動的女音,從某個座位傳來,店內也在同一時間安靜了下來。

  渚恩很自然的往聲音來源望過去,看到一對年輕的夫妻。那名妻子站起來,生氣的將可樂潑向坐在對面的丈夫。

  「……妳先坐下來,冷靜一點。」丈夫看了旁人一眼後,伸手要拉坐在對面的妻子,卻被用力的甩開手。

  「不要用碰過那賤女人的髒手碰我!」妻子聲音依舊高亢尖銳。

  但這段對話,也讓旁人聽出了所以然,丈夫偷吃,然後妻子發飆要離婚。

  洛渚恩將視線移回來,不知道身為姻緣神的遊那,對這種事有什麼看法。

  「又是『魘』嗎?」遊那單手撐著下巴,連看也沒看一眼。嘴嚼著烤肉,淡淡的說出。

  「是的,遊那大人,是『魘』在作祟。」右弦溫溫的說道。

  「哼,算它倒楣,被我碰到。」遊那綠眼閃過一絲慍意,放下碗,緩緩起身。「喂,小豬。」

  ……是小渚,洛渚恩已經無力吐嘈了。「什麼?」

  「妳給我仔細的看那對夫妻,周遭是不是有什麼不尋常的地方。」遊那嘴邊揚起一抹狂妄的微笑,「看哪,在他們的肩頸處。」

  洛渚恩頓了一下,睜著眼,集中精神的往那對夫妻的方向看過去。就在這時候,已經有店裡的員工前去勸架了。

  凝神一看,真的有東西坐在他們的肩頸處!那是一隻長得很醜陋,全身沒穿衣服,身形大小只有巴掌大的怪異生物!它揚著一抹詭異的笑,嘴裡的牙齒是那樣的尖銳,讓渚恩很自然的往某種生物想去──妖怪。

  她記起來了,這個生物,洛渚恩並不是第一次見到。很久以前,在她吵架吵的很兇的父母身上也有見過……只是那時,她不敢說。

  「小豬。」

  「咦?」洛渚恩從過去的回憶中回到現實,額上不自覺的冒出冷汗。

  「讓妳見見什麼叫作神力吧,可別眨眼唷。」

  剎那間,渚恩發現周遭的時間突然靜止住了,能動的只有她,還有身邊的遊那和右弦,定睛一看,遊那不知何時變回了成人的大小。

  原本坐在夫妻肩上的兩隻魘,似乎也注意到了什麼,一回過頭,很明顯的嚇到了,驚恐的躍起身,尖銳的嗓音叫嚷著:

  「嘎!為什麼姻緣神會在烤肉店?」語畢,便轉身要逃。

  「右弦。」遊那低沉磁性的好聽嗓音,淡淡的喚道。

  「是。」右弦頷首,僅憑兩個字便可意會遊那的意思,他伸手一攤,掌心上空浮現一道橙色的光束,接著另一手的手指在空中一劃,那橙色的光束立即朝逃跑中的兩隻魘射了過去。

  「哇呀──」魘被橙色光束化作的繩索整個捆綁住,重重的從空中摔往地面,痛苦的吼叫掙扎著。

  下一刻,渚恩看到遊那對兩那隻名叫『魘』的妖怪,緩緩的舉起手,綠眸一閃,劍指憑空畫了道五芒星,「滅!」

  遊那簡潔有力的語音甫落,兩隻魘連哎都沒來的及哎一聲,便瞬間爆開,化為灰燼。

  「小豬。」

  「誒?!什麼?!」洛渚恩還在驚愕中,發現遊那不知何時湊近自己,俊臉就在她的正前方,勾著一抹壞壞的笑意。

  「嘴巴可以合上了。」遊那用手指挑了一下渚恩的下巴,幫她合上呈O字型的嘴。「真滑稽。」說完,便縮小變回正太樣,若無其事的坐回位置繼續吃肉。

  周遭的時間也在同時正常流動,而原本爭吵中的夫妻突然同時愣了一下,在互看了一眼之後,緩緩坐上位置,對旁邊的店員道歉,銳氣明顯沒剛才那麼重。

  「這是怎麼回事啊?」洛渚恩低聲問道,剛才越吵越嚴重的夫妻,現在竟然在冷靜交談,瀰漫在空間中的緊窒氣息,也舒緩了下來。

  「剛才妳看到的那隻生物,名為『魘』,」遊那拿起一旁的紙筆,邊解釋邊寫給渚恩看。「它們隱藏於人間的各個角落,喜歡蠱惑人心,擅於利用人類瞬間產生的陰暗面,製造事端,有很多怨偶到最後離婚,就是因為它們在作祟。」

  「近年來人們不是閃電結婚又閃電離婚嗎?會造成這種亂象,魘的作祟也是原因之一,一方面,也是因為現代人的心越來越不堅定,所以容易被魘附身。」右弦補充說明,表情很無奈。「也因為這樣,讓姻緣神常常做白工。」

  「是這樣啊……」洛渚恩愣愣的聽著,接過遊那剛寫給自己看的字。上「厭」下「鬼」,念作「眼」,這字的構成……可以解讀成看到就討厭的討厭鬼嗎?沒想到現代人婚姻來得快去得也快,其背後還有這個因素呀?「那……剛才附身在那對夫妻身上的『魘』被除去之後,他們的婚姻就不會有問題了嗎?」

  「不一定,雖然魘是影響他們婚姻的主因之一,但最根本的因素,還是來自於他們的心。這樣解釋好了,比如說這個人的心起了出軌的念頭,但多半只是一時的想法,對伴侶的愛,還是勝過外在的誘惑。可是如果這瞬間所產生的遐思,被魘補捉到了,它們就會去引導這個人做出更多脫序的行為……」右弦解釋道。

  這樣聽起來,姻緣神所要應付的麻煩還蠻多的,還一直做白工,參拜的人也變少了,難怪……洛渚恩看向正大快朵頤中的某姻緣神,忍不住同情的搖了搖頭。

  難怪姻緣神淪落到只能吃泡麵呀……

  遊那抬起頭瞥了洛渚恩憐憫的眼神一眼,可愛的小臉全皺在一塊,「喂喂喂,小豬,妳是不是在想什麼沒禮貌的?」

  嘖嘖,一同情起來,連他那張沒禮貌的小嘴,也覺得可愛了呢。「沒什麼啦,來,你多吃點,這個梅花肉很好吃的喔!」洛渚恩將烤好的肉夾進遊那的碗裡,啊,不能忘了他的助手,人家也是跟遊那一起吃苦的呢。「來,右弦,你也多吃點。」

  右弦失笑的看著自己碗裡的肉,伸出手溫柔的揉揉洛渚恩的頭,像對自己妹妹那樣。「謝謝妳,洛小姐。」

  面對右弦親暱的舉動,洛渚恩愣了一下,眸子瞅向衝著自己溫柔微笑的男人。「嗯……你都習慣這樣子揉別人的頭呀?」

  「啊……抱歉,因為洛小姐就像小妹妹一樣可愛,所以不自覺就……」右弦一臉抱歉的對渚恩笑了笑。

  「喔,不會啦,哈哈哈……」糟糕,一時不知道要講什麼,洛渚恩只能哈哈的乾笑,好尷尬呀!

  遊那看看洛渚恩,看看右弦,嘴巴嚼著肉。「你們在尷尬什麼?」

  「……」

  「……」

  兩人無言的看向某正太,這時候不用講得這麼明白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尹上秋末 的頭像
尹上秋末

尹上秋末&咪格爾

尹上秋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