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真相

 

  回到血族的王居,界領著兩人到達之前綠所沉睡的地方──煥生閣,這裡的磁場,擁有延續族人生命的作用,所以當時綠才會被安置在這。除了本身的磁場之外,之前碎裂的血之玉,也扮演著很大的功用。

  「嘖,血留的太多了。」庵蹙眉道,看著兒子漸漸失去血色,讓他這個硬漢也不由得焦燥了起來。

  瞥見走近的莫亞,庵冷哼了一聲,「怎麼,妳是來找死的嗎?」

  「對不起,我……」莫亞早有心理準備會被庵冷言對待,在得到他的認同前,已經被仇視了,但她仍鼓起勇氣道:「請問,有沒有什麼是我能做的?」

  「哼,妳讓爵留了這麼多的血,還他一些應該不為過吧?」

  莫亞一聽,趕忙點頭,「是的!那我要怎麼做?」

  「像這樣。」庵直接用指甲劃破手腕,讓血流出來滴在爵的傷口上,「人類失血過多會死,何況是以血為生的血族,他大量失血,現在需要大量的血讓他補充。」

  莫亞直接照做,將自己的血流在爵胸前的傷口上,當傷口一癒合,莫亞又再度劃破,不斷地重覆著這樣的動作,完全無視傷口產生的痛楚。

  看庵皺眉的樣子,莫亞不安的問道:「是不是血不夠?」

  「妳認為呢?血族可是比人類更需要血!妳卻讓他流了這麼多的血?那麼容易喪失理智,妳真的愛爵嗎?」庵不留情面的批判著莫亞對爵的感情,即使心中有一點因為莫亞傷自己救爵,而小小的認同。

  「……」莫亞不反駁,因為他認為庵說的是事實,她怎麼能連爵都不認得,甚至還傷了他,她無論如何也無法原諒自己。

  一旁的綠舉起手,正準備加入幫忙行列,就被界抓住,「不行,我不能讓妳受傷,光想像都不行,還是我來吧……」說完,便直接跟著弄傷自己,用自己的血流在爵的傷口上,「爵,你快點醒,這份人情你可是要還我的。」

  綠不管界的阻止,也劃破自己讓血滴在爵的傷口上,「難道你認為我就可以不在乎你受傷嗎?」

  看著界和綠互相著想,莫亞的心更酸了,她跟爵也是不願意見到對方受傷的關係,然而卻……

  甩甩頭,如今一直怪自己也於事無補,還是把握時間救爵要緊!

不惜……任何代價!

  「現在煥生閣的磁場雖然能暫時穩定住爵的生命力,但是他的血還是不夠,不過也不能拿庫存的血來救他……」界說。

  「為什麼?」仔細想想血族應該多的是庫存的血,難道不能拿來輸血?

  庵淡淡的看向她,「要使用活人的血,就是最新鮮的。」他殘酷的笑了一下,「妳願意為了爵,去抓人類過來,放血給爵嗎?即使妳曾經為人類,也願意做這樣的事嗎?」

莫亞頓了一下,眼神一凜,眼底充滿著果決之意,「需要多少?」

  庵說:「至少還要十個人。」

  莫亞一聽,直接霧化離開,一瞬間到了離血族最近的城。

  她出現在路人的面前,用魅惑使人感到迷惑,跟著帶著他飛上天空,用最快的速度,飛回王城。

  一到煥生閣,便將那人帶爵的面前,即使手有點顫抖,但還是使用物化成刃的指甲,將他的動脈劃破,血就這樣噴了出來,滴在爵的傷口上。

  那是多麼怵目驚心的畫面,她在傷害人類,但即使心裡不舒服,她也知道現在誰對他來說才是重要的。為了爵,即使讓她成了惡魔,她都不在乎,她只要爵好起來!

  「莫亞,血再流下去,那個人會死的,我想,爵也不希望妳為了他勉強自己殺人。」界好心提醒。

  莫亞面無表情地,舔了那人的傷口,使他的傷口瞬間癒合,接著將他先安置在旁邊後,再去找下一個人。

  這時,饗夜出現了,他擋住莫亞的路,「這樣來回要花上多少時間?」

  莫亞愣愣的看著饗夜,「你是?」

  饗夜看了莫亞和綠一眼,努力開口道:「我是妳們的父親,饗夜。」

  莫亞和綠都驚訝的瞪大眼,原來莫亞和綠姊妹?!

  雖然有很多話想跟爸爸說,但是莫亞必須先以爵的事為主。

  她有點彆扭地說道:「爸……爸爸,我不知道,但霧化不能帶人,我只能這樣做。」

  饗夜嘆了口氣,「真是傻女兒,」看向庵,「你也想要爵快點醒過來,何不幫幫她?」說完直接開了個時空裂縫,「走吧。」

  莫亞走了進去,一出去就是城鎮,她感激的看向饗夜。「謝謝你。」

  饗夜對她笑了笑,「去吧,我在這邊等妳。」

  莫亞直接飛向城鎮,快速的閃身到每個人身邊,魅惑之後帶回裂縫,一次就帶回了三、四人,她一邊掉著淚,一邊割著這些人的動脈,她知道她也在傷害別人所珍惜的人,但她必須這麼做,眼見著爵依然沒有清醒,莫亞急了,直接在自己脖子上的動脈劃上一痕,這邊的血,流的一定比手腕的快,這是她所想的。

  「莫亞!」綠被她的行為嚇了一跳,自己早在剛才就跟界同時停止了供血的動作,因為他們不願彼此流過多的血,只好妥協彼此都停止。

  只有莫亞,從剛剛到現在,不斷地供應著爵所需的血;她一共帶回來了十二位人類,放過血後,她沒有殺了她們,傷口癒合後,就讓饗夜幫她帶回原來的地方了。

  她泣不成聲地說,「爵,我拜託你醒醒,我會很乖很乖,不會再亂來了,也不再衝動了,我會戰勝我心裡的她,不要……」她抽泣著,「不要讓我失去你。」

  界明白莫亞的感受,當年綠出事時,他也痛徹心扉,倘若還是因自己而傷,他一定會生不如死!

  他問向庵,「庵叔叔,血之玉,已經沒有了嗎?」

  「有的話早就用了,血之玉不是隨時都有,也不知道是怎樣造出來的,最後一個,已經在上次救綠時用上了。」結局是,綠醒了,但血之玉碎了。

  「莫亞,血再流下去,妳也會出事。」饗夜擔憂的說道。

  綠也跟著說,「是啊,如果爵醒了,妳卻出事了,這不就一點意義也沒有?」

  但莫亞聽不進去,眼神空洞地流著淚,將命豁出去的加深自己將癒合的動脈傷口,空氣瀰漫著濃濃的血腥味,以及莫亞不要命的付出與決心。

  如果沒有爵,她活著也沒意義。

  突然間,一陣紅光從血泊中的正上方散發出來,接著凝聚成形……

  庵訝異道:「是血之玉?這是怎麼回事?」

  就在這時候,閻皇回來了。

  他走過去,用手接過散發紅光的血之玉,看了莫亞一眼,「血之玉居然出現了,看來妳是真的可以為他死。」

  因為失血過多,莫亞的意識也逐漸模糊,就在她昏迷的前一刻,對閻皇說:「請你……救爵……」一說完,便直接昏了過去。

饗夜接住往後倒的莫亞,將她抱起,「就交給血王吧!」說著望向閻皇,「拜託你了。」

  看了眼走出去的饗夜、莫亞、綠和界四人,閻皇看向庵,「等等有話跟你說,先救人吧!沒想到,血之玉會再度出現……」他頓了頓,「不過,即使救回來,似乎會有副作用,要有心理準備。」

  「沒差,先救這小子吧!」

 

 

  莫亞幽幽轉醒,一看到身旁的綠,緊張的抓住她,「爵怎麼樣了?」

  「妳別擔心,他還沒有醒,血王叔叔正在救他,使用血之玉的力量。」綠握著莫亞的手安撫道。

  「嗯,妳別擔心。」界也幫著說,但是心中總有些不安,因為綠也是靠著血之玉救活的,但是,卻忘記了所有的事情。

  爵會不會也……

  「綠還有莫亞,該來談談……我們的事了。」饗夜有些彆扭的走了過來,年輕俊美的外貌,搭配著有些不好意思的神情,讓莫亞覺得,這麼漂亮的人,竟會是自己的親生父親。

  「對了,你是說,你是我和莫亞的爸爸,所以我跟莫亞是姊妹?」綠問道。

  「是。」

  「你為什麼會離開我們呢?」

  饗夜嘆了口氣,「我想妳們都有感覺到,在妳們的內心深處,似乎有另外一個自己,不受控制,嗜殺又殘暴。」

  綠和莫亞沉默,界直接回答:「但我印象中,綠在從前,並沒有引發出這樣的人格,這是為什麼?」

  「那是因為,事情發生後,我在走前,為了以防萬一,用魅惑的方式,替綠下了暗示抑制住她體內屬於我的那份血脈,使她能不被血所操控,但是,我覺得我在她的身邊,可能會因為血緣互應的關係,不知道哪一天又讓她心中的惡魔被引出。」說著,他苦笑了一下,「但我錯了,該來的時候,擋也擋不掉,」饗夜看向莫亞,「至於莫亞為什麼比較容易失控,我想,是因為莫亞有一半是人類的關係吧?」

  莫亞沉默了一下,「我不在爵的身邊,不在任何人的身邊,是不是比較好?」一想到有可能再像這次一樣,管不住另一個性格,傷害了自己心愛的人,就令她感到心裡一陣酸楚和痛苦。

  這女兒的想法跟自己是一樣的,然而今天他所處的角度不同,才知道,當時自己有這樣的想法,自己的家人與朋友,心裡是什麼感受。

  他苦笑道:「呵,這就是為什麼我會離開的原因,但我現在知道了,如果真的是那樣了,反而更傷害了妳所關心的、所愛的人。」

  「爸爸說的對,」綠回答道,「笨莫亞,妳怎麼可以有這種想法,我雖然也很擔心自己要是另一面暴走了,你們大家跟著受傷害怎麼辦?但是,逃離你們、逃離大家,絕對不是一個好做法,而是要想辦法克服才是。既然妳可以因爵而回過神來,爸爸可以在我們遇到黑主的時候阻止我們,就代表著,一定有某個環節能夠控制我們狂暴的那個血。」

  饗夜忍不住摸摸綠的頭,「不愧是小綠,妳比我當年還要聰明,還要堅強。坦白說,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阻止妳們的,當下的反應,就那麼做了,我甚至在那個時候還不知道妳們是我的女兒。」

  莫亞點點頭,燦然一笑道:「你們說的對,我不該有這種悲觀逃避的想法,今天立場若是顛倒,我肯定也不會願意你們這樣。」但想到爵的事,莫亞再度浮上愁容。

  界見了,知道莫亞是在想爵的事,決定還是跟她說清楚,因為她早晚會知道的。「莫亞,爵的事……妳要有心理準備。」

  莫亞一聽,臉色瞬間刷白,「什麼意思?」

  「如果血之玉救活他了,等他醒過來,或許會像綠一樣,忘了所有的事,包括妳。」就像重生一樣,忘記之前的一切種種。

  莫亞怔了怔,嘆了口氣,「如果真是這樣,就當作是,對我的懲罰吧,回憶,就再創造吧!」但是爵如果忘了自己,自己有辦法再一次的讓他愛上自己嗎?

  不想再多做休息,莫亞便急著去看爵的狀況。

  到了煥生閣,看到爵靜靜的躺在那,身體籠罩著紅光,身上的傷也好了,聽界說,爵不幸中的大幸,所受的傷,沒有綠當年的重,所以應該不會像綠一樣沉睡這麼久。

  「妳醒了,莫亞,過來這,我有話要跟妳說。」閻皇道。

  「首先,是假扮莫亞、並且連續殺了好幾國城主與貴族的血族,根據她被莫亞殺了灰化之後,留在地上的衣服與信物,證明就是瓊可……也就是我二哥的女兒。」他說著,嚴肅地望向莫亞,「不管是什麼理由,妳殺了同是皇室的公主,有些後果,不是簡單可以推的掉的。」

  莫亞垂下眼簾,「我明白。」

  「瓊可十之八九是為了爵,所以才想害妳,但她這麼做,不僅害到妳,還連累到血族的名聲,真是愚蠢至極!」

  庵接著說,「真是蠢,挑撥是成功了,但她沒想到的是,本尊居然就在附近,而且還被愛覺城城主目擊一切。」

  「愛覺城城主?」

  「就是夏路,那個城主雖然是以老態出來做證的,但是,從他看到我的神情我就知道,他八成是某個血族變成的『初』,從人變成血族的例子。他似乎跟妳說過話,見到妳從平凡樣貌轉變為真面目,然後衝上去阻止的瞬間,另外,血族獵人那邊,也有一名叫馮律的獵人為妳作證,他說了妳在丼界發生的事情,當時他也在場。」庵說著,對莫亞笑了笑,「沒想到妳運氣和人緣挺好的,要不然這次的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還有就是……妳救了雪狼王的女兒是嗎?」

  莫亞點點頭,「很抱歉,我沒借到雪狼王大人的寶物,雖然我這樣很無禮,但我還是希望能夠得到您的認同,我不會放棄爵的。」莫亞直視著庵,語氣平靜而篤定。

  「哼,誰說妳沒要到的?雪狼族是最重視家族的種族,妳救了她的女兒,等同於救了她的寶物,她一開始要妳去找琦紗公主,就是這個原因,再加上瓊可也已經死了,我沒理由再反對你們。」庵說道,「但我得提醒妳,第一,爵就算醒來了,可能也不記得妳了,第二,妳殺了瓊可,等那個溺愛女兒的二殿下回來,不會輕易放過妳,妳得有心理準備。」

  莫亞點點頭,「好,謝謝。」莫亞感動的看著庵,她知道他已經承認自己了;等爵醒了之後,她有可能要面對爵忘了自己的事,以及一個失去女兒父親的憤怒,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自從十八歲過後,許多事發生的太突然,逼著她要去面對,排山倒海的壓力過來,讓她頭昏腦漲的,幾乎快喘不過氣,但她知道她要堅強,要堅強……

  腦中浮現了爵溫柔的表情,但他有可能會忘了自己,一種孤寂感湧上,讓她的鼻頭微酸。

  她終究只是十八歲的少女,她認為自己能有多大能耐?

  突然間,綠抱住了自己,摸摸自己的頭,「沒關係,我們一起面對,姊姊陪妳。」

  聞言,莫亞忍不住了,所有的情緒同時湧上,讓她眼中的淚水絕堤,淚水如掉了線的珍珠一般落個不停。她抱緊綠,「謝謝……」

  饗夜也摸摸莫亞的頭,對她微笑,雖然什麼也沒說,但這樣的舉動,便讓沒有父愛感受過的莫亞,打從心中感受到溫暖。

  血族,這裡是她的家,這些人,是她的家人。

  「哼,謝什麼,我告訴妳,要不是知道妳有能為爵死的心,我才不會輕易認同妳。」

  閻皇說:「血之玉本身就很少見,因為血族是個自我中心的種族,很少能有為他人死的心與行動出現,之前綠所使用的那一顆,是很久以前留下來的,所以,」他看向庵,「你該高興爵遇到了個真心愛他的女人。」

  「嘖,我知道啦。」

  閻皇接著對饗夜說:「饗夜,你就留下來吧,在我身邊,替我分擔些族裡的事,也可以跟你兩個女兒培養你們錯過的時光。」

  庵聽了,忍不住笑出來:「天哪,你什麼時候變得那麼愛講感性的話啊?跟你實在太不搭了,哈哈……」笑的很開心的庵,在接收到閻皇冷冷的視線後,就馬上知趣的閉上嘴了。

  閻皇冷哼了一聲,再次看向饗夜,「你決定的如何?該不會連我都開口了,你還是打算拒絕我吧?弟弟。」

  饗夜笑了,「我知道了,如果我發狂的時候,只好拜託你阻止我了,四哥。」

  「放心吧,這次不止你一個人,連同綠跟莫亞,有三個人有這種問題,就像綠說的一樣,我們得去研究出抑制狂暴因子的辦法。」

  就在眾人認同點頭之際,紅光逐漸變淡,這讓所有人往爵的方向看過去,莫亞更是緊張的湊向前去。

  爵的睫毛輕顫了一下,緩緩睜開眼,與莫亞對上了視線。

  莫亞心跳的非常快,緊張不已,爵一開口,是會叫自己的名字,還是?

  「爵,你要不要緊?有沒有哪裡不舒服」莫亞怯怯的問。

  他深深地看著她,兩人凝望了彼此半晌,就在庵不耐煩想罵人的同時,爵對莫亞笑了。

  「我覺得妳很熟悉,但是……妳是誰?」

  話一出,莫亞的心迅速往下沉,即使有心理準備,但如今面對時的痛,還是令她難受萬分。

  「我……」她怔住了,她沒辦法像界一樣坦然的自我介紹,豆大般的淚珠在眼眶裡凝聚,原來,她還不夠堅強。

  於是,莫亞直接留下一聚:「對不起。」跟著便霧化消失在眾人面前。

  爵看到這樣的莫亞,尤其是那副泫然欲泣的表情,雖然他不認得她,但內心深處卻著實感覺到酸澀的痛楚,是一種不捨的心疼。

  「嘖,還真的像綠一樣失憶了,你這小子該不會連自己是誰也忘了吧?」

  爵扯了扯嘴角,「說真的,我還真的忘了,可以請這位大哥告訴我嗎?」

  「界,你告訴他吧。」說完,庵也霧化離開。

  看來,爵的失憶,多少也是有些影響到庵的,聽到兒子叫自己「大哥」,心情還真是複雜。

  綠對界說:「我去找莫亞,爵這邊就交給你了。」

  「不,沒關係,我重點跟他說完後,再陪妳去找。」經過之前的事,界已經不願再讓綠落單,這也算是一種陰霾吧……

  「我去吧,他這邊交給你們。」饗夜說完,走出煥生閣後,張開翅膀飛上天空,找人,還是用這個方式快一些,估計莫亞應該還在皇城內。

  「那個女孩,叫作莫亞嗎?」爵的腦海裡,不斷地出現她快哭的表情,心裡不知怎麼一直掛念著。

  「你很在乎她?你不是不記得她嗎?」界問。

  爵聳聳肩,「我是不記得,但是就是會在意,所以可以請你直接告訴我嗎?所有的一切。」

  果然,即使因為血之玉而喪失記憶,爵的性格依舊沒變,也足以見到莫亞對爵的重要性,讓他就算不記得,還是對她有一份執著。

  「你叫爵‧沃克爾,是血族,就是以吸食血為生的種族。因為受重傷差點掛掉,被血之玉救了回來,但也因此不記得以前所有的事,」說到這,界不禁摟緊綠,因為綠也是這樣,「剛才的女孩叫莫亞,是你的……」界頓了頓,「關係的話,要由你自己去確認。」

  「為何不直說?」爵問道。

  「關係如果被說死,不就沒意義了?所以還是由你自己去確認。」

  「呵,有道理,那你呢?你是誰?」再看向旁邊那位一臉冷竣,讓他不知怎麼有些敬畏的男子,「這位又是?」

  「他是血王,血族裡擁崇高地位的存在,我叫界‧拉爾斯,是你朋友,這女孩叫綠,是我的女人。」

  「怎麼你們對我的關係,你好像就可以很直接,沒有關係被說死的疑慮嗎?」他失笑道。

  「因為不一樣,至於你身為血族該有的技能,我相信你還是有所謂的本能的,戰鬥方面的技巧,等你好一點以後,再請庵叔叔訓練你,」他輕笑,「你要有心理準備,就是剛才那位你喊大哥的人,他是你父親,訓練非常嚴格。」

  「他是我爸?」

  「對,好了你先休息吧,」界摸摸綠的頭,「我知道妳很擔心莫亞,我們這就去找她。」

  「欸,我也去,我感覺好多了。」爵說完便準備下床。

  「慢著,」閻皇叫住爵,看向界,「你們先去,爵我有話跟他說。」

  「那我們先走了,爵,找到莫亞後,我們會再來找你。」界對閻皇點頭致意後,便帶著綠離開。

 

  ◎

 

  饗夜在血族上空盤旋了會兒,順便看看這個他離開了數百年的地方,而他的存在,也依舊引人注意,地面上的血族族民們,不時抬頭張望這位擁有神聖外貌的血族,從他身上的氣質可以知道,他是個皇族,所以沒有人敢冒然上前去搭話。

  凝神旁聽,憑著血族天生的耳力與視力,饗夜找到了莫亞。

  莫亞坐在崖邊,雙手抱膝,將臉埋在腿中,感覺上像是哭過。饗夜落在她身邊,在她身旁坐下。

  感覺到人的莫亞緩緩抬起頭,見到是饗夜,愣了一下,「爸爸?」

  「妳沒事吧?」饗夜輕聲說道,伸手摸摸她的頭。

  原本冷靜停止哭泣的莫亞,再度因饗夜帶給的溫暖而落淚,隨即又連忙抹去淚水,「我……沒事。」

  「呵,明明有事。」饗夜嘆了口氣,這女兒還真習慣於忍耐,「爵不記得所有的事,也忘了妳,這都是妳已經有心理準備的事,對嗎?」

  莫亞點點頭,「對。」

  「但一定還是會難過,」見她點頭,他輕笑道:「我瞭解,但我們還是得面對。我想,我們可以去找血之玉的傳說,看有沒有辦法,讓爵和綠恢復記憶。」

  「會有辦法嗎?或者,像界說的,回憶再創造就可以了?」

  「回憶的確可以再創造,這是很好的正面想法,但是心裡上,卻不是那麼容易看開對嗎?別活在過去,但也沒必要否定過去,我覺得,還是把握當下吧!」

  見莫亞沉默思考,饗夜又繼續說:「人沒有那麼堅強,就連我,當初也是選擇逃離這裡,用自認為好的方式,來避免傷害。所以,妳今天只是個孩子,怎麼能要求妳太堅強呢?軟弱沒有關係,但是,軟弱過後,我們都要面對,對嗎?」

  莫亞笑著點點頭,「對,我會去面對忘了我的爵的,不管怎樣,他就是他。」

  「是啊。」饗夜嘆了口氣,「妳知道嗎?那個讓我們喪失理智的血,在過去,讓爸爸親手殺死了愛我的父親、兄弟、還有綠的媽媽,讓綠從小就沒了媽媽,還好四哥他們都疼她。因為這樣,我選擇離開,逃避了很久之後,當時喜歡上了妳的母親,後來她知道我是什麼後,」他笑了笑,「整個人都變了。」

  莫亞知道爸爸受的委屈,因為她是親耳聽媽媽在自己面前喊他怪物。原來爸爸有那樣的過去,卻又被媽媽那樣的傷害,難怪爸爸心中會有陰影,那種感覺,就像自己剛才一樣,一時間,覺得是不是自己不在比較好。

  「我走的時候,不知道有妳,被害怕我的媽媽帶大,其實妳應該也沒有過的很好。」饗夜輕輕抱了抱莫亞,「妳放心,我不再逃避了,沒想到同樣的事情,最終還是在妳身上看到。從現在開始,我會陪在妳跟綠的身邊的。」

  莫亞好感動,一直以來,她都沒有好好的感受過所謂的親情,但是跟綠的投緣,饗夜的溫柔,原來這就是所謂的親情,是那樣的美好。

  「說定了喔,」找到莫亞的綠和界,也落在兩人旁邊,「那爹地,你不可以再自己走掉了,還有莫亞,我們都要在一起,妳這個笨妹妹。」

  莫亞含淚點頭,「嗯。」

  「爵什麼都不記得了,但他還是有問起妳,我想,在他心中,妳還是一直存在著,只是他現在想不起來而已。」綠說。

  界接著說道:「對,他問起妳跟他的關係,但我要他自己去確認,我想,妳就相信妳跟他的感情吧,重新來過,」界深深地看著綠,「就像我跟綠一樣,在我心裡,綠就是綠,是我最愛的女人。」

  綠不好意思的搔搔臉,「好啦,我也愛你。不過你就在我爹地的面前,跟我大告白呀?」

  「咳哼……」饗夜配合的佯裝輕喉嚨聲。

  「饗夜叔叔,我對綠是認真的。」

  「我知道,謝謝你替我照顧綠,不過我還是會好好觀察,就像爵也一樣,看到底能不能放心把莫亞和綠,交給你們兩個。」

  「您一定會放心的。」

  「是嗎?那我等著看。」

  眾人都笑了,天空的顏色從鵝黃色轉變為紫色,饗夜、界、綠,三人同時笑著望向莫亞,綠對她伸出手,「回去吧!」

  莫亞也笑了,她覺得自己很幸福,心中暖暖的,為了這些關心自己的人,她一定要變得更堅強。

  「好。」

  哭過後,脆弱後,接著就是面對並勇往直前,變得更加茁壯與堅強。

  加油吧,尚莫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尹上秋末 的頭像
尹上秋末

尹上秋末&咪格爾

尹上秋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