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雪狼族

 

  「寶物?跟雪狼王借寶物?借什麼寶物?」饗夜納悶道,他這個女兒,為什麼對雪狼王的寶物有興趣?照道理說應該沒什麼理由啊?

  「呃,我也不知道對雪狼王來說,他的寶物是什麼,但是,我還是想問問。」

  「……妳不怕嗎?雪狼王。」

  莫亞聳聳肩,無謂地笑了,「說不害怕是假的,但是,不管如何,總還是要試試。」

  饗夜淡淡地看著莫亞,忍不住伸手摸摸她的頭,「那妳加油吧,我能幫妳的,只有引薦雪狼王,剩下就要看妳自己了。」

  莫亞愣了一下,不知為何,總感覺對這名男人有一種親切感,但他卻的確是個陌生人。

  「你認識雪狼王啊?」

  「是啊,這次來就是要參加他女兒的婚禮。」沅回答道,心想饗夜該不會是不自覺對她多關心起來了吧?呵呵。

  真幸運!本來還在想要怎麼見到雪狼王呢!「太好了,謝謝你。」

  就在這個時候,幾個人影霧化出現,即為爵等人。

  看到沅,界和爵都愣了一下,這個男人不是那天跟饗夜在一起的人嗎?那另一個人則是……

  望過去,看到了一個樣貌平庸的人,他是……饗夜?看來他們父女倆一樣愛低調。

  沅知道他們有認出自己,於是便在莫亞身後對他們搖搖頭,示意他們別說,因為那日饗夜有報出他的名字,想也知道他們一定會去查饗夜是誰,既然饗夜還無意與他們相認,索性先隱瞞吧!

  爵和界接收到沅的暗示,大概知道他的意思,但……為何?

  饗夜叔叔的兩個女兒都在這呀,為什麼不相認呢?有苦衷?

  「爵,你們怎麼了?」莫亞注意到他們神色有異,不解的問道。

  「喔,沒有,沒事。倒是,怎麼跟妳失散了呀,還好我亂晃著,有聽到妳的聲音,就霧化過來了。」爵說著,揉了揉莫亞的頭。「他們是?」好吧,就配合一下,裝作不認識吧。

  「他們是剛好也來參加雪狼族婚禮的人,跟雪狼王認識,說可以幫我們引薦耶!」

  「是嗎?那謝了,兩位。」

  「爵,我跟綠先回血族跟王講這件事,你和莫亞沒問題吧?」界說。

  「嗯,你們去吧,拜託了。」

  綠走過來抱了莫亞一下,對她燦然一笑道:「加油!等我們把事情處理好,就回來幫妳!」

  「嗯,好!」

  說完,綠和界即霧化消失。

  莫亞東張西望了會兒,「咦?沃連咧?」

  爵凝神聽了聽,搖搖頭,「他似乎不在附近,可能有事先走了吧!」

  「喔,那我們先去見雪狼王好了,」莫亞說著,望向饗夜及沅,「那就麻煩你們了。」

  「嗯,哪裡,走吧。」饗夜淡淡的回答。

 

 

  雪狼族的王居,是一處雪白顏色的城池,高聳而壯觀地矗立在廣闊的草原上。

  進入雪狼族裡,路上的雪狼族們都往莫亞她們的方向看過來,表情困惑著為何血族的人會到這裡來?

  「雪狼族主要分為兩種,一種是一般的獸型雪狼,另一種則是比較高等的,能自由變為獸形或人形。」爵邊走著,邊為莫亞做解釋。

  看著路上有些獸形雪狼,體型非常龐大,都快跟成人一般大了,且似乎眼前見到的又不是最龐大的。難免心中有點壓迫感,但又不由得覺得這些巨型猛獸們,還真是……

  可愛呀!

  看著莫亞微揚的唇角,爵輕笑地點了點她的鼻子,「妳在笑什麼?」

  「覺得牠們很可愛。」莫亞輕笑道。

  這一說,頓時間周邊的雪狼族們都用一種惡狠狠的眼神看了過來,饗夜嘆了口氣,淡淡地開口道:「道歉吧,莫亞。雪狼族可不喜歡被說可愛,這對牠們來說是種污辱,而且……牠們的耳力也非常好。」

  「這樣啊,真是對不起,其實大家非常的威武!」莫亞趕緊換句話講。

  「哼!」雪狼們一聽,哼了一聲看向一邊,似乎很滿意她的說法。

  看在莫亞眼中,忍不住又在心中讚嘆道:好可愛!

  但這回她可不會再直接說出來了。

  突然間,一個聲音從屋頂上傳了下來,「還真大搖大擺地走在我們雪狼族裡呀,是當自己家了嗎?血族的各位,喔,對了,還有一名羽族的。」

  沅翻了翻白眼,回望向屋頂上的人,「少在那邊擺架子了,拓影,我們是來參加你妹妹的婚禮的。」

  拓影笑了笑,從屋頂躍下,一頭白髮在空中飄蕩著,頭上頂著的是一對雪白的狼耳。「喔?這次你們還帶了其他人來啊?」

  「他們是要來找狼王的,順道一起參加婚禮。」饗夜解釋道。

  「喔?」拓影望向莫亞和爵,視線停留在莫亞身上,忍不住湊向前去嗅了嗅,「嗯~~雖然是血族,長得又不怎麼樣,但妳的味道還真好聞。」

  下一刻,莫亞被爵不悅地拉到身後去,「少接近她!」爵冷冷的瞪向拓影。

  拓影不甘示弱地回瞪,雪狼族一旦面對到刀刃相向、對方向自己釋放敵意的時刻,一律奉陪!

  「好了,兩位,先去見雪狼王吧。」饗夜開口阻止了兩人劍拔弩張的氣氛。

  「哼,走吧。」

  說完,拓影帶著四人前往王居,一踏進大廳,便是偌大有如足球場一般的殿堂,一名狂野性感的白髮美人,拖著腮子,灰色瞳孔因為不悅而呈現一條線地倚在王座上。

  拓影疑惑道:「媽?妳怎麼了?」

  充滿殺意的冷冽嗓音,從她那性感的唇間流出:「琦紗不見了。」

  「啥?她不是在準備婚禮了嗎?」

  「邈夜,遇上麻煩了嗎?」饗夜問。

  雪狼王邈夜視線望向他,一臉嫌惡,「你怎麼又這付德性?」

  饗夜聳聳肩,「妳知道我的個性,說吧,什麼事?」

  邈夜視線轉向一旁的莫亞,「她是誰?」這孩子身上有跟饗夜一樣的氣息,但卻長得這般平凡,等等,饗夜好像也是個性格怪異的血族,莫非是他的小孩?

  「我叫莫亞,是想來跟雪狼王您借件寶物。」

  邈夜聞言,笑了出來,「跟我借寶物?呵,我為什麼要借妳寶物?」

  「妳當然沒有幫助她的理由,但由我來幫她求個情,不知道行不行的通?」饗夜在一旁突然開口,定定地望向邈夜。

  邈夜聞言,朗聲笑道:「你幫她求情?她是你什麼人?」

  莫亞也訝異地望向饗夜,這個人,為什麼願意這樣幫自己?且……這個背影,也給人種莫名的安心感。

  「只是因為剛好是同族的,既然遇到,幫一下也無妨。」

  邈夜深深看了饗夜和莫亞一眼,其實,她早就聞出這兩人的氣息相近,是親人的機率很大,但饗夜似乎沒打算直說,這又是為何?

  算了,也不干她的事。邈夜扯扯嘴角,往後方椅背一靠,直直的盯住莫亞,「行,要我借妳寶物,倒也不是什麼難事,但這個寶物,」她伸出纖纖玉指,劃向莫亞的方向,「要妳自己去找。」

  「謝謝雪狼王殿下,我明白了。那麼,請問寶物是人是物?該從哪個方向下去找?」

  邈夜輕笑,「妳得先替我完成一件事,我再告訴妳寶物的方向。」

  莫亞頷首道:「好的,請說。」

  「我要妳,替我找出琦紗。」

  「琦紗?就是剛才所說的公主?」

  「對,就是今天要出嫁,卻鬧失蹤的女兒,」她以一抹高深莫測的表情,直直地盯著莫亞的眼,微微一笑,「如果妳能在我們族人之前,找到琦紗,那我就給妳寶物的提示。」

  語畢,莫亞面前出現一張映有琦紗樣貌的照片,「這就是我女兒的樣子,記下她。」

  莫亞仔細記著琦紗的樣貌,約莫幾秒的時間,照片突然自己燒了起來。

  「好了,沒問題的話,就去找吧!」

  莫亞點點頭,「好,我這就去找。」

  「等等,還有一個條件。」

  幾人不解地望向邈夜,只見她慵懶地吐出幾個字,「不能使用霧化,這是犯規唷。」

  饗夜皺眉,「這是不是有點刁難了?」

  邈夜笑著攤了攤手道:「刁難?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血族的能力──『霧化』,是只要知道目標物,就可以過去所在地了不是嗎?不讓這個女孩費點工夫,怎麼能將我的寶物借給她呢?」

  「……難道,您不想早點找到琦紗公主嗎?」爵也不解的問道,若莫亞先替她找到女兒,對她也沒有損失啊……

  「呵,想歸想,但這是兩碼子的事,既然在我的地盤裡,就要遵守我的遊戲規則。」她睨向眾人,「還有問題嗎?」

  果然,如父親所說,雪狼王是個脾氣古怪的人,不管在何種情況下,都有自己的主張,非常有個性。

  這時莫亞不禁笑了,她很明白,其實邈夜大可以連機會也不給,但她沒有,現下,就能如她所說,按她的遊戲規則走了。

  她充滿尊敬的眼神望著座上的邈夜,雖一樣是女人,但她獨特的性格,以及那從簡單對話中,便足以表現的王者風範與氣質,讓莫亞打從心底地欣賞起邈夜,就連她這個沒啥企圖心的人,都忍不住想成為像她一樣的人。

  不過……真的這樣會很高調就是了,何況她也沒有意思當女王。

  停止自己的思緒,莫亞認真說道:「好,我不用霧化。」

  「莫亞?」爵望向莫亞,只見她對自己一笑。

  「沒關係,我們在找其他辦法。」

  他凝視著她臉上的神彩,對他而言,莫亞真的越來越有魅力,不單單是一開始令她著迷的外貌,而是內外兼具的美麗。

  「好,我們走吧!」

  「嗯,那我們先失陪了。」莫亞向幾人道過別後,便與爵離開。

  拓影頓了頓,正準備跟上去時,便被邈夜叫住,「不能幫她呀!」

  「……呵,知道了;那我去找琦紗了。」說完,即跟著離開了。

  待幾人都離開後,邈夜看向一旁的饗夜,「可以說了吧?關於你的事。」

  「什麼事?」

  緲夜翻翻白眼,「跟那個女孩的關係。」

  他揚了揚唇角,「妳不是已經猜到了。」以她過人的嗅覺,恐怕在一踏進來她就已經知道了,也多虧她機靈不提起他的名,有注意到他並沒有打算跟莫亞相認。

  「廢話,我只是好奇你為什麼不認?」

  「……」沉默了會兒,饗夜嘆了口氣,「妳無論如何都想知道嗎?」

  「沒錯。」邈夜非常篤定的回答,神情再認真不過。「我們雪狼族是非常重視家庭的,我相信你們血族也不會差到哪去,你也不是個會隨意丟下孩子的人,所以,」她走下座位,緩緩步向饗夜,停至他的正前方。「身為你的好友,我要知道原因。」

  饗夜聽了,不住輕笑道,「好,那我就告訴妳。」他緩緩伸出手,講手掌貼至自己的胸膛,臉上的表情,透露出一絲苦楚,「我的身體裡……」

  沅的手搭上他的肩膀,「你確定可以?」

  饗夜對沅點點頭,笑容有些勉強,跟著再次望向邈夜,「住著一個惡魔。」

  一停,邈夜表情更疑惑了,「惡魔?」

  「嗯,惡魔……」

  說著,饗夜的思緒飄到了從前,那段……令他痛苦的回憶。

  那段,使他不敢再有重要的人的過去……

  饗夜是當時血王的第十三個兒子,卻有一張極為神聖,宛如天使一般聖潔的臉孔,在血族的族群裡,一開始便顯得格格不入。但是神聖的並不只是他的臉孔,還有他的心腸,他不喜歡殺生,不習慣弱肉強食的血族社會。

  即使如此,血王給他的英才教育仍是不會因此而少。在血王的鍛鍊下,饗夜越來越強,他的才能,甚至是凌駕當時所有的兄弟之上,血王極為賞識,族裡愛慕他的女人也來越多,爭相恐後的想生他的孩子。

  後來,接受了血王的安排,娶了貴族之女──薩雅,生了個女兒──綠。

  就在一切似乎很美好,也不再有人岐視他美麗聖潔的外貌之際,那一年,在血王的生日宴會上,發生了那件事……

  「那段時間,我常常覺得心裡有個聲音,不斷的在說『殺,殺,殺』,這個聲音、這個感覺,沸騰了我的心,幾乎讓我無法抑制那股衝動,那股想殺戮的衝動。那場宴會上,四周圍繞的盡是我的好友、家人,還有我尊敬的父親,但當四周氣氛越是沸騰,我心跳的越快,終於,我壓不住了……」

  饗夜一面回想著,一面訴說著過往,他的眼神盡是淒楚,因為就在那場宴會中,他狂暴的血液沸騰了,平時聖潔慈悲的人,變成了殘忍噬血的惡魔。

  他伸出手,雙眼無神,訴說的聲音很平靜,卻令聽著的沅及邈夜從心底感受到一陣涼意。「我先是殺了坐在我身邊的父親,以突然的速度,毫不遲疑的穿過了他的心臟。」他深呼吸,「呵,他不敢置信的看著我,接著,化成了灰!」

  饗夜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胸口也越來越悶。他緩慢的闡述著,他是如何一個一個的,殺了身邊的人,是如何將那場本該是歡樂的宴會,變成了煉獄,當中殘忍、殺紅眼的惡魔,就是他自己!

  他冷笑了一聲後,蒼白著臉,望向邈夜,「等我回過神時,地上都是衣服及族人灰化而成的沙子,庵和閻皇都受了傷,薩雅也死了,還好綠平安無事……眼前的場景令我崩潰,我不想在傷害我重要的人,於是離開了天烸,到了丼界,在那裡經過了一個世紀又一個世紀。」

  「所以,那個叫莫亞的女孩是?」

  他淡淡的說:「是我和十八年前認識的一名人類女性,所生的孩子。呵,本來已經不打算有重要的人的我,認識了她,愛上了她,但是……只不過是再次從她的口中確認,我是惡魔、怪物,」他深吸一口氣,「她看著我時,那對充滿恐懼的眼神,完全不像我認識的她,後來我就離開了,也是到最近才知道,原來我和她有了個孩子,就是那位叫莫亞的少女。」

  「也就是說,你是因為不想再傷害身邊的人,所以才不想和你的親女兒相認,也不打算回到你的族裡去,這樣我能理解了,但是,」邈夜指向沅,「這傢伙被殺了也無所謂嗎?」

  「喂喂,我可是一開始也被拒絕過喔!呵,跟這傢伙一起旅行很有趣,如果他真的暴走了,那……再說吧!頂多死了自己負責吧!」沅聳聳肩道。

  「他趕也趕不走,我說過了,死了他自己負責。」

  邈夜搔搔臉頰,「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這會不會都是你自己想的呢?呵,你問過你所謂重視的人們的想法了嗎?」

  饗夜嘆了口氣,「我明白,所以才要離開。」

  邈夜頓了頓,看了眼此刻的饗夜,聽了方才的過去後,她知道,這男人心中的傷,或許比一般人想的來得嚴重,且還要更深。

  算了,人家的事,也不是她能插手的,靜觀其變吧!

 

  *

 

  一離開雪狼王住的地方,莫亞陷入了沉思,要在雪狼族不靠霧化,而且要比狼更快找到公主,真的是有它的難度在。話說,就算要用霧化,不知道目標的地點,也是無法用的。

    看她專注的表情,爵微微一笑,突然揉起了莫亞的頭。

  「啊?」她疑惑的看向他。

  「妳打算怎麼做?」

  莫亞頓了頓,「我覺得……我們要先知道公主離家的原因,再從她平時的習性,來判斷她有可能在的地方。」

  爵點點頭,「所以我們得先找人問囉,而且還得是認識那位公主的人。」

  「那就是在說我。」拓影從一旁走出來,臉上掛著輕鬆的笑意,「我是琦紗的哥哥,所以最瞭解她。」

  「你願意幫我們?」莫亞不解的看向他,因為剛才她有聽到雪狼王要他不能幫自己。

  「對呀,因為……」拓影說著,猛然靠近莫亞,眨了眨眼睛,「我還蠻欣賞妳的。」

  爵直接把莫亞拉到自己身後,不發一語的瞇著眼瞪著拓影,紫眸滿是慍意及警告,微露獠牙,就連臉上也浮現了若隱若現的紋路。

  「爵……」莫亞輕握爵的手,心中因為爵的醋意而感到甜蜜,但是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了。

  她從爵身後走出,認真的看著拓影,手仍與爵十指緊握,讓爵燥動的心稍微平息下來。「拓影王子,謝謝你的好意,可是剛才雪狼王說過不准你幫我的,所以,我們還是自己想辦法好了。」

  「呵,我剛才有聽到,你們目前是打算先用問的方式吧?如果不問我的話,恐怕你們問到的時候,我妹都已經被找回來了。另外,之所以違背母親的意思,是因為我覺得早點找到琦紗也好,母親有時候就是太有個性了,雖然迷人,但是婚禮快開始也是事實,那乾脆就借助血族也沒什麼不好。」

  「所以你就很好心的,要給我們情報?」爵問道,他才不認為有這麼簡單。

  「當然啊,但是我只要一點小回報就可以了。」

  爵翻翻白眼,果然如此!「先說說看。」雖然很不想欠這隻狼的人情,但是如果沒有他的情報,也挺麻煩的,現實考量,只好忍忍。

  「莫亞,我記得人形血族雖然也有分等級,但不變的是,血族應該都是帥哥美女吧?只是美到什麼程度的差別而已。」

  「所以,你要看莫亞的真面目?」這男人對莫亞的明顯意圖,真是讓爵氣到想抓狂。

  拓影點頭,「沒錯,就這麼簡單。」

  「我的長相,很重要嗎?」她總覺得用她的臉來換取情報,感覺怪怪的,而且她實在不喜歡自己被盯著看。

  「只是好奇,因為妳身上的味道真的很香,不過是看看樣子,應該沒什麼吧?」

  注意到莫亞表情的爵,不發一語的將她一把抱起,張開翅膀,對拓影回以一抹挑釁的笑,「不用了,雖然有求於你,但是莫亞不願意的事,我是不可能讓任何人、任何理由來勉強她的。」

  莫亞一聽,感動不已,望向拓影,「謝謝你啦,我們會自己想辦法的。」

  爵才正準備飛走,見拓影嘆了口氣:「唉,真是奇怪的堅持,血族果然很難懂。算了,就告訴你們吧,琦莎不想嫁人,所以跑了,她會去的地方,我想我們的族人應該都已經去過了,既然現在還沒傳消息回來,代表找不到人。所以只剩下一個地方。」

  兩人認真的等待著拓影的下文,「是?」

  「愛覺城。」

  一聽到這個名稱,莫亞和爵都愣了一下,因為他們才剛從那個城出來而已,現在又陰錯陽差的要回去了,和那個城,莫非真那麼有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尹上秋末 的頭像
尹上秋末

尹上秋末&咪格爾

尹上秋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