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通緝

 

  冷冷的夜,今日的空氣似乎特別緊窒。瞇著眼,仰望漫漫天際,手交疊拖至腰部,不自覺沉思起來。

  他是人族中的貴族之一──沙耶曼王爵,為當今國王的親兄弟之一,雖已步入中年,卻仍顯得英姿颯颯。一向敏銳的他,感受到這個夜晚的氣氛,著實不平靜,彷彿要發生什麼事似的……

  突然間,身旁出現了個人,他震驚的回過頭,對上了一抹美麗卻顯得冷漠的金眸,一時間,被那勾在唇邊的淺淺笑意,及那魅惑的眼神給迷惑住了,久久不能回神。

  少女環上他的脖子,微微張開唇,露出了那象徵的獠牙,朝沙耶曼王爵的頸子咬下,開始恣意的吸取他溫熱的血液。

  一股快感直衝腦門,漸漸的,他感到越來越無力,眼神逐漸失去焦距……但咬住他的人兒,卻沒有停止的打算,繼續不斷地吸取她想要的……

  直到耳力甚好的她,聽見了有人接進的聲音,才滿意的舔舔嘴,鬆開了環住他的手,任由他虛軟倒地。

  「什麼人!」巡邏經過的兩名侍衛,瞧見在花園裡,那詭譎的月光下,站著一抹飄揚著黑髮的女子;微微地,她轉過身來,是名美的令人窒息,使他們一時亂了神的少女,那深邃妖異的金眸,微啟的紅唇,白晰的肌膚,以及那自紅唇內,若隱若現的……獠牙?!

  他們知道她是什麼了!視線往下移,躺在那裡的不就是他們的主子,沙耶曼王爵嗎?!待他們回過神時,正要上前抓人,卻眼睜睜的見她嘲諷一笑後,霧化消失在兩人眼前。

  「王爵大人!」兩人衝向前,察看沙耶曼王爵的情況,發現他全身冰冷,兩眼無神,呼吸微弱到近乎停止!

  侍衛們刷的一下臉色瞬間鐵青,趕緊呼救,宣來醫生救命,連同幾名魔法師的搶救之下,仍然宣告回天乏術。

  短短個幾天內,同樣的情況發生在其他貴族間,甚至是平民,也驚動了沉寂已久的血族獵人協會,再次因為這個事件,騷動了起來。

 

 

  馮律等人從丼界來到天烸,已經快一個月了,也熟悉了這邊的血族獵人的技能,身手自然提升了不少。

  這天,他們集中在血族獵人協會的聚集地談論最近的事件,肇事的血族之女的長相,也被集合許多目擊者後,根據他們所描述的樣子給描繪出來了。國王在痛失兄弟與臣子的悲慟中,發出了通緝該血族之女的命令,大動作的要全人族的血族獵人逮住她,他要親眼看她死在自己的面前!

  「金瞳,黑髮……」馮律喃喃自語著這名血族之女的特徵,腦中浮現了莫亞的樣子,但隨即甩甩頭,應該不會是她,她不像那名傳聞中嗜殺殘忍的血族,應該說,他不希望是她。

  「怎麼,你有頭緒嗎?」說話的人是天烸的血族協會會長──聶祈,他跟馮律差不多歲數,性格也一樣都很沉著冷靜,但比馮律還要再隨和些。「她的畫像等等就到,你可以更確定一點。」

  馮律眼底下的情緒,平靜如止水,讓人猜不透他的心思,僅僅淡淡的回答道:「不確定是不是,不過,衝著金眸這一點,據我所知,應該是血族中,地位很高的一群吧?」所以才擁有當初,一聲令下,所有血族返回天烸的魄力。

  「沒錯,是血族中的皇族,而且還是為數不多的血族之女……」聶祈說著,突然間像聯想到什麼似的,沉思了起來。

  「有什麼不對嗎?」馮律問。

  「不,只是覺得跟很久以前的事件很像,一樣是血族之女引起戰爭,造成血族獵人和血族大戰,且在這個時候又不知是哪流出的消息,告訴我們,只要消滅血族之女,就可以使血族近乎絕滅,因為他們不易生育,又是一夫一妻制,性格又高傲,不容許跟其他種族繁衍後代,認為會髒了他們的血。那一戰,純種血族死了不少,但我們的祖先也死傷慘重就是了……」

  馮律沉默,聽起來,總覺得是場陰謀,現在卻又歷史重演?「……據你們所說,近年來,在天烸肇事的血族,多為蛭魔,或者被純種血族變成的『初』,是嗎?」

  「所以?」

  「也就是說,擁有金瞳的皇室血族或者貴族血族,很少主動殺害人類?」

  聶祈回答道:「至少據我們所知,是這樣沒錯。所以,這次由皇室血族引起的事件,說實在的很蓄意。」

  「只要抓住那個女血族,不就能問清楚了?」馮莉忍不住插話,說實在,光聽到外型,就讓她想到在原來世界的莫亞,想起她跟爵走的很近,她就忍不住一肚子火!如果這次要通緝的血族之女真的是她就好了,剛好可以藉由大家的力量來解決她。

  就在這時,幾名血族獵人分別帶了一疊的畫像走進,分給所有人傳閱下去。

  一拿到畫像,馮律呆住了,真的是她?當初在丼界平息戰爭的她,如今變成挑起戰爭的人?不,他得問清楚,因為連聶祈也說了,這個事件很不尋常……

  相較於馮律的複雜心情,馮莉與馮豔等人,倒是很高興可以藉由這次的行動,好好跟她算算舊帳,一是私人因素,對馮豔而言則是自尊問題,她不容許血族在她面前這麼囂張後,還能安然逃過!

 

 

  一直有種感覺,雖然目前為止自己的轉變,純粹是在逃避與面對之間,選擇了面對。但,最近越來越覺得,會不會其實是自己的性格,越來越趨向血族呢?

  想起之前那些源源不絕的嗜殺之意,對於這一切,幾乎不想控制,甚至感到快感的自己,她覺得……有些害怕……

  會不會哪一天,她會變成自己及重要的人完全不認識的自己?

   那時候會怎麼樣?她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莫亞!」

  綠的叫喚,讓放空的莫亞回過神來,此時此刻的她們,下塌在一個名為「愛覺城」的城池裡,這裡非常熱鬧,在近日有豐年祭,全城上下,人聲鼎沸,熱鬧非凡。

  而這個城的鄰近平原,就是雪狼族的棲息地。

  「哇,綠,妳嚇我一跳!」

  綠皮皮的笑了笑,「是妳在發呆,」她說著,指了指她深鎖的眉心。「瞧,都皺成這個樣子了,當心爵不愛妳了。」

  「噗,會這樣嗎?」

  綠聳聳肩,「誰知道呢!倒是妳,在煩惱什麼啊?」她在莫亞身旁坐下,手邊玩起她烏黑的髮絲。

  「嗯……綠,我問妳,如果我變得不再像我,甚至失去理智,呃,簡單的說,就是暴走的狀態,妳會怎樣?」

  綠頭微微歪了一邊,頓了一下後,看向莫亞,「妳想太多了,以後的事,以後再考慮吧!如果真的變成那樣,我想……我們不可能無動於衷的。」她笑著揉揉莫亞的頭,「妳呀,不適合去鑽牛角尖,妳明明是個很隨性的人吧?」

  莫亞聽後,也笑了,「也對喔!」

  「對啊,要不要出去逛逛啊,趁他們出去採購,難得有姊妹時間嘛!」綠顯得相當興奮,看得莫亞心情也好起來,方才煩惱的事情,好像瞬間變成無傷大雅的事一般。

  「姊妹時間啊?」

  「對啊!」綠搭上莫亞的肩,「姊妹時間,我們是好姊妹,不行嗎?」綠的表情就一付由不得妳說不行的感覺。

  「哈哈,怎麼會不行!那誰是姊姊?」

  「我。」綠斬釘截鐵回答道。

  「妳?」

  「對,我一定是姊姊。」

  唉,綠真的好可愛,難怪界這麼愛她,不過以活得時間長短來說,她的確是姊姊啦!「好好,妳是姊姊。」

  「那我們走吧!」

  兩人走上街,逛著各式攤販以及各種特殊表演,還有水靈族的吟遊詩人在展現歌喉,讓人沉醉在那動人的歌聲中,久久不能自己。

  不一會兒,兩人手上便拎著不少的零食,邊吃邊逛。

  「愛覺城」的城主為人族國王的親叔叔──夏路王爵,喜歡熱鬧,且非常仁民愛物,深受愛覺城城民的愛戴。這次的豐年祭即由其以慶祝豐收為名,大肆慶祝、讓全城充滿活絡的生命力的慶典。

  莫亞和綠順著人群走著,來到了中央廣場,那兒建了一個高聳的看台,從全城上下的每個角落,都可以看得到,再加上魔法師的協助,讓全城的人都可以聽得到王爵的聲音。

  「城主要出來了欸,不知道是個怎樣的人。」莫亞說。

  「嗯……我想像中,應該是個福態的大叔吧!」

  「……我被妳影響了,也覺得會是像肯德基爺爺那類的大叔……」

  「肯德基爺爺?那是什麼?」綠不解地望向莫亞。

  「呃,我再找機會跟妳解釋吧!哈哈……」

  突然間,從兩人身邊伸出兩隻手,將她們所提的食物接了過去,另一隻手則摟上了她們的腰。

  「很皮啊?還亂跑。」爵笑著責備地看著莫亞,「好在我們找得到妳們,不准再這樣突然消失了啊!」

  「呵,反正你們找到了啊!」

  綠也跟著幫腔,「對啊,知道你們找得到嘛!」

  爵和界一臉沒輒的互看一眼,唉,他們就是拿他們心愛的女人沒辦法!

  不久,夏路王爵走了出來,跟莫亞及綠想得不一樣,是名帥氣中年人,跟肯德基爺爺可差遠了!

  「親愛的城民們,還有來自各個不同地域的客人們,歡迎你們來到愛覺城參加這個盛會,待會有許多表演和各種節目,祝大家玩得愉快啊!本王等等也會混到其中跟大家一起同歡喔!」無視於旁邊侍衛及大臣緊張的神情,夏路王爵繼續說道:「那麼,好好享受吧!愛覺豐年祭!」語畢的瞬間,七彩的煙火光術奔向空中,來自於魔法師們的傑作,天空也在同時,被魔法暫時變成黑色的。

  豔麗的景觀,讓人們發出一陣又一陣的讚嘆聲,夏路王爵滿意地看了眼眾人的表情後,回身走向室內,由侍衛的護送下,回到自己的寢室,準備換便衣。

  就在這時,一個輕柔的魅惑嗓音出現在他身邊……

  「大叔,你年輕時一定很帥。」

  隨著聲音回過身,一名美麗的黑髮少女站在自己面前,勾著一抹深不可測的笑意。

  「妳是?」

  「我叫莫亞……」她邊回答著,邊向他走了過去,摟上他的脖子,眼神對他一勾一勾的,唇瓣在他的嘴唇上撕磨著。「來做點有趣的事吧……」

  「妳是最近攻擊我姪子及兄弟們的血族吧?」夏路突然說道,聲音也瞬間年輕了好幾歲。

  「莫亞」一愣,微微退開,發現那名帥氣中年人,轉變為約莫二十來歲的年輕人模樣,果然像她所說:「年輕時一定很帥。」

  「你是……血族?」不,不對,如果是一般血族的話,見到她怎麼會不敬畏?且他剛才說了,那些被她吸乾血的皇族們,是他的親戚,所以他定曾經是人族……她知道答案了,「你是『初』?」由貴族血族賜於新生命的血族類別,也在存活在貴族血族、一般血族、蛭魔間「灰色地帶」的血族。

  哼,踢到鐵板,然而,他也不會是她的對手!

  夏路觀察眼前的「莫亞」,發現她的瞳孔是金色的,與賜與他新生命的血族是一樣的,也就是說,她是血族中的皇族……如果她真打算在這裡殺了自己,他是逃不了的。

  這下,該怎麼辦呢?

  「莫亞」掐住他的脖子,冷冷一笑,「我是該殺了你,但是,就算你被我殺了,也只會變成粉末灰散掉而已,」她說著,便將他摔至一旁,聽到聲響的守衛紛紛往這裡過來。

  「王爵大人!」守衛將門衝破,夏路瞬間將臉恢復成中年人的樣子。「妳是誰?!」守衛們警戒地將兵器對向莫亞,見她對他們嘲諷一笑後,望向夏路。

  「記住我的樣子,我會再來的……」說完,隨即霧化消失。

  「我知道那是誰!是最近肇事的那名血族,她的畫像剛到而已,還沒張貼!」其中一名守衛嚷嚷道。

  「冷靜點,別驚動到來同歡的客人們了,」夏路整整服裝,順了順呼吸地開口道,悠然自適的表情又回到他的臉上。「悄悄張貼下去,還有,她說她叫莫亞,也把消息傳到魔法師及血族獵人協會去,她應該還會再出現。」

  「是,王爵大人!」

  「好了,先出去吧,我要換衣服了。」

  聞言,守衛們面有難色,剛才發生類似刺客事件,王爵怎麼還能這麼悠閒的到人群裡去?「王爵大人,剛才的血族,很有可能再來找您,現在實在不適合再穿著平民的服裝,到人群去同樂啊!」

  但夏路王爵仍是一貫的回答,「放心,不會有事的。」

  「請讓幾個人跟著您吧,王爵大人。」

  看他們這麼認真的神情,夏路嘆了口氣,「知道了,那先出去吧。」

 

 

  莫亞等人在街上欣賞著表演,經過一個巷子時,猛然被人拉了進去,定睛一看,原來是沃連。

  「沃連?你嚇到我了,什麼事啊?」看他的表情,不似往常的隨性,反而是一臉凝重的看著自己,這點,其他人也有注意到。

  「到底什麼事?」爵問。

  「莫亞,妳最近也太高調了吧?妳知道妳被人族通緝嗎?」

  「通緝?」眾人異口同聲驚呼道。

  「是啊,」沃連說著,拿出畫有莫亞的畫像,「妳們看,這是妳吧?」

  莫亞驚訝地將畫像拿過來,瞪大雙眼,「這是怎麼回事啊?我怎麼會突然被通緝?」

  看到她的反應,沃連挑挑眉道:「所以,搞出這麼大的事情的人並不是妳囉?」

  「很大的事?莫亞她這個人這麼愛低調,並不會故意去惹很大的事吧?」之前在丼界的那件大事,也是不得已的情況下才發生的。「喂,還不快說清楚?」爵警告性地看著沃連。

  「好好好,我說。」他指指畫像上的人,「這個女的,在短短幾天內,殺了好幾名人族中的貴族以及一些皇室成員,讓人族的國王氣的半死,下令通緝她,似乎也沒聯絡血族那邊吧,看來是想私下解決。」

  「莫亞一直都跟我們在一起,這個人一定是冒充的。」綠皺著眉替莫亞澄清,以她對莫亞的瞭解,她並不會刻意去惹這種事。

  爵的表情也轉為嚴肅,「莫亞一直跟我們在一起,所以不會是她。」他盯著畫像中的金瞳,「對方見過莫亞,而且殺人後,還刻意讓目擊者見到她的樣子,又擁有幻化外表能力所模仿不來的金瞳,」他與界互視,扯扯嘴角。「是皇族的人,而且刻意要栽贓給莫亞。」他的眼底流露出不悅的殺意。

  「不管怎麼樣,還是注意點吧,雖然一般的人類對我們的殺傷力幾乎等於零,但人族之中的『血族獵人』可就有點麻煩了,畢竟他們曾經重創我們,」沃連說著,彷彿是想到什麼一般,頓了一下後繼續說道:「這跟我查到的,發生在我們的父字輩,也就是幾千年以前的那個事件還真像。」

  界和爵沉思,「的確,當時的重創還真不小,」界看向沃連,「看你的表情,是不是查出什麼了?」

  「嘿嘿,沒錯,這次的情報還不少,找個地方坐下聊吧!」

    五人到達莫亞的房間,各自找位置坐下後,稟氣凝神聽著沃連帶來的情報。

  沃連緩緩開口,「記得很久之前的那場戰爭,死了不少血族之女,據我調查,起因也跟血族之女大量攻擊人類,以及不知是哪放出的消息,讓血族獵人協會知道,血族之女佔血族的人數不多,對我們來說,是相當重要繁衍後代的對象,於是就開始殺起血族之女。」

  「他們怎麼會知道血族之女在哪?」莫亞不解,她不認為血族之女會集中在某個地方等著人家殺,且當時,佔血族大多數的男性們,又在哪裡?

  「別急嘛,莫亞,我這就要說了。他們會對於血族之女的所在這麼瞭解,完全是因為有個『人』在告秘,至於是誰,聽說……」沃連說著,表情轉為一臉神秘,「是個血族。」

  「血族?」四人大驚,且先不論來源真假,若真的是血族的話,就是大事了,是誰對自己的種族這麼痛恨?!

  「呵,我聽到時也很驚訝,你們的反應很正常。你們也知道,血族本身是很高傲、自我中心的一族,所以一開始並沒有多留意,這個環境就是適者生存嘛!但是,這場屠殺越演越烈,讓血族的貴族和皇室也注意到了,發現並非一般的殺戮,且極度不自然,才開始做出反應,最後,就演變成後來的那場戰爭,結局是由當時的血王,和包括你們父親們在內的幾名菁英,平息下來的。

  所以,這次的事件,跟上次的其實真的有些雷同,希望是我想太多啦,但弄個不好,或許歷史又會重演。」

  「……」爵沉默了會兒,冷冷的勾了勾唇角,「好樣的,這樣推斷下來,都是有人為了自己的私心,所以轉害血族,而這次,偏偏剛好又是身為血族之女的莫亞。」他說著,攬臂將一旁的莫亞摟向自己,「這次的結果肯定會和上次不同,放心吧!」他對她溫柔一笑,「那個冒充妳的人,我會把她揪出來!」

  莫亞深深看著爵,他真的非常注重自己的感受,有了他在,她感到很安心,但也不會希望自己總是需要受人保護的,她希望自己能為爵做的更多!於是,她明白現在並不是拘泥於自己事情的時候。

  她笑了笑,「我知道,謝啦!」跟著望向大家,「雖然事情很嚴重,但既然對方有意思要害我,而且都已經做到這種地步了,就算現在去和那些人澄清,我想,他們也不會相信。沃連,你說的對,弄個不好,會像上次一樣,造成兩敗俱傷,所以……」莫亞頓了頓,望向爵等人,「你們覺得,是不是應該告訴血王一聲?」

  界點點頭,「本身造成這次事件的主謀是皇族的事,就有必要告訴血王了。」

  「好,我等等就回血族一趟。」爵說,其實在他心中,雖不確定,但大概有個底是誰做的,想到這,他心中泛起殺意,不過他得忍住,先將事情處理好再說。

  「還是我跟綠去吧,我也想搞清楚一些事。」界說著,望向綠,「等等跟我一起回血族一趟好嗎?事情弄好後再回來找他們。」

  綠雖然不知道界要做什麼,但還是點點頭,「好吧!」

  「麻煩你了,兄弟。」爵笑著對界說。

  「呵,說什麼麻煩?我有一半是為了我自己和血族。」

  「好啦,不管是為了誰,先讓我把情報說完吧!接下來是莫亞父親,饗夜的事……」話未說完,聽力甚好的幾人馬上聽到有腳步聲接近,下一刻,幾名血族獵人從窗戶、門口闖入,手上拿著魔法兵器,朝莫亞攻上!

  幾人在一瞬間霧化移動到了外頭,發現外面也已經聚集了國家的軍隊,以及這個城的血族獵人。

  「是他們!上!」一名血族獵人喝道,群起攻向飛在空中的莫亞等人。

  「怎麼又來了?」真是太高調了,讓她想起在丼界的事。見到一對對敵意的眼神,莫亞不想再見到同樣的情況,於是,望向爵等人,小聲的說出了三個字,即便現場的人類們聽不到,但已經足夠讓身為耳力甚好的血族們聽到了。「雪狼族。」

  一瞬間,幾人霧化消失!

  在人群間的夏路,是唯一聽到她們打算去的地點的人。他注意到,在空中的莫亞,感覺起來跟他遇到的那名「莫亞」不太一樣……是她太會演戲了嗎?又或者是?一陣一陣的疑惑讓他覺得有必要去釐清,另外,據他所知,血族跟雪狼族是死對頭,她又去雪狼族做什麼?

 

 

  雪狼族的棲息地,理所當然是終年白雪繚繞之地,雪狼族天生的雪白的毛色,正好是天生的保護色。

  雪狼族有分為同時化為獸型或人型的高等皇室族群,亦有單純獸型的雪狼存在。

  下意識霧化至此,一出現,便感覺到四周的冷空氣迎向前來,讓莫亞不禁打了個哆嗦。「好冷!」瑟縮了一下,赫然發現周遭只有自己一個人,爵他們是霧化到不同的地方去了嗎?

  呃,這叫沒默契嗎?

  莫亞想了想,既然她現在的臉正在被通緝,且還有另一名使用她的外表惹事的血族在,乾脆她先換個外表,換個最不會被注意的外表,這樣比較保險一點。呵,說到最不會被注意的外表,那想當然爾,就是她原來的外表啦!

  她沁著笑,閉上眼,集中精神想著自己覺醒前的長相……

  倏地,一個聲音從她身後傳來,「咦?怎麼會有個女孩子在這啊?」

  莫亞回過頭去,此時她的外表已經幻化成她原本的長相,「呃,你們好。」

  沅對她笑了笑,「妳好啊,妳也是來參加雪狼族的婚禮的嗎?」

  一旁的饗夜,則是覺得眼前長相平凡的少女,有著一種親切感。「妳好。」

  莫亞也對這位樣貌普通的男子感到莫名親切,但怎麼可能,眼前這兩位,明明都是初次見面。「嗯,你們好,我的確是來參加這場婚禮的。」

  「喔~~那妳是哪一族的啊?我想,雪狼王應該不會邀請人類才對……」沅問道。

  「我是血族,叫莫亞。」莫亞簡單地自我介紹。

  聽到這個名字,沅跟饗夜都愣了一下,有這麼快就遇到的嗎?這個名字,不就是庵他們所說,饗夜的私生女嗎?

  兩人互望了一眼,先將吃驚的部份壓下,沅也不認為饗夜此時會想跟莫亞相認,畢竟他心中有著相當大的陰霾。

  「妳是血族,怎麼會來參加雪狼族的婚禮?妳不知道雪狼族跟血族是死對頭嗎?」饗夜輕聲問道,雖然沒有要相認,但女兒的安全,他還是在乎的。

  「嗯……我是來跟雪狼王借一件寶物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尹上秋末 的頭像
尹上秋末

尹上秋末&咪格爾

尹上秋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