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反擊

 

  正當尉池徐徐開口之時,整個室內空間突然顯得微微扭曲,但只有僅僅的那一瞬間,跟著便恢復原狀。

  莫亞不解道:「怎麼回事?」

  「哥哥在進食了,所以才會使這個他創出來的空間稍微扭曲。」尉池答道。

  「進食?」綠微皺眉,「算了,把你所知道的說出來吧!」

  「嗯……」尉池頓了頓,望向兩人,「請跟我來,在這裡待久了,會被哥哥發現的。」

  「那你要帶我們去哪裡?」莫亞問道。

  「我的房間,只有那裡是這個空間之外的額外空間。」說完,便轉身往某個方向走,回頭再次望向二人,咧嘴一笑道:「在那裡說比較安全點。」

  莫亞及綠遲疑了一會兒後,跟上。

  三人來到一個房間,裡頭十分寬敞,但擺設卻很簡單,只有一個KING SIZE的床以及一張桌子,除此之外,還有擺放在角落的一個櫃子。

  尉池將門關上,定定的望向二人道:「其實我和哥哥原本都是人類。」

  「人類?」莫亞錯愕,原來眼前的孩子,以及那個搞出這一切的主人,都曾經是人類。

  「哥哥從小就喜歡學習魔法,而且也很有天份,漸漸的,他的實力贏過了教他魔法的老師們,而且老師所指導的魔法已經不能滿足他了。他從圖書館、魔法舖蒐尋各種書藉,去研發新的魔法,其中也包括了……一些禁咒。」想起哥哥接下來的轉變,尉池的表情浮現一絲悲傷,「他開始覺得自己的天份,怎麼可以屈就人類短短數十年的生命,他的生命,應該是更偉大、更長久的,同樣的,他也覺得我必須跟他一樣,往更高層次的生命邁進。」

  「他想長生不老?」

  尉池頷首,「對,然而,他真的是天才,他花了一年的時間,找到了那個方法,在所有非人類的種族中,他對血族最有興趣,他眷戀血族的美與永恆的生命,以及那實力至上的觀念,但他也知道血族不輕易將人類變成『初』。於是,他找到了古老的卷軸,上面提到了──『血魔』。」

  「血魔?」莫亞望向綠,「妳聽過嗎?」

  綠搖頭,「沒有,別忘了,我最近才醒過來,什麼都不記得了,就連血族的技能和知識,還是妳們教我的呢!更別提一些血族的事了……」

  尉池繼續說下去:「那是一個惡魔,哥哥就因為上方有血字,就認為它跟血族多少有些關係,也認定它夠幫助他達到他的目的。所以,完全不顧我的勸阻,將它召喚出來……」

  「好魯莽,結果呢?」這就是傳說中,渴望力量與永恆生命的人啊?原來世上真的有這種人,不只是電影或書中才會提到。

  「血魔被召喚出來了,它相中了哥哥的愚昧,要他拿祭品來跟他換方法,所謂的祭品,就是血魔剛甦醒急需要的血和肉,它要大量的鮮血,以及年輕少女或小孩的肉,而哥哥也照做了;他使用他所學及開發的魔法,率領著他所創造出來的殺人人偶,來到了當時的城鎮,進行……」他深呼吸,「屠城。」

  莫亞不舒服的皺起眉,好個自私自利的人!

  「血魔讚賞哥哥的行動力,似乎也認為他還有利用價值,於是,履行了跟他的約定,給了他一本魔法書,叫他去學裡頭的魔法,若學成了,他不僅可以得到永恆的生命,更可以享受當王的樂趣;但如果學不成,在學的過程中喪命,那也是他的事。說完以後,就不等哥哥的提問,兀自消失在他的面前,從此以後,不曾出現在我們面前過。

  「哥哥他終究是學會了,他根據書上所寫,調配出一種藥,可以改變體內的構造,得到永恆的生命,但是,他也不曉得會不會成功,就在這時候,他想到了我,他認為既然我也要跟他一起長生不老,付出點什麼也是應該的,」說到這,尉池的表情一臉痛苦,想到那時候哥哥的表情,他就覺得心寒。「他讓我喝下了藥,接著,我全身上下痛苦到幾乎死去,我真的在那一瞬間,以為自己會死去。哥哥看我不再掙扎,為了實驗是不是有成功,就拿一旁的刀刺進我的身體裡,我痛的大叫,但很奇怪的是,我不會流血了,他很興奮的多刺了幾刀,發現我真的不再是人了,就毫不遲疑的喝下了那個藥……」

  「原來如此,那進食是什麼意思?他需要進什麼食?」

  「書上寫到,如果他要保持永遠這樣,就必須視要用到多少能力,補給多少能量,那個能量,就是……人的靈魂。」

  「好扯!」綠嚷道:「結果呢?為什麼他會造成黑主之日兩百年一次的結果?」

  「嗯,我現在要解釋。哥哥後來覺得他實在不必這麼辛苦,每天都親自去獵食,他使用他所學或是開發的禁術,搭配空間魔法,創造出了『謬』和『四迷』;他以主人的身份,命令他們為他做事,替他蒐集人類,並在『謬』的體內創造了個空間,每次被帶來的人,他會在這裡吃他們的靈魂,一整晚所獵食的量,能夠讓他維持至少兩百年,所以每兩百年,他會讓謬再次甦醒,與四迷一起再次為他做事,一直不斷的重演。」

  莫亞聽著,頓了頓,「那你呢?你靠什麼維持?」

  尉池自嘲的扯扯嘴角,「我其實在那一次的變化之後,因為不肯吃別人的靈魂,曾經快死了,在我快死的時候,哥哥釣出了我的靈魂,把我放進了他製造出來的一個人偶,我的生命來自於他的力量,只要他不死,我就不會死。」

  「所以你並不是只有六、七歲囉?」綠問道。

  他輕輕一笑,「嗯,我被變成這個樣子時,已經二十二歲了。」

  「……那你倒挺會利用你外表的武器的。」綠不悅的撇撇嘴,嘖,有被騙的感覺。

  「呃,我有利用嗎?」尉池眨眨他無辜的大眼。

  莫亞及綠互看一眼,「……」好吧,她們再怎樣說,還是有天生的母性吧!

  「既然搞清楚是怎麼回事了,就沒有辦法離開這個『謬』的體內了嗎?」

  尉池不解道:「妳們也是血族,似乎可以用霧化離開,就像我稍早碰到的那個男人一樣……」

  稍早的男人?難道是界?!他果然還活著!

  「稍早的男人,也是血族的?他長什麼樣子?」莫亞聽完尉池的描述後,滿意一笑,看向綠,「綠,是界沒錯,他沒事!」

  「嗯,那就好,代表他已經逃出去了。接下來,換我們了!」

  莫亞笑道:「沒錯,在這邊耗太久了!」說著便看向尉池,「我們被四迷戴上了罷霧,所以暫時沒辦法霧化,除了直接出去之外,有其他能出去的路嗎?」

  尉池微愣,眼前兩名女性血族,面對這樣的處境,竟然還認為自己可以逃的出去。她們的自信和那份積極的心,到底是從何而來?

  「尉池?」

  「啊?喔,有……但也可以說沒有。」

  兩人異口同聲道:「什麼意思?」

  「……因為,必須打敗我哥哥,讓他讓妳們出去。不過,這很難……」

  「不管怎樣,試了再說吧!我才不要一直待在這裡!」綠說道。

  莫亞點點頭,「對,我們還有很多事要做,我看,就先來研究一下該怎麼做吧!」

  對,爵還在等她,她一定要振作。既然界出去了,一定會想辦法找到綠,並且想辦法救出兩人,外頭大概已經開始行動了,裡頭的自己及綠,也要開始動作了。

  認命、被動等救援?不,她才不要。

  就先傾盡心力、計畫,並且放手一試吧!

 

 

  界十萬火急霧化回到血族,直接找到血王。

  閻皇飄了他一眼,淡淡的說:「怎麼只有你一個人?」

  界微微躬了躬身,急切地說道:「王,請將『謬思鏡』借我!」

  「理由。」

  「我要用來找綠和莫亞!」

  閻皇聞言皺眉,沒說第二句話,起身手一攤,正上方出現了一面約莫二尺長的鏡子,「等等再聽你解釋。」

  「是,謝謝王!」界道謝道,隨及對謬思鏡說:「我要知道血族的綠及莫亞在什麼地方。」

  不久,原本呈現黑色的鏡面,開始浮動起來,漸漸的,鏡中出現了一處景色,跟著,中央浮現了一個身影。

  是黑主!不,該說是「謬」!就如他最壞的打算,綠跟莫亞在它的體內!

  她們為何不出來?莫非無法霧化?

  「怎麼回事?」閻皇淡淡的問道。

  界重點式的講述了事情的經過,見閻皇眉越蹙越緊,雙眼危險的瞇了起來,金瞳因慍意更顯得閃耀。

  「有種,敢動我們血族的人,」閻皇冷冷的說道,定定的看向界,「不過,你會沒用到需要我們出手幫忙嗎?」

  界直接說:「屬下得出發了,必須在天亮前救出她們。」

  閻皇微微勾起唇角,手一揮,謬思鏡隨之縮小,變成方便攜帶的大小。「謬思鏡你帶著,讓你可以隨時確認她們的位置,」說著,眼底浮現一絲殘酷,「讓黑主之日永遠結束掉。」

  「是。」說完,界將謬思鏡收好,直接霧化消失。

  閻皇頓了頓,看來這件事得告訴某人,也許會更刺激他動作再快一點。

  好,就這麼辦,閻皇在心底決定後,便直接往沃克爾家去。

 

 

  黑主體內,莫亞跟綠商量起要如何出去,並徵求尉池的意見。

  就在這時,三人周遭的空間突然扭曲,一個陰柔的男音旋繞於側,聽上去十分不舒服。

  「哎呀,有漏網之魚?天哪……是血族的女人啊?喔呵呵呵~~」話一說完,一名臉色蒼白如紙,勾著一抹不懷好意笑意的男子,憑空出現。他的頭髮浮貼於臉頰,嘴唇呈現如鮮血般豔紅,身上披著一套樣式華麗的大衣,嘴邊發出咯咯笑聲。

  好……誇……張。

  這是兩人心底同時浮現的話,眼前所謂的主人,穿著打扮是誇張的華麗,就連那不時翹起的小姆指,及洋溢企圖二字、不停打量兩人的細長雙眼,都讓她們感到頭皮發麻。

  這麼具有強烈個人色彩的人,真的就是尉池口中的哥哥嗎?

  「哥哥……」尉池納納說道。

  真的是他!兩人頓時感到有點無言,好吧,她們不該以貌取人。

  突然間,莫亞及綠心中都浮現了個問號──為什麼他會知道她們在這裡?

  尉池不是說他的房間,是這個空間以外的額外空間嗎?

  「尉池?」莫亞疑惑的看向尉池,「這是怎麼回事?」

  尉池慚愧的低下頭,「還是被哥哥知道了。」

  這時,從方才起就一直扭曲的空間,突然從尉池的房間轉變成一處殿堂。

  「呵呵呵,傻孩子,你以為能瞞的了我什麼呢?」說著,眼神再度轉變為邪惡,流連於兩人之間,伸出舌頭舔了舔唇角,「那麼,我該先吃誰呢?」

  莫亞及綠一聽,周遭氣氛轉變為警戒,露出獠牙,莫亞臉上的紋路浮現。

  既然是他的地盤,這一戰,絕不可大意!

  「喔?要打嗎?呵呵呵,可是人家討厭麻煩的事吶~~」主人嗤笑出聲,倏然瞪大充滿血絲眼,「但是~~並不討厭見血,呀哈哈哈哈!」語畢,他身邊突然出現好幾名「物」,直接攻向兩人,至於他,則悠哉地坐到一旁的坐椅上,欣賞著眼前的戰鬥。

  見莫亞和綠瞬間指甲變長,利爪撕裂了攻向她們的物,接著,兩人相當有默契的以最快速度閃身至主人身邊,毫不遲疑的攻上。

  「哼……」主人雙手向兩側一伸,手凝聚一團魔法球,朝兩人射去。

  莫亞閃過魔法的攻擊,但由於是近距離的,還是稍稍被劃破了衣擺;綠則是張翅往正上方飛,卻沒想到那魔法球是會轉彎的,在千鈞一髮之際,側身閃過,幾縷髮絲被燒到。

  「嘿嘿,太有意思了,血族果然不簡單,我越來越想要妳們的靈魂作為我的糧食了!」說著,他站起身,手中憑空出現了一個拂塵,揮向兩人。

  一個看不見的壓力直直的衝向她們,跟著,她們被一個透明的稠狀物給包覆住,接著,那稠狀物彷彿有生命似的,緊緊吸附住兩人,牽著住她們的四肢。

  「唔……」好噁心的感覺,莫亞感覺包覆住她的那個稠狀物,貼的十分緊,突然間,它的某一處整個凸出來,眼看著就要衝進自己的嘴內。

  莫亞及綠在意識到的當下,緊閉雙唇,亦不斷掙扎著,試圖從這個怪東西中掙脫。

  一旁的尉池驚慌的拉住主人的手,「哥哥!住手!不要吃她們的靈魂!已經夠了,真的夠了!」

  主人將尉池的手甩開,斜飄了他一眼。「閉嘴,能量儲備不足的話,我們都會有事!」

  「但是!」

  倏然間,黏稠物爆裂,啪答啪答的散落一地。

  主人狐疑的望過去,見莫亞及綠身邊周遭圍繞著一股壓力及氣場,顯然是將那些東西震開的來源。

  莫亞的瞳孔閃爍著耀眼的金,大波浪長髮飄散著,眼神凌厲,體內的血族之血因感受到危機而再次沸騰,然而,冷靜下來後,莫亞不禁思索著,要如何控制這樣的能力,總不能每次遇到事情後,就冀望著血族之血再次發揮效用。

  若這次能成功過關,她得好好的請教界了。

  望見身邊的綠,莫亞愣了一下,因為她身邊繚繞的感覺,跟自己有些相似;正當她思考時,見綠的神情有異,感覺似乎不太舒服。

  「綠,妳沒事吧?」

  「……唔,我覺得身體好熱,好像有什麼力量在體內互相對抗的感覺,不太舒服……」

  主人微微一笑,理出了個所以然。

  「喔呵呵呵呵,原來妳們不是普通等級的血族啊?呵呵~~」說著,他緩緩自座椅起身,走向兩人,「無所謂,我也喜歡享受狩獵時的感覺,妳們的靈魂,我是要定了!」

  莫亞擋到綠的前面,雙眼微瞇。

  這種狀況下,只能再呼喚體內的那個力量了嗎?那個力量,似乎能讓她的實力再增強不少……

  先過了這關再說,於是,莫亞靜下心,開始呼喚、感覺自己與生俱來的那股力量,最近總在她靜下來時蠢蠢欲動的那股力量,當時她下意識的壓抑,然而現在這種處境,她似乎不該壓抑反該釋放。

  對,就是釋放。

  「莫亞?」綠沁著冷汗,不解的看向身旁的莫亞,因為她身上的氣息,又再度轉變了。

  一瞬間,四周的空氣緊窒了起來,並不是空間內的空氣變少,而是……莫亞身上,漸漸四溢出來的那股氣勢。

  同時間,外頭──

  「嘰嚨咚,嘰嚨咚,太陽不見囉!

  鈴鈴咚,鈴鈴咚,月亮不見囉!

  嘿唷嘿,嘿唷嘿,歌聲響起囉!

  鏘……鏘……鏘……

  我……來……囉……」

  距謬一段距離之處,出現了一個身影,此人即是再次到達的界。

  綠就在它的體內,自己稍早也是,想必裡頭的空間是用空間之術造出來的。

  若從外在對謬造成傷害,裡頭的人勢必也會感覺到,進而做出一些應對行為。

  他不會再吃黑主的虧第二次!

  正當他要行動時,一個聲音從旁邊出現:

  「那個大個子就是吞了莫亞的傢伙?」

  他詫異的看向來人,他會出現在這,是代表他已經……

  此時的沃克爾家──

  閻皇似笑非笑的看著坐在地上的庵,「你輸了。」

  「哼,我並沒有全輸,只是剛好讓他矇到罷了!」

  「沒想到我一句『莫亞出事了』,竟然激出他的潛能,剛才那一幕,還真是難得一見。」

  庵翻翻白眼,「那不過是火災場的蠻力。」

  「但你也不否認他有變強不是嗎?」

  「……哼。」庵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這筆帳我會討回來。」

  閻皇挑眉,「喔?什麼時候?」

  庵兀自走向訓練場的門口,頭也不回道:「等他帶著饗夜的女兒回來的時候。」

  「……真不老實。」

  「囉唆!」

 

  莫亞顫抖著身子,從看似痛苦的模樣,而轉變為──狂喜? 綠痛苦的抗衡著自己體內的異樣衝擊,咬著下唇,擔心的看著眼前的莫亞。

  原本低著頭的莫亞,突然抬起頭,臉上的笑意,是狂喜、是興奮,甚至,有點扭曲……

  綠第一個念頭是,這樣的表情,並不是她們所認識的莫亞,她是怎麼了?

  然而,自己似乎也無暇顧及他人,痛苦得站不住,蹲往地上,額頭冒著冷汗。

  在她因為體內兩股力量抗衡太強,而要昏過去之際,見到莫亞一臉邪獰的笑,周遭散發著不祥之氣;她伸手想拉她,想讓她回過神,但她,撐不住了。

  雙眼一闔,綠昏了過去。

  「唷,居然又起了奇怪的變化……嗯?」話未說完,主人眼中的莫亞突然消失不見,一轉間以極快的速度奔向前,攻擊方式突然顯的粗暴且不顧一切。

  她臉上的表情,與其說是為了守護,倒不如說是──極度享受著眼前戰鬥的快感?!

  「嘖,討厭死了,眼神居然完全變了個樣!」主人一邊閃避莫亞的攻擊,一邊在心中念咒,登時間雙手又凝聚了兩股氣,跟著朝莫亞轟了過去。

  莫亞雙手交叉在前,直接用自己的身體去承受那股轟炸,一股濃煙之後,莫亞衣物破爛,身上處處是擦傷地站在那,鄙視的朝主人一笑,舔了舔自己的傷口:「呵,真沒用!」語畢,她再次狂暴的朝主人攻去,每一擊皆毫不遲疑的攻向他的要害。

  越戰,莫亞的情緒越是亢奮,見到主人因自己攻擊所流的血,更加刺激著她的感官。

  主人見苗頭不對,這女人的動作有越來越快的趨勢,完全變了一個人,自己快連念咒的時間都挪不出了!

  不行,他得沉著,不過是個血族的女人,他不會輸!

  「四迷,給我出來!」

  四迷在他的呼喚之下從地上冒出,「是,主人。」

  「宰了她!」

  「是!」四迷撲上前去,豈料,莫亞在失去理智享受戰鬥之餘,竟然還認得四迷!

  「呵,省的我去找妳了……」

  「什麼?」四迷一愣,這女人衝著自己的那抹笑意,竟讓她這個除了主人之外,不曾害怕的人,一股沒來由的畏懼感蜂擁而上。

  「在發什麼呆?」帶著戲謔且森冷的女音突然從她的耳畔響起,在她還來不及反應時,突然被撕的四分五裂,連聲音都來不及出。

  莫亞緩緩撿起四迷掉落在地上的手,拉著自己手中的罷霧直接扯掉,冷笑道:「只要有手就夠了,呵呵……」跟著緩緩走向昏倒在一旁的綠,蹲下身,一樣把她的罷霧扯掉。

  「嘿!女人,去死吧!」早在莫亞做這些動作的時間內,主人便雙手舉高凝聚了個巨大的魔法球,魔法球周遭還不時釋放圍繞著黑色閃電,直接要從莫亞轟過去!

  就在這時,突然空間一陣動蕩扭曲,這讓主人不解,他所創出來的空間,怎麼會突然產生變化……

  不對,是有人從外頭攻擊謬,而且威力還不小,真該死!

  主人改將魔法球向上一拋,接著手結印,念出了一串咒文!

  一瞬間,四周的空間逐漸散去,主人對莫亞微微一笑道:「就把妳留在謬的體內吧~~呵呵呵!」

 

 

  外頭,被第一波攻擊正面擊中,而踉蹌顛了幾步的謬,獨眼猛然瞪大,張大嘴,從嘴巴朝爵及界的方向射出一個氣砲,爵和界直接閃過,轟掉了後邊的巨岩。

  「爵,下手冷靜點,綠和莫亞在它身體裡,要是不小心傷到裡面的她們就糟了!」界霧化到爵身邊提醒道。

  「放心,我有斟酌,不至於一下子讓他炸掉,」爵說著,瞇起泛殺意的紫色雙眼,「我要逼它把她們吐出來!」

  「說的對!」界說完,兩人一蹬地,氣勢洶洶的攻向謬。

  爵伸出右手,攤開掌心,一把暗黑色的大劍倏然出現,直接揮劍向前朝謬的手一砍──

  「嘎啊──」謬的手應聲掉落在地上,但又突然直接從那斷臂的位置,來回交織長出了新臂!

  就在謬咧著嘴,要攻向兩人之際,突然感到一陣不對,跪倒在地,全身抖動不已。

  跟著,從他的嘴跑出了一個小小的水球,隨著接觸到外面的空氣而越來越大,仔細一瞧,那根本不是什麼水球,而是一個由空間魔法所創造出來的結界。

  到了地面後,結界消失,跟著出現的即為主人及尉池。

  「哎唷~~是誰在攻擊謬啊?」主人插著腰嬌嗔道,「嗯?」說著,注意到站在不遠處的爵和界。

  「你是誰?」爵冷冷的問道。

  眼前一亮,「哎呀呀~~是個美男子呢,還有兩位,討厭啦,人家好興奮!」主人邊說,邊扭動著身子,形成怪裡怪氣的動作。

  「……」爵一臉「這傢夥在搞啥」的表情看向界。

  「……」界搖搖頭,回以「不要問我」的表情。

  「是說~~人家叫作護里,你們叫什麼名字啊?」

  連名字都怪!「……」界和爵再度無言。

  「不回答人家啊?呵呵呵,那只好在不知道你們名字的情況下……」護里的眼神一轉,狠狠的瞪大眼,「讓你們死啦!喔呵呵呵呵~~~」

  爵皺眉,一點也不以他威脅為意的表情冷冷瞪著他,「你從這傢伙的嘴裡出來,是代表你之前在他的體內?」

  「呵呵,很聰明,」護里一臉陶醉,「你讓我好煩惱要用什麼魔法殺你呢~~」

  「……我要宰了這傢伙。」爵的臉都黑了,對方一再裝腔作勢,尤其是那種聲調,那種語氣,那種姿勢,讓他怒意不斷湧上,尤其再推斷出,一定是他主謀的,就更不可以饒恕。

  「請便。」界也忍不住了,這傢伙真叫人火大!

  「莫亞人呢?」雖然火大,但該問的話還是要問。

  「莫亞?呵呵,你是說那個女血族吧?還有另一個~~哎唷!她們哪,呵呵呵,沒有我的空間魔法,恐怕早已經成為謬的胃液底下冤魂了吧?哈哈哈……」話尚未說完,只見爵和界渾身上下充斥著殺氣,直接撲向他,正當護里要做出反擊時,接下來的狀況完全轉移了他的注意力──

  「咳……」護里咳出鮮血,愣愣看著不知何時穿過自己胸膛的手,順著往後一瞥……「怎、怎麼可能?」

  「莫……亞?」爵愣愣喚道,之所以語氣如此不確定,是因為眼前的莫亞……怪怪的。

  莫亞獰著笑,手穿過護里的胸膛,綠也站在旁邊,冷冷的看著被穿破胸膛的護里。

  「什麼事笑的這麼開心呀?」說著,倏地將手抽出,舔了舔手上的血,嫌惡地蹙了蹙眉。「難喝。」

  「噗……」護里再次吐了口血,瞪大充滿血絲的眼,手捂著自己破了個大洞的胸口,施展治癒術,「妳……妳是怎麼出來的?」

  突然,謬咧笑著臉,張開嘴,打算再次將除了護里及尉池以外的人再次吸到體內!

  「呵!」護里笑道,拉著尉池閃到一邊去,離開吸取範圍……

  誰料──

  「咕!」謬嘟嚷了一聲,所有人詫異的看著這一幕。

  莫亞瞬間閃到了它的身後,黑色波浪長髮飄揚在空氣中,冰冷的眼神,邪佞著笑,將謬的頭活生生給擰了下來。

  地上的綠,顫抖著身子,她抱著自己,並不是因為害怕而如此,而是,她體內的血液沸騰的越來越劇烈,與某種力量抗衡的越來越明顯,尤其在看到現在這種狀態的莫亞,彷彿是刺激著自己與生俱來的……什麼?

  「綠?妳沒事吧?」界霧化來到綠的身邊,讓她靠著他,「綠?」她渾身顫抖不已,低著頭,彷彿在忍受什麼。

  這讓他很擔心,再看看莫亞變成這個樣子,在謬體內的這個期間,她們發生什麼事了?

  「界……」

  「嗯?」

  見綠緩緩抬起頭,與他對上眼,界揉揉眼睛,因為在那一剎那,他看見了綠的碧眸中,閃過一絲金色的光芒。

  ……這是怎麼回事?

  莫亞將謬的頭扔至一邊,看到謬沒有頭的身體還在那邊晃來晃去,她冷冷一笑,瞬間撕裂了謬的身體。

  爵詫異的看著這樣的莫亞,她臉上的表情,彷彿是在享受著殺戮,這是過去的她,從未有過的情形。

  「莫亞?」爵二話不說霧化到她的身邊,「妳……」

  莫亞微微側過臉看向爵,緩緩向他伸出手,輕輕撫上他的臉,溫柔道:「爵,你沒事?」

  他頓了會兒,也握上了她的手,「嗯,我沒事。」

  見她給了他一抹好美的笑容,「太好了。」

  爵將她一把擁到懷中,「嗯,我聽到妳被吞掉,真的嚇死了!」

  莫亞原本溫馴的靠在他的懷裡,一聽到「吞掉」,便輕輕離開他的懷抱。

  「對喔……事情還沒結束。」說著,臉上妖紋再度浮現,「我先去宰了那傢伙,等等就回來。」

  莫亞的語氣看似輕鬆,內容卻流露出濃濃的嗜殺。

  雖然說他不在意殺不殺的這個問題,他本來就不是和平主義者,但是,莫亞的轉變,屬於她的人性部份被蓋過的這一點,讓他很不解。

  莫亞再度霧化消失,出現在已在一段距離之外的護里及尉池面前。

  「去哪呀?」她瞇著眼,對兩人微微一笑。

  「莫、莫亞姊姊?」尉池愣愣道,這樣的莫亞與先前差太多,讓他感到很害怕。

  「嘖!尉池,你到後面去!」

  「哥哥!」

  「喔?要認真了嗎?」莫亞冷笑道。

  一瞬間,身邊出現了另一抹身影,莫亞淡淡看過去,輕笑:「喔,綠,妳也來了?」

  「是啊……」她說道,「怎麼能少的了我呢?」抬起頭的那一剎那,綠的瞳孔,由原本的綠,轉變為完全的金。

  被兩對金眸凝視著,令護里不由得打了個哆嗦,果然,皇室血族,並不是好惹的。

  他踢到了個鐵板,但千金難買早知道,如今,為了保命,他必須用那招了!

    護里瞪大著眼,雙手左右張開,喃喃自語道一段咒語……

  頃刻,四周佈滿了不祥之氣,地面漸漸裂開,同時間震動不已。

  許多黑色的影子由四面八方纏上護里,下一刻,他完完全全被包覆住,大地停止了震動。

  但,就在大地看似恢復平靜的那一剎那,碰的一聲巨響,一股異常的能量以護里為中心,向四方釋放!

  「莫亞!」

  「綠!」

  爵與界嚷道,莫亞及綠早在感覺到異狀的同時,退至安全距離,打算好好看清護里的變化,卻在大家以為安全的同時,黑影不知何時延伸至此,牢牢地從後方抓住了四人!

  怪了,護里不是在眼前嗎?

  「以為沒事了嗎?呵呵,血族的四位……」

  「……」莫亞及綠不悅的臉一沉,似乎要憑自己的力量掙脫黑影。

  「沒用的喔,大姐姐們~~」尉遲沁著甜甜的笑,站在四人的後方,於眼前的護里,突然跪了下去。

    「咳噗!搞什麼?」從護里的嘴中吐出了黑血,接著,他整個人如木乃伊般往內消瘦下去,雙眼爆出。

  這個噬魂之咒,不是可以介由咒語將眼前的阻礙吞噬並消滅?

  這是……血魔給他的咒書中的……最後一頁啊!

  只要遇上了危難之際,就能立即釋放力量的啊!

  但如今……為何……為何?

  帶著滿腹的不解,護里全身上下就像血被抽乾一般,變得乾癟不堪。

  尉遲嘲諷一笑,「愚蠢的人,當你啟動這咒語,莫過於間接告訴我,你沒用了。」

  「……你不是尉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尹上秋末 的頭像
尹上秋末

尹上秋末&咪格爾

尹上秋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