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約定

 

  「可以帶我去找爵嗎?」

  「這……妳應該能明白爵為何要瞞妳。」

  莫亞點點頭,「我知道,但即使如此,我還是想見他,不能讓他一個人面對,既然是我跟他的事,本來就該兩個人承擔。」她說著,低下頭,「拜託你。」

  「界。」綠說。

  「嗯?」

  她登時揚起一抹甜甜的笑靨,「帶她去吧!」

  「……好。」唉,綠是不是已經知道,只要是她的要求,自己是一定會照辦的了?

  「嗯,謝啦!他答應了,莫亞。」綠豪爽地拍拍界的肩後,回過身對莫亞一笑道。

  「謝謝!」

  「嗯,謝綠吧。」看來事後爵一定會怪他的,不過算了,綠的話比較重要。

  「綠,謝謝妳!」莫亞感激地握著綠的手,她總覺得綠有種可以帶給她力量的能力,親切感更重了。

  綠也是,她不知怎麼的,就是想幫莫亞,看莫亞這麼高興,她也很開心。

  「不用謝啦,等見到爵再謝吧!」

  一旁尚未離開的瓊可冷笑道:「就算妳去了也沒用,庵叔叔是不會理妳的!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不要再纏我的爵了!」她知道爵個性浮動風流,不會對任何人投入感情,但就是因為知道他原來應該是這樣的個性,現在卻出現了一個他真正在乎的人,要她怎麼不生氣?

  「有沒有用,去了就知道,還有……」莫亞頓了頓,認真地看向瓊可:「爵並不是妳的。」說完,不想跟她做口舌之爭的她便轉身與界及綠離開圖書館。

  瓊可怔了怔,雖然知道不可能,但若真的讓她成功了……不行,她不能冒險!當下馬上先一步霧化到沃克爾家,就等莫亞她們到。

  血族某隅,被名為《熾炎》的紅林所圍繞的中心,矗立著一棟雄偉的建築。它沒有王居的壯觀與佔地遼闊,但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在眾多的建築中也是別出一格,絲毫不遜色,尤以它散發出來的霸氣,更是貴族血族的住所中之佼佼。

  這裡即為貴族血族沃克爾家族代代承襲的住所,所散發的氣質與現任主人庵‧沃克爾相當契合。

  偌大的練功場上,矗立著一個十字型的大柱,上頭綁著的人,正是滿身傷痕的爵,他口中溢出鮮血,血族與生俱來的復元能力,速度趕不及新的傷口造成的速度。

  由於傷到內部,所以使得爵現在非常虛弱,也多少影響了復元的速度。

  一名紫色直長髮的男人站在他的面前,臉孔乍看之下跟爵有幾分神似,卻再增添幾分霸氣與冷漠之息,如同血王一般,也擁有著不老而俊美至極的外表。

  他是庵‧沃克爾,擁有最高等貴族血族頭銜之一,有參與當年的戰事。

  個性霸道獨裁,說一不二,不容許他人違抗自己的命令,更何況是他的兒子。娶不娶瓊可是其次,違抗自己意思這點就是不可饒恕。

  他冷冷地睨向被綁在那的爵,見他低著頭,不作聲。「願意放棄了嗎?」他淡淡道。

  聞言,爵顫動了一下,輕咳了兩聲後,抬起頭,勾起唇角,露出了他的招牌笑容。「咳咳……呵,我不娶瓊可。」

  庵危險地瞇起了眼,手一揮,一陣富有刀刃之氣的氣流劃過爵的身體,「你以為我會手軟嗎?」

  「唔……」挨了那記攻擊的爵悶哼,依舊揚起虛弱的唇角,「我……我從不認為父親的處罰會手軟,我只希望父親您可以理、理解,那……那挨再多的攻擊,也……咳……值得。」爵的眼神始終清澈而堅定,直直地對著庵的雙眼,這是身為父親的庵從未見過的樣子。

  這時,管家走了進來,對庵行了禮後道:「主人,瓊可公主來訪。」

  庵瞥了他一眼,「現在沒那閒工夫理她,叫她走。」

  「是。」管家才剛轉身,卻見到瓊可自己走了進來,急忙上前阻止,「瓊可公主,主人及少爺不方便見您,請您先行離開。」

  「我當然是有急事才過來呀,叔叔,請你先聽我說!」

  「妳越來越不知分寸了。」庵沉著一張臉瞪向瓊可,「不要以為妳是公主,我就一定會賣妳面子!」

  瓊可瑟縮了一下,庵是血族中少數不完全聽從皇室血族命令的人,這也是因為他跟皇室血族的成員實在是太熟了,除了血王之外,他大老爺根本不把其他人放在眼裡。

  「瓊可知道分寸,只是這件事很重要。」

  「講重點!」

  「就、就是,讓爵違抗叔叔你的那位女孩──尚莫亞要過來了!」

  「什麼?」爵聽到莫亞的名字,還聽說她要過來,非常震驚。她怎麼會過來,她應該不知道才對啊……他懂了,是瓊可。

  「瓊可,妳……」爵狠狠的瞪著瓊可,威嚇性的露出獠牙,紫眸泛著殺意。

  庵瞥了爵一眼,瞬間霧化到他的面前,勾起一抹邪佞的笑容,「我倒要看看,讓你反抗我的女人,究竟是什麼樣的角色。」

  爵急了,「爸,你不能傷害她!」

  「哼嗯……」倏地,庵直直地盯著爵的眼,手一揮,爵直接閉上眼垂下頭,但他並沒有昏倒,只是動不了也無法睜開眼,只能用聽的來知曉外在的一切。

  他心裡一陣不安,爸爸到底想做什麼?

  「伏林。」庵淡淡的對暗處喚道。

  「是,主人。」一名前額流海蓋住半張臉,擁有一頭灰髮,身穿一身黑色長袖袍子的男人從暗處出現,恭敬的回應庵的叫喚;他即為世代服侍沃克爾家的現任管家。

  「去大門等著,若那女的來了,直接帶她過來。」

  「是。」說完,伏林便直接霧化消失。

  瓊可不解地望向庵,「庵叔叔,你要做什麼?」

  他只用餘光掃了她一眼,「我要做什麼,有需要向妳報告嗎?」

  「這……」瓊可窒了窒,「沒有。」即便心中對庵完全不尊敬自己這一點,感到很不滿,但還是沒有惹他的勇氣。

  「那就閉上妳的嘴。」

  「是……」碰上庵,公主做的一點尊嚴也沒有。

  「妳可以滾了。」

  「咦?」她想留下來看好戲的說。

  「我說,滾!」

  「……是。」瓊可心中萬分不滿,但也只好乖乖離開。再怎說,他都是她未來的公公,哼,就賣他面子吧!

  沒多久,莫亞跟著界及綠來到了位於《熾炎》中心的沃克爾家,一到門口,便看到面無表情的伏林在門口等候。

  「界少爺,綠小姐,」伏林先對界和綠打招呼,跟著深褐色的眸子望向一旁的莫亞,「請問是尚莫亞小姐嗎?」

  「嗯,我是。」莫亞點頭應道。

  「請跟我來。」說完,伏林便轉身往內部走去。

  簡直就像是特意在這邊等她來的?莫亞微愣,但隨即與界和綠跟了上去。

  當到達練功場的那一剎那,莫亞被眼前的畫面給震驚的捂住了嘴,瞪大著眼直直望著被綁在高柱上的爵,心中,有的是不忍和不住的心痛。

  「爵?」莫亞向前走了兩步,赫然注意到十字柱前站著一名同樣也是一頭紫髮的高大男人,當他轉過來的那一剎那,莫亞知道他是誰了。「您是……爵的父親?」

  「叔叔。」界向庵打招呼。

  「叔叔。」綠也跟著庵叫人,水靈靈的大眼眨呀眨的,不解庵為何要繃著一張臉。

  庵只是瞄了他一眼,眼神卻在看到綠時閃過一絲驚訝,但馬上回歸平淡,視線回到莫亞身上。

  「妳就是讓爵反抗我的女人吧,」他說著,冷笑一聲道:「哼,妳到底有多大能耐,竟然讓這傢伙有種反抗我?」庵在講話的同時,刻意釋放出壓力與殺氣,絲毫不保留,是那樣龐大而懾人的氣息,直接撲向莫亞。

  莫亞承認,面對他的壓力和殺氣,讓她有些不舒服,甚至是冒冷汗。但,她仍是鎮定的深吸一口氣後,勇敢地對上他冷冽富滿殺意的雙眸。

  「我……並沒有什麼能耐,我很平凡,可不可以請叔叔您……先把爵放下來,讓他好好的療傷,我們好好談談……」

  庵聞言,眼危險一瞇,忽然霧化到了莫亞的面前,猛地掐住了她的脖子,將她舉高,「妳竟敢命令我?」

  「唔……」莫亞痛苦的悶哼,這一聲,讓既無法說話也無法睜開眼睛的爵心一緊,該死,他到底在幹嘛!這種時候,他居然這麼沒用!

  綠見狀,想也沒想的跑過去抓住庵的手臂道:「庵叔叔!你怎麼這樣掐著莫亞?快放開她~~」

  庵頓了會兒,嘖了一聲後鬆了手,讓莫亞直接跌坐在地上。

  界摸摸綠的頭,「唉,庵叔叔果然還是很疼妳。」

  「是嗎?」見界點頭,綠看向庵,「庵叔叔,你把爵放下來吧!」

  「……」庵沒回應綠的話,望向邊起身邊咳嗽的莫亞,見她順順氣後,再次對上他的眼,這次,讓他注意到莫亞瞳孔的顏色了,她是血姬?他怎麼不知道血族有新的血姬?

  莫亞堅定的望向他,「我很平凡,我沒有什麼多大的能耐,可是,就只有想跟爵在一起的心,是我平凡中的不平凡,所以,請您理解。」

  莫亞的一席話,激盪著爵的內心,心中一陣翻騰的感動,讓他幾乎要流下男兒淚。

  「平凡中的不平凡」嗎?哼,以前也有人說過這樣的話,不過是在很久很久以前……庵突然腦中閃過一個念頭,雙手抱胸,俯視著莫亞。

  「證明給我看。」

  「證明什麼?」

  「妳所謂『平凡中的不平凡』,妳口中對爵的心。」他瞥了一眼微發愣的莫亞,「妳知道血族的死對頭是什麼種族嗎?」

  莫亞不解的搖搖頭,看向界和綠。

  「是雪狼族,」界回答,望向庵,疑惑道:「庵叔叔?」

  「去跟雪狼族的王要一件寶物回來給我,」他笑了笑,「提醒妳,狼王的脾氣很古怪。」

  「我跟妳一起去!」綠嚷道,「妳會去吧?」

  莫亞點頭,眼神十分堅定,「嗯,我會去。」

  「我是叫她去。」庵對綠說,這丫頭個性還是一樣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我知道啊,可是我想陪她一起去。」

  界輕笑摸摸綠的頭,「嗯,我也去。」

  「哼,這樣有意義嗎?」

  莫亞感激的對界及綠一笑,「謝謝你們,」說完,望向庵,「請放心,如果不是靠我自己的話,要怎麼向庵叔叔您證明呢?我跟您約定,我一定會做到的。」

  「如果莫亞靠自己做到了,庵叔叔會重新考慮爵和瓊可的婚事吧?」綠問。

  「……」

  「就當庵叔叔答應囉!莫亞,加油吧!」

  莫亞發現庵似乎拿綠挺沒輒的,「呵呵,好,我會加油!」莫亞說著,轉向爵的方向,突然霧化消失出現在他的面前,張著翅膀,飛在半空中。

  「爵。」

  爵無法說話,但他此時焦集萬分,他老爸要莫亞去做這樣危險的事,很明顯是在故意刁難她。

  他知道莫亞現在就在他的面前,他好想抱住她,他好想好想她,但是他現在動不了。

  一個溫暖的手撫上了他的臉,輕輕的捧起,「我跟你約定,我會回來,你要好好養傷喔!我相信,我走了之後,你爸爸會把你放下來的……」

  「莫亞,別去!」爵在心中喊著。

  莫亞輕輕的在他的唇瓣上落下一吻,額頭碰著他的額頭……

  「我愛你。」

  莫亞離開爵的身邊,緩緩踱步到庵面前。

  雙眼直視著他,沒有一絲退怯,洋溢著滿滿的誠懇。

  「庵叔叔,我們要走了,爵他……可以請您在我走之後,替他療傷嗎?」

  庵只是由上而下的睥睨著她,然而她堅定的心志,卻讓他在心中稍稍感到有那麼一絲認同。

  「哼。」他嗤道,沒有正面回答她。

  莫亞見狀,向他躬了躬身,「拜託了。」

  「莫亞,先走吧。」界道。

  「嗯。」莫亞點頭,再度望了眼爵的方向後,轉身走向界和綠。

  界對庵點頭致意,三人便離開了沃克爾家的練功場。

  庵瞥了爵一眼,嘲諷地勾了勾唇角,手一揮,爵應聲掉落,順勢解開了對他的束縛。

  在落地的那一剎那,爵張開了眼睛,迴個身,單腳屈膝落地。

  他緩緩抬起頭,對上了庵的雙眼,雙唇一抿,「為什麼讓她去找雪狼王?」俊眉蹙個死緊,很擔心莫亞會勉強自己。

  庵突然瞬間霧化到爵身後,爵立即揮手過去攻擊,卻被庵輕易擋住,腳一掃,跟著將他狠狠的踩在地上。

  「唔……」

  庵充滿不屑的神情俯視著被自己踩住的爵,老早就讓他帶上了罷霧,因此他無法霧化離開。

  「你還沒學到教訓嗎?少用這種眼神看我,不滿的話……」庵狂妄一笑,「就打敗你老子我!」

  「你!」

  庵赫然揪起他的頭髮,直接抓了起來,冷冷的笑著,「怎麼?不服氣?我說過了,本大爺不准任何人反抗我,讓那女的去證明她自己的話,而沒有直接殺掉她,已經夠仁慈了,要不然,」他雙眼一瞇,「我現在可以直接去宰了她!」

  說完,直接將爵摔至一旁,使他吐出了血。

  爵將嘴邊的血抹掉,直起身,深呼吸一口氣後,認真的望向他。

  「我知道了。」

  「哼,總算認命了嗎?」

  「跟我約定,」他的眼神堅定無疑,一貫的笑容再次回到他的臉上,是那樣的自信,身邊周遭瀰漫的氣息,是鬥志高昂的風采。「就像你說的,只要我打敗你,就可以照著我的意思做。」

  庵聞言,危險地瞇起眼,「就憑你?」

  「試試看才知道不是嗎?」

  「哼,愚蠢!」

  他皮皮一笑,「我是你兒子嘛!」

  庵冷冷的看向他,「找死。」這傢伙,真的變了,他以前對於自己的獨裁,並不會這麼積極的反抗,有意思,他就讓他知道,要打敗他,根本是無稽之談!

  「先等等,爸。」他攤手制止,「打滿身是傷的我也沒意思吧?你的自尊應該也不允許吧?」

  「……」

  「先讓我去療傷,再來跟你挑戰。」

  「哼,我會讓你知道,你所想的一切都是多餘的,」說著,對一旁喚道:「伏林!」

  「是,主人。」

  「帶這小子下去,」他看向爵,「明天開始。」

  「沒問題,謝謝老爸!」他願意給他這個機會,他就謝天謝地了。

  庵沒回答,直接霧化消失。

  「少爺,這邊請。」

  「莫亞,再等我一下,我會讓自己在最短時間內變強,打贏父親,然後馬上去找妳,等我!」爵在心中暗暗想道,有別於以往修練的心情,這次,他有目標,有衝勁,他要認真了!

  庵回到了他的書房後,一個聲音倏然浮現……

  「知道那女的是誰嗎?」

  庵瞥了來人一眼,「怎麼,是什麼風把你吹來了?血王。」

  「來看看情況,」閻皇抱胸倚在一邊,淡淡看向他,「那女的,莫亞,是饗夜的女兒。」

  聞言,庵的表情一怔,「她也是饗夜的女兒?」

  「嗯,而且她的媽媽是人類。」

  庵瞇起眼,「看來是個麻煩的人物。」

  「她都讓爵反抗你了,不是嗎?」

  「嘖……」難怪,他覺得莫亞有點眼熟,還有那句話……

  閻皇走過去他身邊,拍拍他的肩,「小心點,可別輸了。」他的語氣雖然平淡,但聽的出來有揶揄的意味。

  庵一聽,眼底盡是濃濃的不悅,陰狠的說道:

  「你認為我會輸?」他語帶警告,即便他這好友現在是血王,他也不容許他看扁他!

  「很難說。」一向冰塊臉的閻皇眼底難得露出一絲興味,「我等著看。」

  「……」有種,爵,你完了!

  莫亞的到來,界的回歸,綠的甦醒,爵的反抗,饗夜的消息浮現,一切的一切突然同時發生,這似乎當中有些含義。

  閻皇心想,也罷,就靜觀其變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尹上秋末 的頭像
尹上秋末

尹上秋末&咪格爾

尹上秋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