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電視不斷地重撥方才的畫面,美麗的吸血鬼少女,高高在上,無可侵犯的形象,使眾血族回到該回去的地方去的那股威嚴,藉由電視,呈現在眾人眼前。

  蘇鈺抱著抱枕,坐在沙發上,注視著電視內容。

  怎覺得,那位所謂的吸血鬼,讓她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但明明在她周遭,並沒有那樣的人存在,她感到非常疑惑。

  此時,家裡門鈴響起,從門上的小孔發現來人即是莫亞,而且她身上穿的衣服還有些眼熟。

  她打開門,「莫亞?妳怎麼突然來了?」

  「小鈺,我是來跟妳道別的。」

  「道別?妳要去哪啊?」

  「我要去一個很遠的地方,也許,以後很難再見面了。」想到這裡,她還是不免感到傷心,因為蘇鈺是她少數要好的朋友。

  蘇鈺輕笑,「妳在說什麼啊?很難再見面?拜託,就算妳是要移民,現在交通這麼發達,怎麼可能見不到面啊?」

  莫亞扯扯嘴角,輕輕握住她的手,認真地看著她。「也許有機會,我們還能再見吧,但不保證是什麼時候。所以,」她深呼吸,「有些話,我想告訴妳。」

  蘇鈺頓了頓,「什麼話?」她發覺莫亞看起來不像開玩笑。

  「我真的很高興能夠認識妳這樣為我著想的朋友,這是我很大的幸運,所以小鈺,妳一定要幸福。」她說著,眼眶又有點熱熱的了,但她深呼吸忍住。

  「莫亞,我不知道妳是怎麼了,但妳可別做傻事,少用這種交代遺言似的口氣跟我說話!」莫亞的不對勁讓她感到不安,這個看來從不煩惱什麼的女孩,竟然一付泫然欲泣的模樣。

  莫亞向前抱住蘇鈺,「再見,小鈺,我最好的朋友。」說著,眼淚滴了下來。

  「等等,莫亞,妳解釋清楚!」蘇鈺急將莫亞推開,抓住她的肩膀問道。

  莫亞頓了頓,緩緩指向撥出自己容顏的電視新聞,蘇鈺跟著看了過去,「什麼啊?現在不是看新聞的時候吧?……」等等,她知道莫亞身上的衣服她為什麼覺得眼熟了,隨即轉回頭面向莫亞。「莫亞,為什麼妳會……咦?!」當她回過頭的同時,站在她眼前的莫亞,已經不是原來的莫亞了,而正是在電視上的那位吸血鬼本人!

  這代表什麼意思,看來已經很明白了。

  「妳……」蘇鈺睜大眼,不可置信地望著她,「妳是吸血鬼?」

  莫亞點點頭,「我是,所以我不能待在這裡了。」她相信蘇鈺的為人,她知道她不會隨便傳出去。

  「那妳要去哪裡?!」

  「回到我該去的地方。」

  「哪裡?很遠嗎?」

  莫亞苦笑,「坐車到不了,坐船不能到,坐飛機也不行,是個很遠的地方。」

  「……」

  「所以,」她拍拍蘇鈺的肩膀,「妳保重,還有啊,趕快跟紹奇學長在一起吧,妳跟他真的很配。」

  「紹奇?」蘇鈺翻了翻白眼,「笨蛋,那傢伙喜歡的是……」說到一半,她欲言又止,現在告訴莫亞似乎也沒意義,只會讓她心裡多了個煩惱罷了。「沒什麼。」

  「小鈺,今後我們也許很難再見面了,但我們永遠都是朋友,真的希望妳能過的好。」她發自內心地闡述道。

  「傻瓜,」這次換蘇鈺向前抱住她,眼眶也濕了。「我們當然永遠都會是朋友,妳放心,我不會因為妳是吸血鬼就跟妳絕交,剛才在電視上看的很清楚,是妳阻止這場悲劇繼續擴大的,妳真的很了不起。」

  「不……我沒有。」

  她抓著莫亞的肩膀晃道:「妳有,我說妳有就是有!還有,別說不能再見這種話,未來的事誰也不知道,也許在哪個點,我們又遇到了啊!」

  莫亞愣了愣,揚起笑容,「嗯,妳說的對。」

  「不管妳在哪裡,都要好好照顧自己,對自己好一點!」

  「我會的……」

  「不要再吃泡麵了!」

  「可是泡麵很好吃……好啦,別瞪,我知道了。」兩人說著,彼此的聲音都越來越哽咽。

  「找個愛妳的人。」

  「我找到了,而且我早就擁有愛我的人,像是妳。」

  蘇鈺也哭了,「啊~~肉麻死了!」

  「小鈺!」莫亞此時已哭成了淚人兒,模樣連同樣身為女人的蘇鈺也感到不捨。「謝謝妳,我絕對不會忘記妳的!」

  她哭著笑道:「笨蛋!那是一定要的!」

  莫亞點點頭,「那……我該走了。」說著,身影漸漸如霧一般地淡化掉。

  「莫亞,如果妳回到這邊,一定要來找我啊!」

  「嗯。」完全消失前的莫亞,對蘇鈺展開了一抹極美的笑顏。

  直到她完全消失,蘇鈺同時也明白,莫亞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她不是人類,但即使事實是這麼的難以置信,她始終相信一點──

  不管變得什麼模樣,莫亞永遠都是莫亞。

  是那個善解人意,嚮往平凡,不拘小節的好友尚莫亞。

  「有一天,我們一定能再見的吧……」蘇鈺望著天空,喃喃自語道。

  即便是暫時分道揚鑣的兩條線,仍是會有再次交集的那一天吧!

 

 

  界處理好在這邊的一些事後,將一些必備的衣服行李之類的收進空間袋裡。

  要回去了,其實,他的心底是雀躍的。

  找到遺留在外的血族,並帶回天烸去,這是他跟血王的約定,為了她。

  想到她,一向喜怒不形於色的界,臉上不自覺漾滿了溫柔,但也感到些許寂寞。

  「在想綠嗎?」回來的爵,倚在門邊,訕笑地望著他。

  界只是瞥了他一眼,又恢復平時神態自若的神情。「你身上有血腥味。」

  爵聳聳肩,「處理了一點事。」

  「……殺人了?」大概知道他去處理什麼事的界問。

  爵聞言,勾起唇角冷笑道:「差不多了,但我大發慈悲,還是沒要了他們的命。」只是「小小」的教訓一下。

  「因為莫亞的關係,才改變你平時的作風嗎?」依照平時的他,根本不會有所謂「大發慈悲」的狀況發生。

  「呵呵,你知道了何必還問我呢?倒不如說說你自己吧!」

  「我?」

  「是啊,你在想綠不是嗎?」

  「你知道了何必還問我呢?」界微笑地將話原封不動地還給爵。

  「哈,好吧!我瞭解~~」

  「快去整理你的東西吧!」

  「知道了,那我不妨礙你思春了。」爵揮手轉身,另一隻手接住界砸過來的枕頭,回頭一笑,「好好面對自己的心吧!」他這兄弟總是把心事藏心裡。

  「……」界但笑不答。

  「呵呵,我去整理啦!唉,我家莫亞怎麼還沒回來,真是想死我了呢!」

  界笑著無奈地搖搖頭,抬頭仰望窗外浩翰星空,身在天烸的她,是否也在想著他呢?

  翌日,三人集合在客廳,帶上了各自的東西。

  由於本來就沒有多添購什麼東西,因此房子整理起來不會太困難,界留好了給房東的字條及錢後,伸手開啟了時空之門。

  「要走囉!」爵摟上莫亞的腰,對她溫柔一笑。

  「嗯!」莫亞也回以他一個笑顏,回頭看了眼這她成長的世界。

  要離開了,這一趟過去,或許不會再回來了。

  再見,她成長的世界,擁有許多回憶的丼界。

  她會帶著對這裡的懷念,前往下一個新的世界的!

  另一邊的世界──天烸,雖然她去過一次,但仍是個她完全陌生的世界。

  但她明白自己必須適應,且有爵陪著,她想,她不會害怕的。

  要做的事還有很多,適應新環境,找尋自己生父的消息,各式各樣的,以後,她可沒時間感傷什麼!

  新的明天即將到來,即使今後際遇再不平凡,她想,她還是會好好面對的。

  當然,可以的話,還是不要太高調比較好,雖然事實常常與她的想法往反方向前進。

  但,老話一句,船到橋頭自然直囉!

  對自己說──

  加油吧,尚莫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尹上秋末 的頭像
尹上秋末

尹上秋末&咪格爾

尹上秋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