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血姬

 

  轟隆一聲巨響,巷弄間傳出爆炸聲,正當人們議論紛紛,不明所以之際,異像再次發生!

  人們瞠目結舌看著眼前的景況,許多身形怪異的異形,從天空、陸地、大樓與大樓之間跳躍飛翔,快速穿過人群,卻沒有傷害人類,反而是為了什麼特定目標,奔至同一個方向,即為方才傳出爆炸聲的方向。

  然而附近的血族獵人接到馮莉的電話,亦在同一時間,互相連繫,全都往現場去。

  如此大的動作,不僅驚擾了人類,更引起了潛伏在人類世界的某些人形血族的注意。

  發生什麼事了?

  現場,馮律不說第二句話,再次躍起,手握名為《黑煞》之刃,於半空中凝氣,黑刃瞬間冒出藍色火光,熊熊圍繞在刀體周圍,結合魔法之兵器,毫不遲疑向眼前的爵砍去。

  「哼……」爵舞動雙翅,陰鶩的眼眸中盡是冷冽的殺意,在馮律砍下的同時迎上前去,在快砍到的同時瞬間霧化到刀刃左側,以極快的速度打掉攻擊,偏掉的魔法轟向一旁的牆,造成了巨響。

  馮律反應也很快,攻擊一被打偏,立刻調整位置再次攻向爵,這是一場除了實力之外,還要著重專注力及反應的戰鬥!雙方你來我往,互不相讓,幾次的交手之下,爵明白對方是《天烸》過來的人,且有一定的實力,幾千年以前的教訓,讓所有的血族都知道不能小看血族獵人,即便他們在他們眼中是弱小的生物。

  「莫亞,妳先走,保護好自己。」界對莫亞說道,瞇著眼看向越來越多的蛭魔,露出獠牙威嚇,「識相點就別再靠近!」

  感覺出界身上所帶的壓力,硬碰硬絕無好處。於是,其中一名蛭魔對其他同類說道:「血族之女待會再爭,先跟血族獵人算總帳!」說完,一窩蜂湧上前去,攻向現場的兩名血族獵人,但由於馮律正跟爵在戰鬥,而他的實力明顯較強,考量下,一票蛭魔集中攻向馮莉。

  馮莉閃身戰鬥,赫然間,幾發子彈及夾帶魔法的劍氣揮過,被擊中的蛭魔直接慘叫一聲灰化消滅!

  巷子內,出現了另外幾名男女,即為第一時間趕至現場的血族獵人,各自拿著自己的武器,不多說廢話地攻向蛭魔群。

  然而,蛭魔的數量是越來越多,趕到現場的血族獵人亦持續增加中,由於場地太小之故,有些紛紛退出巷弄,轉移戰鬥陣地。

  界這裡,三名血族獵人注意到後,群起攻向他,界只是嘲弄地一笑,便上前迎戰!

  三人的聯合攻擊,是集合了劍、槍及武士刀,全都是由特殊材質打造,由祖先所傳下,專為消滅血族所製。

  在任何戰鬥中,都不該小覷對手,因為一時的疏忽,都有可能致命!

  莫亞明白爵跟界在為自己拖延時間,眼見現場戰況越來越激烈,且加入戰局的人與蛭魔也越來越多,範圍也越來越廣,這樣下去,勢必只會越演越烈,而且也有可能傷到其他無辜。

  總之,先把露亞安全帶離現場後,自己再回來加入戰局。

  雖然,她的心是矛盾的。

  人類與血族的戰鬥,她該為誰?

  理應是為血族的,因為血族獵人是明顯要他們的命,但,自己在不久前,還是人類,如今,血族或人類的傷亡,都不是她樂見的。

  拳頭握緊,轉身望向尚露亞,「露亞,我先帶妳離開……」莫亞拉起露亞,使勁地飛上天空,露亞嚇得尖叫不已!

  「啊~~放我下來!我會被妳害死!」

  「不、不要亂動,已經拉不動妳了!咦?」莫亞先暫時讓露亞落在一處屋頂上,而她,愣愣地看著眼前的情景。

  站在高處,眼前的戰況盡收眼底,甚至加進了幾名她沒見過的人形血族。

  兩邊駁命互相廝殺著,不要,她不想看到這樣!

  倏地,她的雙眸瞪大,不可置信地看著陸陸續續到場的SNG採訪隊,一大群的記者及好奇瞻望的民眾來到這裡,天,他們不該來的!

  「哇,這麼快就來啦,不知道能不能拍到我……」

  莫亞愣愣地看向露亞,「什麼意思?」

  「我剛才趁亂打的電話啊,這種只會在電影裡面出現的畫面,原來真實世界也有啊!當然要報的大一點啊!」

  莫亞激動地抓住露亞的肩膀,「妳知不知道這樣會害死很多人的!如果他們被攻擊怎麼辦!」她萬萬想不到露亞比她想的還要不懂事。

  露亞嫌惡地推開莫亞,「別碰我,妳這個妖怪!原來這就是媽媽要把妳趕出來的原因,原來妳根本是個妖怪,我看妳的真面目,就跟剛才攻擊我那個醜八怪怪物一樣吧!」

  怪物?莫亞的心一痛,原來被人這樣叫是這麼的難受……

  莫亞扯了扯嘴角,勾勒出一抹美麗的笑,隨即眼神一凜,她明白,自己才不是怪物,爵他們也不是,大家只是種族不同罷了!

  自己的定義要由自己決定,不是別人決定!

  露亞被她盯的有些畏縮,卻仍是倔強地對上她的眼。「看、看什麼?我又沒說錯!」

  「嘎啊──」

  莫亞朝尖叫來源望去,看見有些蛭魔已經開始攻擊人類了,隨著加入戰局的人越來越多,戰鬥範圍越擴越大,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了。

  遠遠地,還有多輛警車往這個方向過來,這讓莫亞心一緊!

  這樣只會造成更多犧牲啊!她必須叫他們不要再靠近了!

  底下戰鬥的蛭魔發現了屋頂上的莫亞及露亞,隨即撲上,莫亞這次再也不能遲疑,掠奪不掠奪生命這種事,「稍有遲疑會帶來更多危險」這句話,在她心底浮現。

  她記取教訓,瞇起眼上前,以物化成利刃的利爪,穿過來襲蛭魔的心臟,當她手拔出的那一瞬間,蛭魔慘叫灰化。

  蛭魔陸續來襲,莫亞不能丟下露亞,也不能去阻止更多的人類接近,即使現下自己有了戰鬥的能力,卻無法阻止悲劇的發生及戰局的持續擴大……

  她該怎麼辦?該怎麼做才好?

  「去死!」馮莉突然揮著她的武器,躍上屋頂朝莫亞砍去。

  莫亞剛再次殺掉一隻蛭魔,隨即一迴身,閃過馮莉的攻擊,霧化到她的後頭,一手繞過她的腋下,扣住她的脖子,另一手抓住她拿武器的手,算好角度的使馮莉剎那間動彈不得。

  「該死!放開我!」

  莫亞的嗓音在她的頸窩邊浮現,冷冷地開口,莫名而來的氣勢,讓馮莉當下覺得,也許其實這女的並不好惹。

  「不要逼我,真的。」她緩緩地將馮莉的下頷轉至面對她,使其對上了充滿魅惑的一對深邃眸子,帶有魔性的嗓音輕輕地再次開口道:「放下妳的武器,聽話……」

  明知道不可以看血族的眼睛,本以為自己定力夠好,但即使對方跟自己一樣是女性,在對上她眸子的那一剎那,馮莉的視線突然再也移不開了,天,莫非這就是血族魅惑的力量?

  她的眼神漸漸失焦,垂下了拿著武器的手,當莫亞放開她時,她則是愣愣地跌坐在屋頂上,露亞也傻眼地看著這一幕,莫亞的幾句話,讓這位本來要殺她的紅髮少女,突然失去了戰鬥意志。

  莫亞勾勒起一抹迷人的笑,輕輕捧起了馮莉呆滯的臉,定定地看著她:「好孩子,待在這裡,保護露亞。」

  「是……」馮莉納納地吐出。

  莫亞滿意一笑,隨即張翅飛上天空,剛才的一切,其實來自於她的本能,她感覺到,自己的性格與潛藏的血族性格,似乎漸漸融合。

  馮莉回過神來後,不知怎麼著,腦中一直浮現方才莫亞的話,也無法抗拒,便在那裡擔任起露亞的保護者,殺著來襲的蛭魔。

  飛上天空的她,望著眼前的如煉獄一般的一切,來訪的記者遭受到蛭魔的襲擊,成了牠們的食物,被大量攝取著牠們所需的血,用來幫助牠們恢復傷勢。

  據報而來的警察,對廝殺中的血族開槍,可想而之,子彈對血族而言,不過只會造成一點疼痛,其他並無殺傷力,反而被殺紅眼的血族,從胸膛穿過,當場慘死!

  為了補充血,蛭魔們甚至開始屠殺起不相干的路人,血族獵人在與血族的戰鬥中自身難保,分身乏術,無法前去保護那些被攻擊的路人。

  這是一場大戰,一場悲哀殘忍的戰爭。

  要怎麼做,底下殺紅眼的那群,會乖乖聽她的話?

  力量,對,她需要力量,她需要能夠阻止這一切的能力!

  她要力量!

  莫亞握緊拳頭,咬緊下唇,在心中吶喊著。

  咚咚──

  似乎是為了回應她內心的渴求,莫亞的心突然劇烈地顫動……

  咚咚──

  一股熟悉,打從心中油然而生的力量,源源不絕的湧上來,她的心跳加快,雙眸瞪大,獠牙早已露出,甚至,在她那美麗的臉龐上,出現了紋路。

  赫然間,她烏黑秀麗的長髮再度變長,長度超越了她的身高,呈現大波浪的弧度;下一刻,她的額頭浮現了一個,形狀奇特的印記,在月空下溢著淡紫色的光……

  戰鬥中的血族,心中一顫,似乎感覺到了什麼,不約而同地望向天空,此時,一輛直升機也接近這裡,拿著攝影機的記者,補捉到了現場的畫面,放送到全世界。

  納納地,鏡頭拉近,跟著所有的血族獵人及在場的血族,包括人形血族及蛭魔,與身為貴族血族的爵和界,同時見到這樣的畫面……

  一雙閃燿著金光的雙眸,沒有任何情緒起伏地俯瞰著這一切。

  那是金瞳,在血族中代表特殊地位的金瞳。

  她的雙眼,不是什麼琥珀色,在這夜空下,配上此時環繞在她周遭的凌厲氣勢,沒錯,那是屬於皇族的金瞳,出現在她額上的印記,則是她的家紋。

  莫亞,不僅僅是血族之女,更是擁有皇族血統的公主──血姬。

  現場不分人或血族,個個看傻了眼,尤以爵與界,他們早該注意到的,關於莫亞的身份。

  「全部住手。」森冷而帶有威嚴的話語一出,與生俱來會服從王族血統的眾血族心頭一顫,莫亞身上散發的魄力,以及那屬於皇室血統的氣質,令所有血族無法反抗,就連蛭魔在這時候,面對較人形及貴族血族再高一級的皇室血族,早已因本能而畏懼不已。

  瞇著眼睥睨眾人,此時此刻的情景,已被轉撥到全世界,莫亞的臉龐,出現在世界各個角落的電視機上,讓人不禁稱奇,原來世上是真的有吸血鬼?

  如同電影般的情節,真的在現實生活中上映!

  但如果不是這樣的悲劇就好了……

  「不要再戰了……」高貴美麗的金瞳,流露出悲傷,這樣的畫面,深深敲進在場所有人的心。

  「莫亞……」瞥見莫亞悲傷的神情,爵的心跟著一緊,然而其餘的人,亦被她那對悲傷的眸子給深深吸引住。

  漸漸地,血族們收起了銳氣,人形血族也恢復了平時的樣貌,獠牙收了起來。

  「全部……回天烸去。」莫亞對眾血族喚道,接著,地面一片安靜,血族們緩緩張開翅膀,準備飛向天空。

  就在這時,回過神來的露亞,不明白為什麼大家要聽莫亞的?她是怪物耶,不會這些怪物殺了這麼多人之後,要讓牠們白白離開吧?!

  「等等!你們在發什麼呆啊?這是好機會耶!警察還有那些殺吸血鬼的人,你們不會要這樣就放牠們走了吧?!」

  露亞的一嚷,激起了在場「人類」的共鳴,如同骨牌效應一般的傳送出去。

  對!怎麼可以讓這些吸血鬼這麼輕易就走?那所有犧牲的人不就都白死了!

  怨恨,充斥於人心,不能輕易饒過這群嗜血的惡魔!一定要牠們為這場戰爭付出代價!以命來嘗還!

  於同時,遠遠地,傳來了震動聲,軍方也派出了戰車和戰鬥機,並盡可能疏散了附近的居民,要與這些怪物來個死鬥!

  「好機會!」一邊的馮豔趁機拿裝有專殺血族子彈的砲筒,由其他人扛著,朝空中的莫亞射去!

  轟的一聲!再次開啟了靜止一時的戰鬥……

  血族獵人們同樣也殺紅眼的攻向血族,痛失人民及同仁的警察及到場的軍隊,亦在同時展開對血族的攻擊。

  由於剛才莫亞所說的:「不要再戰了。」如同命令一般深植眾血族的心,使他們無法作出反擊,只是閃著所有的攻擊,或者被人類的物理攻擊所擊中,再因血族的復元能力回復。

  爆炸造成煙霧慢慢散去,出現了三抹人影,一是毫髮無傷,冷著一張臉的莫亞,其二為替莫亞擋掉馮豔攻擊的界和爵。

  兩人站在莫亞面前,露出獠牙,威嚇冷冽地睨著發動攻擊的馮豔等人,身上僅沾了些灰塵,衣服有些破損,在砲彈到達並爆炸的那一剎那,界和爵同時以一股瞬間的壓力,將此攻擊擋掉,消磨了不少的威力。

  「發射!」一旁的軍隊指揮官見狀,再次指揮攻擊。地上的戰車開砲射向地面上的血族,戰鬥機則是發射彈藥攻向在空中,包括莫亞等人的血族。

  赫然間,莫亞不見了,在指揮官來不及反應的狀況下,突然出現在他的後頭,跟著掐住了他的脖子,舉高,一同飛上天空,落在高處的屋頂上。

  「唔……」莫亞掐住他的力道讓他難受,甚至感覺到有尖銳的東西刺進自己的皮膚,流出了血。

  「我說……住手。」莫亞冷冷的開口,語氣及眼神溢滿了濃濃的警告意味,即便聲音不大,卻確實的傳到每個人的耳中,原本沒注意到的人,也陸續跟著旁人注意到現在的狀況。

  「全部住手!」各小隊長見狀,急忙指揮停止作戰,根本沒注意到莫亞是何時繞到指揮官的身後,還進而將他作為人質。

  「住手!」馮律也大聲喝道,十分不滿方才有些血族獵人私自開始動作。

  「現在那位女吸血鬼,掐住了指揮官作為人質,現場所有人和吸血妖怪,全都停止了戰鬥……」在直升機上的採訪員報導著,努力收音中。

  只有用這個辦法,即便是會讓人類們因此怨恨自己,她也必須用這種極端手段阻止這場戰爭。

  悲劇已經釀成,犧成已經造成,現在能做的,只有阻止犧牲繼續擴大。

  「戰爭從來不是只有單方面可以形成,」她微瞇著眼望向指揮官,「還要繼續嗎?」

  「咳……咳……」指揮官痛苦地搖著頭,莫亞眼中冰冷無情的殺意,讓他感覺的出,若她要殺他,根本是輕而易舉。

  莫亞跟著望向地面上的血族獵人,「如果造成更大的傷亡是你們要的,那就儘管動手。」

  「……」馮律沉默,環視著四周的慘狀,以及他們一部份因不敵血族而失去的同伴,他握緊拳頭,這的確不是他們要的。

  他們要做的,是除去血族,完成他們的使命,但在剛才的情況下,卻反而使得

戰爭不斷擴大,他也明瞭,有些血族獵人其實對於殺血族這件事,也相當樂在其中,並不是為了保護什麼,而只是單純為戰而戰,享受殺血族的快感。

  而今,一瞬間停止這場戰爭的,卻也是身為血族之女……不,身為血姬的她。

  「說的這麼好聽!」露亞不滿大家的注意力被莫亞吸引走,且莫亞所說的,對她來說根本就不是道理。「造成那麼多人死亡的,不就是你們吸血鬼嗎?是你們這些殺人怪物,造成這場悲劇的!」露亞說到一半,突然被人掐住脖子,「唔!」

  爵沉著臉,絲毫不憐香惜玉的掐住了露亞的脖子,從剛剛到現在,造成一切問題,還有使剛才莫亞阻止一時的戰爭再次展開的,都是這個女人!

  在莫亞家中,她也對莫亞十分不客氣,新仇加舊恨,他忍她很久了!

  「不要!」莫亞的爸媽在電視畫面看到莫亞和露亞,而趕到現場,一到就看見爵不帶一絲感情的掐住了露亞的脖子,露亞的臉色甚至因此而發青。

  「放開她!求你放開她!」媽媽對爵嚷著,見他不為所動,似乎真打算要了露亞的命,立刻轉向莫亞,「莫亞!妳快叫他放開露亞,妳為我們家帶來的麻煩還不夠多嗎?妳這個怪物!這一切都是妳們造成的!」

  語音未落,爵一手掐著露亞,在一瞬間又來到了媽媽身邊,另一手掐住了她的脖子,陰狠的說:「好討厭的舌頭啊……」眼神轉狠,正要動手時,莫亞開口了。

  媽媽一句句的話刺進莫亞的心中,果然,要她再次面對媽媽果真一點也不愛她,只把她當怪物一般看待這件事,對她而言,還是很傷。

  她微微勾起唇角,「爵,別動手。」見爵停止了動作,她緩緩望向其他血族,再次道:「回天烸去。」

  眾血族聽令,天生服從王族的心,使他們二話不說的張起翅膀,往天空飛去,在場的軍隊等人,害怕莫亞傷害手中的人質,而不敢輕舉妄動,就這樣看著那群血族,由其中一人在天空的某隅開啟時空裂縫穿過其中,其餘接著隨之跟進,直到最後一隻穿過,裂縫消失,天空再度恢復平靜。

  莫亞放開了手中的指揮官,但其他人仍不敢妄動,因為他們知道莫亞等人有隨時可以殺死他們的能力,只能瞪大著眼忿忿地看著她。

  「沒必要再戰了,」莫亞掃視著現場的屍體,心中其實很難過,她的心還是無法完全變為血族。她將自己的情緒隱藏起來,外在的表情仍是平淡無起伏,「再戰也只會造成你們人類單方面的傷亡,如果愛惜自己的生命,還有你們的家人,就撤退吧……」

  莫亞突然間霧化到媽媽等人面前,平靜的說:「不用害怕,妳我以後再不相干,」她緩緩抬起頭,望向星空,喃喃自語,金眸顯得空洞,「這裡不再是屬於我的地方,我會離開的。」這樣的她,看的爵好心疼,從後頭擁住了她。

  界也走了過來,「已經決定了嗎,莫亞。」

  莫亞無聲的嘆息,點點頭,「嗯,我們回家吧。」

  「好。」爵輕應,下一刻,三人同時霧化消失,留下了現場的一群。

 

 

 

  三人並沒有馬上回到天烸,而是先回到他們所住的「家」。

  回到家中,莫亞臉上的妖紋已經消失,代表血族的獠牙也已縮短,而剛才瞬間長過身高的長髮,也已變回原來及腰的長度。她不發一語的垂著頭,界見狀,拍拍爵的肩膀,便將空間留給兩人。

  「莫亞……」

  「對不起。」

  「嗯?」他不解她為何突然道歉。

  莫亞突然端起笑顏,即使這個笑容看在爵的眼裡,並不是真心笑著的。

  「因為你們不是說過,血族來這裡是為了要找失散在外的血族族人嗎?我剛才私自把他們叫回去了……」

  爵蹙起眉,一把將莫亞摟到懷裡,低沉的嗓音在她頭頂響起,爵的懷抱,是那樣的溫暖,讓她有些撐不下去了,眼眶漸漸熱了起來。

  「傻瓜,妳在硬撐什麼?」爵說,接著捧起莫亞的小臉,表情認真的對上她已不住淚眼婆娑的雙眸,「在我面前,妳不用假裝。」

  「爵……」爵此時的溫柔,讓她根本招架不住,淚水終於決堤,滑落在爵捧住她臉的手上。

  她不想哭的,她不想讓任何人擔心的,她也不想造成任何人的……麻煩。

  可是現在,她根本忍不住一再滑落的淚水,哭成了淚人兒,將心底的一切情緒,頓時間爆發了出來……

  她嗚噎著,「嗚……我……我不想這樣的,死了好多人,為什麼要這樣?」

  「莫亞……」他的心因她的哭聲而抽痛著,雖然是他自己要她別忍的,但是,唉,果然,她的淚水對他的殺傷力,有逐漸增加的趨勢。

  「要不是因為我,就不會引來這麼多的蛭魔,不會引起血族獵人的注意,不會導致後來越演越烈的戰況,不會……」她深呼吸,痛苦地說出,「不會害了許多家庭永遠失去了親人。」

  莫亞的每一句責怪自己的話,也同時如刀劍一般地刺進爵的心,這個傻丫頭,為什麼把一切都怪到自己身上去,卻不去怪將事情鬧大的其他人。

  「莫亞……」

  「都是我,都是我……」

  他輕搖她的身體,「莫亞,好了,不是妳的錯……」

  「都是我不好,是我,是我……」莫亞彷若是沒聽見他的叫喚似的,崩潰地喃喃自語哭泣著。

  「莫亞!」爵朝她大吼,跟著下一刻,一個吻牢牢地落在莫亞的唇上,堵住了她一直責怪自己的嘴。

  半晌,他才緩緩離開,帶點慍意的雙眸望著此時衝著自己發愣,臉上佈滿淚痕的莫亞。

  「妳要我心痛死,妳才甘願嗎?」

  「爵?」她望見他痛苦的表情,跟他平時一派輕鬆的調調,是兩極的不同。彷彿方才崩潰痛苦的人,是他而不是她。

  他緩緩伸起手,撫向她滿是淚痕的小臉,用姆指劃過她眼角的淚,跟著再度將她擁至懷中,緊緊地抱著,讓她感覺到,他在害怕?

  「妳可以怪我無情,說實話,其他人的死活都與我無關,我滿腦子只有妳的事,擔心妳受傷,害怕妳出了任何差錯……」想到那個時候她去莫亞的房間沒看到她,接著跟爵都聽到蛭魔第二次的長嘯聲,第一次他們不以為意,但第二次是更多蛭魔同時長嘯的聲音,直覺不對的他們,一趕往現場就看見一名血族獵人揮刀砍向莫亞,而莫亞偏偏又被那該死的女人牽制住行動……

  若再遲一點,他或許就會失去莫亞了,想到這,他感到從未有過的恐懼。

  莫亞的心因他的話而顫動了一下,將小臉從他的懷抱中抬起,卻又被他壓回懷中,他似乎不想讓她見到他此時的表情。

  「爵,別這樣,我想看你的臉。」

  「……」爵這才放鬆抱她的力道,讓她得以拉開點距離,看清他此時的樣子。

  爵的眉頭皺的死緊,表情看起來很不安,這也讓她心揪,不由得撫上他的臉,「你怎麼了?」

  他不發一語地輕握莫亞的手,將之執起送至嘴邊輕吻,深邃且溢著令人心跳不已魅力的眸子直勾勾的盯著她,「妳的一切,才是我最在乎的。」他,不能失去她。

  「咦?」她的心著實地被狠撞了一下,他在說什麼?是她想的那樣嗎?「你……是什麼意思?」與其胡思亂想,她選擇直接問清楚。

  他微勾起唇角,摟著她的腰。「妳覺得呢?」

  「我不知道。」怎麼被反問了啊?如果跟她想的不一樣,那不是很糗嗎?

  他額頭碰著她的額頭,嗓音彷若充滿著魔性的誘惑,「真的不知道嗎,嗯?」

  「呃,也許知道一點點……」

  他眼神一邪,「一點點?」唇瓣開始在她的唇上廝磨。

  這樣的氣息讓莫亞好緊張,頓了頓,「比……比一點點再多一點點……」天啊,他身上的危險氣質,讓她的頭腦有些停止思考了,她的心怦怦跳個不停,整個人被他的視線抓的牢牢的。

  看她這樣無措的樣子,他輕笑嘆了口氣,決定不再逗她了,還是坦白說吧。

  「莫亞。」他再次捧著她的臉,堅定的眼對上她如星璀璨的雙眸。

  「嗯?」

  「我愛妳。」深情的,堅定的,不帶一絲疑慮的,沒有任何玩笑成份,即使是講在爵的口中,此時此刻聽起來是這麼的真摯。

  她,又哭了。

  今天,淚線很發達。

  他無奈地笑著吻掉她的淚,「唉……說這個可不是要讓妳哭的耶!」

  莫亞輕輕將他的手拿下,默默走到一旁拿面紙擦眼淚和擤鼻涕,天啊,她現在的樣子一定很醜!話說,她還是第一次會在乎自己在人眼中的形象,也許是因為對象是他吧?

  「呵,怎麼啦?」爵笑著從後頭擁住她,臉頰貼著她的臉頰。

  「沒、沒有啊……」莫亞一邊擦淚一邊回答,心頭因爵親暱的擁抱而小鹿亂撞。

  他改以單手摟著她的腰,另一手挑起她的下頷轉至他,定定地望著她。

  「妳呢?愛我嗎?」

  他笑的很壞心,每當面對爵這個笑容時,她總有些不知所措。

  「……愛?」她頓了頓,「如果,在看到你跟其他女孩在一起,會感到不舒服;如果,面對你的親吻和擁抱,雖然會感到很不知所措,很害羞,卻又很喜歡被你這樣對待的感覺;如果,」她倏地深情的望著他,手緩緩撫上他的臉,「在聽到你說『我愛妳』的時候,心噗噗的跳,無法自拔的打從心底開心……」她笑了,笑的很燦爛、很美麗,「如果這些都是代表愛的話,我想,是了,我一定是……」說著,莫亞突然感到有點難為情地低下頭,「愛上你了。」

  天,狂喜的感覺莫過於如此!他活的這麼久,從未有過像現在這一刻,內心澎湃的激動,不住的愉悅之情顯露於表,他無法克制一再上揚的唇角,當聽了她訴說她所在乎自己的一切表現時,他的心興奮地、雀躍的幾乎快跳上喉頭來了!

  他溫柔地捧起她顯得羞澀的小臉,親親她的額、眉心、臉頰,跟著來到令他最眷戀不已的唇瓣,渴望熱切地吻著,帶領著她與他纏綿其中。

  「莫亞好點了……嗎?」界邊走邊從一旁走進,看到兩人正打著火熱,壞心的笑了笑,「哎呀,我又打擾你們了嗎?」

  「……界,你來的也太剛好。」這是第二次了。

  「呃,謝謝你的關心,界。我有比較好一點了……」想到剛所難過的事,她幽幽地嘆了口氣,隨即給了兩人一抹笑顏。「我會調適的,沒事了。」

  爵摸摸她的頭,「關於妳剛才道的歉,其實妳只是把這個區域,聽到妳命令的那票血族叫回去而已,還是有分散於其他地方的血族的。」

  「說到這個,該來談談了。」三人走到沙發的位置坐下,「莫亞,可以解釋一下妳剛才的變化嗎?」

  莫亞頭微偏地沉思了會兒,緩緩開口。「那個時候,我滿腦子只想阻止這場戰爭,一直想一直想,後來,我感覺我體內起了變化……」她頓了頓,「一種很難形容的感覺,從我體內竄了出來,接著,一切發生的好突然,但那個感覺,我卻一點也不覺得突兀或無法接受,而且,」她說著,表情十分困惑,「還莫名感覺契合。」

  界和爵交換了個眼神,再次望向莫亞。「莫亞,我們對於你的身世,大概有了個底了。」界說。

  「喔?怎麼說?」

  「妳不好奇為什麼那些蛭魔和人形血族會聽妳的話嗎?」

  莫亞點點頭,「嗯,雖然當下我就是覺得我可以命令牠們,但要問到底為什麼,其實我也不知道。」當時的她,莫名感覺自己有種王者風範,居高臨下的氣勢,當下的她,甚至覺得自己像個……女王?

  「那是因為,妳有皇族血統,金瞳和妳額上的皇家印記,就是最好的證明。」爵頓了頓,「我們初步確定,妳的父親『饗夜』,是皇室血族,但是……我們還真的沒聽過『饗夜』這個名字。」基本上他和界身為貴族血族,認識了不少皇室的人,但是,卻沒有聽過莫亞父親的名字。

  「我……是皇室血族?該不會是公主什麼的吧?」莫亞瞪大著眼,納納地問向二人。

  「是那樣沒錯。」界回答。

  「……」這、這、這到底是要高調到什麼地步啊?!她的身份,從隨遇而安的平凡少女,變成了血族,到現在的血族公主,她的人生,真的完完全全與「平凡」兩個字背道而馳,這……她得好好消化一下。

  「怎麼了?」爵捏了捏她皺著眉的小臉。

  「我平凡的人生,沒了。」她哀悼中。

  爵輕笑,「不是早就沒了嗎?」

  「……也是啦。」她該認命的。

  「那莫亞,妳是確定要回天烸了?」界問向她,確認她的想法。

  「嗯,」她垂下眼,「我很明白,我已經不是屬於這裡的人了……」

  爵鼓勵性地捧起她的臉,輕啄一下。「但妳永遠都是屬於我的人。」

  界從他的頭敲下去,似笑非笑,「你真的很肉麻。」

  「呿,有什麼關係,我又沒說錯,是吧?寶貝!」

  莫亞有點不好意思的搔搔自己的臉頰,隨即爽朗一笑。「呵,是啊!」

  界一臉被這對白癡情侶打敗的表情,無謂的聳聳肩。「隨便吧!那我們可以準備回天烸去了嗎?」

  「先等等,我有事要處理。」爵咧著笑意道。

  「啊,我也是,我要跟小鈺道別。」

  「OK,那我們各自去處理各自的事,待會見!」界說完,三人再次霧化消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尹上秋末 的頭像
尹上秋末

尹上秋末&咪格爾

尹上秋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