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吸血鬼獵人

 

  丼界,也就是莫亞原來所處的世界,近日因為蛭魔猖獗的行徑,引起了隱藏在世界各個角落,秘密成立的相關組織──吸血鬼獵人的注意。

  一直以來,這票深信吸血鬼絕對存在於世上的人,常常被當成異端份子,反之也被一部份的人們所信賴。然而,最近出現的攻擊事件,實在與傳說中的吸血鬼太像了,於是這些專門為殲滅吸血鬼而存在的組織,開始活絡了起來。

  又,事實上,這些人之中,有一部份甚至是來自於──天烸。

  ……

  那之後,沃連還是免不了被界和爵連合起來好好的修理一頓,最後在莫亞的求情下,沃連才逃過更慘的命運。

  修理完了沃連,接下來就要訓莫亞了,界和爵互看一眼後,決定由界先發先鋒。

  「莫亞。」

  「是!」她戰戰兢兢地應道,該來的還是會來。

  界收起平時溫和的表情,非常嚴肅地看著她。「妳知不知道,妳這次的行為實在是太亂來了,有勇無謀,是哪來的自信認為可以全身而退?要不是沃連及早發現,找來了我跟爵,妳想妳會有什麼後果?」

  她慚愧地低下頭,「嗯,對不起。」

  爵也板起臉孔接著下去說:「要救人也要惦惦自己有幾兩重,要是人沒救到,反而賠上自己的命,會不會太得不償失了?妳太衝動了!」

  「嗯。」她虛心接受他們的訓斥,徹底的反省。

  念了一會兒後,他們異口同聲說道:「不過……」跟著同時揉上她的頭,溫暖和煦的笑顏再度回到他們的臉上。「妳沒事就好。」

  「你們……」她端起臉蛋,感動地看向他們。

  「下次別再那麼衝動了,知道嗎?任何事不要自己輕舉妄動。」界說。

  「不過呢,」爵灑脫地一笑,將莫亞摟到懷中,挑起她的下巴,對上她的眼。「不管幾次,我都會去救妳的。」

  這個舉動讓莫亞臉不自覺一紅,將他的臉推開。「……不要靠這麼近。」

  「哎呀~~妳在害羞嗎?」爵非常的愉悅,呵呵,好現象好現象!於是故意更逼進她,「可是我喜歡看妳臉紅的樣子耶!」

  「……」莫亞再度把爵的臉推開,然後掙脫他的懷抱跳下他的腿。

  她怪怪的,以前不會這樣的啊,為什麼會莫名臉紅加心跳,跟爵太靠近時,心中總旋繞著奇怪的感覺,難道她有病?

  當爵正打算起身去逮莫亞回來時,被界拉住,仍掛著那一等一的微笑。「別鬧了,不要嚇到莫亞。」

  「對了!」莫亞忽然想到,「為什麼那個時候我明明就隱藏氣息了,那個女王還是找的到我呢?」

  「喔,這個啊,要當王也不是簡單的,至少要對任何情況有最敏銳的神經,這樣才能守住她們的族,所以妳雖然隱藏氣息了,但她還是能憑『心譜』,知道妳在哪,算是少數族群才會有的技能吧!」界再次扮演好老師為莫亞解釋道。

  「原來如此。」

  「不過就算她能知道敵人的行蹤,但如果面對比她還要強的對手,等於也是沒用,像這次她跟爵的戰鬥就是這樣。」

  莫亞點點頭,果然很多戰鬥都是要經過實戰才會知道一些經驗。然而,這次的事,讓她明白自己真的還得更加油才行,因為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事,誰也不知道,必須要隨時具備應對任何狀況的能力才行。

  「那,你們要回丼界去嗎?」沃連問。

  莫亞點點頭,「嗯,我想完成學業。」她頓了頓,眼睛一亮地看向界和爵。「那個,可不可以請你們教我那個能力該怎麼做啊?」

  「什麼能力?」

  「就是像界一樣可以改變外貌的能力呀!」她果然還是想恢復之前路人甲的樣子,突然想到有這一招,她想學會,其實她還是不習慣引人注意。「還有……如果想洗掉一般人對自己在特定時期的印象,好比說我改變外貌之後的事,『魅惑』應該辦的到吧?」

  界訝異地看著她,「妳腦筋動的挺快的,的確可以做的到!」

  爵趁機又從後面抱住莫亞的腰,將他的下巴枕在她的肩膀上,扯扯嘴角。「嗯~~的確,莫亞這麼美的樣子,給我看就可以了。」

  「我也看到了啊!」沃連和界異口同聲說。

  「吵死了!」

  莫亞試著把爵的手移開,但是這男人扣的可緊了,只好由他抱著了。

  「那,我們什麼時候開始練習?」

  「呵呵,隨時可以啊!」

  「那就現在吧!」想到可以再回去過平凡的日子,莫亞整個興致都來了。

  看得沃連有些無言……

  是有沒有那麼喜歡平凡啊?

 

 

  回到丼界,莫亞用了一點時間,盡力找出跟變臉後的自己有接觸過的人,對他們施展魅惑,讓他們忘了自己曾經變臉過。至於漏掉的,等遇上了再做吧!

  看著鏡中的自己,是那個五官平凡,就算走在路上都有可能被忽略的自己,嗯嗯,很好,很滿意。搞笑的是,當初要改變自己外貌時,連自己都忘了自己的長相了,還是拿身份證才再度變臉成功。

  但是現在自己的臉,是用幻術造成的,也就是說,自己真實的樣貌還是那個對她來說過於高調的美麗外表。

  這天,莫亞一個人上街買東西,界跟爵剛好有事情回天烸一趟,界還是不肯幫沃連拿下罷霧,所以沃連現在只好認命的待在家裡看家。

  在她買的差不多時,突然聽到窄巷裡傳出了非人類的慘叫聲,其實一般人是聽不到的,偏偏她現在的耳力不是一般人。

  她不經意的往裡頭一看,看見了一名穿著清涼的兩截式皮衣,露出了肚臍,上半身還披了一件黑色外衣,有著一頭紅色短髮的美少女。她手上拿著一把長約有一尺半,形狀特異的刀,嘴角勾著一抹殘酷的笑,似乎很滿意自己剛才的收穫。

  她是什麼人?角色扮演?

  這時,那名少女轉過臉來,冷不妨地與莫亞對上眼。

  頓了一會兒後,雙眸倏然瞪大:「血族?!」

  「咦?」怪了,她現在的樣子不是很平常嗎?天啊,這又是怎麼了?!

    少女的眼神在下一刻轉為銳利,同時還露出了愉悅的表情,她縱身一跳,借由兩邊牆壁的助力,彈跳至莫亞的方向,舉起一公尺半的刀,咻的一聲對莫亞一砍。

  莫亞見狀,當然不可能乖乖讓她砍,然而在這種地方打起來也太高調了,於是,最好的辦法就是……

  莫亞閃過了她的攻擊,在進到小巷內的一瞬間,霧化消失,買的東西碰的一聲掉在原地。

  「該死!讓她逃了,人形血族果然不一樣……不過,難得碰上人形血族,還是女的,哼……我一定會找到妳!」說完,便帶著刀,往小巷內走去,身影逐漸消失在另一端。

  然而,不小心目擊到的某些路人,呆立在原地後,腦中浮現一個想法……

  「攝影機在哪?拍電影嗎?」

  莫亞霧化回到家之後,正巧碰上了剛回來的兩人,看莫亞的表情怪怪的,立刻問她發生什麼事了。

  「呃,我剛才遭到攻擊了。」

  「什麼?有沒有受傷?」爵直接跑過來她身邊,握著她的肩膀打量著她全身。

  「沒有,我用霧化回來了。」

  「那就好。」說完,爵又趁機向前抱住莫亞,「嚇死我了!」

  「……你很會趁機吃豆腐耶!」奇怪的是,自己也不討厭讓他抱就是了。

  「一定要的啊!」

  「是什麼人攻擊妳?」界走過來問。

  「喔,一個紅色短髮的美少女,穿的很特別,還拿著一把長相奇怪的刀。」莫亞大概描述了少女的穿著和特徵,再怎麼想都覺得這樣的打扮在現在的大街上很突兀,不過,別人可能也只當她角色扮演吧。

  「大刀?」

  「嗯……啊!」莫亞忽然叫出聲,「我的東西還掉在那裡!」

  「我陪妳回去拿吧!」爵對她微微一笑,只是,聽她描述的那個人,他怎麼覺得好像有點印象,是在哪見過?

  「嗯,好。」

  「那你們快去快回吧,莫亞,等妳回來以後,再繼續來訓練吧!」

  「好。」莫亞點頭,自從上次那件事情之後,讓她更明白提升自我實力的重要性,就算不為自己也要為別人,於是變得比平常還要更積極了。

  爵和莫亞用走的到那附近,一邊走一邊聊著天,不過,像爵這樣突出的俊美男子站在現在一臉平庸的莫亞旁邊,是非常非常的引人注意的。

  突然間,一個不明物體從後面撲向爵,卻撲了個空,被爵在第一時間閃開。

  「咦?妳不是?」莫亞呆了一下,這個女孩子,不就是那個今天在小巷裡的美少女嗎?

  但發現她完全無視於自己的存在,現在的她眼睛成愛心狀,注意力完全放在同行的爵身上。

  「天啊!爵~~真的是你耶!太幸運了,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說著又要往前抱。

  「……還真的是妳。」

  「對呀!還記的我呀,我真高興!」

  「爵,你們認識啊?」莫亞不解地問道。

  「喔,這個嘛,其實也不算認識啦!」說著,他玩味一笑,摟上莫亞的腰。「怎麼,吃醋了?」

  「呃,這算吃醋嗎?」被他那樣的眼神盯的,莫亞臉又不聽使喚的浮上兩朵紅雲。

  「哎呀,妳真可愛!」正打算繼續吃豆腐時,少女上前將兩人分開。

  「幹嘛黏這麼緊啊?」就在這時候,她總算注意到莫亞了,「妳是那個女血族,哼,這次別想逃走!」說完就要攻向莫亞,被爵從中間攔截接住了她的手。

  「不准對她出手,否則我不會放過妳。」爵冷冷的看著她,卻被她趁機向前一抱,撲個滿懷。

  「呀~~生氣的你也好帥喔!好嘛,人家就暫時放過她啦!」

  一向心如止水,凡事都不會太計較的莫亞,心底浮上了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悶悶的,痛痛的,很不舒服。

  爵有注意到莫亞的狀況,直接推開少女後,搭上莫亞的肩,對她一笑:「走吧,不是要去拿妳的東西?」

  「嗯。」

  「我也要一起去,對了,上次來不及自我介紹,我叫馮莉,今年二十歲,未婚,喜歡的人是已經發生過關係的帥哥吸血鬼,爵!」

  爵一聽,翻了翻白眼,這女人完全不考慮場合的說話,就這麼在大街上公開他是吸血鬼!不過,應該沒有人會相信吧?

  反觀莫亞,當她聽到馮莉的話後,心頭又更緊了,痛到她有點喘不過氣,她從來不會這樣的啊!難道她有心臟病?

  「呃……」

  注意到莫亞的異狀,爵側過臉關心的問道:「妳沒事吧?臉色怪怪的?」

  她皺著眉,「我不太舒服欸,怪怪的……」

  聞言,爵直接將她公主抱法抱起來。「我帶妳回家休息。」

  「……太高調了。」她已經感受到從四面八方傳來的,充滿妒意及羨慕的視線。尤其是馮莉的敵意,更加明顯。

  「呵呵,有什麼關係?妳東西在哪,我們拿了以後就回去。」

  「……那個小巷內。」莫亞伸手指了指。

  「好。」爵邁開步伐走過去,馮莉則是嚷著跟上。

  「不要忽略我嘛,親愛的爵~~」

  在爵走進小巷內,撿起莫亞的東西後,便突然張開翅膀,以旁人看不到的速度飛上天空,一會兒便沒了蹤影。

  「啊!好帥喔……不對啦!可惡,又被逃了!」馮莉眼神轉狠,「哼,下次看到那個女人我一定不會放過她,竟然敢誘惑我的爵,這個罪可是很重的!」就在她自言自語的時候,她的手機響了,一見到來電,心驚了一下。

  「喂?大哥啊?」

  「馬上回來一趟,有任務。」對方語氣冷冽,沒有一絲高低起伏,說完就直接掛上電話。

  面對大哥的命令,馮莉不敢有一絲怠慢,隨即動身前往那裡,正好,她可以把遇上人形血族的事也報告一聲,若組織裡其他人也行動的話,那個女性血族被解決也只是早晚的問題。

 

 

 

  城市間,一棟不起眼的大樓,它隱沒在都市建築中,若不特別去注意,便會很容易就加以忽略。然而,它的重點並不在於大樓本身,而是隱藏於大樓內的一處,秘密組織的根據地。

  馮莉接到電話後出現在這棟大樓前,但她不從正門走,繞到側邊後,是一處從其他大樓都看不到的死角,跟著,她從腰包裡拿出一隻筆,按一個鈕後,前方出現螢光,接著朝眼前看上去什麼也沒有的水泥牆一劃……

  嘶的一聲,眼前出現了一個螢光裂縫,不出幾秒的時間便往旁邊擴散,形成了可以容納一個人的大小,馮莉想也沒想地走了進去。

  一進去,裡頭別有洞天,是一個偌大的場地,裡頭除了桌椅外,還有許多放置衣服的櫃子,以及擺置各類武器的架子,在場地的另一隅,有一個小門,開門進去則是開發專治吸血鬼武器的地方。

  是的,這裡就是吸血鬼獵人在這個國家的總部,但對於某些特定獵人來說,他們不稱吸人血的妖怪為吸血鬼,那是「這個地方」對它們的稱呼,對他們來說,還是「血族」比較正確。

  這些人不殺傳統的吸血鬼,因為那是這個世界的產物,殺傷力及弱點都相當明確,對他們來說,來到這個世界的目的,是除掉比傳統吸血鬼更麻煩的生物──血族。

  血族這一族曾經很強大,族群也很大,但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經發生過一場大戰,血族獵人第一次嶄露頭角,由一群受過特殊訓練,身手已不能跟一般人相比的人類,帶著特製的武器結合魔法、術法,殺進血族。

  原本,對血族來說,無論是人形血族或是較低等的蛭魔,人類都只是食物,卻在那一天,食物有了可以殲滅他們的力量,而且還不容小覷,這是他們始料未及的,更因為太小看這些人類,那場戰役,死了相當多的血族,尤其是女性血族,死傷更是慘重。

  最後,是由血王和血族貴族出來結束這場戰爭,而因為稟持著實力就是一切的原則,血族也沒有去以殺光人類來為自己同胞報仇的意思,但,倘若是遇上刀刃相向的情況,他們也不可能仁慈的去放過這些人類。

  因為在天烸,原本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死了也只代表你實力太差,怨不了誰,會因為個人情感去做出某些事的情況,其實少之又少。

  但無疑的,血族在那場戰爭中失去了很多同族,尤其是繁衍後代的女性血族。又,人形血族也分為三種,一種是純血統的血族,由血族跟血族所產生的後代;再來是混血,由純種血族跟他族所產下的後代,但為數很少,因為血族的受孕本身就很困難了,再加上與不同種族的,那就更是難上加難了。

  最後,就是被純種血族變成的,稱為「初」,意指擁有新生命的開始,被用外力變成的血族。但是「初」的數量更少,因為,除非必要,否則純血統的血族是「不可能」去把別族的變成血族的。

  由此可知,血族面臨了族群縮小許多的窘境,因此,派出了人形血族,到各地去尋找流落在外的血族,將他們帶回天烸,重整族群。

  當然,血族獵人也有想過,有可能有流落在外的血族,他們必須去這些地方,除掉血族。而且他們也知道,血族之於人類有個優勢,那便是他們既不會老,壽命也是無限的,除非是外力致死,否則血族就是真正擁有長生不老特質的族群之一。

  相對的,人類會老會死,但他們的優勢就是生育力比血族好太多了,所以,這個使命,就一代傳一代,每一代在訓練上也從不懈怠,一直到今天。是的,馮莉等人就是來自於天烸的血族獵人,當他們的祖先來到丼界時,發現丼界也有血族獵人的存在,只是他們稱血族為「吸血鬼」,且是隸屬於教廷底下的存在。

  如今,世界上傳統吸血鬼的存在幾乎已成了傳說,吸血鬼獵人的存在也同樣不再那麼需要,但,最近世界各地頻傳的事件,他們知道,他們的使命來了,真正該除掉的,就是這些來自天烸的惡魔。

  「大哥,我回來了。」

  「就等妳了,馮莉。」一頭將大波浪捲髮染成粉紅色,穿著火辣性感的美人,微揚起唇角,對馮莉嫣然一笑,但馮莉知道,她是在嘲笑她。

  「吵死了,馮豔,這不是回來了嗎?」她就是看這個大胸脯,只會賣弄風騷的女人不順眼,可偏偏她是她的二姐,兩人感情極度不好。

  馮豔一聽,噘著嘴看向兩人的大哥,萬年冰山,不茍言笑的馮律。「大哥,你聽聽,人家是替你教訓她耶~~」

  「少跟大哥告我的狀啦!」

  馮律冷冷的瞥了兩人一眼,語氣森冷的開口。「再吵就給我滾出去!」

  兩人只好乖乖閉嘴,惹大哥生氣,可不是鬧著玩的,別看他長得這麼俊美,出起手來,可是狠的不像樣,曾經見他宰蛭魔時樣子的人,都形容他當時簡直就像是地獄來的修羅。

  他們這邊的人都是從天烸來的血族獵人後代,大家此時聚在一起,為了等待現任頭頭,馮律所交付的任務。

  馮律語氣冷硬,沒有任何高低起伏地開口道:「第一個任務,是東區T鎮那,出現了蛭魔集體攻擊的事件,每天不分早晚都會有犧牲者,這個任務,交給第一組去處理。」他淡淡地看向玩自己頭髮中的馮豔,「妳知道怎麼做吧?」

  她對他嬌笑一聲,「沒問題,交給我們吧!」

  「接著是……」

  馮律一一交代後,頓了一會兒,看向從剛才起就一付有話想說的馮莉。

  「……什麼事?」

  「是這樣的大哥,我看到人形血族了!」

  這個消息一出,引起一陣嘩然,因為人海茫茫,能夠遇上傳說中的人形血族實在不容易,就連幹部們也只遇過幾次而已。

  然而,馮莉這小女生,卻遇上了第二次了!

  「……是妳上次遇上的那隻嗎?」讓他逃掉的那隻。

  她知道他說的是爵,但基於私心,她不想讓大家知道她又再次遇上爵,因為她已經愛上爵了。

  於是她搖搖頭,「不是,是女性血族。」

  「女性血族?!」大家異口同聲的驚呼道,就連馮律的表情也瞬間變化了一下,遇上人形血族已經很不容易,竟然還遇上了更稀有的血族之女。

  「結果呢?」大家急著知道下文,馮豔則是有些嫉妒馮莉的好運。

  馮莉吐吐舌頭,「被她逃了,但我知道她大概出現在哪一帶,而且啊,她根本不像一般的人形血族,長得有夠平凡的!」

  「……是在哪一帶?」

  「在C區附近。」

  「好,我去。」馮律說。

  「哥要親自出馬呀?」嘿嘿,那女的死定了!

  「因為妳總是失敗。」

  「喔……」她扁扁嘴,但同時也擔心起,如果哥哥不小心遇上了爵,那該怎麼辦,因為爵好像是跟那女的在一起的。

  於是,她馬上主動對馮律說:「大哥,我也一起去好不好,這次我不會再失手了!」

  馮律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一眼就看出她心裡別有所想,也罷,就看她妹妹想做什麼。「隨便妳。」

  「嗯!」如果讓她先看到爵,她再去提醒他,呵呵,這樣,爵一定會很感謝自己的,感情也會加溫!

  就這麼辦吧!

 

 

  爵帶著莫亞回到家後,第一句話就問:「莫亞,哪裡不舒服?」

  莫亞頓了頓,指指心臟的位置。「這裡。」胸口悶悶的。

  「喔~~」

  「……你在幹什麼?」

  「幫妳揉呀!」嗯嗯,觸感果然很好,非常柔軟。

  「……又不是胸部痛。」莫亞白了他一眼,將他的手拿下。

  「你認識那個女孩子啊?」

  他聞言,笑得很曖昧,「妳在意?嗯?」看著她的眼神,不自覺得放柔,甚至,有些壞心眼,流露出一種邪邪的氣質,盯得莫亞感到不自在。

  莫亞搔搔臉頰,頓了頓。「好像吧?」不然的話,她心裡幹嘛感到不舒服,一定就是在意吧?

  他欣賞她的坦率,輕笑道:「是認識,但有些事和她講的有些出入。」而這些事,他覺得有必要好好解釋一下,話可不能隨便亂說啊!

  「好比說?」

  「我並沒有跟她發生關係,應該說,她覺得有,實際上沒有,因為我咬了她。」

  莫亞點點頭,表示明白。「就是給獵物報酬的那個吧?」

  「沒錯,當時她識破我是血族,於是攻向我,但是她的身手對我而言還太嫩,而我又剛好餓了,所以就順便吃飯啦!」

  「嗯。」她頓了頓,有些疑惑地看向他,「呃,她為什麼知道你的名字啊?」

  「呵,我並不會特別去告訴獵物我的名字,因為那時界剛好來找我,叫了我的名字,就被她知道啦!」

  「……嗯,她好像很喜歡你。」她說著,頭不自覺低下來,外表也在不知不覺間,恢復了真正的樣子,是那樣的動人美麗,然而在他眼裡,卻是可愛的。

  他的眼底不自覺溢滿柔情,輕巧地微微挑起了她的下巴,讓她對上自己的視線。「可是我比較喜歡妳呀!」他揚著灑脫率性的笑顏,臉不紅氣不喘地道出。

  聽他這麼一說,莫亞的心狠狠撞擊了一下,雖然她知道爵的個性本來就有點輕佻,隨口講出甜言蜜語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界也告訴過她,爵的話,聽聽就好了,不用太認真。

  但,儘管如此,她還是因為爵講出的那句不知是真是假的話,心跳瞬間亂了方寸,臉頰也不由自主地酡紅,她到底是怎麼了?

  「呃,是喔~~」她得讓自己鎮定,自己也不小了,沒那麼容易動搖吧?

  咦?動搖?怎麼會想到這個詞?

  正當莫亞胡思亂想,很自然放空的同時,爵看著莫亞的眼神深隧了一下,緩緩地低下頭,湊近……

  等莫亞意會過來的時候,兩片嘴唇已經碰在一起了,這讓再怎麼隨性的莫亞都瞬間睜大眼,大震驚!當他的唇離開的時候,莫亞仍是驚訝地睜大著眼盯著他,朱唇微啟。

  剛剛發生什麼事了?!

  「噗……」爵看見莫亞的反應,忍不住輕笑,用他修長漂亮的手指捏了捏她的臉頰道:「回神哪~~莫亞!」

  莫亞瞬間回過神,捂著自己的嘴,眨巴著大眼,不敢置信地看著他。「你!」

  他笑著看著她,「我?」

  「怎麼可以突然親我?!」

  「因為我忍不住啊~~」他講得很理所當然。

  「嘎?忍不住?」

  爵的雙眼微瞇,勾起一抹性感邪惡的笑,輕輕挑起莫亞的下巴,身上散發的狂野氣質,讓莫亞不自覺沉醉在他那漂亮的眸子裡。

  「妳不知道妳會讓人忍不住嗎?」

  「你的眼睛好漂亮。」

  「……咦?」他愣了一下,在他半誘惑,挑逗莫亞的同時,這女孩竟然重點放在他的眼睛上?

  這次換莫亞捧住他的臉了,認真地注視著他的雙眸,定定地說道:「真的,好漂亮的紫眼啊!」

  「……妳這麼近好嗎?嗯?」他微笑摟上了莫亞的腰,讓她軟玉般的身子,更貼近他自己。

  「呃,太近了。」她放下捧著他的臉的手,想要將兩人的距離拉開些,因為這麼接近,真的讓她渾身不自在。

  豈料,在她低下頭,放下手要推開一些距離的同時,爵突然一語不發地再度挑起她的下頷,低頭牢牢地落下一吻。這個吻,來的突然又狂野,跟一開始的單純碰觸不同,是那樣的深,那樣的渴求,那樣的無可自拔。

  天,他居然因為一個吻而失控?而進而想要索求的更多。

  「唔……」莫亞推不開他,反而被他緊緊的擁住,他的吻之熱切,讓她的理智斷送在他那過人的吻技中,不一會兒,身子就軟在他的懷裡,沉醉在他的溫柔中。

  他帶領著她回應他的吻,溫熱靈巧的舌與她糾纏著,而爵的手,也開始在莫亞的身子摸索起來,正當一切都在盪漾如此炙熱濃烈的情境中時,一個聲音阻斷了這旖旎的氛圍。

  「咳哼,你們回來啦?」界不知何時,沁著他的招牌微笑出現在一旁,這讓兩人交疊著唇立即分開。

  「……你不是看到了嗎?」爵深呼吸,讓自己冷靜,天啊,他剛才差點把持不住了,雖然那樣也沒什麼不好就是了。界這傢伙八成是故意的,既然都看見了,應該識趣的閃邊去才對。

  莫亞尷尬的扯扯嘴角,「呃,是啊,我們回來了。」啊~~想到剛才,自己竟然就這樣沉醉在爵的吻中,而且還回應起他的吻,連界來了都沒發現,這、這、這還挺難為情的!

  不過話說回來,剛才的吻,真的好舒服……欸欸,怎麼眷戀起剛才的吻了,自己也稍微有點矜持好嗎?可是真的很舒服嘛……她好像,不討厭爵這樣吻她,心中從剛才起就充斥著一股忽上忽下,難以形容的情感,時而讓她心跳頻律失控,時而讓她心中感到甜甜的,暖暖的,熱熱的,想要冷靜,卻在腦袋瓜裡,不斷地浮現剛才的事,啊啊,她到底怎麼了?

  莫亞感覺自己的心,起了不小的變化,好像無法恢復到以前那樣了……

  界微笑地看向呆在原地漲紅臉的莫亞,好心地替她找臺階下。「莫亞,妳要不要先回房間休息?我有事要找爵,今天的訓練先延後吧!」

  「喔~~好。」

  「爵,別看了。」界對沁著一抹旁人一目了然的笑意,專注看著莫亞離去方向的爵說道。

  爵依舊扯著那抹笑意轉回頭,嘆了口氣。「你出現的還真不湊巧。」

  「呵,是嗎?你這樣下去好嗎?」

  「有什麼不好?」

  「……你該不會認真了吧?」爵對莫亞的態度,跟他一貫的作風很不符合,平時的他對女孩子逗歸逗,但卻沒有一個會在她身上花太多時間的,然而認識莫亞後他卻變了,變得會把注意力及心力,投注在一個女孩身上。這說出去都沒人要信!

  爵只是笑著聳聳肩,「或許吧。」

  聞言,界訝異地挑挑眉,「真的?」表情隨即轉為嚴肅,「別忘了,你跟瓊可公主有婚約在,雖然那是你爸訂的親,但瓊可公主對你也很執著。瓊可公主的個性妳也很清楚吧,她可以接受你玩,那是因為她認為你最後一定會回去她身邊,但如果讓她知道你對其他女孩認真了,你認為她會怎麼做?」身為皇家血族的她,肯定不會善罷干休,若公主找上莫亞,那莫亞就危險了。

  爵的笑容不見了,眼神轉為冷峻,臉也沉了下來。「如果她敢動莫亞,我不會饒過她。」

  「所以你要回去說服你爸?」父字輩的實力都是不容小覷的,且爵的爸爸是個霸道固執的貴族血族,如果硬是要跟他的想法迴異,那這對父子打上一架是必然的事了,而且爵能不能贏,還很難說。

  「嗯。」爵的神情再也不同以往的隨性,反而是相當認真。「我早就說過我不想娶瓊可,現在既然我有真正想要的人,那我不會再妥協了!」

  「事情會鬧的很大,你要有心理準備。」

  他輕笑,「我明白,但為了莫亞,我會去扛這一切,這才是男人!」

  「哈哈,抱歉我笑了,誰叫你突然講這麼認真的話,跟你平常差太多了。」界笑著拍拍爵的肩,「但有一個很現實的問題。」

  「嗯?」

  「你就這麼自信追的上莫亞?」

  只見爵自信一笑,「我已經有個底了,現在只差那丫頭有沒有注意到而已。」說著,想起莫亞剛才的樣子,他雙眼不禁再次溢滿柔情。

  界微嘆息,輕笑地搖了搖頭。「這位先生,你這個表情,已經不是『或許吧』而已了,你真的陷下去了。」從莫亞出事他比任何人都來的緊張且氣憤,這點就很明顯了,界之前其實就有注意到爵的轉變,只是沒有說破。

  聽了他剛才的話,看來,爵比他想的還要來的認真,這傢伙,竟然戀愛了。

  「嗯……好吧,我承認,我不但認真,而且是非常認真,認真到連我自己都不太敢相信。」

  「咳哼,夠了,你看,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界一臉受不了他的臉。

  「呵,沃連人呢?他不是該在家裡看家的嗎?」剛才第一趟回來時就沒看到他了。

  「喔,他後來有聯絡我,說接到了個新工作,是去偷龍的蛋。」

  「他手上不是有罷霧?」

  「嗯,他用收集莫亞那位神秘的血族父親『饗夜』的情報作交換,要我幫他拿掉罷霧。」他聳了聳肩,「你也知道,這傢伙收集情報的能力強的很,也許能找出莫亞的父親到底是什麼人。」

  「說到這個,莫亞的瞳色到底是什麼顏色?」

  「這個嘛,琥珀色吧,但……」界頓了頓,「其實有時候,我覺得很像金色。」

  「……你知道金色代表什麼意思吧?」

  界點頭,「嗯,我之前就想過了,如果真的是,那我們真的不知道在走什麼運,但還是確定她的家族印記再說吧!」

  「同意。」爵說完,手插著口袋,轉身。

  「去哪?」

  爵臉上露出一抹壞壞的笑意,「去找我家可愛的小貓咪!」

 

 

  回到房間的莫亞,雖然有些在意界和爵接下來會有什麼談話,但她沒有偷聽人家講話的習慣,於是就打算真的來休息,小睡片刻。

  當她正準備睡覺的同時,從窗外隱約傳來了求救聲,是一個女孩子的聲音。

  莫亞微蹙眉地起身,走到窗前瞻望,這時那個聲音又出現了……

  「嘎呀──怪物,救、救命!救命啊~~」

  這個聲音聽起來怎麼這麼耳熟,莫亞從窗外飛出去,找尋聲音來源,倏然間看到建築間的某隅,有個身影慌亂的逃竄,而在另一端,則有個咧著嘴,臉上的皮已經掀開,露出底下非人類的臉孔,正是如柳盈生事件那般的蛭魔!

  他慢條斯里的走著,似乎在享受獵物恐懼的快感。

  不管怎麼樣,先救人在說,莫亞立即往那個方向飛過去,就在這時,那女孩回過頭來,讓莫亞清楚地看到她的臉,還跟她四目相對了──

  「露亞?!」

  尚露亞睜大著眼看著這一幕,黑色的羽毛自天空緩緩落下,隨之出現的是她的姊姊,她一直瞧不起,但卻在短短時間內無論是外在還是際遇都改變很大的姊姊──尚莫亞。

  為什麼?為什麼她會在天空飛?還長出了翅膀?

  莫亞落在她的面前,將臉轉至面對蛭魔,一臉警戒。

  當蛭魔一看到莫亞,露出了狂喜的笑容,而,天亦在同時漸漸地暗了下來,皎潔的明月高掛當頭,為這一切增添了神秘詭譎的氛圍。

  「血族之女?嘿嘿嘿,我太幸運了,妳就是最近傳聞裡的血族之女吧?」血族之女出現的傳聞,就如同先前界所說,在蛭魔間傳開了。

  「血族之女?那是什麼啊?尚、尚莫亞,妳到底是什麼?!」尚露亞害怕地看著眼前的怪物們,全身顫抖不已。

  莫亞背對著露亞,明白此時非戰不可,瞪著凌厲的雙眸,獠牙漸漸伸長……

  「露亞,妳站在我後面,不要亂跑,如果妳還要命的話。」要解釋的事情太多了,現在根本沒那個時間,而她原來的家人則是她還沒用魅惑洗去他們記憶的部份人之一,總之,先解決眼前的事再說。

  為什麼面對怪物,莫亞還能這麼冷靜,她不懂啊!露亞猛地向前拉莫亞轉向自己,「妳給我解釋清……!啊!為什麼、為什麼妳的牙齒?!呀~~妳是怪物!」露亞嚇的跌坐在地上,尖叫連連。

  「……不要再叫了。」露亞的尖叫聲讓莫亞的耳朵很不舒服,就在這個時候,那隻蛭魔突然攻了上來!

  「嘖!」莫亞擋住牠的攻擊,將牠的手往反方向一折,一掌朝牠胸口一擊,那個力道讓牠飛了出去。

  「哼……人形血族果然不弱,沒辦法了,雖然我不想跟其他蛭魔分享,但眼前還是制服妳比較重要。」牠抹去嘴角溢出的血說道,突然間向上以一種野獸般的聲音長嘯,然而那又像是一種音波,這樣的舉動讓莫亞有種不好的預感,牠想做什麼?

  不出一會兒的時間,周遭由遠而近的嘶叫聲,赫然間,從兩旁的高牆四周,爬出了咧著血盆大口,樣貌醜陋可怕的蛭魔,一隻又一隻,天空上也有,一屢屢黑影晃過,一瞬間紛紛集中到這裡。

  露亞一看,惶恐到連尖叫都不知怎麼尖叫,現場唯一能讓她靠的,似乎只有莫亞了!她緊張地抓緊她的手,全身顫抖:「妳、妳引出了更多怪物了,妳一定要負責救我啊!」

  原來的那隻蛭魔唰的一聲將披在身上的人皮撕掉,露出了原形,以低啞深沉的嗓音,夾帶著戲謔,對在這附近,被牠的聲音引來的蛭魔們說:「這女的不好對付,先制服她,再來談分配的問題吧!」

  眾輊魔勾著不懷好意的笑,貪婪地盯著美麗的莫亞,下一刻,全都原地起跳,撲向莫亞。

  莫亞擺出戰鬥姿勢,握緊拳頭,迎戰!

  這次,不會像之前在學校時那樣了,她會好好保護露亞!她的手物化成利刃,在眾蛭魔撲上的同時,跟著要衝向前攻擊。豈料,由於輊魔們的群起攻擊,嚇壞了在莫亞身後的露亞,原本只是抓住莫亞手的她,瞬間改成尖叫地抱住她的腰,就這樣毫無預警地突然牽制住莫亞的動作,讓莫亞遲緩了幾秒,然而她又不能霧化閃過,如果這樣的話,會害露亞代替自己被攻擊的!

  蛭魔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趁著空隙,朝莫亞攻去!

  剎那間,莫亞眼前的蛭魔砍成兩半,然而對方的武器似乎很特別,被砍到的蛭魔瞬間灰化消失。

  這讓其他的蛭魔及莫亞等人,詫異的看著突然出現的人──

  一名是稍早見過的紅髮少女馮莉,另一名的即是剛才出手的人,一臉冷峻不苟言笑的馮律。

  他們被蛭魔突然群起往這個方向移動,吸引了注意,才隨著痕跡過來一探究竟。

  馮莉一見到莫亞,立即興奮地指著她說:「哥!就是她!」

  馮律瞇著眼打量著眼前的露出獠牙,成備戰狀態的莫亞,那美麗的眸子,在月光下閃閃發光,就連不動如山的他,都差點看的失神了。

  果然,血族之女的魅力,是不容小覷的。

  但即便如此,他也必須除掉她,因為這是他們的使命。

  身邊的蛭魔,似乎也是衝著她來的,哼,正好,一次一網打盡!

  一旁的蛭魔,見到又是血族獵人,這陣子這些人的活絡,壞了牠們不少好事,現在似乎也打算跟牠們搶血族之女,新仇加舊恨,突然間,蛭魔們個個仰天長嘯,這次的聲音,更為渾厚,更為集中,同時亦詭譎怪異的令人毛骨悚然。

  馮律皺眉,「牠們在呼喚其他的同類,馮莉,聯絡其他人!」說完,馮律二話不說的向前攻去──

  先從較麻煩的人形血族開刀!

  他原地躍起,自半空中揮刀,砍向莫亞,正當莫亞打算反擊的同時,千鈞一髮之際──

  鏘!

  通體釉黑的巨刃,被另一個力量從側邊擊出,跟著馮律的手在下一刻被接住……

  森冷不悅的俊眸睨著眼前出手的男人,黑羽飄下,一抹令人極為心安的身影擋在莫亞面前,獠牙及妖紋早已出現,雙眼閃爍著殺意。

  「……想幹嘛?」爵冷冷的開口,不悅地看著眼前的一切,一股怒意在心中悶燒著。接著勾起一抹邪佞的笑,「你惹錯人了吧,嗯?」

  正當其中一隻蛭魔想趁亂拿下莫亞及露亞的同時,另一抹身影閃過,不懷好意的蛭魔剎那間被撕裂。

  「這麼熱鬧啊?怎麼可以少的了我呢?是吧?」界沁著溫和的笑意,眼神並無溫度的掃視所有人。

  看來,一場大戰是免不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尹上秋末 的頭像
尹上秋末

尹上秋末&咪格爾

尹上秋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