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魍魎

 

  向人問到了魍魎族的所在,雖然對方要自己別靠近,但莫亞腦中不斷浮現那些孩子的臉,還是決定支身前往。

  可能有些不自量力,但她不想麻煩沃連,也不想什麼都不做,如果只是救人,而避免戰鬥,以她的話,不曉得辦不辦的到。

  魍魎族四周是暗黑色的叢林,空氣散布著詭譎的氣息,穿梭於這樹林間,總有種不知被什麼東西在暗處監視的感覺。

  不久,她看到了在黑色叢林中央的一處由奇形怪狀的岩石建成的怪異建築,它沒有完整房子的模樣,但也並非只是岩壁。

  估計這就是魍魎族的所在地了吧,如此想著的她,輕輕深呼吸,隱藏自己的氣息,小心翼翼的潛入。

  「有小貓進來了。」魍魎中唯一具有美麗外表的,就是此時泡在血池中洗澡的女王克萊絲,她擁有灰色的肌膚,綠色的雙眸,乍看之下與人類的外表無異,仔細觀察便可發覺她的瞳孔的形狀是菱形,從眉毛上方長出了一對象牙色的角在那性感豐潤的唇瓣下,是一整排尖銳的獠牙。

  她瞥了暗處一眼,淡淡開口道:「坎特,去看看這隻小貓想做什麼?是帥哥的話先帶過來,小孩或女人的話就直接殺了放血。」

  「是。」名為坎特的下屬聞言立即行動,他與其他兩隻魍魎──嵌由、葛莉,為女王的左右手。

  莫亞一進到建築裡,濃濃的血腥味撲鼻而來,來源應該是傳聞中的血池。

    能救多少算多少,抱著這樣心態的莫亞,屏氣凝神,將所有的注意力集中至打從變成血族之後,敏銳度倍增的耳朵。

  空氣中交雜著各種聲音,倏地,她睜開眼,千鈞一髮之際閃過一道攻擊!

  「呵呵,被閃過了,是個女人呢……還是個白白嫩嫩的女人,女王交待,是女人或小孩的話,直接殺了放血!」說完,坎特露出猙獰的笑撲向莫亞,利爪變成褐黃色的觸手,在觸手的莫端形成一張血盆大嘴。

  為何她隱藏氣息了卻還是被發現?但眼下也沒時間想那些,看來是非戰不可了!

  莫亞迴身躲過觸手的一瞬間,手也物化成利爪,凌空朝牠一劃,削斷了那些觸手,跟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霧化到牠的後頭,利爪穿過牠的身體。

  面臨戰鬥時,攻擊不能有半點猶豫,稍有個閃神,就有可能喪命!

  界和爵的教導,她記下了!

「唔……」坎特悶哼,口中溢出綠色的血,跪倒在地。沒想到這女人是血族,而且並不弱,牠太大意了。

  接下來,應當要直接除掉這名魍魎,否則等牠去通報,會為自己帶來更大的麻煩。

這點,莫亞是知道的。但是,她下不了手,人性的掙扎讓她只將跪倒在地的坎特擊昏,隨即趕往方才起就聽出來,源自於孩子哭叫聲的方向。

  沒多久,她順利找到關那些小孩的地方,而且人數似乎有減少,她終究還是來遲了。

  看守小孩的是幾隻長相怪異的魍魎,呈現黑皮膚和白頭髮,眼白呈現紅色,看上去很嚇人。

  但她知道,這些孩子比她還要害怕。

  頭一次應付數量比較多的對手,莫亞必須更加小心,在往這裡過來的途中,她作了一些記號,方便等下逃離時認路使用。

  由於霧化不能帶人,要救的孩子數量又多,所以這期間不能有任何差錯。

  莫亞在腦中稍微盤算一下後,瞬間霧化到其中一名魍魎身後,將之擊昏,在另一名魍魎注意到,要衝向她前,再次霧化到牠的身後。

  重覆著做這樣的動作,速度絕不能慢下來,不一會兒,魍魎們全被擊昏昏倒在地。

  很好,目前為止算是順利的,但她仍不敢掉以輕心,對孩子們比出要他們安靜的手勢後,用她的利爪將鎖弄壞,一個一個接出來。

  「等一下好好跟著我,大家手拉著手,不要發出聲音,知道嗎?」

  孩子們乖巧的點點頭,雖然不知道這位姊姊是誰,但明白的是,她是來救他們的,而且還是一個人來,他們絕不能扯她的後腿。

  穿過剛才的路徑,莫亞小心的觀察四周,很平靜。

  但是,就是太平靜了,反而讓她心生不安。

  腦中不禁浮現一個想法──

如果這個時候界和爵在就好了……

  她甩甩頭,不可以再繼續想了,這樣會讓她軟弱,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她要更堅強點才行!

  莫亞帶著孩子們走著,不時回過頭看有沒有跟丟,就在順利的詭異,快到出口時──

  「嘎呀──」一個小女孩的尖叫聲讓莫亞猛回頭,驚見一名沁著玩味笑意的女性魍魎,用她的觸手纏繞住小女孩。

  莫亞當機立斷準備霧化過去救人,卻在這時瞬間出現了一群方才所見過的魍魎,齜牙裂嘴,發出此起彼落的怪聲盯著莫亞及小孩。

  「呵呵,血族何時會管閒事了呢?」從魍魎中走出一名,穿著毛絨絨的皮大衣,長相明顯與其他魍魎不同的女人,直覺告訴莫亞,這個魍魎或許就是那名泡血池的女王。

  事實證明,想要不戰全身而退,果然是太天真了。

  克萊絲打量著莫亞,眼神一陣厭惡。「哼,我向來討厭女人與小孩,特別是血族的女人,令我噁心……」憑什麼她們就可以無條件擁有美貌,而魍魎卻得是醜陋的?

  「妳不能放了這些小孩嗎?」莫亞試著問,但其實她也很清楚答案,簡直是癡人說夢。

  不止小孩,就連她,這些魍魎也不可能會放過。

  果然,克萊絲放肆地狂笑。

  「哈哈哈……血族竟然要救人類?妳一定是突變的血族!呵呵~坎特!」克萊絲笑著,朝一邊喚道。

  「是。」坎特走到克萊絲身邊,莫亞認出他就是那名被她打昏的魍魎,看來是他去通報的,該死,她該殺了他的!

  「剛才你輸過一次,現在給你個機會表現,」她說著,微笑看向莫亞,「我想到一個遊戲,看樣子妳很重視這些小鬼們的命,妳最好別輕取妄動,人數這麼多,妳可沒辦法一次保護。」

  莫亞瞇起眼,「妳想做什麼?」

  「呵呵呵,正好最近無聊,來點娛興節目也不錯,我要妳跟我的魍魎們決鬥,如果妳能贏過我們全部,孩子就讓妳帶走,反之,妳和小孩都要留下,成為我血池的一部份。」

  擒賊先擒王!

  莫亞瞬身閃到克萊絲身後,想來個先發制人,不料,卻在她動手前,被克萊絲用手變成的觸手纏住脖子。

  她冷冷一笑,露出一整排尖銳短小的獠牙。「在我的地頭卻不理會我的遊戲規則,妳未免想的太美了吧?」

  怎麼會被注意到?!她明明隱藏氣息了!

  「妳隱藏氣息的工夫確實做的很好,但是,這對我不管用,妳以為王很好當嗎?呵呵呵~」

  莫亞皺眉再次霧化逃過她的纏繞,出現站在小孩們的面前。

  「哼嗯~葛莉,殺了妳抓住的那個小鬼。」克萊絲下令道。

  「是。」葛莉的觸手張開血盆大口,正準備吞了眼前的小女孩,卻被突然過來的莫亞抓住了她的觸手。

  「住手!」她嚷道,深吸一口氣,看向克萊絲,「我答應妳的說法,但請妳在這之間不要動這些小孩。」

  的確,她一個人無法同時保護這麼多小孩,再者,現場的魍魎為數眾多,要是她救了一個,另一個又被攻擊,那根本是沒完沒了。

  其實這個女王可以命令魍魎們殺了小孩們,但她算準自己不可能丟下他們逃跑,而且玩心大起,如此,不如她就盡力拖延時間吧!

  至於她到底會不會遵守約定,這其實自己也沒多大把握。

  「呵呵,坎特,還等什麼?」

  坎特下一刻直接攻向莫亞,與莫亞對打了起來,克萊絲見莫亞的實力比她想的還要強,於是對站在旁邊的嵌由喚道:「加進去。」

  嵌由毫不遲疑地直接加入戰局,能成為克萊絲左右手的兩人畢竟有相當程度的實力,但即使如此,兩人加起來也只能與莫亞打成平手,漸漸的,莫亞漸占上風。

  「哼嗯~~葛莉。」

  「是!」葛莉應道,也加了進去,小女孩由一旁的魍魎看住。

  三對一的打鬥,你來我往,莫亞不斷的閃躲攻擊,並適時地做出反擊,眼神始終凌利,動作乾淨俐落。

  「呵呵呵……給我再進去十個!」克萊絲對旁邊的魍魎喝道,見那些魍魎因為看到莫亞居然可以跟三個大人打成平手,而感到怯步,眼神一瞇,手一揮,直接殺了其中一名魍魎,喝道:「我叫你們進去!」

  這一嚇,讓十名魍魎一刻也不容緩地直接加入戰局,這讓莫亞的體力漸漸不能負荷,但她仍強打著精神與集中力,戰鬥再戰鬥!

  突然間,一陣快到看不見的攻擊瞬間劃過,來不及逃開的魍魎全都被瞬間撕裂,就連緊急逃開的坎特、嵌由及葛莉,臉上、身上也被劃傷。

  莫亞微喘息,定神一看,兩抹熟悉的背影出現在自己面前,看到他們,她知道有救了,等等隨便他們罵都行!

  界和爵到了!

  「嗨,莫亞,妳沒事吧?」沃連剛到而已,將莫亞扶起,那兩個人的速度實在是……

  「嗯,我沒事,界和爵怎麼來了?」

  「當然是我去找的啊,先說了,等等妳一定要幫我求情喔!」沃連求情地看著莫亞,擺出了拜託的手勢。

  「啊?」

  「莫亞妳別理他,他的帳待會好好算。」爵背對著他們說道,跟著冷冷地看向眼前的魍魎們。「你們居然有種動她?」他瞇起眼,臉上的妖紋若隱若現,駭人的獠牙早已伸長。

  這是莫亞從沒見過的爵,他不再隨和率性,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殺意。

  界看了他一眼,對克萊絲笑了一下,那個笑,帶了些危險的意味。

  「唉,妳們是不是找錯對象了,嗯?」

  克萊絲瞪大著眼看著界和爵,他們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還有那快到看不到的身手,讓她知道他們不好惹。

  她讓自己心情鎮定,揚起笑意地說:「找錯對象?恐怕是那個女人自己送上門來找死的,又怪的了誰呢?誰都知道我們魍魎的習性,是她自己要來動我們的獵物,身為一族之長,不能處理嗎?」

  界與爵都知道莫亞的想法,她是由人類覺醒後變成的血族,心底對人類有側隱之心也是在所難免,然而因為一時的感性,而讓自己置身於危險中,卻是很要不得,再加上竟是為了別人,不過,這些話,他們等等會跟莫亞談。

  爵淡淡的看了那票小孩一眼,望向克萊絲,勾起一抹冷笑。「我們的確知道魍魎族的習性,那些小孩,應該不是用來當食物的吧?」說著,他搔了搔因過於濃郁的血腥味,而感到不舒服的鼻,「聽說那些小孩是拿來當妳所謂血池的材料,那給我們,應該無所謂吧?」嘖,各種不同等級的血混濁在一起,真的很不好聞。

  「他的意思是,妳並不是為了生存而要這群小孩的,既然如此,就讓給我們吧!」

  見界與爵居然是用談的方式,而沒有自持實力高強跟她動武,讓她稍稍安心了起來,講話也比較敢了。「哼,笑話,既然是我的了,為什麼要讓?喔,對了,我們的遊戲進行到一半,被你們打斷了!我跟那女人約定好了,要是她可以打贏我們這裡全部的魍魎,就讓她跟小鬼們走,現在,你們要我無條件把人給你們,也太說不過去了吧?」

  莫亞聽了,走上前去,的確,自己的事要自己負責,她不能因為自己的獨斷,讓界和爵變成壞人。「好,我們繼續……」她話才講一半,就被一邊的爵拉住手。

  爵的表情很認真,對她搖搖頭,跟著看向克萊絲。「我來代替她吧!」

  「爵?」莫亞吃驚地看向爵。

  他的語氣很堅決,「我已經決定了,早點解決,早點離開吧!」說完,向前邁上一步,在經過莫亞身邊時,摸了摸她的頭,語氣溫柔道:「沒關係。」

  莫亞抬起頭望向他,直視到他那溫柔的笑顏,他笑了,突然,她心裡一酸,她何必給他帶來麻煩呢?不是她信不過他的實力,而是,自己的事,卻要他來替自己背負。

  界輕拍她的頭,對她一笑。「聽他的吧,沒問題的!」

  「……」你們對我太好了!莫亞在心中喊著,為什麼總是對她這麼好?

  克萊絲衡量一下情況,眼前的男人說要代替那個女人,他是很有自信可以打贏牠們全部?

  不,從剛才一瞬間就可以殺掉十個魍魎來看,他們兩個肯定很強,但他在只有一個人……

  「你一個人對付,其他人不能插手!」

  「沒問題。」他甩甩手,毫不遲疑的回答。

  可惡,這麼有自信?賠了夫人又折兵就不好了,克萊絲想了想後,再提出:「那,你不能用那個可以變來變去……」

  「是霧化吧?也可以。」他直接接她的話回答,「還有嗎?」他快沒耐性了,不就是打架嗎?真麻煩!

  「還有,不能用血族的任何能力,只能單純肉博!」

  爵爽快地將獠牙收起來,恢復平常的樣子,看上去就像個人類。「行。」

  哼,笨蛋!八成是太自傲自己的力量,現在的他頂多只是個功夫好一點的凡人罷了,想對付牠們全部?她說的全部可是包括她的,這個蠢貨,她對他的評價可能太高了。

  莫亞擔心的望向界,界則是老神在在的說:「沒事的,放心。」接著微笑地對爵說:「可別輸了啊!輸了就丟臉了~~」

  「哈~~放心吧,我怎麼可能會輸啊?你們,」爵指了指魍魎們,「一起上吧,比較省事。」

  「哼嗯,你們三個,一起上!」克萊絲對坎特、葛莉及嵌由喝道。

  三人聽令,瞬間跳躍起來,撲向爵,全都咧出血盆大口。

  爵只是淡淡的看了他們一眼……

  「咦?」三隻魍魎一愣,跌落在地,自己的腹部傳來強烈的刺痛感,登時湧出不絕的綠色鮮血。

  他們的腹部,由左自右的被劃破一個傷口,連內臟也隨著血液流出……

  「嘎呀~~」察覺自己的狀況後,葛莉發出了慘叫聲,嵌由和坎特也抱著肚子,不斷從口中溢出血來。

  「不、不是說不能用血族的能力?」坎特說,能劃破他們的肚子,一定是使用了將手物化成利刃的那一招。

  只見爵甩了甩沾著他們血的手,撕下自己的袖子慢條斯理的擦了擦,一臉嫌惡。「好臭的味道。」

  界好心幫他們解釋,「他沒有用血族的能力,如果有用的話,你們腹部的傷口會更一致和規則一點。」

  「你、你用空手?」克萊絲刷白了臉地嚷道。

  爵輕笑,「我說,妳是不是搞錯什麼了?我雖然長得像人類,但我並不是人類,不過是在你們的身上開個洞,有那麼難嗎?」而且他還手下留情了耶!

  「你!」

  「接下來,輪到誰?」

他揚起一抹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笑容,看的被眼神掃到的魍魎們心裡一顫,誰會不要命的再去挑戰啊?連三個大人都被他瞬間擺平了,但若不出手,女王一定也會殺牠們的!

  克萊絲咬牙切齒,瞪向一旁的魍魎們:「給我上!」

  果然,伸也是一刀,縮也是一刀,不如就上前讓他給牠們個痛快吧!

  魍魎們並沒有躊躇太久地撲了上去,見爵嘲諷一笑,手一揮,拳一擊,長腿一掃,頃刻間,所有的魍魎被打倒在地,但只是被擊昏,他並沒有殺了牠們。

  「一直對付這種小嘍囉也沒有意思,搞的好像我在欺負人似的!」他隨即對克來絲咧起那輕挑中帶著挑釁的笑意,勾了勾手指頭,「不如妳親自出馬吧~~」

  「你竟敢瞧不起我!」克萊絲眼神一暗,直接殺向前去,認為既然他不使出血族的能力,就沒什麼好怕的!

  她使用尾巴攻擊,手的形狀改變,融合成一整隻觸手,在末端的是有如怪蛇一般的大嘴。迅速而有力的力道,被她擊中的旁邊岩塊,立刻造成一個大窟窿。

  爵心想,這女魍魎果然是王,身手比其他幾隻強上很多,但說實在的,他也開始沒耐心跟她慢慢玩了。

  他以極快近乎光速的速度,閃身到女魍魎的死角,正準備出手時,突然間,被克萊絲以尾巴纏住了脖子,而他的肩膀,則被觸手上的大嘴狠狠咬住!

  「爵!」莫亞緊張的喊出,當爵被咬到的那一瞬間,她的心抽痛了一下,當下想衝上前去幫忙他,卻被界跟沃連同時拉住。

  「放心,不會有事的。」界說。

  「是啊,他沒這麼弱~~」沃連也幫著安撫她。

  莫亞握緊拳頭,也明白自己若是衝動的迎向前去,也只會添爵的麻煩而已,她讓自己堅強的看著眼前的戰局,她要相信爵!

  「……」

  克萊絲得意的咯咯笑著,「嘿嘿,你太大意了,我……」

  唰!

  「咦……?」她的笑容僵住,愣愣地看眼前發生的一切。

  爵面無表情地直接從中間空隙削斷了纏在自己脖子上的尾巴,將殘留在他脖子上的拿掉後,再度動手扯掉克萊絲咬住自己肩膀的那隻觸手,連同整隻手臂一起扯掉,剎那間噴出了大量鮮血!

  「嘎呀啊啊啊啊──」克萊絲尖叫道,怎麼可能,她都已經抓住他了呀!

  爵不悅地看著身上被噴到的綠色血液,不時傳出令人作嘔的臭味,這對愛乾淨的他來說,是很難接受的一件事!

  「髒死了,我要回去了!」說著就轉身準備離開,被蜷在地上哀嚎的克萊絲抓住了腳踝,他雙眼微瞇,冷冷地看向她,皮笑肉不笑。「這麼想找死嗎?虧我今天大發慈悲,不打算直接滅了妳們魍魎族,不過既然是妳自己主動找死,那我就成全妳。」說完,他正準備動手,坎特、嵌由和葛莉忍受著傷躍到爵的周邊。

  「請你放過我們女王,小孩你們可以帶走,我們今後再也不會去找小孩來為女王造血池,這樣可以了吧?」嵌由冷靜說道。

  「哼。」爵甩開克萊絲的手,往莫亞她們那邊走去,這時克萊絲又再度開口。

  「等、等等!我明明感受到你的氣息靠近,也抓住你了,為什麼你還能夠……」

  爵插著口袋,微微轉身,臉上的表情,是自信而邪佞的笑意,這讓克萊絲再度意識到,自己跟什麼樣的角色交手了?魍魎族從來不是血族的對手啊!

  「因為實力。」說完,他頭也不回地走人,絲毫不害怕背對敵人,所會帶來的後果,因為他是那樣的對自己的實力有自信,除非牠們想找死,否則牠們絕不敢偷襲。

  他走到莫亞面前腳定住,微微一笑地直視莫亞充滿擔憂的眼。「我回來啦!幹嘛這個表情,是在替我擔心嗎?」

  「……」莫亞坦率的點點頭,當爵確定獲勝時,她鬆了一口氣,也再次見識到,他真的很強,自己比起他們,果然還是差的遠了!

  「……唉。」見狀,爵嘆了口氣。

  界輕笑問道:「嘆什麼氣?」

  「要不是我身上有這些臭液體,我早就抱住莫亞美眉了,真的是……」話未說完,懷裡撲進了一個人兒,莫亞完全不在乎被弄髒地伸手抱住爵的腰,將臉貼在他的懷裡。

  「謝謝你,還好你沒事。」她由衷地說道,端起有點被弄髒的小臉,朝他一笑。

  爵愣了愣,亦伸手大方環抱住莫亞,「哎唷,傻瓜,我不會有事的!」說完,輕捏了捏莫亞的臉,對她溫柔一笑,眼底不自覺溢滿柔情。「找到妳真是太好了,擔心死我了!」

  話說,這個兩人世界的氣氛是怎麼回事?他們還在魍魎族耶!

  沃連看向界,「不管管他們嗎?」

  「呵呵,可能是太感動了吧!」不過沃連說的對,要做什麼事也該看地點,「爵,先離開這裡再說吧,我們還有事要處理不是嗎?」

  「喔,對!」爵看向沃連,「先找個地方讓我洗澡,接下來你最好要有心理準備!」

  「呃,我看,我先走好了……」說著正準備霧化落跑……

  嚇!怎麼回事!

  「霧化不了是吧?」界笑的很不懷好意的說,「你以為只有你有罷霧嗎?」

  「什、什麼時候?!」他瞪著手上的罷霧,界這傢伙是什麼時候替自己戴上的?「你、你怎麼會有這個啊?」

  「是你賣給我的,忘了嗎?」也對,畢竟是非常非常久以前的事了。

  血族的壽命是無限的嘛!

  「……」該死的!他還真的忘了,害到自己,嘖!

  「哈,幹的好,界!」說著,直接將莫亞橫抱起來,「先離開這裡吧。」

  「呃,我可以自己飛,你肩膀受傷了不是嗎?」

  「沒差,這點小傷不算什麼,而且我抱著妳飛比較快啊~~」

  界微笑地將莫亞從爵的懷裡接了過去,「既然她會擔心你的傷,那還是由我來抱吧!」說著,他張開了黑色羽翼翅膀,朝黑絨絨的天空飛去。

  「嘖!喂,沃連,帶路!」說著,他也飛上天空。

  「唉,是……」沃連嘆了口氣,認命跟上,只好等下好好地拜託莫亞替自己求個情了!

  不過話說,莫亞跟這兩個人的關係……尤其是跟爵的關係,到底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尹上秋末 的頭像
尹上秋末

尹上秋末&咪格爾

尹上秋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