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柳盈生底下的怪物,咧著笑緩緩走向莫亞,渾身散發著惡意。

  在走經那些屍塊時,柳盈生倏然撿起其中一隻手,當兩人的面猛咬住,一瞬間,手的血被吸乾,呈現有如乾巴巴的木乃伊一般。

  他是個嗜血又嗜殺的怪物!

  嗜血?等等,界說過血族分為人形血族及蛭魔,難道,牠就是所謂的蛭魔?!

  蘇鈺此時再也忍不住了,眼前的恐懼及血腥,使她驚嚇過度的昏厥過去。

  「小鈺!」

  見莫亞一分神,原本正拎著少女的頭,大口吸血的柳盈生,突然瞪大了眼,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莫亞衝過來。

  頃刻,一個力道掐住莫亞的頸子,跟著整個人被硬生生的撞向一旁的牆,將她舉高。

  「唔……」頸部的力道令她窒息,背部撞擊的力道更使她頭一陣暈眩,整個人幾乎快失去意識。

  柳盈生扯了扯嘴角,訕笑道:「嘿,怪了,妳這個血族之女還真弱!算了,就當我幸運吧,」說著,以未掐著莫亞的手,利爪一劃,順間將莫亞從上衣到裙子斜向劃破,一部份的裙子及衣服因而滑落掉在地上,形成酥胸半露的畫面。

  柳盈生伸出舌頭舔向莫亞被劃傷而滲出血、正在復元中的傷痕,邪邪一笑。「先讓妳懷有我的孩子,再料理旁邊的食物吧!嘿嘿嘿~」語畢,便直接拉掉掛在莫亞臀部大腿上的內褲碎片,將莫亞的兩腿往旁分開。

  咚咚──

  突然間,莫亞的心臟不受控制地劇烈跳動,體內一股莫名的力量赫然蜂湧而上,血液在那騷動翻騰著,彷若隨時準備破繭而出!下一刻,她失去了意識……

  「嘎呀──」柳盈生慘叫道,眼睜睜看著掐住莫亞的那隻手被瞬間削斷。

  莫亞落地,右手的指甲變長,變形成利刃,她的雙眼無神,閃爍著懾人的金。

  她面無表情地攻向他,驚人的速度及殺傷力,讓斷了一隻手的柳盈生招架不住,登時張開醜陋的大翅膀飛向天空。

  「……」莫亞抬著頭盯著天空中的柳盈先,突然從背後長出巨大的黑色羽毛翅膀,直接衝向天空。

  「什麼!」他大驚,作勢要防衛。

  咚咚──

  「唔!」莫亞露出錯愕的表情,體內的心臟及血液再次劇烈翻騰,不出一會兒,她的眼前一片黑,向下墜落。

  柳盈先見狀,得意的大笑。「哈哈哈哈,妳是我的了!」說完,正當他準備衝向莫亞之際……「咦?」

  一陣刺痛,他愣愣地看著穿過自己胸膛,將自己心臟拿出來捏在手中的手,下一刻,他的耳邊浮現了冰冷的嗓音。

  「敢動她?找死!」爵冷冷說道,接著,手一捏,手中的心臟被應聲捏爆。

  「嘎……」柳盈先駭的半句話吭不出,瞬間化為灰燼。

  「哼……」爵拍了拍手,望向此時已接住莫亞,安全落到地面的界。「莫亞怎麼樣?」語畢,落在莫亞及界旁邊蹲下。

  界將自己的大衣脫下讓莫亞穿上,「昏過去了,她衣衫不整,幾乎全裸……」他皺眉,沒想到他們擔心的事今天馬上就發生了。

  爵瞇起眼,「……那隻蛭魔應該沒得逞,莫亞似乎有戰鬥,還讓牠受了傷。」

  「戰鬥?但我們沒教過她。」

  「我們也沒教她霧化,但她卻提前會了不是嗎?看來,她的『本能』比我們想的來的敏感,還會隨著場合使出。」

  「但卻不穩定,」界說道,「所以……我們還是得趕快教她一些技能,看來不能慢慢來了。」

  爵頷首道:「嗯,先把她帶回去吧!」說著,便將界扶著的莫亞一把抱起。

  這時,昏在一旁的蘇鈺幽幽轉醒,不見莫亞,馬上焦急的東張西望,隨即在不遠處看到兩名俊美到非人間產物的美男子,其中一位抱著的正是莫亞。

  她想過去,但雙腿仍在發軟,擔心他們會走掉,便馬上放聲大喊:「你、你們是誰啊?要帶莫亞去哪裡?」

  「嘖,有人在,界,處理一下。」

  「為什麼不是你去?」

  「我現在沒那個心情,而且你是『老師』不是嗎?」

  「……知道了,我去。」界說著,突然霧化消失,接著瞬間以田介的樣子出現在蘇鈺面前。

  「呀!田、田老師?」

  界直勾勾地盯住蘇鈺的雙眸,蘇鈺不知自己是怎麼搞的,即便眼前的人是田介那般不入眼的外貌,但她卻完全移不開視線,甚至是沉醉在那沉隧充滿魅力的眸子裡,一時間沒了自己。

  「好孩子,妳看到的一切都只是幻覺,一覺醒來,就什麼都忘了。」

  界充滿魔性、深沉而充滿磁性的語音,如魔咒般迴盪在蘇鈺的腦海中。她雙眼無神地沉醉其中,愣愣地點了點頭。

  「現在,睡吧……」就在下一刻,蘇鈺闔上眼,應聲倒地,沉沉地睡去。

  界扶起她,轉頭對爵說道:「你先帶莫亞回去,我帶蘇同學去保健室,馬上回去。」

  「嗯,待會見。」說完,爵便帶著莫亞,張開黑色羽翼,躍上天際,接著以常人肉眼所不能及的速度,飛往住處。

 

 

  深沉的闇,圍繞在她四周,她在不知不覺間醒來。伸手不見五指,只得憑著感覺向前邁進,走在這一片漆黑、根本不知道盡頭在哪的路上。

  倏然間,在這樣奇怪的環境裡,她可以看的到東西了。在眼前不遠處,出現了一個身影,他微微搖晃著身子,拖行的步伐勾出詭譎的聲響,「嘶──嘶──嘶──」的飄盪在寂靜的空氣中。

  隨著他越走越近,她漸漸能看清他的樣貌,這時,對方抬起了頭,使她倒抽了一口氣,此人正是披著柳盈生皮囊的怪物!他齜牙裂嘴地,直勾勾盯著她,突然朝她丟了某個東西。

  她大吃一驚,登時接住來物,定神一看,竟是蘇鈺的頭顱!

  蘇鈺瞪大著充滿血絲的雙眼,不住流著淚,已呈乾裂狀的嘴唇一張一合,痛苦地哭訴道:「莫亞……我好痛苦啊!救我……救我!」

  「啊──」

  「莫亞!」爵搖晃著突然尖叫著醒來的莫亞,看她似乎作了可怕的惡夢,呈現慌亂狀態,他索性直接將她擁入懷中,緊緊地抱著。「沒事了,莫亞,沒事了!我在這!」

  不一會兒,莫亞清醒了過來,愣愣地看著房間四周,她冒著汗,微微喘息著。「……夢?」

  爵順著她的話點點頭,「對,是夢,」爵放開她,雙手放在她的左右肩上,擔憂地望著她。「妳沒事吧?」

  莫亞頓了頓,東張西望,「沒事,我怎麼會在這裡?」

  「妳昏倒了,所以我把妳帶回來,衣服也是我幫妳換的。」

  聽他這麼一說,她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穿的不是自己的制服,而是一件男人的襯衫。莫亞尷尬地嘴角抽了兩下,「呃,你……」

  「放心啦,我什麼也沒做,忍下來了。」他說著,指了指一旁椅子上的衣服及裙子,無奈地笑了笑。「我很佩服我自己的定力。」

  突然間,莫亞想起了發生的事,她著急地抓住爵的肩膀道:「小鈺呢?她沒事吧!還有那個妖怪怎麼了?」

  「那個妖怪就是我們跟妳講過的蛭魔,被我宰了。至於妳的同學,界帶她去保健室休息了。」爵笑著摸了摸莫亞的頭,「別擔心,放輕鬆點。」

  「……為什麼會突然這樣,真正的柳盈生呢?」

  這時,界直接霧化進來,已恢復成界的樣貌。他溫和的替莫亞回答道:「真正的柳盈生同學,我想,已經被那隻蛭魔吃掉了。蛭魔是血族中屬於較低等的生物,但卻非常嗜殺好戰,比起人形血族來,更沉淪在殺戮的快感及興奮當中,血對牠們來說不只是食物,更是讓牠們很享受的興奮劑,因此牠們會貪婪地要求更多。」

  爵接著界的話下去講述道:「蛭魔沒有人形血族那般優勢、便於獵食的美型外表,但是牠們善於躲藏和偽裝,牠們會去找尋好看的皮相,吃掉後加以利用。」

  想起那觸目驚心的一幕,莫亞吞了吞口水,等等,那個蛭魔似乎目標是她,為什麼?

  「那個……今天的那個蛭魔,目標似乎是我,而且,牠還知道我有血族的血。」所以並不是單純的獵食,為什麼自己會成了牠的目標呢?

  「可能,妳今天霧化去學校時被牠看到了,又也許,是妳身上的氣息引起牠的注意。記得我們跟妳說過,關於血族與生俱來所具備的魅惑之力吧?」爵說道。

  「至於為什麼牠的目標是妳,原因是因為,蛭魔也在覬覦著為數不多的血族之女,想要她們為牠們產下後代,就因為有傳聞說:『蛭魔與血族之女產下的後代,能有著足以與人形血族匹敵的力量。』」

  「能有與人形血族匹敵的力量,是指人形血族的實力比輊魔還要強的意思嗎?」莫亞納納說道,若真是這樣,就能解釋為何當時那隻蛭魔說自己弱了。

  界點頭,表情嚴肅。「那是當然的,牠們雖然非常覬覦血族之女,但是卻打不過她們,每次嘗試頂多只是找死罷了,但是……妳不一樣。」

  爵也認真的看向莫亞,「對,妳才剛覺醒,根本不懂得如何戰鬥,倘若遇上蛭魔,就麻煩了。」他嘆了口氣,「我跟界今天才講到這個問題,沒想到就發生了。」

  「意思是……不能保證以後不會再遇到這樣的事?」

  界頷首,「對,而且萬一要是傳開了,會更多蛭魔找上妳。」

  「……」好、好高調,好吧,她知道現在不是感嘆自己與平凡無緣的時候了。

  「莫亞。」

  「妳知道妳今天戰鬥了嗎?」界問道。

  莫亞驚訝地眨了眨眼,不可置信,因為她只記得自己被掐住脖子舉高,那個蛭魔還弄破自己的衣服,接下來的事情,便一點印象也沒有了。

  「我?戰鬥?怎麼會,不是爵救下我們的嗎?」她哪會什麼戰鬥啊,她明白自己充其量只是個剛學會霧化,連魅惑獵食都還不會的新人血族。

  一旁的爵笑著搖了搖頭,「我們到的時候,是妳把那隻蛭魔逼到天空,然後在妳也衝向天空的同時,突然昏過去了,接下來的事,就是我宰了那傢伙,而界接住往下墜的妳,再由我把妳帶回來的事了。」

  「喔……原來如此,可是我一點印象也沒有……等等,你剛才說我也衝向天空?」該不會接下來要告訴她,她從眼睛發射光線,或從手中射出能量球之類的吧?

  「呵呵,我們也很訝異啊,但是妳的確那麼做了,無論是張開黑羽翅膀在天空飛,或者戰鬥,都是血族的技能之一,而妳確實在危急的情況下,激發出妳的本能了。」

  「但是那樣的能力卻是不穩定的,莫亞,妳必須要有保護自己的能力,雖然我跟爵可以保護妳,但為了避免下次還有這種緊急狀況發生,我們要教妳戰鬥。」

  莫亞想起今天的狀況,的確,如果她當時有自保能力,或許能減少犧牲,且要不是界和爵趕到,她知道她和蘇鈺都不可能會平安無事。

  莫亞端起臉蛋,眼神堅定地對上界與爵,開口道:「拜託你們了,我會好好學的,請嚴格指導我。」因為她知道戰鬥這件事,是無情的,是生死交關的,在訓練過程中,要是對自己越好,就是把自己往危險更推進一步。

  望見莫亞有骨氣的眼神,兩人揚起讚賞的笑容,爵摸了摸莫亞的頭,輕柔笑道:「好,我們會好好指導妳的,要是妳受了傷,我再來幫妳舔。」

  「啊?舔?」

  「是啊,血族的唾液有治癒能力,可以加快傷口復元速度。」說著對她邪邪一笑道:「我很樂意幫妳全身治療喔!『那裡』也可以,嘿嘿~」

  界無言地從開黃腔的爵的頭搥了下去,「『那裡』不需要吧,而且我們不會讓她受到需要到用舔的來加速復元的傷。」界說著,便看向莫亞給個機會教育。「血族的復元能力很快,除非是受到很重的傷,就像爵說的一樣,唾液具有治療功效,可以加快復元速度。」

  「好神奇啊,居然靠唾液就能治療傷口了,那是不是血族就不用醫生啦?」

  界輕笑,「還是要的,外傷跟生病還是不一樣。」

  「喔喔,原來如此啊,那我們什麼時候開始訓練?」

  「今天休息一下,明天開始吧!我會連同其他像是『魅惑』和『飛行』一起教妳。」

  「好。」

  莫亞心底知道,她再也不可能恢復過去的平凡生活了,但與其留戀過去,還不如把握當下,做好自己該做的事,雖然這一切難以置信,但唯有面對,她人生的齒輪才會繼續轉動。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也很難說,生命總是充滿著無常,但她知道的是,無論面臨什麼,她都要繼續走下去。

  不過,明天的訓練會是什麼樣呢?她已經開始好奇了,她能夠做好界和爵教她的事嗎?

 

 

  速度、準確、鎖定獵物的銳利之眼。

  攻擊與防守實為一體,戰鬥,是駁命的行動,不能有半點猶豫。

  強調力量的控制,收放自如的能力。

  莫亞迴身閃避界的攻擊,集中精神找尋他的破綻。

  過去十七年來從未有過戰鬥,連架也不曾打過,但此時此刻,她明白自己為了保護自己、為了保護別人,必須學惜戰鬥,這是她沒得學擇的。

  界的攻擊沒有私毫的破綻,速度更是迅速,轉眼間,她又被打倒在地。

  「唔……」莫亞悶哼,身體的疼痛感滲入骨髓,她咬牙忍耐,多處的擦傷正因血族的復癒力而慢慢復元中。

  界和爵緩緩走向她,在她身邊蹲下,爵伸出手將莫亞扶起。「還好嗎?」

  「嗯……可以。」她咬牙站起,看上去很狼狽,一陣一陣的刺痛感湧上來,渾身遍體淋傷,話也說的有氣無力,嘴唇微微泛白,額間冒著冷汗。

  雖然辛苦,但正如界所說的:「學習戰鬥最快的方法,就是在戰鬥中學習。」一般,這幾個月以來,她從與界及爵的戰鬥訓練中,一點一滴的汲取經驗,到今天,已經漸漸夠習慣他們的攻擊速度了。

  然而,對血族中實力不弱的界與爵來說,莫亞的學習能力及進步速度,也是令他們訝異的。

  界抱歉的看著莫亞道:「抱歉,莫亞,為了妳好,我們對妳的戰鬥訓練不能以憐香惜玉的心態來進行,妳瞭解吧?」

  「嗯,我瞭解。戰鬥是駁命的嘛,所以我也寧願你們一開始就不要有所顧忌,僅管把我當男人吧!」她豪氣說道,在那狼狽、布滿土塵的臉龐上,是堅強無比的笑顏。

  兩人互看一眼,隨即安慰的笑了。他們心底不約而同的想著:「莫亞的心,確實承襲了血族強憾果決的特性。」

  「很好,今天先練到這裡,回去休息吧!」界溫柔地說道,讚賞地揉了揉莫亞的頭。

  「OK!」爵應了一聲,跟著看向莫亞。「要用霧化回去囉!」

  「好,那我先走一步,家裡見。」莫亞說完,身體瞬間離子狀分離,霧化消失。

  不一會兒,三人在家中聚首,莫亞洗了個澡後,分別各自去進食。

  狩獵──

  市區,人群熙來攘往,莫亞穿梭其間,尋找適合的獵物。

  沒多久,她相中了一名一邊走路一邊聽音樂的年輕人,至於為什麼會選上他,純粹是覺得他看起來很好吃。

  莫亞抿抿嘴,長長的睫毛搧啊搧,雖然使用魅惑獵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每次要用時還是難免有些緊張。

  她穿著一身洋裝,烏黑亮麗的大波浪長髮披在背後,幾縷髮絲垂在胸前,白晰無暇的肌膚上裝飾著如璀璨星光般深遂迷人的雙眸,看上去完美無暇的她,身上瀰漫著一股令人無法忽視的吸引力。

  她對上他的眼,對他微微一笑,見年輕人愣了愣,便不由自主地跟著莫亞走。

  莫亞將他引至一個沒人的巷子內,對方表情茫然地望著她,眼神失去了焦距,跟著,她環上了他的脖子,將他衣領拉開,獠牙倏地伸長。

  「唔……」年輕人低應,享受著當莫亞咬了他的同時帶來的快感。

  用餐完畢,莫亞舔了舔他的傷口,便迅速復元。「謝謝招待!」

要被魅惑的人意識恢復,至少得隔個數分鐘,所以血族可以利用這個空擋離開現場。

  但,正當莫亞打算轉身離開的同時,本來應該還沒清醒的年輕人,突然從後面緊抱住她!

  「咦?!」她大吃一驚,因為這是不曾發生過的情況。

  年輕人嘴角上揚,微微一笑,眼神早已恢復神彩。

  他得意的開口道:「真幸運,是血族之女哪!」說完,突然張開巨大黑色羽翼,抱緊莫亞往上飛,扣住她的下頷將她的臉轉至自己的方向。「回天烸去吧!」

  「什麼?!」莫亞一聽,心想這還得了,已經不是訝異自己這次的獵物居然也是血族的事了,怎麼可以讓他就這樣帶自己回天烸去!於是,她立刻施展霧化,打算逃離他的牽制。

  「呵呵。」年輕男子輕笑。

  「欸?」莫亞愣住了,霧化居然失敗了,該說她不知為何竟然無法順利霧化消失!

  對方在她愣住的那一秒,似乎是為了預防她逃跑,直接將她扛起,另一隻手則在空中一揮,原本無異的天空突然出現一個黑色的裂縫。

  「走吧。」接著,他以飛快的速度朝那個裂縫飛去,讓莫亞整個措手不及。

  待他與莫亞飛進裂縫後不一會兒,天空再度恢復平常的樣子。

 

 

  五彩繽紛的天空,每隔一小時就轉換成不同的顏色;許許多多看也沒看過的飛禽在天空翱翔,有的甚至可以飛到陸地後,瞬間長出雙腳,在其中奔馳;這裡,是她超乎想像的世界,有很多事物,是連故事書上也不曾出現過的。

  他叫沃連,是在一天前被她相中的獵物,卻意外知道他竟然也是血族,而且還強行把自己帶回天烸來。

  接著,沃連將莫亞先帶到一間旅館稍作休息。

  「你想怎麼樣啊?」莫亞無奈地看著他,沃連是血族中算是商人那類的人,剛才用來讓她的霧化失效的,就是一種稱之為「罷霧」的繩索,專門用來逮捕血族,為了防止他們用霧化逃走的東西,而且只有上鎖的人才拿的掉,不知道是從哪弄來的。

  沃連的真實樣貌與一開始的年輕人相差甚遠,他有著一雙美麗的湛藍雙眸,以及長到腰際,淺金色的直長髮,那屬於人形血族的深隧如鵰刻般的精緻外貌則不用多說了。

  沃連笑了笑,將眼前的腥紅色飲料一飲而盡,跟著托著下巴看著莫亞。「妳覺得呢?」

  「……你說你是商人,該不會打算把我賣掉吧?」她明白人不可貌相的道理,雖然他現在笑得很無害,但那對閃爍著「利益」二字的雙眼下,不知道正在盤算著什麼。

  「呵呵,這個嘛,在把妳賣掉之前,應該有不少事情可以做。」沃連打量著莫亞全身上下,瞇起雙眼,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妳知道嗎?有很多有錢人,不分種族,都出很高的價錢想要買女性血族,原因是因為,跟女性血族上床是件令人享受的事。」

  莫亞倒抽一口氣,瞪大著眼,直勾勾的盯著他。「呃,這未免太過份了一點,你自己也是血族,怎麼能夠容忍同族的女性被這樣看待啊?」

  沃連攤攤手,笑得很無所謂。「我的眼裡只有錢而已,其他與我無關,何況跟女性血族上床很享受的事也是事實,在上床的同時若被她們咬,是雙重刺激及快感,不是嗎?」

  莫亞一臉不能茍同,微微皺起眉,站起身。「所以你也打算把我賣給那些想要女性血族的人?他們就不怕血被吸乾嗎?」

  沃連雙手交疊撐著下巴,淡淡地看向莫亞,眼神不帶一絲感情。「既然能夠以商品的方式賣給那些有錢人,自然是能確保客戶安全,做這些交易的人,會教對方控制女性血族的辦法。」說著莞爾一笑道:「不過也不是隨便一個商人都能做這種生意就是了。」

  「我不喜歡這種說法,我要回去!」

  「呵……回去?妳要怎麼回去?妳似乎不懂得開啟接連『天烸』和『丼界』之門的辦法嘛,不然妳早就跑了不是嗎?現在又被我控制住妳不能霧化,妳還想去哪?」

  「……那也不會待在這裡,傻傻等人把我給賣了。」說完,莫亞衝向敞開的窗戶,準備展翅飛離這裡,豈料,沃連一個劍步上前,抓住了她的雙手,將她壓在牆上,訕笑道:

  「不用那麼緊張,我不是說過:『在把妳賣掉之前,應該有不少事可以做。』對吧?」

  莫亞不悅地說道:「反正不會是好事。」

  沃連輕笑,改由一隻手抓著她的雙手,另一隻手探入她的衣內。「妳很聰明,我可以先驗證商品的質感……」

  真是夠了!自己最近怎麼老遇到這種事!

  莫亞眼睛一瞇,瞬間張開翅膀,硬逼著沃連不得不暫時放開手,接著一迴身,往窗外奔去。

  沃連愣了一下,張開巨大雙羽追了出去,赫然發現,莫亞乍看似乎很嫩,飛的速度卻不慢,就連他也要認真追才追的上。

  莫亞注意到沃連緊跟在後,更是加快速度地向前飛,雖說不知道要去哪,但絕對不是這個打算把自己賣了的傢伙身邊!

  「嘖。」沃連輕哧,轉瞬間飛到莫亞面前擋住。

  莫亞一見,馬上眼神轉為凌利,指甲變長,物化為利刃。

  沒想到這麼快就碰上得活用戰鬥的時候了,現在爵和界都不在她身邊,她得靠自己保護自己!

  莫亞張著翅膀,滯留在空中,面對擋住自己去路的沃連,她當下的反應就是直接攻擊,她不打算取人性命,因此把描準點由要害改至可以絆住行動的死角。

  沃連看她忽然間攻擊,自然也不敢怠慢,畢竟血族的實力,沒有男女差別,雖然莫亞感覺上很生嫩,但他也不會小覷,閃身躲避她的攻擊,但他也沒打算傷害她,不過制住她的行動卻是必要的。

  莫亞乍看不強,但她的速度卻一再變快,出招也精準不拖泥帶水,讓沃連意識到不認真不行,突然間,莫亞以迅雷之速,閃身至他的身後死角處,以利刃劃傷他的翅膀。

  沃連悶哼一聲,快速回轉反擊,但卻已見不到莫亞的身影,原來是莫亞又不知何時躍上他的頭頂,他向上張望,莫亞以飛快的速度,衝向他,那快狠準的攻法,讓沃連知道這女人一定接受過什麼訓練。

  「嘖!」他太小看她了,居然敗下陣來。

  莫亞心想,這人雖然不弱,但以速度而言,還是界和爵的速度快多了,而當他們訓練她戰鬥時,萌生出的殺意,讓她在可能遇上生命危險的情境中,為了活命所做的各種魔鬼訓練。一切的一切,讓莫亞在這次的戰鬥中,感受出受訓後的差異。

  其實,她也沒想到自己真的能夠順利戰鬥。

  她停在離沃連約莫四十公尺遠的地方,正想說什麼時,注意到腳邊有個紫色的錦囊,她想也沒想的撿起。

  這時的沃連,注意到她手中的東西,眼神立刻變了,朝她嚷道:「把那東西還給我!」

  莫亞聽了,愣了一下,顯然這個錦囊是他的東西,而且很重要。

  「快還給我,我不抓妳了!」

  「……我是很想還給你啦,看起來這個東西對你很重要。但是,如果你食言的話怎麼辦?」

  「我不會食言,還給我!」

  「真的嗎?」她狐疑地望向他,瞥見他認真的眼神後,她心想,反正自己也不愛為難人,如果他這麼說的話,姑且就信吧!

  莫亞想著,便將錦囊放在地上,「哪,我放這裡,你自己來拿吧!我走了~」說完便轉身離去。

  「……」沃連走過去將錦囊撿起,撥了撥上面的灰塵後,看著莫亞離去的背影,想了會兒後就跟上。

  「你跟著我幹嘛?」他該不會真的打算食言而肥了吧?

  「妳一個人有辦法在這裡生存嗎?」

  莫亞聳聳肩,「既來之則安之,我也不打算求你帶我回去。」

  「為什麼?」

  「因為我不相信你。」

  「喔~~但妳現在能依靠的只有我。」

  「算了吧,以你奸商的頭腦,八成在想怎麼算計我。」她才不會再次上當,何況人家擺明的就是有企圖。

  沃連頓了頓,「其實妳剛才大可以拿這錦囊威脅我。」

  莫亞不以為然地扯扯唇角,「算了吧,這樣會比較好嗎?我帶著它,你八成會追著我跑,而且既然對你很重要,那你一定會恨我,想更可怕的手段對付我。」

  「哈哈哈,妳把我想的這麼壞啊!」

  莫亞皺眉瞥了他一眼,翻翻白眼。「你本來就不是好人啊~~」

  「呵呵~~算是吧!我的眼裡只有錢而已。」他覺得,這個女血族,還真有個性。

  「……欸,你不能帶我回去我原來的世界嗎?」她決定還是試著問問看。

  他微微挑眉,「對血族來說,『原來的世界』指的應該就是這裡吧!」

  「不,我是第一次來這裡,你把我這樣子帶來,我的朋友會擔心的。」她可以想到界和爵現在有多著急,尤其是爵,他的脾氣並沒有界好。

  「妳朋友是誰?」

  「界和爵。」

  一聽,沃連差點跌倒,他聽到誰的名字了?

  「妳、妳說界‧拉爾斯,還有爵‧沃克爾?」

  「喔喔,原來他們的本名是這樣啊。」原來他們的全名是傾向於外國名啊,「你認識他們?」

  「當然啊,他們兩個的有名程度,就相當於我在商界的有名程度。」提起界與爵,他們可是人形血族中的貴族階層,而且實力之強,根本沒有人敢招惹。

  「喔,原來他們很有名。」

  聽她平淡的口吻,沃連愣一下。「妳、妳的反應就這樣?」

  「嗯,不然呢?」

  「妳不會有種,認識大人物的興奮感嗎?那才是一般人該有的反應吧!」

  「呃,還好耶,」莫亞稍微停滯一下,皺起眉看向某個方向。「……那邊是什麼?感覺不太好……」

  「那邊?」沃連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瞇起眼看個仔細,發現有著一群魍魎族的往這裡來,隨著他們身後的,還有以籠子做成的車,裡頭載著一群小孩,被牠們拖行著。

  魍魎族是惡名昭彰的一族,喜好攻擊人類村落,然後抓走小孩,去獻給魍魎女王,用他們的血給她浸泡,用他們的肉給她滋補,除了小孩以外,其他戰利品都是魍魎們的。

  這樣的族群,的確給人感覺不好,再加上牠們非美麗生物,實在有傷他的視覺神經。不過,沒想到這女人挺敏銳的嘛……

  「牠們是魍魎一族的,看來剛攻擊完一個人類村莊而已。」沃連講得輕描淡寫,注意到莫亞眉頭皺的死緊。「怎麼啦,先躲到一邊吧,不想要沒必要的戰鬥。」

  莫亞被拉至一邊,注視著那些隊伍還有車籠裡的孩子,有感覺十歲以下的,也有小嬰兒。「牠們要對那些孩子做什麼?應該不是什麼好事吧?」

  沃連冷笑一聲,「呵,對牠們來說就是狩獵,那些孩子是獵物,是要獻給牠們的女王的,能有什麼好下場?」

  莫亞驚駭的瞪大眼,「不能想辦法救他們嗎?」

  「怎麼救?我們一向不管這種閒事的,畢竟那是牠們的習性,真要管的話,就要跟牠們整個族的對上了,太麻煩了!」

  他說的是事實,在這裡通常各過各的,除非必要,不然並不會特地去挑釁某一族,再者,弱肉強食亦是天烸的鐵則。

  「……我明白了。」莫亞低頭說道。

  沃連看了低著頭、垂下眼,一臉失落的她一眼,玩味地勾勾唇角。「血族何時也會為人類著想了?人類對我們而言,也跟他們對魍魎族來說一樣,只是食物啊。」

  她抿抿嘴,「我曾是人類,所以我沒辦法完全無視。儘管那是沒辦法的事,但……」她握緊拳頭,咬咬下唇。「心有餘而力不足,一直是令人討厭的!」

  他挑挑眉,「喔~~原來妳曾經是人類,是爵或界把妳變成血族的嗎?」真是如此的話,也太不像他們的作風了,竟會將人類變成血族。

  「不是的,是我在十八歲生日那天變成的……」

  「喔~~那真是太稀奇了,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我爸爸是血族,媽媽是你口中所說的人類。」

  聞言,他感興趣地打量她,「這樣啊,是混種啊?真是太少見了,把妳賣了應該能好好賺上一筆……」

  莫亞翻翻白眼,糟了,她怎麼傻的把什麼都說了!要隨性也不是這樣的,她第一次為自己隨性、大而化之,有什麼說什麼的性格感到懊惱。

  隊伍經過他們面前不遠處,莫亞沒預警地對上了一名孩子的眼。他看上去約莫兩、三歲,眨著無辜的大眼,眼底透露著無窮的恐懼,顯然明白自己此趟去會有怎樣的下場。

  他看到莫亞,手從籠子的縫隙伸出,淚流滿面,小嘴一張一合,支字話語被其他孩子的哭聲給壓過,只能勉強從他的嘴型讀出他想表達的意思。

  「救……我……?」莫亞瞪大著眼,愣愣地講出小孩想表達給她的話,心頭一陣難過,這樣的孩子,在她們的世界裡,是正被爸媽呵護照顧的時候啊!

  他們的爸媽呢?對了,沃連說除了小孩,其他的東西全都是魍魎們的,也就是說,他們的父母很可能已經……

  沃連看她的表情越來越難看,直接將她的眼睛捂住。「難過就別看了。」所以說,有人類的不必要情感還真是麻煩啊~~

  但即使捂住她的眼,她的耳,卻還是聽的見孩子們的啼哭聲。

  魍魎過去後,沃連帶著莫亞回到城鎮內,找了家旅店,沒多久,天色暗了,莫亞表示沒食慾,便先回房裡去了。

  沃連考慮著該不該聯絡在丼界的界和爵,雖然他挺久沒跟他們聯絡了。不過,既然莫亞說跟他們是朋友,她的身手八成也是他們教的,若他們知道自己私自帶莫亞來,且還打算把她給賣了,不知會怎麼處置自己。

  想到他們有可能一起動手,他就打了個寒顫,他可以跟他們比頭腦,但論武,還是算了,他很愛惜自己的命的!

  沃連在房裡翻來覆去,突然腦中浮現莫亞今天失落的神情,心想那丫頭現在該不會在哭吧?還是去看看她吧!

  想到這,他直接起身,走向莫亞的房間,敲了敲門。

  「莫亞,是我,沃連。」

  見無人回應,沃連遲疑了一會兒,轉動門把,發現門鎖著。他聳聳肩,那丫頭八成忘了自己也是血族,鎖門對他們來說……

  咻的一聲,沃連直接霧化穿過門,進到了房內。

  是的,鎖門對血族來說,是無意義的。

  一進門,沃連詫異地瞪大眼,原因是,房裡……沒人!

  窗是敞開的,窗簾隨風飄著,皎潔的滿月照亮整個室內……種種跡象告訴他,莫亞出去了!而且,還是飛出去的!

  她會去哪?

  一瞬間,沃連真恨自己腦筋轉的這麼快,第一個想到的地點竟是──魍魎族!

  這下,不叫他們來不行了。

  好吧,他已經有被圍剿的心理準備了,希望到時候,莫亞可以幫他求個情。

  沃連無奈地笑了笑,打開時空裂縫,走了進去,搬救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尹上秋末 的頭像
尹上秋末

尹上秋末&咪格爾

尹上秋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