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近幾個月來,世界各地均發現死狀怪異的無名屍,死法彷若是被怪物撕裂,除此之外的共同特徵為──每一句屍體的鮮血完全被抽乾!這讓人不免想到傳說中的怪物──吸血鬼。事實真相有待專家釐清,請民眾夜晚盡量別出門,或者結伴同行,xx台記者姚若瑄報導……

  「哎呀,好可怕喔!真的有吸血鬼嗎?」尚露亞不安地說道,隨即轉了轉眼睛,「不過聽說吸血鬼不都是美男子嗎?像『夜訪吸血鬼』裡面的湯姆克魯斯和布萊德彼特,呀~被他們吸血我也甘願!」

  媽媽白了露亞一眼,「看清楚,小露亞,上面是報導他們死狀淒慘,妳想當其中之一嗎?」

  露亞扁了扁嘴,嘟嚷道:「我知道啦,只是說說罷了,媽咪妳幹嘛那麼認真嘛!」

  「這種事不要亂說!」

  「好啦好啦~對了,尚莫亞怎麼還沒起床啊?雖然說今天是星期天,但是我都起床了,她怎麼還可以繼續賴床嘛!」

  看報紙的爸爸僵了一下,乾咳兩聲後,裝作若無其事。

  昨晚尚莫亞在他眼前消失,到底上哪去了?不過現在,他反而希望她別回來,以免他昨晚的獸行曝光。

  就在媽媽打算上樓看看時,家裡的門鈴響了,媽媽疑惑地去開門,赫然發現站在門口的竟然是由田介及另一名美男子陪同的尚莫亞,而且她還穿了新鞋子。

  「莫亞?妳怎麼會從外面回來?」

  她的聲音引起尚露亞和爸爸的注意,爸爸轉身就想回避,注意到的爵故意高聲喊道:「哎呀,別急著走啊,莫亞的父親!」

  這讓爸爸整個人僵在原地,原來消失的莫亞跑他們那去了,想必是把事情經過都告訴他們了……不過,為什麼莫亞會突然消失?

  尚露亞馬上跑向門口,故意提高分貝道:「呀~妳該不會是翹家去找男……」當她說到一半,注意到樣貌美形的爵時,整個人都茫了,嘴張在那,眼睛一眨一眨的,半句話也說不出口,心更是無節奏地狂跳!

  帥、帥呆了,這個男人!只是,為什麼他會站在尚莫亞的旁邊?

  聽到露亞說辭的媽媽,立刻板起臉,「這是怎麼回事?莫亞?」

  莫亞嘆了口氣,「先進去再說吧,媽,我也有話要問妳。」

  媽媽皺著眉看看莫亞,又看看界和爵,「好吧,先進來再說,妳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露亞馬上黏到爵的身邊,端起自認為最美的笑容對他笑道:「你好啊,我叫露亞~你叫什麼名字呀?」

  「我?呵,小美人,妳可以去問妳姊姊~」說完便將露亞放在原地,跟著進屋去,看都不看露亞一眼。

  這當下讓露亞覺得很羞憤,一向自居高莫亞一等的她,怎樣也嚥不下這口氣。

  爵晃到接近界的位置時,界忍不住問他:「你還真難得對女孩子的態度不好,真不像你。」

  爵聳聳肩:「誰要她剛才出言不遜,說莫亞找男人什麼的。我呢,對美眉也是很挑的喔~」

  就坐後,莫亞沒有多看他父親一眼,便認真開口問向母親:

  「我是什麼?」

  「什麼?」媽媽一時聽不懂她的意思。

  「我說,我真的是妳的女兒嗎?為什麼爸爸說我不是他的親生女兒?那我的爸爸又是誰?」

  媽媽的臉色果然僵了一下,猛然瞪向她的丈夫,「你為什麼對她說這些話?」

  「呃,我……」他不知怎麼回答,表情有點窘的低下頭。

  「媽媽,爸爸說的是真的嗎?」

  露亞一聽,馬上尖酸刻薄地笑了,「呵呵呵,原來如此,原來妳不是這家的小孩?那就說的通啦,為什麼妳的存在感那麼低,還有天生就長得醜!」

  在莫亞開口前,爵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接著微笑地看向露亞,讓她整個人心花怒放。

  「可是在我看來,莫亞可是比妳要美的多唷!無論外在和心地都是,妳就不要再多說什麼來自取其辱了~」

  露亞倒抽一口氣,「你!」

  媽媽按了按露亞,讓她先冷靜點後,輕聲道:「莫亞,我不明白妳問的這些問題,跟妳今天早上才從外面回來有什麼關係。妳昨晚翹家了?」

  「妳的丈夫昨晚打算強暴她,所以她才逃到我們那裡去。」一直默不吭聲的界開口了,他雙手交疊,撐著下巴,淡淡的看著眼前的一家人。

  「你說什麼?」媽媽不可置信地瞪向丈夫,爸爸連忙否認。

  「沒那回事,不要聽這個壞女孩亂說!如果我真的要強暴她,她一個女孩子怎麼逃的了,又怎麼有辦法到外面去!」

  莫亞嘆了口氣,直起身,拉起媽媽的手,「媽,跟我來,我有東西想給妳看。」

  爸爸著急地大喊:「妳想對妳媽媽說什麼?不要再誣賴我了!」

  爵聽不下去地冷冷開口:「你在慌什麼?」說著,冷冷地盯著他,讓他整個人打從背脊發毛,一句話也吭不了。

  界明白莫亞想做什麼,拍拍她的頭:「妳確定嗎?」

  莫亞點點頭,「嗯。」

  莫亞拉著媽媽的手,來到自己的房間。

  「妳要給我看什麼?」媽媽皺著眉,不解地望向她。

  見莫亞閉起眼,頓了會兒後張開,跟著緩緩開口,突然間,兩根獠牙順著她的犬齒向下伸長……

  「我是什麼?」

    媽媽見狀,嚇得跌坐在床上。「妳、妳這個模樣!」

  「媽,妳是不是知道什麼?」

  「我、我不知道。」媽媽說著別過頭去,不時深呼吸平穩自己的情緒。

  「媽,妳知道對不對?那為什麼爸爸要說我不是他親生的小孩,我的爸爸又是誰?」

  「妳、妳不要聽他亂說,妳是我們的親生小孩。」

  莫亞沒有再答話,只是靜靜的看著她。

  她的眼眸間流露出來的感覺,好像那個人。

  如在黑夜裡閃爍的星光,如此璀璨動人,讓人總在不知不覺間,深受吸引。

  她幽幽嘆了口氣,「妳的確不是妳爸爸的親生小孩,妳是我和『他』生的。」

  見母親總算鬆口,莫亞上前握著她的手,緩緩開口問道:「那麼,他是誰?」

  「他的名字叫『饗夜』,他長得好俊美,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俊美的男人,他的眼神誘惑著當年的我,當他碰上我時,我完全無法自拔,整個人都被他吸引了。事後,他偶爾會來找我,總是從陽台進來,一次又一次的愛我。」媽媽訴說著,眼底盡是對那個人的情意與眷戀。

  「後來呢?」

  媽媽的眼神變了一下,感覺似乎有點惶恐。「後來……有一天,他讓我知道他的真實身份……老天爺,他、他居然是個吸血鬼!滿嘴什麼血族及天烸的,我一句也聽不懂!我看到他那吸血鬼的象徵,那對會變長的犬齒,」媽媽說著激動地指向莫亞,「就像妳一樣!多麼可怕、令人畏懼,想到我一直以來都是跟一個披著俊美男人外皮的怪物做愛,我就……覺得好可怕!」

  莫亞平靜的聽著,「結果,妳離開他了,是嗎?」

  媽媽聞言情緒激動地嚷道:「他是個怪物啊!」

  「妳也對他指著叫他怪物嗎?」莫亞淡淡地問著,不禁為自己素未謀面的親生父親感到難過,被自己心愛的人叫「怪物」,那是多麼的傷。

  「他本來就是怪物!看到他那個樣子,是人都會害怕的!」

  「但若妳愛他,他是什麼無所謂不是嗎?爸爸他是為了什麼,才將自己的秘密告訴妳?我想,他是想相信妳對他的愛……」

  媽媽突然諷刺地笑了,「哈哈……哈哈哈哈,怪物懂什麼叫作愛?他八成只是想借我繁衍後代,就像電影演的『異形』一樣!」

  「如果真像妳想的那樣,他為什麼不帶走我!」

  「他不知道我懷孕了,我也是在他走後的兩個月才發現的!妳知道嗎?當我知道我懷了怪物的孩子,我真的恨不得死了算了!好噁心好噁心!」媽媽歇斯底里的大吼道。

  莫亞窒了窒,深呼吸不讓眼淚因為她的話掉出來。「所以,那個孩子就是我?」

  「就是妳沒錯,」她冷笑道:「所以妳明白為什麼我對妳的態度總是那麼冷淡了吧?這就是妳想知道的!」

  「但妳這麼不想要,還是生下來了啊,妳還是要我的……」

  媽媽頓了頓,眼神別過。「因為墮胎只會傷我自己,我沒必要為了一個怪物的小孩傷我自己。如果生出來的妳長得可愛也就算了,既不像我也不像他,妳要我們怎麼疼妳?長久以來我一直想忘了這件事,不過今天既然妳都提了,正好,把話都講清楚吧!」

  莫亞的眼淚再也禁不住一切殘酷言語地應聲滑落,看上去是那般楚楚可憐。「媽……這幾年來,妳真的沒愛過我嗎?」

  「……我有把妳當女兒,但……我沒辦法愛妳,我對妳已經仁至義盡了。」

  「媽……」

  媽媽嘆了口氣,正視莫亞的眼。「我曾經愛過妳的親生父親,如果他不是怪物的話,我想我們會是很幸福的一家。既然妳體內的怪物之血已經醒了,那麼,現在開始,妳跟我們家已經是不同世界了。想去哪,就去哪吧!」

  「媽……妳要趕我走?」莫亞哽咽道。

  「我們的緣份盡了,回到該妳的世界吧!」說完便起身往門走去,但在半途即停住腳。「至於妳現在這個爸爸對妳做的事……反正也沒得逞,我先代他向妳道歉。不過……多半也與妳身上的血有關吧,不然你爸爸不會這麼做的。」言下之意,便是拐個彎指責莫亞身上帶有誘惑人心的血。

  莫亞的心涼了一大半,抹去了臉上的淚痕,緩緩跪下。「我知道了,謝謝妳們長久以來的養育之恩,也請原諒莫亞沒辦法盡孝。」說完,對媽媽瞌了一下頭之後,起身。「我們出去吧。」

  見莫亞與母親出來,爵和界便迎向前去,當爵瞥見莫亞臉上的淚痕,不禁皺起眉道:

  「妳哭了?」

  「嗯,我沒事,事情我大概都知道了。爵,還有田老師,我今後可能得到你們那去打擾了。」

  界頓了頓,摸摸她的頭,以他此時低沉沙啞的聲音輕柔道:「嗯,儘管來吧。」

  聽到的露亞不滿的衝過來,尖叫道:「為什麼她要去住這個帥哥家啊!不管啦~我也要去!」

  母親難得厲聲阻止,「露亞!」

  露亞怔了一下,愣愣地望向她母親。「是……」

  「以後妳就是我們家的獨生女了,莫亞跟我們家沒有關係了。」她淡淡說道。

  現場所有人都吃驚的望向莫亞和媽媽,而界和爵則是明白,莫亞臉上淚痕的來源了。

  爵不悅地摟上莫亞的腰,「是嗎?那還待在這做啥,我們該走了。」

  露亞注意到他們的動作,正要發作時,被爵以毫無感情的雙眸盯著,當下讓她想到那一晚,莫亞帶給她的恐懼感,而現在爵的眼神,又比當時的莫亞還要可怕。這讓一向潑辣的她半句話也不敢吭……

  「那我們告辭了。」界淡淡說道,接著跟爵及莫亞轉身離去。

  當爵經過爸爸身邊時,冷冷地以只有他們聽的到的音量道:「傷害莫亞的這筆帳,我先記著了。」說完,便與界及莫亞離開這棟房子。

 

 

  原以為莫亞會傷心個幾天不見人,然後主動提出說要離開傷心地,隨他們回天烸去。沒想到隔天莫亞就很有精神地笑著跟他們打招呼,還起了一大早,做了早餐給他們吃。

  「早啊,界和爵,不知道你們吃不吃人類的食物,雖然這些不會讓人吃飽,就當作零食吧!」

  「……莫亞,妳沒事吧?」見她反常的表現,界和爵都很擔心。

  莫亞笑著搖搖頭,「沒事,讓你們擔心了。」

  界和爵互看一眼,爵用下巴努了努莫亞的位置道:「那妳的打扮是?」

  莫亞低頭看了自己現在的打扮一眼,波浪長髮被編成麻花辮,盡其所能地將自己的留海梳長,蓋住自己的雙眸,再加上如同往常的制服。

  她笑著聳聳肩,「我想,我果然還是比較喜歡自己平凡點,不想引人注意。」之前那樣想也沒想地就到學校去,現在才做這樣的打扮或許效果不大,但以她來說,平凡才是福,盡量吧!

  「……好吧,雖然我覺得妳現在這個打扮的效果可能不大吧!」爵說道,他反而覺得莫亞這樣刻意想隱藏自己的樣子,反而有另一種魅力。

  界輕笑,「的確,那,莫亞妳接下來的打算是?」說著,便吃起眼前的「早餐」。

  「我想把高中念完,而且,我還有很多事得跟你們學啊~」

  「所以先不跟我們回天烸囉?」界問。

  莫亞頓了會兒,點點頭。「嗯,雖然我也很想知道那是什麼地方,但再給我一點時間吧!」畢竟這裡是她成長的地方,多少還是會留戀。

  爵吃完莫亞做的早餐,笑著摸摸她的頭。「呵,放心吧,我們也不會逼妳回去,妳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吧!」

  「嗯,謝謝你們!」

  「至於,妳父親的事……」界覺得還是要處理一下,居然能在血族很難受孕的狀況下,跟人族有了孩子。

  「這個嘛,估計他應該是回你們所說的天烸去了,等我們回到天烸時,再來找他吧!我想讓他知道,他還有我這個女兒,」莫亞說著,欲言又止。停頓了一下後繼續說道:「只是,我媽媽傷他這麼深,他不知道肯不肯認我……」

  「莫亞……」

  莫亞甩甩頭,爽朗道:「不過不管怎樣,還是要找到他再說,至於認不認的問題,到時再說吧!」

  爵忍不住起身走到她旁邊,將她一把擁進懷中。「唉,妳真堅強,讓人好不捨啊!」說完突然牙齒變長,從莫亞的頸項咬了下去。

  「啊!」莫亞驚呼,在她的意象中,爵直接將她的內褲拉至一旁就挺入,跟著在她體內衝刺著,一陣陣的快感讓她忍不住發出嬌喘。

  爵舔了舔她的頸項,傷口隨之消失,正打算誇讚好喝時,被界從頭打了下去。

  「哇!好痛,幹嘛打我啊?」

  界責備地看著他說:「還問?誰叫你咬她的?她應該還沒用餐吧?」

  「啊,對喔。」爵伸手在一臉呆滯的莫亞面前揮了揮,「莫亞,妳沒事吧?」

  回過神的莫亞,跟爵對上了眼,方才的意象湧了上來,頓時雙頰酡紅,將爵一把推開。

  天啊,她剛才、她剛才是不是跟爵做了!

  被推開的爵一臉錯愕,老天爺,都怪他不經考慮,該不會被莫亞討厭了吧!

  「呃,莫亞,抱歉,我不會再這麼衝動了!」爵愧疚地抓搔搔臉頰,對莫亞道歉。

  「嘎?」什麼,他說他衝動,所以剛才她感覺的是真的囉?天啊!她真的跟他做了啊!還在界的面前,這也太令人害羞了吧!

  還有,她啥時那麼隨便了?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啦!

  界頭疼的揉揉太陽穴,「莫亞,妳別誤會,妳跟爵什麼也沒做。」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

  「但、但是……」感覺也太真實了吧!

  爵意會過來莫亞推他的原因,便順著界的話接下去解釋道:

  「莫亞,是這樣的,血族在吸血時,會同時給獵物性快感當作報酬,就是妳剛才所看到的幻象。」說著,他皮皮一笑。「感覺還不賴吧!」

  「……原來如此,等等,那如果你們吸男人的血的話……」呃,難不成會變成傳說中的菊花園。

  「咳哼,所以除非性向比較不一樣的,不然我們血族的獵物對象多半是異性為多。」爵佯裝咳嗽道,「所以說,妳沒事吧,頭會不會暈,我剛才不該突然喝妳的血,畢竟妳可能還未進食。」說著便大方秀出自己的頸子,「我可以免費提供唷!」

  莫亞笑著搖搖頭,「不了,我吃過吸血錠了,」接著注意到牆上的時鐘,「我快遲到了,我先去學校囉,回來就開始控制之類的吧!」

  界瞬間化成田介的模樣,「一起走吧,放心,妳不會遲到的!先來教妳學會控制『霧化』。」

  「霧化?是爵之前說的那個嗎?」

  界點頭,「嗯,妳成功過一次,但那似乎是無意識的,現在教妳如何控制。」

  「好。」

  爵微笑地站在一邊看界教莫亞,「放心,很簡單的!」

  「嗯,很簡單的,集中精神想著妳想去的地方,這樣就可以了,不過要選在沒人的地方喔!」

  莫亞點點頭,試著集中精神,緩緩閉上眼。

  要到沒人的地方去,那……就選擇學校的頂樓吧,那裡離她教室也挺近的。

  下一刻,莫亞的身子漸漸霧化,接著消失。

  「……我忘了問她要去哪裡。」

  爵拍拍他的肩膀道:「唉,因為沒想到她馬上就成功了吧,看來莫亞挺有慧根的嘛!」說著遲疑一下後,換了個面色道:「最近『蛭魔』的動作越來越頻繁,而且一點也不懂得掩飾,現在已經引起『這邊』的注意了,照這樣下去,會失去兩邊的平衡。」

  「嗯,只能盡量阻止它們了,它們對我們人形血族來說雖然弱,但數量卻是我們的數倍,而且,他們也在覬覦人形的血族之女。現在他們的行動只是貪婪的獵食,但其實也想要找到為數不多的血族之女,為它們產下下一代……」

  「嘖,那生出來會是什麼東西!」

  「不管是什麼東西,總之不會是好東西。不過,還好它們都不是我們人形血族的對手,若找上女血族,也是自討苦吃。」

  「是啊,會被幹掉吧!」爵笑著說道,突然間笑容僵住,接著與似乎跟他想到同件事的界同時沉默。

  界皺眉道:「但是,如果遇上了沒有任何攻擊力與防禦力的血族之女呢?」

  「該死!那就只是掠食者和被狩獵者那麼簡單的差別而已了!」

  兩人再次沉默,同時說道:

  「必須教莫亞自保能力!」

  爵頓了頓,「在她學會之前,就由我們來保護她吧!所以……」爵推了推界,「你快去學校吧!我會在學校附近監視。」

  「也對,我該去學校了,不能放她一個人。」說著,便在下一秒霧化消失。

 

 

  僅僅一瞬間,莫亞出現在學校頂樓,這讓她為此感到驚奇不已,這樣說來,「霧化」她算是學會囉!

  莫亞開心地開了門,往教室去,卻沒注意到,一對不懷好意的雙眸盯住她,唇角露出詭譎的笑容。

  莫亞進入教室,不少人上前慰問前日慶生會時,為何突然離開,還聯絡不上人,現下又以極低調的打扮來學校。

  一下課,莫亞同蘇鈺一起去廁所,在離開廁所後的途中,被一群明顯來意不善的女學生堵住去路,將兩人帶到沒人的地方。

  約莫五、六人圍著兩人,臉上盡是濃濃的不屑與鄙視。

  「尚莫亞!妳這個不要臉的醜女,好好當妳的醜女就好了,居然去整型,打算來勾引誰啊妳!」

  蘇鈺看不過去,推了叫囂的女學生一把。「喂!少欺負人了,妳們分明是嫉妒她吧!」

  被推的女學生一怒,甩了蘇鈺一巴掌,「靠!敢推本小姐,抓住她!」一邊的女生一聽,便上前抓住蘇鈺。

  尚莫亞連忙擋到蘇鈺前面,皺眉望向她們。「不要動手打人,妳們不滿的是我,跟她無關。」說著,側過頭對蘇鈺說:「妳先走吧,對不起。」

  蘇鈺捂著自己被打的臉,咬牙瞪向她們,「我才不走,雖然不知道妳為什麼會這樣,但我才不要丟下妳!大不了跟這群瘋婆子打一場!」

  雖說蘇鈺是為了自己,但脫口而出的衝動之語,反而更激怒了眼前的女生們。

  果然,帶頭的一聽,怒道:「妳說什麼!動手!」說完,所有人便動手打起尚莫亞和蘇鈺。

  在扭打中,莫亞從人與人間的縫細中看到一名男同學帶著一抹笑意緩緩朝她們走來,仔細一看,似乎是隔壁班的秀才柳盈生,但他……很不對勁!

  雖然看上去與一般人無異,但是,在那抹笑意下……不,應該說在那層皮相下,似乎有著什麼,這令她打從心底一股警戒感,她莫名的直覺告訴她,這個人有危險!

   莫亞不知哪來的力氣將眼前的女同學們一把推開,扶起蘇鈺大叫:「快逃!」

  就在被她推開的那一瞬間,女同學們原本正準備發怒地再撲上前去毆打莫亞及蘇鈺,卻在下一刻,速度快到她們看不見的東西,畫過她們的身體,接著,一陣刺痛,她們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手、腳、肩膀之類掉落在地上,身體頓時被分成大小不一的肉塊,現場一片血腥!

  「啊──」蘇鈺被眼前的這一幕駭的放聲尖叫,緊抓著莫亞的手,腿已不聽使喚的發軟。

  「這……這……」莫亞被眼前的景象驚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她的直覺應驗了,柳盈生臉上掛著詭譎的笑,有個又黑又長的利爪穿破他的手指,上面沁著血珠,而他,正微笑地舔著。

  「嘿嘿,先解決礙事的,接下來是妳旁邊的那隻了!」

  莫亞一聽,趕緊擋在蘇鈺面前,鼓起勇氣道:「你、你是什麼人!為什麼亂殺人!」空氣中彌漫的濃濃血腥味使她發暈,她的血族之血正在蠢蠢欲動,面對眼前男子流露出的危險,在她的內心深處竟感到一絲興奮?

  「嘿嘿嘿,亂殺人?不,我只是把礙事的東西處理掉,我要的是妳啊,血族之女!」柳盈生在話的最後放聲大笑,跟著,他的唇角往上裂開,這讓她清楚的看到,在柳盈生的皮底下,果然有著什麼!

  而那個什麼,肯定不是人!

  「怪、怪物!莫亞,為什麼怪物要妳啊?!」蘇鈺惶恐地看著莫亞,她總覺得,莫亞似乎已經不是她認識的莫亞了,而且還藏著許多她所不知道的秘密。

  「小鈺,我等等再跟妳解釋……」莫亞握緊蘇鈺的手,心想:霧化不知道能不能帶人,如果現在用霧化就可以逃的掉了!但是,萬一失敗了,那蘇鈺就會被留在原地,然後,變成跟一旁的屍塊一樣,淒慘的被殺!

  不,她不能冒險,她已經連累蘇鈺了,不能再讓狀況變得更糟!

  對,她要保護蘇鈺!

  不知是不是自己已非常人的原因,莫亞心底盟生出無盡的勇氣,她的血液告訴她,她該戰鬥!

  莫亞緩緩起身,站在蘇鈺前方,此刻颳起一陣風,莫亞的髮辮隨風飄盪,那原本褐色的雙眸,突然間轉變成金瞳。那懾人的金,堅定不移地盯著眼前的柳盈生,嘴唇在白晰肌膚的襯托下,是嬌艷欲滴的紅,而那除了進食外,還有威嚇敵人作用的獠牙亦順勢變長。

  柳盈生迷戀地看著莫亞,讚嘆道:「好美啊,妳是血族之女中的極品!」注意到她四周的氛圍,他不懷好意的笑了笑:「妳要與我戰鬥?要保護妳身後的食物?」

  雖然她完全不懂戰鬥的方法,但,現下她無法想太多,她要保護蘇鈺!

  此時,於學校內與附近的界與爵,突然嗅到一陣濃密的血腥味,一股不祥之感湧上心頭,兩人同時二話不說往來源奔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尹上秋末 的頭像
尹上秋末

尹上秋末&咪格爾

尹上秋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