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血族之血

 

 都市的巷弄裡,佇立了兩人。田介穿著深黑色的毛衣搭配白色的長褲,再加上一件黑色的大衣,嘴上掛著淺淺的笑意,望著眼前「變化」過的莫亞。

  他的表情並不訝異,而是呈現一副理所當然或者習以為常的表情。

  「田……老師?」莫亞此時感到饑餓莫名,一臉渴望的望著田介。她明顯感到自己身上的變化,雖不知自己現在變成了怎樣的情況,但體內的騷動平復下來,感覺舒服多了。

  「嗯,是我。」瞥見莫亞那饑餓的模樣,田介笑了笑:「餓了吧,先讓妳吃飯。」說著便抱上莫亞的腰,張開黑色的羽毛翅膀,在黑色夜空下飛上天際,並往某處去。

  莫亞愣著看著田介帶著自己飛上天際,一直以來平凡的田介老師,原來其實並不平凡,其中有什麼樣的秘密呢?他剛才所說的血族之血,又是什麼意思?自己身上,似乎也隱藏著不平凡的秘密。

  頃刻間,到達了一處公寓,門一開,見一位坐在沙發上的男子應聲回過頭,對田老師揮手朗笑道。「嗨,界,今天的成果如何?」他一回頭,就算莫亞對所謂的美醜沒興趣,也還是能夠分辨出其中的差異。是的,他是名非常俊美的男子,一樣是白晰的肌膚,精緻的外貌,一頭紫色的中長髮,繫成馬尾,隨性披在後頭。身著一件白色羊毛長袖上衣,配上深藍色的牛仔褲。

  「就像你看到的。」田介淡淡的說道,而在莫亞耳畔響起的嗓音,居然有別於以往有點沙啞低沉的聲音,而是一個富有磁性的沉穩好聽嗓音。

  莫亞孤疑地轉過頭去,望見的是……

  一頭銀色長髮,擁有絕美容貌的美男子。他的瞳孔是灰色的,取代平時大鼻子小眼睛的是一張精緻非凡的臉蛋,眉宇間有種凜然的氣勢。

  她望著他,他也望著她。

  此時,那紫髮男子跳下沙發,一臉興奮地道:「喔,是位美麗的小姑娘啊?妳好,我叫爵,伯爵的爵。哎呀,總算找到了,妳是哪個血系的啊?」

  田介望向爵,替莫亞回答道:「還不知道,應該說她也不曉得她是血族的。」接著望向莫亞輕笑。「我知道妳感到很意外,會一次向妳說明。先讓妳吃飯吧……」

  爵一聽嚷嚷道:「喔,她還沒『吃』過啊?OKOK那我當第一個吧!」說著便將衣服拉至一邊,露出頸項。

  「吃什麼?」正當莫亞想問時,望見爵露出那「可口」的頸項,彷彿是誘惑著她,快來吃我吧。

  當下,莫亞果真像被誘惑般,眼神迷濛地走向前,露出方才因變化而變長的犬齒,抱住他的脖子,在找到位置後輕舔了一下後咬下……

  「喔……」爵低吼了一聲,當下感覺到被血族咬的同時所帶來的性的快感,意識上,彷彿在莫亞體內衝刺、撞擊一翻,令他感到很舒服、很興奮,一陣陣的快感直撲腦門,快活不已。

  紅潤的血液不停地溢入口中,那美妙可口的滋味就像是世上最好吃的食物一般,使她渴望,使她憧憬,同時也讓她有了飽足感。吃東西沒有的飽足卻在血上得到,看來……她知道自己成了什麼了。

  約莫八分飽時,莫亞退開爵的頸項,並很本能地朝他脖子上的洞舔了舔,不出幾秒的時間,傷口便癒合消失了。

  莫亞擦了擦嘴道:「呃,謝謝招待。」接著望向田介。「可以解釋了,田老師。」

  爵聲音有點沙啞地道:「……界,你解釋吧。我去洗個冷水澡……」果然讓女吸血鬼咬很傷身體啊,不過能讓他慾望一時還退不下來的,這少女還是第一個。「對了,小妹妹,妳名字叫什麼呢?」

  「喔,我叫尚莫亞。」

  爵朝她一笑。「嗯,我會記住的。」接著就走向浴室去洗冷水澡了。

  界頓了頓,緩緩開口。「嗯,我的名字叫界,世界的界,外表年齡24歲。田介是我在這個空間的假名。在與這個空間相對的另一個空間,有個與這個世界完全不一樣的世界,那就是我們身處的真正的世界─『天烸』。」

  「天烸?」

  「對,是個由各種種族、魔法、生物交織而成的世界,我們的血族就是其中一個種族。但因為近百年來血族的族人日益減少,而減少的原因有很多,以後再跟妳說。」

  「所以你們是為了找所遺留在外的血族而到各個地方去找尋囉?」莫亞接著界的話說道。

  界輕笑。「妳很聰明,尚莫亞同學。」

  「……」其實是用猜的,這實在是太漫畫小說的情節了,而自己也莫名變成了其中的一員……呃,該怎麼說呢,看來平凡的日子真的越來越遠離她了。

  見她愣住不說話,界有點擔心地問道:「妳沒事吧?」

  這使得莫亞回過神來。「喔,沒事。呃,可以借面鏡子嗎?」

  「當然,跟我來吧。」

  莫亞跟著界來到了鏡子前,盯著鏡中的自己,不由得嘆了口氣。「唉……」更加精緻化的外貌,因為吸血過後而紅潤的嘴唇,以及那血族所象徵的代表─獠牙。如果是夢,這個夢也太真實了,看來,也只能接受了。

  「對了,剛才爵說的血系是指什麼?」

  「喔,那是指人形血族的分級。一般來說血族還有分為人形血族和蛭魔,人形血族又依等級而由低至高分成不同的血系,最明顯的特徵是從眼睛的顏色或家族遺傳圖騰來看,只是這兩者以妳而言還沒辦法分。」

  「為什麼?」

  「因為妳的血族之血剛覺醒,但是力量尚未覺醒,還需要慢慢教給妳。必須要先學會控制血族之血的力量,再來慢慢引導出屬於妳的家族印記。」

  「喔,所以你現在的樣子是因為你已經會控制了,所以才可以像這樣維持住自己要的樣子嗎?」

  界點了點頭微笑道。「對。所以現在先得教會妳如何控制血族的力量,不然妳總不能這個樣子上街吧。」

  「喔……也對啦,那你們找到我了,接下來呢?」

  「找到妳了,當然是帶妳回天烸去囉!」沖好冷水澡的爵笑咪咪地從一旁出現,並走向莫亞身邊。

  「回天烸?不對吧,那我這邊的生活怎麼辦呢?總不能突然變失蹤人口吧。」

  「沒錯,我們得繼續在這留一陣子,而且也要調查一下莫亞的身世,為什麼血族會以人類的身份生活了十七年後才覺醒。」界認真的看向爵說著,雖然他也很想直接把莫亞帶回天烸,但還是得處理一下這邊的事情,以及,莫亞願不願意回去天烸,也是他必須考慮到的問題。

  「OK,你們怎麼說就怎麼辦吧!那在回去天烸前的這段時間,我會跟莫亞好好培養感情的,呵呵。」說著就摟上了莫亞的腰,朝她一笑,讓莫亞整個有種好像要被吃了的感覺。

  隨即輕推開他,讓兩人保持了點距離。「呃,不用靠這麼近吧。」

  「呵呵,好吧,慢慢來囉!」依舊是那有點輕浮的笑意。

  「好了,爵,別鬧了。」接著看向莫亞道:「我先送妳回去吧,已經一點多了。」

  界這一提醒,令莫亞叫了一聲:「啊!慘了!我的手機呢?」糟糕,八成是忘在巷子裡了,自己突然離開蘇鈺她們一定打電話去家裡聯絡過了……哇……已經開始想像家人的怒吼了……或者……走運能夠混過?

  「妳的手機?可能忘在巷子裡了,先帶妳去拿再送妳回家吧。」

  「嗯……好,麻煩你了,呃……界?」

  界微笑,揉了揉她的頭。「嗯,叫我界就好,在同學們面前才稱呼我為田老師。」

  爵馬上舉手接著說道:「我的話呢,人前人後都叫我爵就可以了喔!」

  「好,界和爵……」莫亞轉了轉眼珠子,隨即爽朗笑道:「嗯,這種事發生在我身上,說實在的,我想都沒有想過,不過既然已經發生了,就接受吧!今後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總之,請兩位大哥多多指教吧!」

  界和爵聽了,先是一愣,界不禁笑了出來道:「呵,我會好好教妳的,請多指教!」

  爵則是又不安份地搭上莫亞的肩輕啄一下她的臉道:「指教是不敢當啦,不過我一定會好好跟妳培養感情的,呵呵。」接著再度被莫亞推開保持距離。

  「是是是,不過你不要那麼愛動手動腳的啦。」

  「哈,就是愛啊!」

  界敲了一下爵的頭。「你節制點吧!走吧,莫亞。」

  「嗯,走吧!再見啦,爵!」

  爵沒入沙發中對莫亞笑著揮了揮手。「再見,親愛的莫亞美眉。」

 

 *

 

  家裡,空氣中瀰漫著緊張的氣氛。就在剛才,界將莫亞帶了回來,莫亞的媽媽一見到莫亞便抓緊她的肩膀,看上去十分緊張,但在看到她的樣子後頓了一會兒,接著才抱緊她。

  界化成田介的模樣向莫亞的雙親解釋自己在路上見到因為身體不適而昏過去的莫亞,接著帶她去醫院做了檢查,接著還不知從哪拿出了醫生證明及一包藥錠,令莫亞疑惑他到底時什麼時候弄出這些東西的?

  莫亞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頂多小聲含糊地應了幾句,原因是,怕一開口說話,現在還不懂得控制的她,萬一方才在路上暫時被界以外力控制住的獠牙不小心又伸長冒出來的話,事情就大條了。

  「那麼,時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尚同學,請保重身體。」

  莫亞點點頭。「唔……謝謝老師關心。」

  「要按時吃『藥』喔。」

  「嗯,好。」

  得到答應,界再度向莫亞雙親點頭行禮致意後離去。

  「好了,莫亞,妳該去準備睡覺了。今天太晚了,明天媽媽再好好問妳。」

  莫亞點點頭,經過父親身邊要走上樓,但手卻忽然被父親拉住。

  莫亞的爸爸用大姆指揉了她的手兩下後溫柔地說:「晚安,早點睡。」

  「……」感覺好怪,是自己想太多了嗎?「嗯,晚安,爸爸。」

  走上樓的莫亞,沒注意到媽媽盯著自己的背影,那種複雜的眼神,以及……父親那帶著依戀的眼神……

  剛上樓不久,就在走廊上遇到了滿是嘲諷不屑之情的露亞,她雙手抱胸倚在門邊,直盯著自己。

  「哼,鬧得驚天動地的,妳少自以為了不起了!醜女!」

  唉,今天發生那麼多事,實在不想去搭理她了,隨她去說吧。

  莫亞只是看了她一眼,便理也不理她的直接往自己的房間去,這個舉動當然引起了露亞的不滿。

  「喂,我在跟妳說話!」露亞用力地扯住莫亞的頭髮,一陣突如其來的痛楚令莫亞一把火從內心竄起。

  很煩欸,妳真當別人沒脾氣嗎?

  莫亞冷冷地回過頭,眼神不帶一絲情感地瞪著露亞,雖然瞪的不用力,但卻令露亞瞬間冷汗直流,彷彿被一直猛獸盯著瞧一般,一股危機感、恐懼感自內心油然而出。

  莫亞的眼神很冷漠,不帶一絲感情,且好像有一股怒意在那兒悶悶地燃燒著,彷彿在訴說著:「少動我!」要是再越雷池一步,就有種隨時會被撕爛的感覺一樣。

  這樣的眼神,使露亞不自覺地鬆了手,瞠目結舌地望著莫亞,一句話也說不出,見她放手,莫亞也懶的理她,自己回房間去了。

  回到房間後,莫亞看著剛才界給她的那包所謂的藥,是一整包腥紅色的藥錠,同時腦中浮現了剛才回家路上他所說的一段話……

  「莫亞,這是『吸血錠』,是暫時代替鮮血的食物,可以暫時幫妳控制住妳的血族之血以及對血的渴求。但只能暫時而已,所以妳還是得早點學會控制及獵食、魅惑等基本技能……」

  言猶在耳,看來吸血鬼也不是好當的,該學的東西很多,不過最重要的還是「控制」這一項吧……莫亞抱著枕頭在床上滾來滾去,一邊思考著。

    「天烸……會是怎樣的地方呢?」莫亞喃喃自語,想像著有關於界所說的天烸的各種樣貌,不知怎麼著,讓她還真有點想去那個地方瞧瞧。

    ……

    不知何時沉沉睡去的莫亞,到了大半夜,突然覺得身上多了個重量,而且還有個異樣的感覺在她身上流竄著,來源,似乎是她的下半身……

    莫亞迷迷糊糊睜開眼,在視線不佳的情況下,勉強看出是個人影,而那個人的手,竟然在自己的下身,正在……進行放肆的探索!

    意識到自己被如何對待的莫亞大吃一驚,完全清醒了過來,這也讓她發現她的上衣不知何時被撩起,露出胸前春光,正被另一隻手揉捏把玩吸吮著。

    「住手!你是誰?」莫亞強忍被撫摸私處的異樣感覺,奮力地推著身上的男人,但自己弱小的力量似乎沒多大用處,他仍是穩穩地做他想做的事。

    頃刻,雲朵散去,皎潔的月光自窗戶透了進來,這也讓莫亞看清了壓在自己身上之人的臉。

    她,不可置信。

    「爸爸?」

    「噓,小聲點,妳突然變得那麼漂亮,也該報答爸爸的養育之恩了吧!」說著,他猴急地將臉埋入莫亞的兩腿間,並使勁抓住她的腳踝,以防她抵抗。

    莫亞滿臉淚水,一陣噁心感湧上心頭,她奮力地扭動身子,卻使身下的男人更加興奮。

    她痛苦地央求著,「爸,不、不要這樣!放了我吧,我們是父女啊!」她希望他能多少恢復點人性。

    正以舌頭不斷舔舐莫亞的他,瞥了滿是淚水的她一眼,輕謔地笑道:「有什麼關係,反正妳根本就不是我的親生女兒!老子不計前嫌地把妳養大就該感謝我了!」說著,他向前壓向莫亞,單手將她的手向上扣住,把自己慾望的根源抵住莫亞,正蓄勢待發。

    莫亞一時間腦筋一片空白,異物抵住自己的恐懼溢滿全身,現下的她根本無心去想父親剛才的話,當下只想……

    離開這裡!

    離開這個禽獸所在的地方!

    她要離開!

  離開!

    「啊--」莫亞突然尖叫一聲,被壓在身下的她下一刻,身形竟如霧氣般整個散去,完全消失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依舊維持同樣姿勢的父親滿臉錯愕,他底下的人兒,竟在他眼前憑空消失,這該如何解釋。

 

* * *

 

    「不要碰我!」莫亞帶著淚水地大吼出聲,連獠牙也一倂露出,但,映入眼簾的不在是方才的惡夢,而是一個令她陌生的房間。

    她被安置在一個舒適的大床上,枕頭連同床單都是簡單的藍灰色系。環顧四周,這是一個偏冷色調的房間,而且很乾淨,家俱也近乎是全新的。

    她低頭看自己,發現自己衣著整齊,方才的惡夢彷彿沒發生過,但是那令人厭惡的觸感卻還殘存著,令她又是一陣戰慄,頓時間無助地將自己埋入膝蓋裡。

    她不懂父親為何要這樣對待自己,他所說的不是親生的又是什麼意思?

    一時間,她覺得頭腦好亂,一下子發生太多事了。

    「莫亞?妳醒了呀?」

    莫亞聞聲望去,見到一臉笑意的爵打開房門進入,手上端著一碗腥紅色、不知是什麼東西的食物(應該吧)。

    「爵?」難道,這裡是他的房間?

    爵在床邊坐下,將那食物暫時放在桌上。「妳感覺怎麼樣?」他輕柔說道,手撫上莫亞的臉,替她拭去淚珠。「誰把妳弄哭了,嗯?」

    「……感覺,不太好。至於誰把我弄哭的……我不想提……」莫亞說著垂下眼,抿了抿嘴。

    「是嗎,那我等等再問妳好了。」

  「……」莫亞無言地看了他一眼,她不是說不想提嗎?基本上,現在問跟等下問,其實沒多大差別。

    「妳已經會用『霧化』了?我記得,妳不是剛甦醒而已嗎?」難道說她特別有慧根嗎?

    「霧化?那是什麼?」

    看來這丫頭是誤打誤撞的,爵輕笑道:「霧化是血族技能之一,可以憑著自己的意念,向霧一般散去,並同時轉移到自己當下想去的地方。剛才我在屋頂曬月亮時,妳忽然霧化出現,然後掉下來,幸好被我接住。」

    「……」照他這麼說,自己是憑意志來到這裡的,但是那個當下,她只想離開,倒也還沒想說去哪,或許,是她下意識選擇他們這裡吧。

    爵微瞇起眼,俯身挨近莫亞,害她緊張一下。「做、做什麼?」

    「莫亞美眉,妳出現時的樣子呢……實在是讓我大飽眼福呢……」

    她不解地眨了眨大眼看向他,「什麼意思啊?」

    「呵呵,內褲被脫到腳邊,上衣也是敞開的,簡而言之就是『衣衫不整』,可以麻煩妳告訴我是怎麼回事嗎?」他勾著輕鬆的笑意,雖然語帶挑侃,但卻被莫亞聽出他語氣的認真。

    那是她剛被侵犯的樣子,但為何現在卻又是衣著整齊?

    看出她眼神中的疑問,爵好心幫她解釋。「是我幫妳整理過的,放心,我什麼也沒做,只是看個徹底而已。」

    「呃,看個徹底還叫而已啊?」她不禁埋怨地瞪了他一眼。

    「至少我什麼也沒做呀~先別說這個了,妳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見他似乎打算問到底,莫亞無奈地深呼吸一口氣,娓娓道出。

    爵的眉心越皺越緊,輕輕地將她帶到懷裡擁著。「妳一定嚇到了吧,沒事了。」

    爵的溫柔,讓莫亞強忍的淚水再次忍不住落下,帶著哭腔地輕笑道:「……什麼啊,原來爵也可以這麼溫柔啊?我還以為你只是喜歡調戲人而已……」

    「哎呀,真是沒禮貌的講法啊,我本來就是個很溫柔的男人啊。」

    「好啦,我知道了,謝謝你。」莫亞將臉埋在爵的胸膛低泣著,頓了會兒後,不解的話語從他的懷中傳出。「為什麼爸要忽然那個樣子,為什麼要說我不是他的親生小孩?我真的不懂,怎麼會變成這樣……」雖然爸爸對自己的態度從小就不是很熱絡,但也不會說出不是親生的這種話,更不會……對自己做出那樣的事。

    「嗯……因為血族的關係吧,妳轉變的不只有外表,還有身為血族之女的這件事。因為妳的血醒了,在氣質上、感覺上都會跟以前有很大的不同,而你爸爸被吸引的,大概是妳身為血族所擁有,那個與生俱來的魅力吧。換句你們人類的用法,就是所謂的『費洛蒙』。」

    「費、費洛蒙?」她是狗嗎?

    「血族的族民,不分男女,與生俱來擁有魅惑的能力,藉此魅惑妳的獵物,進而獵食,而魅惑的基本,就是身上帶有吸引異性的氣息,如何善用這份氣息來進行魅惑,就是妳要學的東西了。」界推開房門,順著爵的話接下去說。

  「田老師……」

    「事情我都聽爵說了,妳還好嗎?」

    莫亞點點頭,從爵的懷裡退開,抹去沁在眼邊的淚珠。「嗯,謝謝你們,我沒事了。」

    「我說……莫亞美眉呀,妳要不要住在這裡呀?一方面躲開那個混漲,一方面我們可以教妳血族的東西啊~」

    「又或者,」界摸了摸莫亞的頭,輕柔道:「跟我們回『天烸』去。」

    莫亞看著眼前兩名衝著自己笑的男人,雖然跟他們認識不久,但她感覺的出來他們是真心在替她著想,心裡也因此感到很溫暖。

    但是,即使如此,她還是不能就這樣離開,至少,要把一些事情搞清楚,好比父親的話是什麼意思?家中是否只有她有這種體質?

  莫亞深呼吸,展開笑顏。「謝謝你們,不過,我還是不能就這樣離開現在這個世界,我想要搞清楚,到底為什麼會這樣。我不要緊的!」

  界和爵互看一眼後,輕笑出聲,同時摸上莫亞的頭。「聽妳的!」

  爵不安份的手接著摟上了莫亞的腰,將她摟向自己。「哎呀,妳真堅強,我喜歡!」

  界直接從他的頭K下去,「不要太超過了。」

  「嘖,知道了,我盡量忍耐囉!那,莫亞,妳今天要睡這嗎?」

  莫亞沉默的一下,她現在實在不想回到那個家,便怯怯地由下往上不安地盯著爵。「可以嗎?」

  爵忍不住抱住她,磨蹭著她的臉,「剛才就說過了,當然可以啊!妳真是太可愛了呢~」

  界也對她微笑道:「放心住下吧。」

  莫亞的心一陣暖意,這兩個人……不,這兩個吸血鬼,就因為自己也同為血族,就待自己這麼好,這種被關心的感覺,原來,她比自己想的還要需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尹上秋末 的頭像
尹上秋末

尹上秋末&咪格爾

尹上秋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