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覺醒

 

   天空悶悶的,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會下雨,如此的空氣令人感到有些窒息。那沉甸甸的灰色天幕放出幾絲銀色閃電,緊接著是懾人心弦的悶雷聲,看樣子等會兒會有大雷雨,要是騎到一半下起雨來可就不好了,如此想著的莫亞加快了騎車的速度。

  約莫兩分鐘左右,天空果真開始飄下了雨,幸好剛好抵達與蘇鈺約的茶館,要不可就淋成了落湯雞了。

  走進店內,馬上看到蘇鈺在朝自己揮手,望見她臉上不悅的神情,莫亞馬上堆起笑容陪笑地走了過去。

  「尚莫亞小姐,妳遲到了五分鐘,請問妳在幹什麼?」蘇鈺沒好氣地白了莫亞一眼,雙手抱胸地瞪著莫亞等她解釋。

  莫亞邊陪笑臉邊坐下。「就在……吃泡麵嘛。」

  蘇鈺如預想的反應一樣,頭上馬上青筋跳動,正要準備開罵時,莫亞趕緊接著說道:「我吃麵只花了三分半而已喔,很快了。」

  「問題並不是花了多少時間吃吧,不是叫妳不要吃了嗎?還吃!」

  「哎唷,不要浪費食物嘛。」

  「誰理妳啊,而且從妳家到這裡,騎機車不用花到五分鐘吧,妳是怎麼摸到遲到了十分鐘啊?」

  莫亞聽了,便笑著聳聳肩。「誰跟妳說我騎機車來的?」

  「不然呢?」

  「腳踏車。」

  蘇鈺再度給了她眼白看。「那妳家的機車咧?」

  「喔,露亞要用呀。」

  「就是妳那個空有外表的妹妹?她不過才十六歲,怎麼可以騎機車啊!妳們太寵她了啦!」蘇鈺忿忿不平地說道,她一直很看不過去莫亞的妹妹露亞自以為是公主而且全家獨寵她的事情。

  莫亞聽了搔搔臉。「呃,小鈺啊,我也還未滿十八耶。」

  「嘖,不一樣啦!」

  「好啦好啦,喝杯水消消氣,沒差啦。」

  「什麼叫做沒差!」

  「哪,不是要看我寫的自述,看看吧。」

  蘇鈺被成功轉移了注意力,喝了口水後接過莫亞的自述。「……尚莫亞,妳寫這樣絕對會被打回票。」

  「喔?怎麼說?」

  「沒企圖心,沒上進心,凡事都太過隨性。我跟妳說過很多次了,做自己並不是不好,但是妳好歹也要稍微修飾一下自己吧,妳看妳那是什麼髮型什麼眼鏡啊?出去會被人家笑的。還有啊,麻煩妳多爭取一點自己的權益,活的像現代年輕人一點好不好啊?說到這,妳到底打算辦手機沒啊?」

  哇,蘇鈺又開始施展超級碎碎念功了。「喔喔,沒差啦,不用花那個錢,反正我都在家啊,打家裡電話就找得到我了。」

  「拜託,妳也為不想接到妳妹電話的我想想好嗎?」

  「哇,妳有沒有那麼討厭露亞啊?」嗯,聞到好濃的怨氣,雖然從以前就這樣了。

  蘇鈺頓了會兒,繼續說道:「她搶了我男朋友。」

  「不會吧!」這可真的嚇到她了,沒想到露亞做到這種程度。

  「說真的,妳們真的是親生姊妹嗎?一個空有外表沒內在,另一個則是空有內在沒外表。」

  「呵呵,有什麼關係,手伸出來五根手指都不一樣,何況是姊妹呢?」

  「對啦,妳總是歪理一大堆,不跟妳說了。先吃飯吧,吃飽後我們到醫院去一趟。」

  「妳吃吧,我不怎麼餓,就不點了。對了,去醫院做什麼呀?」莫亞邊將自述收進包包內邊詢問著,她的好友看起來很健康呀。

  「喔,社團的朋友出車禍了,在急診室。」蘇鈺淡淡的說道。

  「喔,老天保祐。」

  「那傢伙自己白目,騎車不戴安全帽又飆車,還好沒有生命危險。」她最看不慣不遵守交通規則及拿生命開玩笑的人了。

  「嗯,聽起來很像活該,那我們還要去看他嗎?」莫亞笑嘻嘻地問蘇鈺道。

  蘇鈺頓了一下。「雖然活該,於情於理,還是去看一下吧。」

  「呵,可不是嗎?那妳吃完我們就去看看吧。」她很瞭解蘇鈺只是嘴巴直,其實心最軟了。  

  「嗯。」

 

  *

 

  急診室內,到處是忙進忙出的醫生與護士,空氣中充滿著濃濃的藥水味,薰得人頭都昏了。尤其是莫亞,一進急診室內,便開始臉色不對,令與她走在一塊的蘇鈺有點擔心。

  「欸,莫亞,妳不要緊吧?」說著便撫上她的額,擔憂地問道:「是不是受不了藥水味?」體溫挺正常的,但就那張臉蛋白得讓她不安。

  見莫亞搖了搖頭,皺了一下眉,隨即端起笑容道。「我沒事啦,只是喔,從剛剛一進來開始就覺得好餓,說到這,小鈺,妳有沒有聞到一股好香好香,香到令人食指大動的味道啊?」

  「香味?沒有啊,我只聞到藥水味而已,這可不是什麼令人食指大動的味道喔。說到餓,誰叫妳剛剛不點東西吃。」

  莫亞揉了揉方才被蘇鈺敲的頭。「可是剛才不會餓啊,是一進來這裡才開始餓的耶。哇……」話才說到一半,莫亞就被迎面而來沒注意到她的醫生撞倒了。

  蘇鈺趕忙將莫亞扶起,並不滿地拉住那個醫生罵道:「喂!有沒有搞錯啊,撞到人不必道歉的喔?」

  醫生一臉無辜,一付碰到母夜叉的臉惶恐地解釋著。「撞到人?有嗎?」

  「眼睛長在哪啊?」說著就把莫亞拉過來。「這麼大的目標沒看到嗎?」

  醫生愣了一下後,一臉尷尬地道歉。「對不起,我剛才真的沒有注意到……」

  正當蘇鈺又要大發雷霆時,莫亞趕緊拉了拉她道:「算了啦,這裡可是醫院,而且他都道歉了啊。」

  「可是……」

  「哎唷,別可是了,不是要看妳社團的人嗎?走吧。」這種事也不是第一次發生,習慣就好啦。

  那醫生早趁著莫亞勸蘇鈺時就逃掉了,蘇鈺瞪了他的背影一眼後,白了莫亞一眼。「妳喔,老是這樣會吃虧的!」

  莫亞笑了笑,其實她現在在意的,是那股莫名的香味,那股令她打從內心深處感到渴望,卻又說不所以然的香味。她的第一直覺是─食物的香味,但又是什麼呢?不從而知。

  想那麼多也無意義,但那個香味一直在,雖然其中交雜著藥水的味道,不過聞起來還是挺誘人的,內心深處似乎有種隱藏的感覺在蠢蠢欲動著。

  「莫亞,莫亞!」

  第二聲的叫喚,總算將莫亞從自己的思緒拉了出來。她定了定神情,看向歪著頭看著自己的蘇鈺。「啊?怎樣?」

  「妳是怎麼了,自從進來醫院後恍神恍很大喔,已經到了。」

  「喔,到了啊。」

  蘇鈺白了她一眼後輕敲她的頭道:「清醒點!」

  「哈哈,收到。」

  不知不覺間兩人站在一張病床前面,床上的人笑吟吟地向她們打招呼。「嗨,小鈺和莫亞。」

  「喔,原來受傷的是紹奇學長啊,你好點沒?」陸紹奇是蘇鈺的青梅竹馬,跟蘇鈺一樣是攝影社的,兩人感情好的很,百分之百是好哥兒們。

  「呵呵,可能平常好事做的多,這次的意外沒什麼大礙,放心吧莫亞。」

  蘇鈺毫不客氣地打了陸紹奇沒受傷的那隻腳道:「便宜你了,看你下次還敢不敢飆車!」

  「喔,小鈺,溫柔點好不好啊?」陸紹奇哭喪著臉看著蘇鈺,那一下可真不小力。

  「誰理你啊!」

  莫亞笑了笑看著眼前鬥嘴的兩人,其實她覺得這兩個人挺合適的,但卻總是不來電。也罷,畢竟這是他們兩人的事,就順其自然吧。

  「欸,莫亞,我記得後天就是妳十八歲的生日了吧?」

  「嗯,好像是吧。」

  「幫妳辦個生日會如何?」

  「喔喔,其實不用麻煩說……」其實也不是什麼特別要慶祝的日子啦。

  「少來,就這麼決定了!」

  陸紹奇一聽,嘖嘖了兩聲道:「嘖嘖,妳們去HAPPY,我卻得待在醫院。」

  「學長,你就記起教訓吧。」莫亞淡淡的說道。

  「呵呵,知道了,連莫亞都這麼說了還能怎樣。」

  「沒錯!自作孽不可活!」

  「小鈺,妳真的很不可愛欸。」陸紹奇不滿地嘟嚷著。

  莫亞笑著看著眼前的這兩人,真是一對寶啊。生日啊,其實真的很久沒過了呢……

  翌日──

  鬧鐘鈴鈴響起,劃破房間內的安寧,莫亞揉了揉眼睛,舒展一下筋骨後將鬧鐘切掉。拉開窗戶,深呼吸了一番,這是如往常一般的早晨。

  理應是如此沒錯,但似乎有哪裡不太一樣。

  莫亞伸手摸向放置書桌的眼鏡,將之戴上後,赫然發現道──

  「嗯?怎麼這麼模糊?……噁~~好暈!」在戴上眼鏡後,忽然感到一陣暈眩,甚至反而視線變模糊了。

  因為受不了所以索性拿下眼鏡,一件令他二度訝異的事情發生了……

  「……好清楚……」

  是的,拿下眼鏡後,頭不僅不暈,視線反而更加清楚了,不,應該說,根本像是近視前。所以說,她的近視眼好了?

  「有點誇張欸……又不是拍蜘蛛人的電影,而且我也不記得我被蜘蛛咬過,」難不成她還沒睡醒?莫亞捏了捏自己的臉:「會痛欸。而且……」為何皮膚的彈性似乎比之前更好了?

  有點忐忑不安,自己似乎有些改變了,當然,她房間並沒有鏡子,所以莫亞懷著疑惑的心情,走向浴室。

  鼓起勇氣抬起頭,下一刻,一向不拘小節且不在乎任何事的莫亞,嘴巴成了O字型。

  「這是誰!」鏡中人的反應與自己一模一樣,告訴了她現實,是的,那就是她自己。

  吹彈可破的白晰肌膚,幾乎找不到一點暇疵,毛孔細小到看也看不見。令她最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那對炯炯有神又帶電的美麗雙眸,就連她自己在看到的那一剎那,都差點被吸引住。

  「我的頭髮?」原本直直的長髮,忽然變成大波浪捲,像是特別設計過似的,這樣的髮型配上現在自己的臉蛋,呈現了清靈卻帶點撫媚的神情,襯托出異樣的魅力。

  髮質更是不用說了,烏黑亮麗柔柔的秀髮,簡直像是在拍洗髮精廣告。

  「這玩笑開得也太大了吧?我平凡的人生啊~~」莫亞有點無言地手撐著洗手台,為自己的遭遇默哀中。

  一連串的敲門聲將莫亞從自我世界中敲醒了過來。「莫亞!妳是好了沒啊?不會是在浴室裡睡著了吧?」露亞不滿地敲著浴室的門,從小,她就不喜歡叫莫亞姊姊,因為她認為自己很美,覺得像莫亞長得這麼平凡的人,怎麼可能會是她的姊姊,不過一起出門還不錯就是了,可以襯托她的美嘛。

  「喔喔,好、好了,馬上好!」說著趕緊刷牙洗臉了起來。

  露亞抱著胸不耐地等著浴室內的莫亞,正打算敲第二次時,門打開了。

  「好了,換妳。」莫亞用長髮遮著自己的臉,雖然不知道可以瞞多久就是了。

  「幹嘛遮著自己的臉啊?古古怪怪的……等等!妳的頭髮怎麼變成這樣!」露亞訝異地喊道,隨即把莫亞的手拉下,直接目睹到了莫亞現在的外貌。

  露亞倒抽一口氣,生氣地罵道!「妳居然去整型和燙頭髮!妳哪來的錢啊!」生氣,是的,她非常生氣,尤其莫亞現在是素顏的樣子,就比她化妝後的樣子美了不知道幾倍。

  「我沒有啊。」她也不知道為何一覺醒來就變成這樣了,其實可以的話她也不想變成這樣。

  「騙人!天啊,醜死了啦,妳幹嘛整啊!」說著又馬上大喊道:「媽~莫亞她整型又燙髮啦!」

  「喂,露亞妳冷靜點好不好。」一大早就這樣尖銳的大聲嚷嚷,就算是她也有點受不了了。

  不過話說回來,一個晚上就變成這樣,也難怪她不相信自己的話了。

  聞聲而來的母親見了莫亞的模樣,愣了好一會兒後只是淡淡地說道:「快要遲到了,妳先去吃早餐吧。露亞,妳也趕快刷牙洗臉。」

  「咦?」母親冷靜的反應令莫亞愣住了,似乎完全不感到驚訝,而她的反應也同時造成了尚露亞更加不滿地嚷道。

  「媽咪,妳怎麼這個反應,這個女人不知哪來的錢去整型和燙髮欸!把自己弄成這樣,天知道她想幹嘛!快點罵她啦!」

  母親只是淡淡嘆口氣道:「聽話,小露亞,莫亞妳也趕快去換衣服吃早餐。」

  「喔,好。」莫亞雖然滿腹疑問,但當下的她也只得乖乖的聽話去準備上課。

  而露亞自然是氣壞了,頭一次家裡的人如此不順她意。「媽咪!我不依啦!怎麼可以這樣子!妳……」語音未落,母親馬上搶了她的話加重口氣地說道。

  「不要讓我說第三遍!」母親生氣地瞪著露亞,而眼神中似乎閃過了一似無奈的依戀。

  雖然不滿,但這個節骨眼上惹媽媽生氣也沒好處,露亞也只能跺跺腳轉身進浴室刷牙洗臉。

  莫亞換好了制服,拿著書包下樓,父親見到她果然是一臉詫異,放下了手中的報紙,頭一次正視莫亞道。

  「妳……昨天回來還好好的,怎麼變這樣?」

  莫亞心想果然被發現了嗎?虧她頭還低低的打算直接快速走過拿了吐司就上學去。無奈之餘,緩緩抬起頭,與父親對上視線,眼中有種無奈的神情。

  在與她四目交接的那一刻,父親的心漏了一拍,天,他怎麼不曉得這丫頭拿下眼鏡燙了頭髮後是這樣的美,尤其那對眼眸,簡直把人吸引了進去,久久無法自拔。

  是他太不關心這個女兒了嗎?一直以來注意力都在露亞和妻子的身上而已。不過,雖說莫亞是女孩而已,那對雙眸卻使他這個成熟男子心莫名的悸動,甚至想一親芳澤,這是怎麼一回事。

  「呃,爸,我先去學校了。」父親的眼神變得有點怪,還一直盯著自己,讓她有些不舒服,還是先去學校吧。

  「喔,好……」父親呆愣愣地應道。

  語畢,見莫亞拿了片吐司,開門上學去,接下來她得面對的問題是,如何跟學校那票人解釋自己一夜過後的莫名變化。

  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見招拆招吧。

 

 

  到了學校,有別以往過去十七年的慣例,莫亞得到了相當大的注目禮,無論是男是女,皆回過頭來望向她,這使得早已習慣被忽視存在的莫亞感到相當的不自在,在心中不停的念著:「不要再看我了啦。」

  由於一直是頭低低的走著路,以致於她沒有注意到走在前方的化學老師─田介老師,砰的一聲直接撞上。這一撞,使得田老師手中端著的實驗器材全掉了下來,應聲破碎。

  深知自己闖禍的莫亞連忙蹲下身要幫他撿碎玻璃,並且連聲道歉著,「對不起啊老師,我沒在看路……」賠罪的話未說完,田老師就抓著自己的手輕聲說道。

  「不要緊,別撿了,危險。」簡單地說過後,自己則是跟旁邊教室的同學借掃把,獨自掃著那堆碎玻璃。

  「真的很抱歉,老師。」

  「嗯,沒關係,妳先去上課吧,尚莫亞同學。」

  「欸?」

  「有什麼問題嗎?」田老師抬起頭對她淡淡微笑問道。

  「喔,沒有。」問題可大了,很想問他為何認得出自己,因為連自己看到都不會覺得是同一個人了,為什麼他認得出呢?但一時間真的不知該如何問。

  「那快去上課吧。」

  「好,老師再見。」

  「待會見。」

  聞言,莫亞便帶著滿腹的疑問轉身離去,而沒注意到,一直低著頭掃地的田介,抬起了頭,意義深遠地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找到了。」微微揚起唇角,接著便繼續手邊的工作。

  找到了自己的班級,稍作深呼吸後便開門進入。一瞬間,班上鴉雀無聲,大家都愣愣地看著她走向自己的位置,坐定位後,全班是一陣哄然大叫。

  「天啊!她是誰?好正點,喂喂,坐在尚莫亞的位置上欸!」

  「不會吧!太扯了,一個晚上而已變化這麼大?」

  一群人圍上了莫亞的位置,這還是頭一次她的位置有這麼多人圍著,問著各種問題,不外乎都繞著她的外表改變轉。

  異常的變化,令大家感到不可思議,而突如其來成為眾人焦點,也讓一向習慣低調的莫亞感到有點困擾,終於,上課鐘聲救了她。

  「欸,上課了,你們先回位置上啦!別吵她了!」蘇鈺像趕蒼蠅似地朝班上同學揮了揮手,大家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回位置上坐好。

  而坐在莫亞旁邊的蘇鈺則是繼續著問題:「妳這是怎麼回事?昨天不是還好好的?」

  「我也不知道,醒來就變成這樣了,而且……」莫亞欲言又止。

  「而且什麼?」

  「說了妳可能不信,其實我並不是戴隱形眼鏡,而是近視完全好了。」

  「哇!真的假的啊?」一切都太戲劇化了,令她無法相信。

  「真的啊……對了,小鈺,妳剛才認不出我吧?」

  蘇鈺白了她一眼。「當然啊,誰有辦法把現在這個正妹和之前那個若有似無存在的妳想在一起啊?要不是妳坐在位置上了,然後講話態度和聲音沒變,打死我也不相信妳就是尚莫亞。」

  好一句若有似無啊,噗。「不過,田老師認出來了欸。」

  「田老師?怎麼可能啊?」

  就在此時,教室的門被拉開,田介拿著教科書走了進來。「開始上課。」說著便打開教科書在黑板龍飛鳳舞了起來。「今天要複習上次的化學方程式……」

  田介,據資料顯示他今年三十五歲,有著一頭宛如是愛因斯坦式的性格亂髮,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是一樣的髮型。學校同學稱他為背殺,什麼意思呢?意思是指,當從後方看時,他的身材比例完美,又高又勻稱,讓人不禁想繞到前面來看他的盧山真面目。

  但不看還好,一看便夢想幻碎了。性格亂髮撇開不談,他的五官不能說是分明,而是所謂的擠在一起,大鼻子小眼睛,再加上天生的爆牙,雖不能說是醜,但絕對稱不上是帥。另一方面,他一年到頭的衣服始終是那幾件在替換,由此可知,這位老師常被愛討論師長的高中生們拿出來開玩笑。

  但看在莫亞眼中,她覺得這個老師很特別,他不多話,不愛跟同學閒聊,個性可以說有點悶,但是卻可以用最清楚明瞭的方式,將化學這麼課程講得生動易懂;表面上似乎有點冷漠,但是卻可以在第一堂課時,就把全班同學的長相和名字記得一清二楚,常常在細微的地方表現出他的溫柔,就像剛才一樣。

  想到這,她真的很好奇,為什麼他會認出自己呢?

  「尚莫亞同學。」

  第三次的叫喚聲使莫亞回過神來,連忙站起身來:「啊,是!」

  「不要發呆。」

  「喔,好的,對不起。」最近真的恍神恍很大。

  度過了一個上午的課,中午時間大家在教室裡享用著美味的午餐。一群人圍到莫亞身邊去找她哈拉,讓莫亞一頓飯吃的很忙碌。這時,蘇鈺宣布了今晚的活動……

  「莫亞,今天晚上決定在KTV幫妳慶生。」

  「咦?KTV?」

  一旁的人們聽了馬上附和道:「我也要去!」很多男同學見莫亞變得這麼漂亮,單身的都希望能夠讓她成為自己的女朋友,帶出去多風光呀,所以自然是不會放過任何有機會相處的時候。

  「幾點啊?」雖然自己不唱歌,但是還是別破壞蘇鈺的好意和興致吧。

  「晚上十點到凌晨一點。」

  「嘎,這麼晚喔?我家不知道行不行喔。」畢竟太晚了。

  「安啦,我跟阿姨說好了。」

  何時?她有時真的不得不配服起蘇鈺的辦事效率啊。「是喔。」

  「對啊,因為十八歲是特別的嘛,過了十二點妳就滿十八了耶,當然要好好慶祝一下囉。」蘇鈺興高采烈地說道,旁人紛紛響應。

  盛情難卻,她就奉陪吧!

 

  *

 

  這個生日,可以說是她有記憶以來最熱鬧的生日,光是參與的人就比以往不曉得多了幾倍。難道說,人的外表改變,所受到的對待也就跟著改變嗎?這樣似乎並不是正確的,就她而言,外貌一直不是她很在意的東西,所以如今因為外貌而待遇改變,其實她的心情並無多大起伏,也不會特別感到自傲,但感謝大家為她慶祝倒是真的。

  人嘛,還是不要太計較了,以往如何,今後如何,又怎樣呢?

  就像她,今後會如何她也不曉得,是否會再有什麼改變也不知道,她只知道,就把握當下,活在當下就可以了。

  嗯嗯,又要重覆一次了,船到橋頭自然直嘛!

  十二點將至,同學們的情緒更是沸騰,而莫亞,從剛才起便開始吃著東西,但不知為何無論如何都沒得到真正的飽足感,且一股異樣的力量,彷彿就要自深處竄出。

  她笑著,但也捂著自己的胸口,那種熱熱的、不受控制的,就像要突破某個藩籬而出,這令她感到有點不安。

  未查覺莫亞異狀的同學們,持續唱著歌,就在此時,蘇鈺拿著麥克風大聲宣布道:「要來倒數囉!倒數十秒!十、九、八……」

  隨著倒數,那股蠢蠢欲動的感覺更是呼之欲出……

「3!」

好熱!

「2!」

心跳速度越來越快了!

「1!生日快樂!」眾人歡呼。

不行了,控制不住了!

莫亞倏然起身奪門而出,喊道:「抱歉我不舒服!」便低著頭離去,留下愕然的一群。

她低首穿過人群,閃進了一個小巷子內,蹲下身,靜靜的讓那股力量及感覺溢出。

就在此時,兩三個混混心懷不軌的也閃進這個巷子內,原來是因為方才有注意到莫亞的行動,望著蜷縮在一旁的莫亞,不禁泛起邪淫的笑意。

「小姐,妳不要緊吧?要不要大伙陪陪妳呀?」

「……」莫亞不語。

「這女的怪怪的耶。」

「可能在害怕吧,呵呵,都還沒開始說。」

「可能喔,先看看她長得如何。」說著就彎下身拉住莫亞的手,「嗨,抬起頭讓我們看看吧!」接著使勁一拉,使莫亞往前顛了一下,但仍是低著頭。

「你們最好快走喔……」一直不語的莫亞開口說話了,而那聲音,是那樣地清靈好聽卻帶著冷漠和抑制。

「嘿!我們偏不走咧,如果不走,妳能怎麼樣呢?」抓著莫亞的手的混混挑釁道,咧著討厭的笑意望著低著頭的莫亞。

「因為……我現在……很想咬你們……」

這句話聽在這些人的耳中,變得很曖昧,於是就更是無禮地笑道:「喔,哈哈,要咬的話,給妳咬呀,我也想好好地咬咬妳……某些地方呢!呵呵呵!」

莫亞緩緩抬起頭,朝他們笑了一下,正當他們正想讚嘆莫亞的美貌時,莫亞開口了。「真的……要讓我咬嗎?我好餓喔!」

「哇啊啊啊啊啊!」眾人大叫,拔腿就跑,因為太過驚慌而撞上了正好站在巷口的人,脫口罵道:「站在這兒幹啥!不長眼睛啊!」

旁邊的同伴見狀,拉了拉他道:「欸,別惹麻煩,先逃命要緊!」

「說的也對,快走!」說完,混混們腳底抹油,飛快地逃逸,而一個傳說,也將由他們的口中傳出去。

田介望著混混們逃跑的方向一會兒後,轉過頭看向巷子裡的莫亞,嘴角微揚。

「哎呀,覺醒了嗎?」他緩緩走向她,在她面前一步距離前停住。「擁有血族之血的少女,尚莫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尹上秋末 的頭像
尹上秋末

尹上秋末&咪格爾

尹上秋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